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五十节 做最坏打算,尽最大努力
    杨堪身形回旋,一双冰王戟如展翼般拉开,玄霜劲提聚到了十成,摆出了防御架势。

    整个一层淡淡的白雾开始在杨堪周围一丈之内慢慢凝聚,这也是杨堪踏入太息期之后玄霜劲的一个升华体现,气劲实质化,更为凌厉凶悍。

    而伴随着气劲沿着他本身就是纯阴属性的冰王戟,银白色的冰王戟甚至浮起一层透明结晶体,望之若冰霜。

    “二郎,你要准备好啊,你这架势越来越猛,我有些吃不住,不得不加大发力了,到时候可能会控制不住,蕖娘子也得要小心一点,万一我控制不住,你得帮着压一压。”

    这已经是二人第五次切磋了,前三次两人也是放手一步,但都还有所克制,到关键时刻都还能收住劲儿,但是第四次就险些失手了。

    两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元力勃发,一震一撞之后,江烽的狭锋斩马刀被杨堪冰王戟斩成了三段,江烽也是口鼻溢血,杨堪也险些被江烽断裂的斩马刀伤及胳膊。

    但江烽却受益匪浅,震伤内腑给了他用自己花了七日时间炼制易筋洗髓浆作实验的机会。

    用炼制的易筋洗髓浆连续浸泡了三日,让江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整个身体似乎都像是被彻底的洗涤了一遍,浆液浸润入肌肤,渗入了骨髓和经脉中,让其如同在玄火中燃烧的感觉,这三日让江烽既痛苦又快乐。

    所以这种特殊的感受让江烽在出关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要与杨堪一试。

    杨堪却不敢这么大意了,特地让鞠蕖来作为监场,目的就是在双方搏杀失控时能拉住缰绳,防止相互伤害。

    他感觉到江烽的爆发力超乎寻常的凶猛,每每在关键时刻都能够突然加力发威突破一个层级,这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同级别甚至略高一筹的都极易为其所乘,但是再高一层面的则有可能在作出应激爆发时伤害到江烽,所以杨堪不得不谨慎一些。

    杨堪在经历了那一场恶战之后已然踏入了太息期,只是他进入太息期时间太短,状态还不稳定,而江烽的这种状态同样让人不可捉摸,所以这也是他担心的原因,一旦交手过程中难以控制,没准儿就会伤及江烽。

    江烽仍然是持握了一柄狭锋斩马刀。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换了多少柄这类武器了,可以说几乎每一场恶战或者高级别切磋都得要让一柄武器报废。

    缺乏一把像样的兵刃这个问题也困扰着他,但短时间内这个问题还无法解决。

    哪怕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斩马刀也经不起他这样折腾,但如果要定制或者说需要用特制矿物甚至术法来熔炼打造,现在固始军中还没有这等人才。

    邓龟年他们一行人中还没有熔炼铸造这方面的匠师,就看他这一次的信函邀请会不会有这方面的收获,但估计也很难。

    事实上这类匠师在哪个地方都是珍而藏之的,哪怕是大梁这种不太看重术法一道的地方,也一样对术法匠师极为器重。

    盖因无论哪个藩阀都对能够熔铸高级别武器或者术法武器的匠师极为重视,尤其是高级别武器中加入术法加祝,可以让武将在冲阵斩将时发挥更好,同样高阶别的御法衣和术法盔甲也能为武将争取到更多的生存机会,让他们的发挥更淋漓尽致,这等人才哪里都会视若拱璧。

    江烽活动了一下身体,御法衣紧裹在身上,许静已经在法衣上加祝了两次木性术法,可以最大程度的抗御元力玄气的侵袭,只是手中这柄斩马刀还是有些不够看,不过现在也只能凑合了。

    江烽也打定主意在光州争夺战尘埃落定之后,自己无论如都要去弄一把趁手的兵刃了,否则日后真要对阵上像袁无敌、袁无为这样的高手,本身就棋差一着,还在武器上吃亏,那就真的没法玩了。

    “七郎,那我就来了,不要留手,我也会尽我之力,另外我提前说一下,我的元力导引之术非同小可,可能会有一个突然提升,你好自为之!”

    江烽没有提三皇炮锤之术,毕竟这是许静私下给自己的,若是让许宁或者许子清知晓,也许现在已经没啥了,但是毕竟也没那么好。

    “哦,我说呢,原来二郎还藏着一手呢。那赵榄就是栽在你的这一手吧?”

    杨堪笑了起来,把玄霜劲提至十二成,既然江烽要求不留手,他也不会客气,这种高级别的交锋,把各自潜能激发出来,风险固然大,但是对双方的体悟砥砺也一样作用非凡。

    “我来了!”江烽不再废话,身体微微向下一沉,健步疾跑,猛然三步之后一记虚踩,身体猛然升空,手中的斩马刀已然荡起一重乌黑色残影,斜挂而起。

    “咦?”杨堪没想到对方这样疾步升空却以这样由下而上的一击,直奔自己上半身,自己只需要稍稍一撤身体,就能躲过这一击,但是这肯定不是江烽想要的,他要的就是双方硬碰硬的对抗。

    想到这里,杨堪也不客气,双戟狂抡,犹如两条银白色的冰龙暴卷,交错连击。

    从升空那一刻间,江烽心神便已经彻底丢开了一切,他只想在最短时间内把自己以三皇炮锤之术激荡起来的元力通过这疯狂的连击释放出来,让对方的反震之力来砥砺洗涤自己的经脉血气。

    杨堪也没想到江烽来得这样凶猛这样不顾一切,甚至把元力都全部激发出来了,连续三击之后,冰王戟上的白雾结晶被全部震散飞逝,自己的血气也是一阵乱涌,杨堪吃惊之下,这才知道江烽这是要在最短时间内来一次爆发,赶紧陡然催发全部元力。

    犹如炒豆般噼里啪啦一连串数十声由小变大的细密碎响,进而演变成狂野无比的交击碰撞,陷入了狂乱之中的江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斩马刀在最后那一击之后碎裂成数十块,身体只能迎面扑上。

    一惊之下的杨堪来不及多想,也只能丢开双戟,迎面撞上,而这个时候也意识到问题的鞠蕖也犹如鬼魅一般一闪而至,轻轻在江烽背心上拍出一掌。

    三道身影终于在轰然撞击崩散开来的云气中飘飞开来,袅袅散去的云气霜雾中夹杂这一道云黄色的光带一闪即逝。

    江烽是被鞠蕖斜扶着飘飞开来的,直飞出十余步方才慢慢落下,太息期的高手全力一击,不是她这个养息期的高手加上江烽这个静息期的角色合击就能抵挡得住的,不得不依托后飞之力来化解。

    杨堪也是一阵气血浮动,倒飞几步,稳住阵脚,心中又是惊讶也有一丝艳羡,这个家伙竟然就通过这么一口气几十次碰撞硬生生震开了经脉血气,晋位养息期了?!

    此时的江烽觉得自己全身犹如一盘散沙,如果不是鞠蕖相扶,他就要直接委顿在地了。

    一浪一浪的气血滚滚而过,就像是将江河中的沙粒推平,然后带入水中,缓缓流转。

    鞠蕖也大略知晓江烽此时的状态,只用了一抹气息帮助江烽引导,让江烽这样慢慢的运行起来。

    须臾之后,江烽慢慢可以自己站住身形了,鞠蕖抽手离开,站在一旁。

    气流犹如涓涓细流汇入江河,渐渐变得波澜壮阔,涌荡奔行,直入江海。

    江烽慢慢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饭点儿了。

    一旁的杨堪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二郎,你这么心急火燎的要突破养息期,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江烽也没有隐瞒:“嗯,明日晚上我便要带邓龟年、静娘他们几个北上,阿满和亲卫队和牙兵也要去一些人。”

    杨堪吃了一惊,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你要去汶港栅?”

    “嗯,秦再道和杜立他们虽然有了计划,但是这里边变数很多,而且我也担心他们这一千多骑能不能达到目的,汶港栅是蔡州军在汝水上的要塞,但也非没有半点缺陷,斥候早就把地图传了回来,龟年和静娘他们用龙角制作了一具水性术法道具,很有点儿意思,我想带他们去试一试,看看有没有机会。”

    杨堪有些无语的摆了摆手,这位主帅想的问题的确要比自己这个近乎于副帅的角色多太多了。

    这个时候杨堪才深刻意识到为什么江烽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折服了包括秦再道、张越、许子清、鞠慎以及丁满、李桐、葛晗这些人,要知道这些人几乎是五花八门,来自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出身,性格各异,但是却都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慢慢地聚附在江烽麾下,这绝非偶然。

    见杨堪似乎想要说什么,江烽笑了起来,“七郎,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去做,做最坏打算,但要尽最大努力,我们这一路不就是这么拼搏过来的么?做了未必能成,但是不做你肯定不成!”

    杨堪脸色也严肃起来,不再多说:“你尽管放心,固始这边有子跃和子清,我打算去光州那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