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七节 煮酒群英会
    “盛会?什么盛会?”江烽看了一眼苏铁,好奇的问道。

    这段时间他忙得脚不沾地,为了要出门,得先把其他工作都安排布置好。

    这一趟去长安,估计起码也是一个月以上,江烽给自己定的计划是力争八月之前回来,最初不能超过八月上旬。

    吴国内乱和蚁贼在颍亳泗三州估计也该差不多有一个结果了,到时候浍州会如何应对还需要根据情况而定。

    看见上司的目光过来,苏铁也有些紧张,好像没听说南阳这边有啥动静啊,不过无闻堂这边的主要目标还是放在申州、隋州这一线,南阳这边也有安排,但好像没听说有啥异动啊。

    “呵呵,客官有所不知,这是经略使,噢,不,是节度使大人之子刘翰刘公子荣升南阳府尹,为了庆贺刘翰大人荣升府尹,南阳将庆贺三日,演大戏,扎彩门,放焰火,另外新任府尹刘翰大人也有意在聚贤台举办一次煮酒群英会,广邀各方宾客和有识之士到南阳一聚,还有那南阳著名的飞仙画院也要举办仕女汇,诚邀各地仕女参加,……”

    掌柜的显然是一个有些喜欢呱嗒呱嗒的碎嘴子,一说起来,立即就滔滔不绝,不过车船店脚牙几个行道里的人,都差不多,整日迎来送往,自然也就养成了这些习惯,而这也和客人喜欢通过他们来打听消息有很大关系。

    “哦?”刘翰终于接任南阳府尹了,这个情况江烽也是有所耳闻。

    刘玄北伐大败而归,刘同系的地位在整个南阳派系中猛升,这个时候关中任命刘翰为南阳府尹也是应有之意,也算是对刘同坚定不移跟着关中走的一个奖励吧,只不过这对于刘玄来说就是不小的刺激了。

    “那掌柜的,南阳庆贺刘翰公子担任府尹,举办群英会又是啥意思啊?”苏铁会意的接上问道。

    “煮酒群英会你们二位也不知道?”掌柜脸上露出有些讥笑的表情,似乎在嫌江烽和苏铁是两个土包子,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煮酒群英会每两年一次,南阳、徐州、扬州、杭州,每年轮流举行一次,难道尔等连这等事情都没有听说过?”

    或许是觉得江烽等人虽然衣着不俗,但是却连煮酒群英会这等事情都不知晓,显然是乡下来的乡绅,所以话语也就没有先前的尊敬了。

    苏铁和江烽这才明白过来这掌柜的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群英会是由乃是由非大梁系的几家藩阀举办的一个吸引人才投效的活动,每年举办一次,轮流在南阳、徐州、扬州和杭州举办,今年轮到了在南阳,兼之被誉为关东四子的刘翰又新任南阳府尹,这几番喜事合在一起了,自然就热闹非凡了。

    “哦,掌柜的是说这个群英会啊,我们知道,知道。”江烽笑了起来,“刘翰大人八年前被推举为关东四子,照理说两届下来,这一次是否又要重新新评一轮咱们关东的英雄豪杰了?”

    “那是自然,否则这荆楚江淮,为何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掌柜的居然也掉了一句文,让江烽也觉得好笑,“而且这一次据说府尹大人还提出了除了以武会友之外,还要以术会友,好像是要以术法之道来印证一些术理,欢迎来自各地的术法同道来印证推演呢。”

    掌柜的这么一番话出来让江烽和苏铁心中都是一凛,下意识的不动声色的瞥了这掌柜一眼。

    看走眼了?印证推演,这等专业术语岂是一个旅舍掌柜知晓的?

    能说出这一番话来的,要么就是南阳派出的眼线,要么就是受南阳授意而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说明南阳对这一次盛会的看重,而这一次竟然是刘同系在主导。

    江烽意识到看这个掌柜的走眼倒也罢了,若是看那刘同也走眼了,那就真的需要提早考虑了。

    原来一直以为刘同平庸保守,刘玄壮志凌云,现在壮志凌云者折戟沉沙,而平庸保守者现在却开始崭露头角,这是淘尽黄沙始见金呢,还是刘同真的觉得刘玄折戟,需要他来扛起刘氏大旗了?

    骤然有此转变,可能么?

    江烽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清南阳的形势了,他觉得也许自己过高的估计了自己,而小觑了南阳刘氏,想想也是能盘踞南阳一地者,岂有庸碌之辈?

    一直到回到房间里,江烽都在思考。

    苏铁也觉察到江烽的脸色一直阴晴不定,估计应该是这个群英会给了江烽很大刺激,小声道:“主公,这群英会也不新鲜,当初也是为了对抗大梁和河朔中原之地人才鼎盛,所以南阳、徐州、扬州和杭州这四家才在关中支持下搞起来了这个群英会。”

    “为何没有大晋参与?”江烽思索着道。

    “大晋是沙陀一族主政,被中原河朔以及荆楚江淮都视为外族,加上河东也自视甚高,也不愿意来,只是作为嘉宾偶尔会参加。”苏铁解释道。

    “这是针对大梁的?”江烽想了想又道。

    “最初的目的就是想要吸引中原之地对大梁朱氏不满意的人才来投效,开始那几年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是后来因为各地还是以士绅望族为主的阀族主政,庶族子弟虽然偶有出头者,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无法本土士绅望族子弟相比,所以这个群英会就有些名不副实了。”见江烽脸色略微放开,苏铁松了一口气,继续道。

    “每一次都有这么大规模么?”江烽觉得这还是在南阳的外围都有这么大阵仗了,到了南阳岂不是更骇人?

    “不过看此次的情形又略有不同,南阳素来是门阀世家云集的所在,对庶族的歧视在这四地也是最重的,怎么刘翰一反常态会突然变得这么开通了?倒是这术法印证推演,有点儿新意,也不知道南阳究竟意欲何为?”苏铁挠了挠头。

    江烽缓缓坐回胡椅中,一手扶额,一边道:“怕是刘玄这一次伐蔡重的遭遇让刘同他们也心有戚戚焉,刘玄本身都是小天位凝丹后期的绝顶高手了,结果却被袁怀河这等潤丹期的高手所伤,其中就有术法的威力,而汶港栅一战估计更是让南阳意识到了术法一道不仅能在武将对决过程中发挥绝大威力,而且在大军作战时,一样能绽放出不一样的光芒,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器重了。”

    “可南阳不是一直对术法一道很看重么?”苏铁不解的问道:“之前他们也就有很强的术法师力量才对啊。”

    “恐怕是侧重问题,南阳一直对术法在辅助作用和武将对决中的表现比较看重,但是你说要大规模的运用于战争中,汶港栅那一战应该还是第一次吧?”江烽沉吟着道:“这一战恐怕让很多人都感觉到战争由此不同了,都在考虑如何接受这个新鲜事物,考虑日后在战事中如何大规模运用术法阵来实现攻击或者防御的目的。”

    “那我们在固始城防时候用的木系术法阵也应该算吧?”苏铁问道。

    “也应该算,算是防御阵法,但那种力量可能更容易为人所接受。”江烽喟然道:“术法一道千姿百态,蔚为大观,我等也难以明悟其中奥妙,也只有术法师们才能搞明白其中道理,而且如何运用,存乎一心,其中大有深意。”

    “那主公,我们怎么办?”苏铁也看出江烽似乎对南阳这一次举行的煮酒群英会有些动心。

    江烽的确有些动心。

    一方面这一次盛会难得的在南阳举行,吸引了荆楚江淮两川乃至河朔中原的群英,除了武道高手外,对术法人才的招揽还是第一次,势必引来无数这方面的人才,而他是较早意识到术法一道对自己力量有相当弥补的人,尤其是在浍州现在要吸引高级别的武道人才本身就缺乏吸引力,而且真的级别太高也不好驾驭,所以吸引大批术法人才来,可以再很大程度上弥补高端武力上的不足,这一点他已经尝到了甜头。

    另一方面浍州想要搞这种招揽盛会是做不到的,这年头还是讲求声望值的,南阳是数百年的门阀士族聚集地,所以振臂一呼,各方豪杰之士就蜂拥而来,自己要振臂一呼,人家连你浍州是哪里都未必知晓,若是能借此机会吸引招纳一批人才为己所用,当然是大好事。

    另外还有一层因素,那就是南阳刘同现在究竟存着什么心思,他和刘玄之间的关系如何走向,也许是需要江烽考虑的,这直接关系到日后光州的去向。

    若是刘同前几十年都真的是蛰伏不动,现在等到刘玄坠落,他才来鲲鹏一日同风起,真要扶摇九万里,那自己倒不可不防。

    这一趟去,也可以借这个机会观察了解一下。

    “嗯,苏铁,到时候我们到南阳之后,你和楚齐汇合,先联系了解一下,看看情况,我觉得既然我们要过南阳,如此盛会,岂能错过?也许我们还能有所收获呢。”江烽打定主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