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四节 被拒
    “若是一味沉迷于运气这个东西,恐怕遭受灭顶之灾也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乌衫男子王邈摇摇头。

    甘泉显然意识到自己朋友的话不太中听,尤其是像江烽这种年轻气盛的角色,刚刚做到一州刺史的位置上,却被人这样泼冷水,谁心里都不舒服,赶紧打了个哈哈想要婉转一下:“二郎想必也是……”

    江烽却不以为忤的摇摇头:“我也是这么看待的,运气这种东西,那一关挺过了才叫运气,没挺过就不是运气了,所以有没有运气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那希望寄托在那上边就是荒谬狂悖。”

    “哦?”对江烽的这番言辞王邈也是颇为惊讶。

    “我想说的是这两战的确给固始军带来了很多东西,让固始军意识到实力不济那就是步步危机,稍不留意就是万劫不复,运气这种东西只能一时管用,而实力才是真正底气,让你可以胸有成竹的应对任何挑战。”江烽没有理睬王邈的惊讶,自顾自的道:“现在固始军已经成为浍州军,固始军也从最初的一千多人展到现在一万人,当然真正称得上是军队的,能打硬仗的还只有两个军五千人。”

    王邈有些意外,他当然能看得出来这个江烽打的是什么主意,毫无疑问是想要招揽自己和甘泉二人,不过对于王邈来说,浍州的确不是一个值得垂顾的地方,倒不完全是因为浍州实力太弱,更因为是浍州的地理位置太尴尬。

    对于王邈来说,他的目标只有两种类型。

    要么就是紧邻自己家乡的所在,比如泰宁军,又比如平卢军,这样自己才能有机会打回老家恒州去。

    当然大梁和大晋也一样紧邻成德,只不过大梁现在和成德军关系再不好,那也是半盟友关系,而大晋那边看似最合适,不过一方面那是沙陀人主政,汉人很难获得认同,二来现在大晋对残破的河朔地区兴趣不大,如非不得已,根本不愿意出兵河朔。

    像吐谷浑和契丹这些异族政权也不可能是王邈的选择,所以实际上第一类目标看似不少,但大多都不合适。

    最合适的似乎就是泰宁军和平卢军了。

    但泰宁军却视大梁为死地,同样不愿意向残破且颇为难缠的河朔用兵,这么多年来,除非河朔有意挑起战事,几乎泰宁军都未主动向河朔起战争,这也让王邈放弃了泰宁军,剩下的平卢王氏更是安于现状,基本上与周边保持交好,王邈不认为自己去那里就能改变平卢王氏的态度。

    既然第一类几乎都不可能,那就只有第二类了。

    第二类就是那种有胸怀天下吞并九州之志的大藩阀。

    这一类目标要说来也不多,就那么几家,关中,大梁,大晋,以及淮北、淮南,其他包括南阳、越国在王邈看来不过是守户之犬,难成大器。

    关中看似最有希望,毕竟是李唐正朔,但王邈在长安一呆十年,深刻领会到了关中内部的派系掣肘,让他无比失望,这才从关中出来,想要寻一处能一展大志的所在。

    他本是先到两川一游再入中原,结果尚未进入中原,就听闻了南阳刘玄大败而归,一帮蚁贼就居然把淮北搅得天翻地覆,让他也是大失所望,而淮南却又是君臣不合,内乱之忧隐现,几个原本潜在的投效对象都成了落水狗,王邈也是暗叹运气不佳。

    原本他一直很看好的蔡州,虽然击退了南阳,但是却在和大梁的恶战中损失巨大,元气大伤,从现在的格局来看,估计短期内都难以缓过气来,这也让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去蔡州。

    可以说这一场中原大战几乎是彻底毁了王邈的愿景,几个潜在的目标都在这一场战争中原形毕露,淮北的外强中干,南阳的小家子气,淮南的内忧,都暴露无遗,倒是蔡州的表现可圈可点,只是这一战也让蔡州损失颇大,加上大梁对其的一力压制,让王邈也不知道蔡州未来是否值得期待。

    江烽无意是有意招揽自己的,但江烽却很坦然大方的自曝家丑,只有五千兵力能打仗,还有五千兵力处于训练中,这样一个连小藩阀都称不上的地方,难道还能成为王霸之地?值得自己一去么?

    王邈也知道理论上任何一个藩阀都能有称霸天下的可能,但事实上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经济实力,主事者的胸襟眼界和才能,军事力量,这些要素一旦划拉下来,基本上就把很多看似光鲜风光无限的藩阀打落凡尘了,

    似乎是觉察到了王邈的迟疑,江烽也不为己甚。

    他也知道像中所说的那样王霸之气侧漏,豪杰勇士纳头就拜这种事情不会生在自己身上,浍州的局面刚刚打开,招人眼球可以,但是要真正让人信服的投效,那就不现实了谁知道下一场战争之后浍州还存在不存在呢?

    王邈沉思不语,倒是甘泉谈兴甚好,尤其是在得知浍州居然成立了道藏所,而且吸引了一批大梁术法师到浍州后,也引起了他极大兴趣,江烽也含而不露的谈了术法一道在两场战争中所挥的作用,落木塔和地系阵法,还有千鬼之藤,这些术法词语从江烽嘴里冒出来,让甘泉抓耳挠腮,唏嘘不止。

    在长安,这么多年来几乎无战事,虽然甘泉对自己的术法一道很有自信,像术法武器也曾经挥过作用,但是那毕竟是单个武者之间的搏杀,真正想大规模的战事中术法一道的运用,他却从未见识过,这也是最让他扼腕不已的,没想到在浍州这种小地方,居然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迎来了两拨大战,而且还都将术法一道运用于了正面战场上,这不能不让甘泉心驰神往。

    没有哪个术法师不希望看到自己制作的术法器具运用于战争中,也没有哪个术法师不愿意亲自参与到这种让人热血沸腾的大战中去感受术法威能的威力,甘泉当然也想。

    王邈看到自己好友与江烽相谈甚欢的模样,也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这位从长安一直陪着自己到两川,又到南阳的伙伴,内心也一样有他自己的追求,自己似乎过于自私了,完全忽略了自己这位伙伴的感受,只不过想要让王邈放弃自己最初的追求,去名不见经传的浍州,王邈自己又过不去这个坎儿。

    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不会轻易改变,如果决定了去浍州,那么就会一直在浍州战斗,所以他不愿意轻易做出这个决定。

    深深吸了一口气,王邈挺直身体,江烽和甘泉也都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望了过来。

    “二郎,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请恕我不能立即答应你,浍州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但因为之前我有我自己的考量,道瑜知道我的事情,所以我暂时只能说一声抱歉了。”王邈把目光转向甘泉,“道瑜,我希望你去浍州,正如二郎所说,浍州对术法一道很重视,而且在战争中使用术法一道的机会也很多,我知道你一直希望能够在这上边有所成就,所以我想你应该去,至于我,我还是想先到蔡州一行,看看袁氏的情况,如果有机会,也许我会来浍州,……”

    ******************************************************

    一直到回到小院,鞠蕖都现江烽有些沉默。

    照理说这一晚的际遇也还是有所收获的,虽然那王邈拒绝了浍州,但是甘泉却明显流露出了对浍州的兴趣,可是江烽还是有些气闷。

    无他,王邈选择刚刚遭遇了一场劫难险些灭族的蔡州,也不愿意去浍州一看,这的确有些打击人。

    但沉下心来一想,江烽也知道换了自己恐怕也会选择蔡州而不会选择浍州,无他,能够在大梁和南阳夹攻之下生存下来,放眼中原,又有谁能做到?

    哪怕伤了元气,但是蔡州在这一战中立下的名声只怕却更甚,王邈之所以选择蔡州,只怕也是因为蔡州能够扛住大梁和南阳的进攻而不倒吧,换了浍州能做到么?

    想到这里,江烽就下意识的摇头。

    浍州的确还是太弱了,有时候自己都还在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如此短时间内就能独领一州,何等风光,但是今日的屈尊招揽却碰了一鼻子灰,才让自己意识到,那都是表象。

    他甚至觉得恐怕自己在这里留下来期待这群英会恐怕都没有太大意义,估计绝大部分人的心态都会和王邈一样,你浍州不就是凭运气好苟活下来的么?

    若是这个时候旁边的南阳或者淮北来犯,你浍州能生存下来么?

    不能,连江烽自己都清楚,也许是现在南阳和淮北无暇或者无意,浍州才能得此机会,真正人家存了杀心,就没有浍州的事儿了。

    所以越是弱小,就越是无人愿意投效,而越是缺乏人才,就越是难以壮大自我,也就更难吸引到人才来投,这就是恶性循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