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八节 关东十杰?
    泌阳到南阳,沿着东南大道向西北,一日可到。??网?

    这条路是以军事意义为主的古道,维护得也还不错,起码在江烽看来,不至于让鞠蕖他们乘坐的这辆车太过于颠簸。

    江烽现自己也越来越喜欢用后世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像这种重要驿道,路况颇好,如果能够开出四轮马车来,无疑会让其运输能力和度都提升不少。

    尤其是在当下术法一道昌盛,对于冶铁铸锻技术已经有了很大提升的情形下,如果再在创意上有所突破,那无疑能对这个时代的展有真难以想象的推动作用。

    而这个推动作用如果运用于自己一方,也就会让己方的实力增长大大快于其他藩阀势力。

    江烽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方面和道藏所方面进行一些意见沟通,有针对性的引导他们在一些关联的术法研究上进行探索,比如术法冶炼铸锻,又比如木系术法上对植物体系的一些改良,看看有无可能在这个时空中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又比如在水系术法上的一些尝试突破,看看能不能在水力运输和水力动能上对生产有所帮助,这些虽然和自己原来那个时空情形有些不一致,但是在很多原理上仍然是可以互通,甚至异曲同工的。

    苏铁和鞠蕖都现了江烽这一日赶路时的异样。

    整个一路上行来,江烽都是话语颇多,尤其是观看山水风光,点评沿路的风土人情,就像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从未出过门的小孩子,但是从泌阳到南阳这一段路程上,江烽却一反常态的显得心事重重,甚至经常走神。

    江烽一行人抵达南阳时,苏铁很快就找到了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楚齐,阔别了数月,楚齐和苏铁以及江烽乃至鞠蕖都有些激动。

    这个时候江烽他们才现南阳真的与上一次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哪怕是进城时已经是天光将黒,但是南阳城完全没有关闭城门的迹象,而且来往出入的人流商旅仍然很多。

    如果不是楚齐提前几日就来到南阳租好了宿处,江烽他们一行人恐怕很难找到中意的宿处。

    这一次江烽他们当然不可能再去住迎宾馆,本身就要遮掩身份,隐藏行迹,所以也选择了城西一处条件不错但位置稍偏的小院。

    而租下这处小院也是别有用意,按照无闻堂的情报网络规划,南阳也将是一个经营重点,这处小院既可以作为日后斥候细作往来联络接待处,也可以作为一个情报交换站,一切看日后的需要。

    江烽看着满脸激动的楚齐,心中也有些感慨,好好上下打量了楚齐一番,这才点头,而苏铁更是和楚齐相互拍打,看看各自有无变化。

    当初江烽选拔出来的四大亲卫,张万山和苏铁年龄稍大,要比楚齐和陈实二人大上两三岁,但是在性格上陈实最为外向,与张万山关系也最密切,而苏铁和楚齐两人都属于那种沉稳踏实的性子,所以二人更相投。

    这四人当初在武技上都不算很高,但是在成为江烽亲卫后,江烽也清楚四人日后会成为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一道防线,所以也是不遗余力的将五禽功中虎踞熊蹲两式对筑基最为有益的功法传授给了四人。

    但四人在天赋上也略有差异,像楚齐和苏铁在修行武道上的天赋最佳,陈实次之,张万山再次。

    由于苏铁一直在江烽身边,所以进境最快,加上原来起步也要比其他人略高,现在苏铁已经踏入了洗髓期。

    而楚齐虽然基础要比苏铁略逊,但是在汴梁遇袭那一战后,他一直呆在汴梁,心无旁骛的苦修,加上常昆的指点,进境更快,也已经是洗髓期的武者了。

    相比之下原来基础最好的张万山却因为事务繁杂,加上更对术法武器的使用感兴趣,所以在进境上反而落后了不少。

    “楚齐,你恢复的情况不错,陈实怎么样?”江烽也搭脉查探了一下楚齐气血状况,点点头,楚齐的武道上修行没有落下,而且进境很快。

    “陈实很好,他现在一直跟着常大人熟悉汴梁这边的情况,对外说他是常大人弟子,现在和汴梁城里那帮地头蛇裹得很熟了。”楚齐回答道。

    陈实的性格天生就适合对外交际,尤其是年少时走南闯北,见得多了,脾性上就很能和人打成一片。

    “他的武技没落下吧?”江烽见楚齐没有提这方面,估计陈实这家伙肯定进境不及楚齐。

    “嗯,他还是很努力,但是因为常大人对他催得很紧,而且经常带着他到处走,所以可能要差一点。”楚齐赶紧回答,这方面他也不敢瞒江烽。

    “哼,不是差一点,恐怕是差不少吧?”江烽摇摇头。

    各有各的造化,陈实性子本身就要浮躁一些,若是外界诱惑大一些,要想沉下心来修习武技就不容易了,不过这也和自己交给他和常昆的任务有关,日后汴梁将会是浍州这边的一个奥援,打交道的时候很多,对汴梁这边的情势变化需要随时掌握,所以也不能怪他。

    对江烽的问话,楚齐也不好作答,只能沉默以对。

    江烽也没有深究,每个人精力都有限,你要指望人人都成全能强者,也不现实,像张万山就已经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来拓展无闻堂上来了,你再要他在武道修行上也花太多精力就不可能了。

    这四个亲卫中,估计也就只有楚齐和苏铁能在武道修行上有所造诣了,而且苏铁日后都未必,唯有楚齐心性相对单纯,可能造诣会最深。

    “大郎,你先来南阳几天,这南阳是个什么情况。”苏铁也有意岔开话题。

    “正要向主公禀报。”楚齐正色道:“这一届煮酒英雄会比前几届规模要大许多,而且范围也扩大许多,应该是刘翰就任南阳府尹之后烧的第一把火,据说也得到了刘同的肯,准备重选新一届关东四子,而且将四子扩展成为关东十杰,而且要分成文十杰和武十杰,据城规则要求这十杰中藩阀子弟不得入选,士绅望族子弟最多只能占到一半,选出十杰人选可以任意选择南阳、淮北、吴、越四家出仕,只要进入前五十,也都可以由四家甄选出仕,这也激起了民间热烈反响。”

    之前关东四子的评选那是要文韬武略都要兼具,所以很多文人武者都难以入选,虽然更侧重于武道,但是起码你也要有一定的文采,这其实也是变相的向阀族子弟倾斜,毕竟一般的武者文人都只能专攻一门,不太可能兼修两道。

    “哦?四子变成十杰?还要专门为庶族提供机会,可任选几家出仕?”江烽讶然:“这是南阳方面提出来的?”

    这是谁的主意?相当高明啊,南阳是阀族士绅云集之地,历来歧视庶族,居然可以开这个口子?

    “这一点据说是关东四子他们自己内部商议出来的,但具体是谁提出来的,怎么来操作,就不清楚了,但据说这个消息至少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在中原河朔以及荆楚江淮吴越这些地方流传了,甚至在关陇两川都知晓,这几日里我四处走动打听了一下,报名人数据说过了千人,来自各地的都有,最远有来自西域和漠北、契丹这些地方的。”

    楚齐显然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短短几日里能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了。

    “也就是说未必是南阳,而可能是其他几个地方提出来的?”江烽微微点头。

    南阳阀族势力强大,贸然改变规则,引来阀族势力反弹,只会得不偿失,刘同恐怕也不敢轻易冒这份风险,除非是刘玄有意,但刘翰岂会为刘翰摇旗呐喊?

    其余三地,时家现在被蚁贼折腾得焦头烂额,恐怕也没有多少心思来搞这个噱头才对,吴越两地就不好说了,情况不明,无法判断。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这个消息的确是在各地都吵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庶族子弟们兴致很高,十分踊跃。”楚齐沉吟了一下,“我这几日里也大概问了问,来的人最多的还是河朔那边,其次是大梁,另外陇西和两川那边也比较多。”

    江烽皱起眉头,河朔最多,这说明河朔局面不好,而河朔历来是大梁的一大臂助,只不过河朔三镇历来是狗咬狗一嘴毛,而且一旦闹起来就是不把狗脑子打出来不罢休,连大梁也干预不了,这几年河朔不是水灾就是旱灾蝗灾,情况很糟糕,所以这些地方上跑出来的人多也很正常。

    “大郎,不是说术法一道也可以参与么?”苏铁问到了江烽最关心的问题上。

    “原来是说可以参与,但是文武二道历来受推崇,而术法一道要列入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尤其是武人的反对,所以最后就把术法单列了,也没有提十杰的名头,有点儿像是演示了。”楚齐解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