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十节 雨金
    从离开梨山派之后,蕖娘就从未和本派人联系过,当然去汴梁时与天兴军的卢高有联系,但是那应该不算。

    一来那只是最简单的引荐,对双方都有益,二来卢高其实也算是离开了梨山派在外发展了,不算派内中人,就剩下几分师门交情了。

    更何况鞠蕖对卢高印象并不好,她甚至能够揣摩出对方内心有些阴暗的想法,如果不是看到自己身旁有江烽,只怕就会有另外一番言辞了。

    梨山一派在江湖中的风评不算好,因为梨山派历来是阴盛阳衰,像卢高这种梨山男性弟子能走上天兴左厢第六军军都虞候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但是梨山派却和诸多藩阀有着千丝万缕联系。

    当然这些关系也相当隐晦,与各藩阀的关系也深浅不一,或者说这要看梨山弟子在各藩阀家族中的地位来确定。

    看见江烽关心的目光,鞠蕖摇摇头:“我只是看到了我们梨山派的印记。”

    “印记?”江烽对这种江湖门派的做派也不了解,摇摇头,“你们梨山派还兴用这种方式来联络?”

    “不用这种方式来联络,那用哪种方式?”鞠蕖没好气的道:“你以为都像你这样动辄买个小院来当联络处?这中原江南如此多城市,不是都得要去一一设立?”

    江烽无言以对,江湖门派和藩阀的行事做派也不一样,而且在各地不仅要受到藩阀政权的监控,同时也和各地本土的江湖门派有各种或明或暗的亲疏矛盾,所以隐秘一些也是正常的。

    “那你需要和他们联系么?”江烽问道。

    鞠蕖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不了,我现在基本上算是和门派脱离了关系,只是有这层情分在罢了,不必了,估计他们也是要来参加南阳这场盛会的。”

    江烽也不勉强,“那也好,咱们就沿着这坊市走一走,看一看,借鉴一下南阳冶铁锻造坊市的发展,看看日后咱们浍州能不能有机会赶上南阳。”

    “那恐怕很难,南阳也是数百年的发展才达到这种程度的,浍州各方面都差远了。”鞠蕖给江烽泼冷水。

    “事在人为,我看南阳也是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未经战乱才达到如此,若是给浍州十年时间,浍州未尝不能有此机会。”从异时空到来的江烽深知生产力改变对一个地方的发展有多大,只是笑着摇头:“且看日后我的本事吧。”

    三个人就这么调笑打趣着一路行来,像这种冶铁锻造坊市也是基本上沿袭了长安、洛阳和汴梁的格局,采取九宫格井字形格局,交通便利,也能够更好的为客商来往提供方便。

    随意的看了几家冶锻坊市,江烽也看得出来,南阳这边的冶锻业的确已经具有较高的水准了。

    除了打造武器兵刃外,像客人有特殊的需求都可以通过现场图绘注释来进行定制式的服务。

    江烽也问及了数量和时间上的限制,一般说来只有上百件以上的制式武器,比如横刀、长枪、大戟、陌刀、邯刀等攻击性武器才会向南阳府报备,而少量,比如一二十件,甚至三五十件都无需提前报备,只需要合适客人真实身份。

    另外像盾牌、盔甲这一类的防御型物件就放得更宽,估计这也应该和南阳发达的冶锻业带来的相互竞争有很大关系。

    除了官办作坊外,像临近的诸如江陵、金商甚至关中、淮南等地都有很多客商前来购买订货,其中绝大部分也是满足各地士绅私兵的需要。

    “一帮瞎子,连这种雨金都认不出来,……”

    转了一大圈,江烽也对南阳冶锻行业有了一个大致了解。

    但很显然这些都是较为普通的主要承接大宗订货的冶锻作坊,当然也能够制作一些高水准的武器,只不过想要有什么特殊需求的高阶别武器恐怕是在这里做不出来的。

    江烽也看了看他们制作出来的样品,质量不错,但也只能说是对付日常战斗不错,甚至可以说优良,但是要作为武者间的搏杀,却还不够。

    前方的坊市传来一阵叫骂声,把江烽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狗屁雨金,你以为这坊里的人都是瞎子不成?谁还不知道你从哪里掏出来一块铁疙瘩,当个宝似的,一会儿玄铁,一会儿乌钢,一会儿雨金,你哪来那么多忽悠的本事啊?”

    “嘿,别狗眼看人低,我说玄铁乌钢那是说和这种东西相比都还差得远,雨金是什么你们难道不知道?”一个有些放荡不羁的声音比周围吵吵嚷嚷的声音更大,“雨金乃是上苍所赐,懂行的就来看,不懂的趁早滚蛋,不服的拿你们锻造出来的刀剑试一试,便知真假,不过毁了你们作坊的声誉别怪我。”

    “哟呵,还挺牛的啊,如果我们拿来试了不像你所说的那么牛呢?”

    “是啊,那一包铁疙瘩,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也敢拿来蒙人?雨金,雨金也是随便能看到的?你有雨金还需要拿到我们这里来卖售?”

    “雨金的颜色好像也要比你这个深一些吧?你这玩意儿是不是用什么浸泡了之后就想拿到咱们这边来骗钱?”

    立即就有几个声音接上话,一阵阵吵嚷声越来越大,也吸引了许多路人驻足。

    “行了,你们自己没眼力劲儿,就别再哪里瞎咋呼,有胆把你铺子里的好刀宝剑拿两柄来试一试就知道真假深浅了,敢么?”放荡不羁的声音更是放肆,“没这个胆量趁早走人,别在这里耽搁我生意,我若不是需要去仕女汇,也不会把这个传家宝来卖了。”

    “老胡,去拿两把好剑来,林二,方才你还不是说你们家铺子不是正好还有两柄客人尚未来去的邯刀么?拿来试一试,若是这东西不像你所说的那么样,你怎么说?”一个有些威严的声音插上话。

    “哼,我人在这里,好与不好,这周围这么多人,还都是瞎子不成?”放荡不羁的声音不以为然:“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我若是骗子,岂会在这等光天化日之下,选着这马上就是群英会,各方英雄豪杰都来南阳时候来献宝,就不怕被人各路英雄看出端倪自找没趣?”

    这一番说辞倒也合情合理,似乎说服了那几个人,周围一干看热闹的人也都附和着支持。

    江烽几人也都走近看个热闹,这圈子扯得不小,围上了好几十号人,当中围着两人正在争吵不休。

    一个全身麻衣的干瘦男子正在满脸轻蔑的环视四周,而另外一个气度雍容的男子则一脸肃然的仔细观察着放在地下一张虎皮包袱里的黑色蜂窝状石块。

    “喂,这位客官,我们铺子里这两把好剑用来砍石头,万一……”

    “是啊,我们这两把邯刀也是精心打造的,待会儿若是客人来取,又有了折损,……”

    “好了,你们不都说这玩意儿是骗人蒙人的东西么,若真是寻常货色,你们这刀剑不会经受不起吧?”气度雍容的男子一身乌衫,渊渟岳峙,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气度。

    “这,……”被这男子话一逼,两家铺子的掌柜和小二都有些迟疑,相互交换着眼色,虽然不太相信这黑乎乎的玩意儿就是天上落下的雨金,但万一是真的,这刀剑折损了,就不划算了。

    “怎么,这老胡记匠铺和林荣记也是浪得虚名么?”麻衣干瘦男子轻笑了起来,“那不如就趁早关门,别骗客人们的钱了。”

    被麻衣男子一激,两家掌柜的都有些搁不下颜面,尤其是这周围一大圈人不少都是外地来的客人。

    这几日里正是上客人的时候,若是被这家伙给抓住把柄诋毁,生意没得做,那就亏大了。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雨金虽然稀罕,但是在这南阳城里他们也开了几十年的老铺了,不是没见过,雨金何等珍贵,模样也不像这般,虽然重量相似,但这铁矿石分量本身就相差不大,所以单靠肉眼,很难判断。

    “好,我们就试这一试!”两名掌柜模样的人一咬牙,示意小二去把刀剑送上来。

    没等两个掌柜发话,那名气度威严的男子已经探手就将刀剑接过,一手持刀,一手握剑,轻轻一荡,剑气刀光,骤然勃发,森然如刺,让周围一干人都忍不住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分散开来。

    “咦?!”江烽和鞠蕖也都是一惊,就凭这一手,便是天境养息期的水准了,纵然这南阳风云际会,但是这天境养息期的高手也不至于随处可见才是。

    原本那两个掌柜模样的人,还想自己亲自试剑试刀,但一看眼前此人只是这么一持握,便发出如此凌厉气势知道这是高手,顿时熄了心思,觉得自己刀剑在他手上怕更能一展风采,都笑眯眯的等待着此人发威。

    那麻衣男子见乌衫男子这般厉害,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想要去抱地下的包袱,却早已被两边面带狞笑的壮实小二夹住:“怎么了,要试刀剑了,你想干啥?”

    “嘿嘿,两位,我只是觉得这位先生武技非凡,怕都是天境以上的武道高手了,才能发出这刀气剑罡,这雨金虽然珍贵,但也是铁石之物,如何能与刀气剑罡相抗?那样就太不公平了。”麻衣男子眼珠一转,“不如就由两位掌柜来试刀试剑,这才公平。”

    “狗屁!雨金何等宝物,岂是剑罡刀气能伤的?你是欺我等未见过雨金不成?”两名掌柜异口同声的叫嚷起来,似乎是觉察到那位乌衫男子有些认可麻衣男子的意见,两位掌柜又赶紧道:“就请英雄赶紧试刀试剑,让我等一辩这雨金真伪!”

    麻衣男子被两个壮硕小二一夹,挣扎不成,连连大喊:“不公平,不公平!岂有天境高手用元力来催动刀剑试雨金之理?不行,不行,勿伤我雨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