<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十二节 到哪里都免不了
    “是么?看来二郎对大梁的情况知之甚详啊。”锦袍青年似笑非笑的刺了江烽一句。

    “不瞒殿下,某和大梁是有联系的,甚至大梁也对浍州有恩,当初蔡州袁氏背盟反杀光州,某率固始军孤军独守,袁氏进而逼迫,这等情形下,全赖鄂黄施以援手方能免于厄运,而后蔡州进迫,杜氏无力应对,某不得已之下才从大梁招募老卒,大梁出于其自身考虑也给了某不少钱银支持,最终某才能顶过袁氏的屠刀,这等情形殿下是很难领会的。”江烽显得很坦诚。

    “那二郎是否觉得现在浍州局面全靠大梁一手扶持而成呢?”锦袍青年脸上冷意更甚。

    “那也不是,浍州能有此局面,还是全赖朝廷恩赐,将士用心,大梁起了一些作用,但不是主要的。”江烽摇头否认,“某明白殿下想要问什么,浍州是将士们的浍州,浍州军虽然不少将士来自大梁,但是他们都是被大梁军裁汰老军,现在和大梁已无太多干系,唯有以浍州为根本,所以殿下尽可放心。”

    江烽所说也正是锦袍青年想要听到的,关中内部对扶持浍州的态度一直有些矛盾。

    谁都知道浍州是在大梁支持下存活下来的,以长安的想法,对于这种亲附于大梁的势力自然要坚决予以打击和遏制。

    但是现在南阳刘玄和大梁也搅在了一起,而蔡州和淮北又都元气大伤,一时间谁都没有精力来顾及浍州,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解决掉江烽,反倒是要把以大梁系将官为主浍州全面推向大梁。

    反倒是这个江烽还能保持一定独立性,也就是说保持现状,甚至扶持江烽,力争让江烽逐渐改变态度依附于关中,这倒是一个最佳的策略。

    “二郎,大梁这等叛贼逆臣,不思回报皇恩,反而有背主自立的野心,和他们走得太近,于你无益啊。”锦袍青年耐着性子道:“本王也知道你现在的困难处境,你先前所说的这一切,本王记在心里,本王也会尽力支持你,本王欲待向父皇建议你担任光浍寿观风使,由你总管光浍寿三州军务,你意如何?”

    江烽大吃一惊,光浍寿观风使?!

    这等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

    光浍也就罢了,这寿州也是自己下一步重点谋划之地,怎么长安居然就欲把这等好事送到自己手上了?

    这岂不是瞌睡来了,就把枕头送到头边上来了?

    但对方最后一句话让江烽稍稍冷静了一下,总管光浍寿三州军务,却少了一个“政”字。

    按照惯例,观风使也好,经略使也好,再高一层面的节度使也好,都是要总管军政事务的,但对方却有意把“政”字省略了,这显然言有所指。

    三州的确是三州,但是恐怕除了浍州是真的掌握在手中,其他都还有太多变数。

    光州也就罢了,恐怕长安要伸手,刺史也好,上佐官也好,六曹判司也好,只怕这长安城中各方势力都还要有一番博弈。

    而这寿州八字还没一撇,自己心里都还没有多少底儿,长安居然也蠢蠢欲动了,这么早就要预定了,未免太露骨了一些吧?

    “怎么,二郎莫不是信不过本王?”锦袍青年以为自己的话让对方大喜过望之余又有些不敢相信,嘴角带笑道。

    “殿下之言,某如何敢不信?只是这光浍二州也就罢了,但这寿州……”江烽沉吟着,目光却在锦袍青年身旁的两名男子身上逡巡。

    “二郎莫非对寿州不感兴趣?还是觉得这寿州之地太过棘手?”坐在锦袍青年左侧的中年文士目若朗星,面白无须,颧骨略高,声音格外高亢有力。

    “房大人,若说某对寿州不感兴趣,那太过矫情,霍丘和安丰皆是鱼米之乡,又有芍陂灌溉之利,而寿春更是淮水畔的重要商埠,商贸繁盛,若是能得,胜过光州浍州数倍,只是这寿州历来便是淮南爪牙之地,怕是不容外人随意染指吧。”

    江烽的话并未获得对方的认同,中年文士乃是兵部侍郎房简,也是这位二殿下身旁的重要策士。

    “二郎,本官不相信你对淮南局面一无所知,杨氏和徐氏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难道二郎不知?寿州本身并不属于吴国属地,三姓虽然各有倾向,但是其统治架构基础早已经被蚁贼扫荡一空,现在孤悬寿春一城,吴国现在恐怕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来过问寿州之事,若是朝廷能以诏令明确你负责寿州事务,本官相信吴国纵有些许不满之意,但也不无大碍。”

    江烽目光闪动,却没有马上回应对方。

    寿州他肯定会取,若是能得朝廷予以的大义,那当然是再好不过,问题在于自己需要付出什么。

    光州也就罢了,但寿州江烽是不打算与人分享权力的。

    盖因寿州实在是太重要了,有芍陂灌溉之利,只需要稍加调整,江烽有信心让霍丘和安丰、寿春加上盛唐四县在未来两三年内成为真正的沃土粮仓,近这四县之田,足以养活百万人口。

    在这个年代,有粮就意味着你可以养活人,可以获得民心;能养活人,就意味着你有充足的兵源,哪怕一战下来损失再大,你也可以马上获得补充。

    “房大人,寿州某暂不敢想,某有自知之明,浍州一地能经营稳妥,养活浍州军数千人,某就心满意足了,不敢奢望其他。”见几人都面带不悦之色,江烽这才话锋一转,“光浍二州,叠经战乱,人才不足,尤其是光州,历经袁氏荼毒,若是朝廷能选派能吏治理,也会光州百姓之福。”

    见江烽这等晓事,在座几人脸色都变得好看许多,尤其是锦袍青年,更是眉开眼笑,“二郎此言甚是,你既有此心,朝廷当然不会辜负你的好意,不过……”

    江烽起身拱手,“二殿下但有吩咐,二郎敢不从命?”

    “唔,二郎也知道朝中小人甚多,尤其是心怀私心杂念者意图为自己谋取私利,所以在选派官吏时务必要慎重,二郎你是光浍寿三州观察使,在选拔官吏上应当大胆的向朝廷举荐干才,也应当态度鲜明的阐明自己意见,本王相信政事堂诸公和枢密院诸公对二郎的意见会给予重视,……”

    ……

    江烽离开时已经酩酊大醉了,步履踉跄,连在府外等候的鞠蕖、苏铁和楚齐都没料到江烽会醉得如此厉害,看样子是连马都骑不得了。

    也幸亏鞠蕖带来了一辆马车,赶紧把江烽搀扶上马车。

    当江烽一上车,鞠蕖就知道他是装醉。

    淡淡的酒气虽然还在萦绕,但江烽早已经恢复了清明,而手中已经从马车上斜置的挡板下把玄铁斩马刀握持在手中,而鞠蕖也早已经轻吕握在手中,同时不动声色的在马车护板上敲击了三下。

    原本坐在马车前段赶车的苏铁身体略微一僵,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马鞭却已经从右手交到了左手,右手则悄悄的按在了马车座位旁的木制板缝间。

    同样,跟随在马车旁的楚齐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用双手抚弄了一下自己肘部衣衫,就像是不经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没有一句话,四个人就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

    这里是齐王府外,但江烽却不认为对方会在意这一点,甚至可能就是要在门外实施这一行动。

    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心思去考虑是谁要对自己实施这一刺杀,如果不是李瑾专门给自己送来的这个小玩意儿,也许自己还真的要吃一个大亏。

    这是一株紫幽藤兰。

    网状的根须就这样吸附在自己衣衫内的袖手腕上,藤兰的枝叶根茎相当精细柔弱,乍一看,就像是一株再寻常不过的绿植类的金丝草。

    这具紫幽藤兰没有特别的功效,唯独却对气机感应极为明显,尤其是在十步之内较大的气机感应变化都能刺激到它的根茎做出剧烈反应,尤其是明显带有杀气的气机变化就更是反应巨大。

    江烽从一出门时就觉察到了身上紫幽藤兰的剧烈变化,虽然不确定这种剧烈变化是否针对自己,但是江烽却不敢冒险。

    长安城内藏龙卧虎,恐怕小天位角色恐怕都不罕见,真要用在自己身上,江烽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否逃脱,但是只要能拖上一时半会儿,江烽相信自然有人赶到,除非是二殿下就是设计者。

    但江烽觉得二殿下还不像,如果真的有意要解决自己,不会花这么大水磨工夫来和自己交涉。

    手腕上的根须陡然收紧,江烽来不及多想,气机从西北方向疾驰而来,猛然一蹬脚下的门板,连环踢出。

    碎裂开来的车辆木板在哗啦声中沿着气机来袭的方向轰然爆射而出,鞠蕖已经犹如一条灵蛇翻身斜飞而出,手中轻吕泛起点点乌光,形成一道密织的光网。

    江烽手中的玄铁斩马刀也已经祭起,乌色的刀芒沿着刀刃冉冉浮动,嘿然而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