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三节 共治
    被江烽调戏一句,许宁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有一丝甜丝丝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一直不太讨江烽喜欢,这大概和男人的禀性有关。

    没有谁喜欢一个和男人争锋的女人,像鞠蕖和小静虽然也各有所长,但是她们所做的一切无疑都是服务于男人们在战场上争雄的,而自己感兴趣的却是运筹帷幄于庙堂之上的事务,甚至是驾驭战场上称雄道霸的男人们。

    这本来是上位者的特权,现在自己一个女人也要插手进来,无疑让很多人都难以适应,眼前这个男人的胸襟应该是相当宽广的,也一样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起码这个男人要比绝大部分男人强太多了,对待自己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许宁相信假以时日,自己可以用自己的忠贞和智慧来赢得这个男人的心。

    或许这个男人对身畔的女人们感情中除了男女之情外也各有不同,对鞠蕖有亲厚,对小静有怜惜,但许宁反而不需要那些,她需要的是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信任尊重。

    “二郎,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在这些事情上甚至有些迟钝,嗯,那个叫吴瑕的小丫头倒是挺灵性的,但我觉得灵性过甚就失之于慧黠了,而鞠蕖这丫头性子太粗疏,大大咧咧的,未必驾驭得住啊。”

    许宁微笑着抚弄了一下发髻垂落在耳际的秀发,少女的风情中俨然多了几分新妇的气息,倒是让江烽眼睛看得一呆。

    难怪这淮南道上对许氏双姝的艳名不绝于耳,许宁和许静拖到这个时候尚未嫁人,在这个时代里,哪怕是世家望族也是比较少见了,估计也是和二女眼光太高,而许望亭又对二女宠溺过甚的原因。

    不过这倒也是一个好事,若是真的许宁这般早就嫁入了舒州周家,估计这会儿铁定已经从正妻降格为平妻甚至妾妇,要不就是打入了冷宫。

    “嗯,她是吴十二之女,吴十二为固始军牺牲,我承诺要给他后人以厚待。”

    江烽也知道吴瑕这小丫头性子太过跳脱狡黠,别说鞠蕖,就算是鞠蕖加上许静要论心机恐怕都玩不过这个小丫头,恐怕也只有许宁能压这丫头一头。

    加上这丫头又生得甚是明艳动人,才十二岁就有了几分狐媚子的气息,举手投足竟然也有些魅惑人的风情。

    尤其是在自己面前,似乎更有些刻意做作,有几次都让江烽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有点儿萝莉控的倾向了,所以江烽宁肯选择避而远之。

    虽说这个年头小户人家的女孩子十二三岁嫁人也很正常,过了十四岁不嫁人的才不正常,但江烽却不想坠入这小丫头彀中,倒不是担心其他,江烽可不愿意因为这种事情伤了鞠蕖和许静她们的心。

    “这我知道,可吴十二有子,好像你安排给崔尚当弟子了吧?这还不算厚待?崔尚马上就是浍州司马,他的弟子日后难道还能没有一个好出身?恐怕吴十二在九泉之下都要笑醒了。”许宁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吴瑕年龄也不算小了,再等一两年就可以嫁人了,你把她放在鞠蕖身边,我倒是有些怕这丫头翻弄是非。”

    江烽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许宁:“小宁,吴瑕想要翻弄是非?在谁之间翻弄是非?我和蕖娘之间,还是我和小静之间?她还没有这个胆子吧?或者你要说的是她在蕖娘和小静之间,你和她们之间?有你在,她有这个机会么?”

    被江烽的话给定得一窒,许宁突然意识到江烽似乎话里有话,似乎是在点醒自己的身份,若是吴瑕有这种行径,她完全可以介入敲打那个丫头,感觉江烽也持支持态度似的。

    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江烽,许宁若有所悟。

    看来江烽也意识到了吴瑕这个丫头不是个省心的主儿,只是碍于吴十二的原因也不愿意有其他举动影响到吴十三等大梁来的军官们的军心,但自己却没有这份限制,倒是可以好好雕琢一下这丫头。

    “嗯,我明白了。”

    许宁的点头让江烽也舒了一口气,他还真有些怕吴瑕这个太过慧黠的女子在几个女人之间搅出点儿什么事情来,不过只要许宁存了这份心,吴瑕这丫头就没多少机会了。

    “那你是打算让长安来掌握光州了?”

    “不能这么来定义,应该说是和我共治吧,长安得虚名,我得实利,另外长安也能保证我不至于与大梁搅得太紧,得一个安心,各得其所吧。”江烽把话题转回来。

    “也不能说长安只得了虚名,若是刺史一职由长安来人,上佐官和六曹判司怎么来安排?若都是由长安安排,那就不是虚名了,我们就算是在光州驻军,但久而久之,这种局面也会变得对我们不利,毕竟官府才掌握着和士绅们息息相关的权力。”许宁不太认同江烽的观点。

    “刺史一职我估计长安是想要拿下的,上佐官么,只要刺史够强势,意义就不大,倒是六曹判司掌控实权,我们不能都让出去,这就需要一个博弈和妥协。”江烽苦笑了一声,“看来夏州那两千匹战马不好拿啊,我恐怕还真得走一趟长安了。”

    “也不能轻易让长安得逞。”许宁皱着眉头,“长安也应该清楚,没有你的配合,随便他们来多少人,在光州都一样玩不转,我觉得现在恐怕就要和光州这边士绅有一些说法了,黄家唯你马首是瞻,你应该和他们谈一谈。”

    许氏一族掌握光州的时代,黄家虽然是光州第一大姓,却因许氏忌惮之心太甚,将黄家压得死死的,现在许氏一族已去,黄家自然就成了光州的头号大族,只是黄家也清楚,若无江烽的首肯黄氏一族被压下去也是江烽举手之劳,一样有许多士绅紧盯着袁氏离去许氏不存之后的光州权力空间。

    许宁的建议让江烽意动。

    他已经意识到了光州的局面会非常复杂,长安方面的活跃让他意识到关中李氏是真的有些不甘寂寞了。

    从去年自己在白水上遇到尉迟无病和李瑾开始,其实关中李氏就在不断推动着他们的合纵连横之策来应对大梁,而自己的出现给长安带来了一个契机,通过自己他们可以斩断大梁伸过来的手,同时也还能将自己的手伸进光州,下一步也许他们还想实质性全方位的控制光州?

    现在自己的确没有太多精力来顾及光州,因为自己好不容易把浍州架子搭起来了,浍州面临着一个很好的局面,自己凭什么要去为了光州区区三县之地陷入与南阳、蔡州几方交织的泥潭中去?

    丢给长安来一个脱袍让位,捞取实利而又把关中李氏推在了前面去抵挡南阳和蔡州,何乐而不为?

    “小宁,光州这边我会和黄家谈一谈,你也可以和原来与许氏交好的一些士绅大族谈一谈,透露一些我们这边的态度。”江烽沉吟了一下才道。

    许宁眼中骤然绽放出异彩,连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二郎,你的意思是让我代表我去和他们谈?”

    “怎么?你是不能,还是不想?”江烽也看到了许宁眼中的神采飞扬,心中暗自苦笑,这女人看来是真的对政治权力这方面太感兴趣了,和许静鞠蕖他们完全就是两类人,不过说实话,也正是这样的女人,在这个时候才是最能为自己提供助力的,自己也还真需要这样一个和自己利益牢牢捆绑在一起的贴心人来为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也许自己该把她睡了更稳妥?江烽有些邪恶的想道。

    不过这年头妾可以未婚先纳,但平妻却不行,必须要娶了正妻之后方才能娶平妻,要想睡许宁,还得要等到自己娶了正妻之后。

    不过江烽也知道实际上许宁乃至许氏家族都已经和自己捆在一起了,许宁和自己睡不睡在一张床上反而不重要了。

    “不,不,我可以。”看见江烽目光里有些戏谑的味道,许宁正色道:“只要你觉得我可以去谈,那我就去。”

    “嗯,小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是太喜欢女人出面做这些事情,但是我身边并没有太多值得信赖的人,尤其是在处理有些事情的时候,其他人心目中我私人的人,他们也许会更信任,相反诸如崔尚、陈蔚他们去,也许效果未必有你好,所以我考虑了一下,我看得出来你在这方面也很有分寸,很有技巧,我觉得你可以胜任。”

    江烽的话让许宁脸颊更是多了几分娇艳如花的妩媚,那双眼瞳更是异彩涟涟,几乎要把人熔化,有些急促的呼吸和汹涌起伏的胸脯,都无一不证明她此时的心境激动,江烽摆摆手,“小宁,你我是一家人,我承诺的事情,当然会做到,何况,……”

    江烽顿了一顿,“我对你并没有太多恶感,你原来做的那些事情,我觉得作为许氏一族嫡长女,也能理解,或者我站在你的位置,也会一样那么去做,嗯,我的意思,你明白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