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九节 南阳的底蕴
    的确,术法一道虽然在战争中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但是总体来说要和文武两道相比还是相差较大的。

    文武文武,文武双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些话语都足以说明文武两道在正统之士心目中的地位,而术法一道一直被视为旁门左道,远无法和文武两道相提并论。

    哪怕是近百年来不断扩大影响力,尤其是随着晚唐安史之乱到黄巢之乱再到藩阀兴起,战争不断,使得术法一道的在战争中的作用开始显现,但是更多的还是作为武道的辅助性力量出现。

    可以说一直到汶港栅之战后,术法一道单独发挥作用这一迹象才开始被关注,但这么短时间内要说就能引起多大的震动,也还说不上。

    “那这种用于演示的方式来区别对待,对那些方术士和术法师们的积极性有没有影响呢?”江烽忍不住问道。

    “属下估计还是有些影响的,不过总的来说这对于这些在大梁和河朔不是很受看重的方术士术法师们还是一次很难得机会,既可以交流切磋,又可以寻找一些机会,所以来的人还是很多。”

    楚齐感觉到江烽对术法师们的重视,小心翼翼的道:“主公,来自河朔那边的方术士和术法师们比较多一些,他们大多住在北门那边的旅舍中,若是……”

    “哦?你去过?”江烽眼睛一亮。

    “属下前日去过,因为汴梁那边也还是有人来,所以属下假借去找熟人,在那边也去逛荡了一圈,了解了一些情况。”楚齐解释道。

    “嗯,术法一道的演示打算什么时候搞?是和武道、文道比试一起么?”江烽越来越觉得这一趟来南阳赶上这场盛会有点儿意思,若是不能在这场盛会为浍州捞到点儿什么,简直就是枉自走这一趟了。

    “文武两道的竞技比试都要分初赛、复赛和决赛,而术法一道的演示则是每日都有,按照属性和地域来进行,大概都要持续五天左右,时间上应该是重叠的。”

    江烽满意的点点头,楚齐来这几天没闲着,对这些情况了解得如此清楚很不容易了。

    “好,大郎干得不错。”江烽沉吟了一下,“我打算在南阳呆上几天,如此盛会,估计各方势力都要参与进来,南阳如此大张旗鼓的招募人才,尤其是针对大梁和河朔的,我不信这里边就会如此顺当。另外我们浍州也不应该无所作为,大郎你马上送信回浍州,让丁满和王煌来一趟,另外也请邓龟年如果能抽出时间,都来一趟,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好的。”楚齐立即应答道。

    “另外,你和苏铁晚上就可以出去转一转,多了解一下情况,我还要考虑一下问题。”江烽想了一想,看见旁边的鞠蕖目光流淌,而吴瑕那小妮子则是满脸期盼之色,显然是也想出去逛一逛,“蕖娘要不你也带吴瑕出去走一走吧,把帷帽这些带好,别招来一帮登徒子就行。”

    “算了,你不去我也不去了,我就在屋里陪你吧。”鞠蕖摇摇头。

    江烽笑了起来,“算了,来南阳一趟,也得要走一走,看一看,那我们就出去走一走,楚齐和苏铁你们走一边,我和蕖娘随便逛逛。”

    *******************************************************

    不得不承认南阳府敢升格为府是真有这份底蕴的。

    在这个年代,不是随便哪个城市都能够升格成府的,但是南阳升格了,无他,城市人口众多,商贸发达,来往客商川流不息,自然就有资格州升府了。

    城西相对要偏僻一些,但是从江烽与鞠蕖、吴瑕二人一道出来时,就能够感受到盛夏的夜市的喧嚣。

    这个时代坊市已经没有太大的界限,但是作为南阳城仍然还是有一个大致的分界。

    城西是典型的工坊区,前面是坊市,而后面则是工坊,只不过按照行业,一个片区一个片区还是基本上保持了前唐时候的格局。

    江烽他们要出门就听到来自北边“叮当”作响的敲击声,哪怕是相隔了几条街,也不绝于耳。

    作为山南东道最重要的冶铁中心,蔡州的冶炉城与南阳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每年从南阳出产的铁料达到一百五十万斤以上,这个数量在江烽看来要和现代比不值一提,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极为可观的了。

    可以想象如果把这一百五十万斤铁料用于打造横刀这一类武器,起码可以打造八万柄,其价值可想而知。

    见江烽的注意力似乎被北面的冶铁作坊吸引去了,鞠蕖也知道江烽一直对自己的武器不太满意,虽然由常昆从汴梁带回了一柄玄铁打造的狭锋斩马刀,但是这柄斩马刀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比起原来的斩马刀效果好了不少,但是要和杨堪的冰王戟这一类武器相比,仍然相差甚远,甚至和自己腰间的这柄径路刃相比都要差不少。

    “二郎,不如我们去看一看吧,听说南阳的作坊很有名气呢,不输于汴梁。”

    鞠蕖的知趣让江烽很感动,点点头,“那就去看看,我那柄斩马刀若是寻常作战倒也够了,只是要遇上强者搏杀,恐怕就不够看了,小静也在和我说,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去选一选好的铁料,然后先粗打成型,最后拿回去再来以术法冶炼提纯,最后来成型。”

    “小静对你的事情是真的很上心,不过她也说了咱们浍州连寻常的冶炼匠师都不足,更谈不上术法冶炼匠师了。”鞠蕖也只有在和江烽单独相处时,话语才比较多,“她说如果能够找到哪怕级别低一些的术法匠师,她可以在术法玄神上予以支持,来冶炼铸锻高级别武器。”

    江烽也明白鞠蕖话语里的意思,许静玄神修为进境极快,连邓龟年都多次叹为观止,但是许静玄神修为提升很快,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她对五性术法都没有特别专长的,作为辅助性的术法师她非常优秀,但是作为专一型的术法师就显得有些不合格,她更大的长处就是在于和别人合作,更能发挥作用。

    包括汶港栅一战,也是先由精通水性术法的术法师将龙角上刻录水性术法符箓咒文,然后通过许静强劲的玄神来催发,最终用术法阵的方式来发动,并非是许静精通水性术法。

    浍州初立,百废待兴,连像样的铁匠铺都没几家,何谈其他?

    可以说现在的浍州除了材官所能勉力造一造草木甲和皮甲外,最基本的武器都无法锻造出来,只能通过向外购买,而购买回来的武器不但价格昂贵,而且质量也不稳定。

    像投石车和床弩这些武器倒是可以制造,但是这种东西属于易耗品,生产出来也是质次价高,连贺德才这种好好先生都不满意,一直叫嚷着要在材官所之下设立官造署,要招募一批专业匠师而非临时凑合起来为了混饭吃的流民学徒来制造这些东西,以最大限度提高生产效率和质量。

    总而言之,浍州乍一看似乎已经成立了,但是距离一个真正的州还差得很远,尤其是在工商业的发展上还远无法与一个真正的州府相比,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江烽需要这个过程时间更短一些,以便于能让浍州早一日具备真正城市的气象。

    “那边是南阳府的官造署,专门用于打造武器、盔甲以及农具,不过进不去,有士兵守卫。”鞠蕖对南阳也不陌生,为了刺杀刘玄,她在南阳也专门藏身一月,对南阳城里各处都有所了解,“这边应该就是私坊区了,既有城中大户们的大型冶炼锻造作坊,也有一些技术高超的手艺人自己经营的小作坊,各具特色。”

    “蕖娘,你说的这个各具特色是指什么意思?”江烽一眼望去,还是有些震撼。

    这个坊市区,起码拥有大大小小的冶铁锻造作坊数十家,都是灯火通明,叮当声不绝于耳,客人更是川流不息,各种讨价还价声人声鼎沸。

    更有一些茶铺也夹杂其间,显然是为前来采购或者卖料的客商提供休息和商谈的所在。

    “南阳的冶铁锻造业很发达,不但产量大,而且他们这里边有许多专门匠人打造各种特殊物件,比如有些人喜欢用金属护腕、袍钉、护膝护肘,甚至需要用术法加祝,还有一些武器要进行品质提升就需要掺渗特殊物质,或者需要术法加祝,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只要你出得起钱。”

    鞠蕖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也让江烽颇为好奇,“蕖娘,莫不是你这把径路刃也是在这里做的?”

    鞠蕖摇摇头,“那倒不是,我这是我师门传给我的,我最适合使用这把轻吕。不过我们梨山派中不少特殊武器都会选择在这里来订制,每年都会花费不少,订制的数量也都在一二十件以上。耗费甚高。”

    江烽从鞠蕖有些奇异的目光里琢磨出一点儿味道来,“蕖娘,是不是遇到你们梨山派中人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