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一节 无论如何,按计划进行!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趁着夜色一行四十余人出了固始城。

    汝水和浍水一北一南注入了淮水,是淮水中游的两条重要支流。

    江烽对汝水有很深的印象,汝水也绝非后世的汝河,盖因汝水在郦道元的《水经注》中有相当详实的叙述。

    这是淮水中游一条极其重要的支流,发源于都畿道的汝州西部的尧山中,后来与同样发源于尧山中的滍水在许州境内汇合,浩浩东下,经郾城、上蔡、兴桥栅抵达蔡州州治汝阳,然后继续南下过汶港栅,经新蔡,东南注入淮水。

    汝水在过许州之后数量变大,沿线形成大量的湖沼区,这些湖沼区或是由地方略加修缮围城,或是在洪涝年间自行流淌入低地形成,如横塘陂、青陂、绸陂、墙陂等等,不一而终。

    江烽虽然从斥候的地图中知晓一些,但是一直到真正接触到汝水,才知道这个时代的河流状况。

    河流在洪涝年间在河湾、水汊处不断向外蔓延,形成大量的湖沼区,这些湖沼区成为了天然水量调节器,同时也是干旱年间最好的灌溉水来源。

    江烽一行死十余人沿着汝水而行,早已经有斥候向导沿路导行,时而昼伏夜行,时而昼夜兼程,尽可能的避开了沿线所有人。

    只不过有时候难免要遇上一些渔人,为了避免泄露行迹,那就只有寻个地方捆上,留下一个人看守,也算是为日后返回留个打尖处。

    对于邓龟年、许静等人来说,这种昼伏夜行的生活却是格外新鲜,一开始还充满了兴趣,兴致盎然,但是连续步行三日之后,又在芦苇荡里躲藏了几次,先前的新鲜感立时就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枯燥和疲倦。

    江烽的此次行程当然不是一时间心血来潮,事实上在邓龟年和许静他们在就龙角制作水性术法道具时,他就在琢磨着汶港栅的问题了。

    汶港栅是蔡州军在汝阳南边的重要要塞,它和真阳县城一东一西屏障着汝阳南线。

    南阳军要想北上进攻汝阳,要么就得要攻占真阳县城,要么就要拿下汶港栅,而汶港栅和真阳县城互为犄角,兼之后方又有汝阳作为后盾,所以对南阳军来说,打破这掎角之势就是首要任务了。

    现在南阳军被阻于这一线,主力大军正在真阳县城与蔡州军激战,而汶港栅这边虽然是次要战场,但是由于汶港栅的重要性,加之蔡州军驻扎五千人在这里,所以这里仍然是南阳军围攻所在。

    一行三十余人乘坐的两艘蓬船悄无声息的向前滑行。

    江烽坐在船头上,静静的遥望着前方。

    天色已经渐渐转亮,又是一夜过去,如果按照向导所说的,这里距离汶港栅只有十余里地了。

    鞠蕖和许静相互依偎着靠在船壁上熟睡着。

    这几日里可把她们二人折腾得够呛,时而走陆路,时而走水路,时而昼伏夜行,时而昼夜兼程,饮食不定,加上这一路行来自然就不可能还能像上次去汴梁那样还能住住旅舍,要么就在河汊子里歇息,要么就只能在船上小憩,那味道可不一般。

    不过这几日里虽然艰苦了一点,但是对江烽来说却觉得是一件好事,原本相互间很有些陌生的鞠蕖和许静迅速在这种周围都是男人的环境下熟悉起来。

    本来鞠蕖对许氏一族是很有敌意的,从她对许子清、许宁等人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但是许静单纯的性子也迅速征服了同样心性直爽的鞠蕖,两个人在接触了之后也就很快融洽起来,这让江烽大为心安,甚至觉得这一趟哪怕一无所获,就凭二女能融洽相处,也算是一大收获了。

    苏铁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还是把鞠蕖和许静惊醒了过来。

    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二女,苏铁黝黑的面孔上多了几分局促,“大人,前面只有两里地就没有芦苇了,汶港栅方圆五里地内的芦苇都被清除掉了,我们可能只能在这一段停船了。”

    江烽点点头,目光仍然停留在前方:“你的人上岸了么?”

    “一个时辰之前就已经上岸了,按照之前的约定秦大人骑军中也有和我们联系的,时间应该是今日午时在汶港栅西南三十里地之外一处土地庙处。”苏铁赶紧回答。

    从意识到南阳可能要北伐蔡州时,江烽就已经在开始着手作这方面的准备。

    当然那个时候江烽也不知道局势会演变成什么样,但他很清楚南阳要北伐,真阳和汶港栅是绕不过去的两个关键节点,所以也专门要求张万山和苏铁要对真阳和汶港栅两处要地的情况着重点情报收集。

    现在之前的情报收集和相关安排布置终于还是收到了效果,起码这沿着汝水这一线的安排布置就不是三五天内就能准备好的,没有一个月时间精心准备,根本不可能。

    苏铁的工作还是让江烽非常满意,虽然苏铁在思路眼界的宽广和处理问题的灵活上不及张万山,但是苏铁在办事的执行力上却要比张万山强,二人是各有千秋。

    如果再加上尚未从汴梁返回的陈实和楚齐,自己当初选出来的四个亲卫,自己都没走眼,经历了这几个月的打磨,都开始绽放出属于他们的光彩。

    江烽略一思索,秦再道和杜立的骑军应该还没有到,他们前期需要适当放慢速度,与南阳军保持相当距离,避免被南阳军斥候发现,所以不得不向东靠得更远一些。

    时机也就是那么短短一天时间里的某个时段,也许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但是选择这个时机同样也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这种情况下,包括江烽在内,都没有多大的把握。

    虽然斥候细作的情报也在不断的报送上来,可以说近期固始斥候主要工作就是针对真阳和汶港栅这一线的情报收集,但是汶港栅这边就一线排开几个军营,南阳军显然还是比较重视防止被偷袭的,尤其是这个地区蔡州士绅私军仍然有一定威胁性。

    “河沿岸的情况你们都已经观察了解过了?”江烽也知道汶港栅既然是蔡州军驻守重点,肯定在防范上是有所准备的。

    “观察过了,上游一个河汊处,大概在三里地左右,地势较低,因为有一条河道相通,按照大人的意思,那里应该是比较合适的点位,驻守有蔡州军一队人,只是……”

    苏铁并不清楚邓龟年和许静他们制作的龙角术法道具一事,他只是从常理角度来考虑。

    那里虽然有一处适宜破堤的水口,但是一来驻守有敌人,还有烽燧,二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水口若是要掘开,没有三五百人干上一天,你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可这等情形之下,三五百人干上一天要掘开水口,真把蔡州军当聋子瞎子差不多。

    而南阳军显然也是在这一点上进行过侦察了解的,一旦水口掘开,大水下来,首当其冲的蔡州军,然后才会是南阳军,所以虽然也派了有一队人驻守观察,但是并不太在意。

    江烽笑了笑,苏铁做事踏实,但是在眼光上还是窄了一些,不过江烽能理解。

    比起张万山好歹也算是庶族中的上层角色,自小在外游荡,眼皮子自然要宽泛许多。

    苏铁穷苦人家出身,母亲是寡妇,给一个从关中过来的游侠儿当了几年相好,苏铁也就跟着这个游侠儿打下了武道基础,才有了今日造化。

    “南阳军那队人距离蔡州军那一队人距离有多远?你把位置图给我画出来。”江烽随手递给苏铁一根炭块。

    苏铁对于地形早已经烂熟于胸,三五两下便把整个方位图画了出来,一边解释:“南阳军主要是监视蔡州军,双方其实都是相互监视,蔡州军在河汊外大概一百五十步左右,这边有一处栈道入水,停有一艘小艇,主要是用于和汶港栅那边通过水路联系,偶尔也有汝阳下来的通讯船要驻留这里,……”

    整个地理位置形势就随着苏铁细细的介绍慢慢在江烽脑海中成形了,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最粗略的概况。

    鞠蕖、许静已经后来被叫过来的丁满、黄安锦、邓龟年几人也都很认真的听着苏铁的介绍,不断的发问。

    有时候苏铁也说不清楚的时候,还要把另外一名斥候叫来进行补充,务求达到最清楚详实,每一个不清楚的地方都要搞明白。

    所有人都很清楚,胜负也许就在今晚。

    一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伴随着苏铁讲得口干舌燥,大家的心境似乎都被这有些压抑的局面给弄得有些烦躁起来。

    江烽手中的炭块不断在船板上涂画着,路线,箭头,标注,符号,一点一滴,慢慢填满了整个空白处,在没有实地观察那一处水口和水口外的地势情况下,江烽只能按照苏铁和那个斥候的观察来进行安排布置,如果真的有误,那也就只能说苍天误人了。

    终于,江烽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将炭块丢入河中,默默的用脚下的鞋将图画抹掉,“苏铁,安排人去通知秦再道他们,不管我们这边情况如何,今晚他们那边按计划发起攻击,按计划撤退!”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