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三节 结交
    “太过旺盛的好奇心不是好事,没准儿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呢。”乌衫男子目光在江烽和鞠蕖身上一转,似乎也是有些好奇像鞠蕖这样的胡女居然也是天境高手,“这五十金我们会去还,但兄台可能需要就你们跟踪我们给我们一个让我们信服的说法才行。”

    江烽感觉到对方气机已经锁定了自己,也没想到对方杀意如此之重,或许先前自己跟踪被他们二人发现,就让此人动了杀心,这才把自己和鞠蕖引到了这偏僻巷子里来。

    江烽一方面迅速提聚元力,一方面也不动声色的回答道:“看来真是让兄台误解了,我们是正巧在工坊区遇上二位,觉得二位应该是相识的,却又联手演戏,本来也没打算过问,只不过恰巧又在这茶铺里遇上,又听到二位的对话,所以才多了几分好奇心。”

    乌衫男子轻轻踏前一步,目光沉静,“你最好实话实说,我知道你们两位都是养息期高手,不过在我们兄弟俩联手下,恐怕你们都走不了。”

    青衫男子也在乌衫男子踏前一步时,后退了两步,然后两具圆筒却已经系在了袖口间,两只手掌间却一边多了一枚符箓,左边是先前已经看到的金属符箓,而另一边则是一个很精致类似于凤凰般的金属饰品,但江烽知道那绝对不是饰物,而是收买人命的术法武器。

    见对方摆出这个阵势来,江烽知道还真是有遇上麻烦了,若是不马上给对方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怕对方立即就要发作。

    虽然不清楚这乌衫男子所言是否是大话,但是很显然这两人是非常熟悉的朋友,而且一个是武道高手,一个是术法强者,这种联手,恐怕真的还不好应对,最起码风险极大。

    “二位要如何才能相信我们没有恶意呢?”江烽和鞠蕖也已经迅速完成了联手一战的姿态,虽然江烽未带斩马刀,但鞠蕖的轻吕却已经在手。

    乌衫男子嘴角浮起一抹嘲弄之意,显然并没有把江烽和鞠蕖的姿态放在眼里,“先报上你们的身份来。”

    鞠蕖嘴唇轻抿,一双妙目死死盯在那青衫男子的双手上,房子对方突然发动术法,而江烽则和乌衫男子对峙,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江烽还真有些后悔不该来冒这个险了。

    若是说假话,这两位看样子也是久在外走动之人,未必能获得对方相信,若是不说,立即就是一场恶战。

    胜负暂且不论,可能就会引来南阳方面的注意,尤其是在这几日里南阳的习作斥候以及巡检司的人怕都出来了,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关注,而且若是引来其他外人,那就麻烦更多了。

    只是这一说,会有什么后果也不好确定,会不会影响到自己长安之行呢?

    心念急转间,江烽目光落在青衫男子手中的器物上,便下了决心:“某是浍州刺史江烽,这位是某同伴蕖娘”

    “浍州刺史江烽?”乌衫男子和青衣男子都是一愣,虽然说他们是从关中过来,才到南阳没几日,但是这江烽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了,不仅仅是在南阳,就是在长安,这江烽的名声如今也是水涨船高,一介白身却能在一年时间里一跃成为一州刺史,而且还获得了长安方面的嘉许,这份本事可真是无人能及。

    “正是某。”江烽点头。

    乌衫男子脸上疑色更浓,“你是江烽,何以证明?你来南阳为何?”

    “兄台的第一个问题不好回答,如何证明这有点儿难,至于第二个问题,我可以回答,路过。”既然已经回答了,江烽也索性更大方一些,“路过南阳,但见南阳有此盛会,所以就留下来看一看。”

    “你要去长安?”乌衫男子微微意动。

    “哦,兄台也知道?”江烽从先前二人的谈话就能知晓此人应该是某位前藩阀的子弟,只不过现在沦落至此罢了,这等藩阀子弟对时政变化是最为敏感的,所以对这方面的消息也是极为感兴趣,也十分灵通。

    乌衫男子没有回应江烽的问话,却在思考如何应对这个局面,人家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但如何核实,以及该如何来应对却是个麻烦。

    见乌衫男子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局面,江烽心中也是一动,“某虽然不清楚兄台具体身份,但是某也知道兄台应该出身河朔大族,且来自长安,不知然否?”

    乌衫男子眉头一皱,脸色转阴,“江兄好像真的好奇心过甚了,纵然某此时并无杀人之心,但江兄就不怕某万一有其他想法么?”

    “我不明白兄台对某能有什么想法,说实话,浍州好像和中原诸藩乃至关中、河朔都无甚瓜葛,现在就是在夹缝里求生而已,何至于招来兄台的敌意?”江烽很坦然的摊摊手:“至于某能对兄台有什么威胁更谈不上,萍水相逢,素无交道,仅此而已。”

    江烽的坦率也让乌衫男子的确无言以对。

    的确江烽的身份要说和自己的事情八竿子都打不着,浍州与河朔更是相隔千里,如果一定要生拉硬扯,那也只能说貌似浍州和大梁关系不浅,而大梁和自己的仇家好像也有瓜葛,但这种间接性的牵连,一定要拉到一起,是在也太牵强了。

    更何况自己的仇家现在并不怎么听命于大梁了,更多的还是与吐谷浑和契丹人有往来了。

    看见乌衫男子的杀意慢慢下降,江烽心境稍安,含笑道:“不过江某的确对二位很感兴趣,嗯,尤其是从那一位兄台那里得知兄台欲待参加群英会,嗯,还有那位兄台的术法也让某甚是仰慕,不知可否邀请二位小酌一坐?”

    江烽的谦逊而热情的态度让两人都有些意动,但乌衫男子还是摇了摇头,正欲说话,却被那青衣男子打断:“呵呵,江兄这般盛情,甘某敢不从命?九郎,江兄既无恶意,你我既然来了中原,也不妨多结交几位朋友,或许对你日后有帮助。”

    看见自己同伴越俎代庖的替自己答应下来,乌衫男子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但青衫干瘦男子显然是一个自来熟,早已经收起了手中物件,乐呵呵的走上前来:“江兄,我是甘泉。”

    甘泉?这名字可取得好,江烽笑了起来,“甘兄,你可以叫我二郎。”

    “嗯,二郎,你也可以叫我道瑜,至于他么,恐怕先前你也听到了,王邈王九郎。”

    看着这家伙无比熟络的和自己打着招呼,江烽对此人也颇为好奇。

    说实话要从现在这个角度来说,江烽反而是对这个甘泉更感兴趣,这家伙毫无疑问是一个术法师,而且水准不低,更难得的是这家伙应该还不仅仅是精通术法,甚至很有可能是术法匠师,因为从那两句筒状物件以及那一枚如同凤凰般的饰件看,怕也是一样相当犀利的术法武器。

    江烽一直对术法武器很感兴趣,尤其是那一次在见识了赵千山用一具天光冰轮斩力阻杜立之后,就更感兴趣。

    只可惜从汴梁过来这帮人中他们制作大型术法器械,设置术法阵都还行,但是唯独对金性术法要求较高的术法武器却不太擅长,所以这也是江烽一大遗憾,否则他定要邓龟年他们替自己制作一两枚术法武器。

    哪怕达不到天光冰轮斩的水准,但只要有那么两三枚在身上,一旦遇到紧急情况下便可释放而出,起码能让自己多几分逃生机会,尤其是自面对诸如固息期甚至是小天位的高手时,这种东西哪怕能为自己争得几息时间,说不定就能救之一命。

    江烽也明白肯定是自己的身份让对方释去了疑心,这种偶然相遇而一下子变成敌人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少见的,当然你要说马上成为朋友也不可能,但这却为对方提供了一个机会。

    一盏茶工夫之后,五人已经重新坐在了一处酒楼里。

    夜色已浓,但是此时的南阳府却进入了最热闹的时候,很显然这场盛会给南阳府的夜生活带来了一些变化。

    只要有心,自然能够寻找到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固始军与蔡州和蚁贼的两战成了江烽与王邈和甘泉二人最好话题。

    在这二人面前,江烽倒也没有遮掩什么,很坦率的介绍了当时的一些情形,当然他介绍这些情况自然也是有些用意,他也相信对方能感受得到自己的用意。

    “这么说来固始军这两战能获胜其中也带有很大的侥幸成分在里边喽?”乌衫男子王邈沉吟着道,似乎又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些伤人,又赶紧补充道:“二郎,某别无他意,……”

    江烽摆摆手,笑了起来,“九郎,这本来就是事实,只是当初处在我们这个位置,我们也是别无选择,算是背水一战吧,事实上我后来也在检讨自己,的确胜负就在须臾间,不过我也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运气也是一种实力,甚至就是最大的实力,我虽然不完全认同,但也得承认这两战的确给固始军带来了很多东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