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六十二节 做得一手好文章
    许宁抿嘴一笑。

    江烽和李瑾的故事她从许静那里也知道一些,李氏皇族的瑾公主居然也能和江二郎扯上关系,甚至还有点儿那种郎情妾意的味道在里边。

    若是那李瑾真的能嫁给江烽为正妻,自己哪怕就是当一个平妻,那也是倍感荣耀了,毕竟能和公主一个屋檐下做一家人,那也真的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了。

    当然许宁从未想过江烽会入赘到李氏皇族中去当驸马,江烽不是那种甘于人下之人。

    “也不像,如果长安真心要你去上京一行,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直接下令,难道你还能拒绝?”许宁犹豫了一下,似乎对自己的判断还有些拿不准,“二郎,你说这是不是长安的一种暗示?”

    “暗示?”江烽有些不解,“暗示什么?”

    “光州。”许宁檀口轻吐。

    “光州?”

    “对,光州。”许宁点头。

    江烽慢慢回过味来,嘴角浮起一抹混杂着苦涩的冷笑,“嘿嘿,端的是打得好主意啊,居然想要把主意打到光州头上来了。”

    许宁皱起眉头,“二郎,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未必准确,……”

    江烽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不用说了,他们就是这个意思,我说宋度那厮怎么阴阳怪气的,问及光州之事,便顾左右而言他,哼,两千匹夏州战马,何等大方?原来是想要从我手里索要光州啊!”

    眉峰轻锁,许宁以手托腮,似乎在凝神思考。

    “长安肯定也是觉察到了光州目前的尴尬,南阳、蔡州还有我们,都是有心无力,谁掌握着光州,似乎都会引来两家的不满,他们就想来当个和事佬?”

    “和事佬?这是想来捡落地桃子呢。”江烽哂笑,“难怪南阳和蔡州这两个月都没有吭声,我还真以为刘玄真的改了性,袁氏也损失太大了呢,尉迟无病做得一手好文章啊!”

    许宁皱起眉头,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些棘手,长安若是真的有心,这光州的归属就麻烦了。

    见许宁苦苦思索,江烽也知道这丫头在搞政治上的确有些天赋,倒也想看看她能琢磨出一个什么门道来,也就不啃声由得她去想。

    好一阵后,许宁才慢慢缓和表情,抬起目光,“二郎,我倒是觉得恐怕情况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哦?”江烽颇为惊讶,他以为自己搞明白了关中李氏的意图,但是看样子许宁另有解读啊,“你说。”

    “光州的情况的确比较复杂,蔡州从我们许家夺走,长安予以了承认,并任命了袁怀方担任光州刺史,但现在事实上蔡州丧失了对光州的控制权,南阳也不会允许蔡州再重返光州,光申素来一体,南阳对光州有什么想法也很正常,但是伐蔡失败之后,刘玄系的损失很大,安州出现不稳,襄阳和鄂黄都有异动,刘玄手中的兵力估计要重点放在安州和隋州防范鄂黄和襄阳,而目前刘玄刘同关系正在恢复,若是将光州交给刘同系人物,势必要让刘玄更起疑心,破坏二刘和好势头,估计刘同也不会接受这样一个有些冒昧的安排。”

    江烽心中惊讶之心更甚,这丫头对时政军务都了解得很透彻啊,说起来头头是道,而且分析得相当精辟啊。

    “目前光州控制在固始军,嗯,也就是未来的浍州军手中,而且我算是你的未婚妻,从法理道统和民众感情传承来说,交给你也属合理。”

    对于江烽的惊讶表情许宁心中也是暗自得意,这么久来的苦心琢磨,为的就是要让江烽认可自己在这方面的才能,为下一步自己的计划铺路。

    “长安也应该很清楚,如果说不让你执掌光州,而交给南阳和蔡州都更不合适,那么是不是长安就觉得它可以接手光州了呢?我觉得不太可能,像光州现在被划出了固始和殷城二县,仅存三县,小州一个,长安来人,怎么来对这里实施管辖,没有军队的支持,这个刺史就是一个摆设,纵然有关中李氏这个金字招牌可用,但那是在平常时候管用,真正到了关键时候,恐怕就未必会有用了。”

    许宁的话也让江烽陷入了思考,“那宁娘你认为关中意欲何为?”

    “二郎,你应该清楚,关中李氏对你最忌讳什么?”许宁微笑着反问。

    “嗯,大概是最忌讳我和大梁走太近吧?”江烽若有所悟。

    “对,你这浍州设立本身就是大梁代奏和推动的,加上你为了抵御蔡州来犯,又主动和大梁靠拢,获取大量援助,武将军官大多来自大梁,岂能不让长安心生忌惮?”许宁进一步道:“浍州相对较远,还好一点,光州位置敏感,和大梁正好遥相呼应,你得光、浍二州,羽翼渐丰,若是和大梁真的搅在一起,无论是对日后的南阳还是蔡州,甚至淮北都是一大威胁。”

    “呵呵,我也有成为威胁的资格么?”江烽自我解嘲的道。

    “南阳情况较为特殊,刘同刘玄日后关系如何,南阳究竟会倒向哪一方还不好说,但从目前来看刘同势大,倾向于关中可能性更大一些,而蔡州和淮北就是关中的忠实盟友了,你这个钉子扎在其间,不是要成为日后反大梁联盟背后的一枚芒刺?尤其是在现在蔡州和淮北都遭受了重创的情况下,这如何能让长安放心?”

    “那你的意思是……”江烽还有些没有搞明白许宁话语里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或许长安想要和你做一个交易,或者说妥协。”许宁笃定的道:“光州或许会在军事控制上归属于你,但是长安可能希望在政务管理上由长安来负责主导,比如上佐官和六曹判司中重要职位长安应该要安排人来,或者由他们来推荐人选,这样政务掌握在他们手中,哪怕军队在我们手中,也可以形成一定的牵制。”

    对于许宁的这个观点江烽还是比较认同的,但是他还是觉得可能许宁想的太简单化了一些。

    光州官吏的安排上恐怕尉迟无病这些家伙会有更恶毒的手法,比如把南阳和蔡州的人安进来,让你这光州就成为一个****谁都可以从这里过,谁都可以插一脚进来,就这样各方平衡,威逼利诱,让光州之力不能为大梁所用,进而还要牵扯到浍州的精力。

    应该说尉迟无病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煞费苦心,基本达到了目的。

    “嗯,应该是你所说的这样,只不过恐怕还有更多的具体事宜,没准儿我还真得要跑一趟长安了,看看长安要这么做,总得要给我一个安慰奖吧。”江烽笑着道。

    “有这种可能,比如光浍观察使经略使观风使这一类的职位,你感兴趣么?”许宁微笑。

    “当然感兴趣,可问题是要让我拿什么来换?白送给我当然好,但是若是要拿我所珍视的东西来换,那我就敬谢不敏了。”江烽坦然应道。

    光浍观察使观风使这一类职位与刺史又不一样,刺史是确定的职官,而观察使事实上就是藩阀的雏形了。

    仅有一州之地是称不上藩阀的,只拥有一个州永远无法挂上观察使、观风使、经略使、营田使、度支使这一类职位的,掌控两个州是基本条件。

    “你很看重光州?”许宁看着江烽。

    “怎么,你觉得我不看重光州?”江烽反问。

    “你不是一个慕虚名的人,这一点我清楚,浍州在你心目中要重要得多。”许宁一字一句的道:“虽然我很希望你拿回光州,但是我也知道对你来说,浍州才是根基所在。”

    “小宁,光州也是我的故乡,我当然也看重,但是你应该清楚我为什么如此看重浍州。”江烽语气里充满了坦率,“无他,浍州设立,给了我可以插足寿州乃至淮南腹地的楔子和跳板,而光州准确的说现在是一个鸡肋。”

    许宁脸颊绯红,目光灼灼,这是江烽第一次向她阐述他内心的野望,这让她如何不激动。

    “看看光州四周,南阳,蔡州,都不是我现在能碰的,黄州那边,杜家看似虚弱不堪,但是大别山三关了要隘,而且杜家现在也还和我们是准盟友关系,插手都还找不到借口,得之不足以喜,失之不足以惜,鸡肋也。”

    许宁皱起眉头,“二郎,那你是准备放弃光州?”

    “不,不能这么说,光州虽然我下一步的发展重要性不大,但是若是落入蔡州、南阳中任何一方却是我不能接受的,那会对浍州造成极大的挤压威胁,而杜家我估计他们也不敢接手,所以我能接受的是就是出现一个关中李氏的代言人来掌控光州。”

    江烽看了一眼厅堂正中圆桌上的茶盏,许宁这让反应过来,自己也算是这个小院未来的女主人了,脸微微一烫,起身出门,迅疾吩咐自己带来的小婢去烧水泡茶。

    “对不起二郎,……”

    “好了,小宁,我知道你对这些不感兴趣。”江烽笑了笑,看着许宁那张微红而又妩媚的娇靥,忍不住有些心花花的调戏道:“不过小宁,若是我日后真的娶了正妻,你这般无礼,是要受惩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