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九节 曙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江烽呆呆的仰着头注视着天空。

    漆黑的天空没有半点星光,静夜无声,但江烽内心的烦躁却是难以排解。

    秦再道他们已经渡淮北上了,斥候传回来的消息,杜立愿意赌这一把,秦再道跟了。

    想到这里江烽就忍不住苦笑,虽然把杜立引入了彀,但并不代表这一战就真的成了。

    实在是这一战己方胜算太小,敌人在各方面都太强,要扳回来,除了努力之外,很大程度就真的要看天意了。

    汶港栅地处汝水中游,乃是进军汝阳的要地,蔡州军在此立寨,也就是要依托汝水之利,防守汝阳,若是南阳军直奔汝阳,那汶港栅蔡州军便可从背后给南阳军造成威胁,所以要取汝阳城,必须要拿下汶港栅。

    江烽知道蔡州军在真阳城已经阻击了南阳军不短的时间了,南阳军从申州渡淮到白苟城再到真阳县城这一线补给顺畅,使得南阳军有底气继续在真阳城下打下去。

    哪怕有少量本地士绅私军意图袭击这条粮道,但南阳军守卫甚是严密,甚至还有意设陷阱反噬了两拨士绅私军,使得士绅私军损失惨重,再不敢轻举妄动。

    就算是杜立和秦再道他们袭击汶港栅能成功,但这也不意味着这一战就胜利了,天兴军已经成功收复了整个陈州,南陈州再度回到大梁手中,在耽搁了一段时间之后,天兴军又在大梁崇政院的严令之下开始西进了,目标直指汝阳城。。

    张万山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江烽不知道张万山这一趟任务究竟如何,实际上这更像是一个意向性的撩拨,按照江烽自己的估计,成功率甚至不超出两成,而秦权的目的意图自己现在也没有猜出来,但是江烽推测秦权恐怕现在也并不希望袁氏就此覆灭。

    所以这一切都还要看秦权的心情如何了。

    但无论如何,江烽觉得自己都应当一试,只有当你试了之后仍然失败,你才会无悔。

    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江烽忍不住一扭头,直觉告诉他,恐怕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传来。

    “大人,张大人回来了。”卫士们很兴奋,张万山作为他们的前任领导这一段时间里干的很开心,卫士们也知道张大人是出去执行某个艰苦任务了,时间长短,能不能成,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身风尘仆仆的张万山几乎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直奔江烽所在来了。

    “大人,成了。”张万山语气里都多了几分颤抖,一片疲惫之后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和喜悦。

    “哦,什么成了?”江烽一把把张万山拉到面前座椅上,示意对方入座。

    “我没见到秦权,但见了秦衡等人,我把您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了,秦衡不置可否。”张万山坐定,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但我看他根本就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后来让我跟着他们跑了好几天,在亳州境内来回乱窜,没让我走,我也就跟着他们。”

    “嗯,蚁贼不傻,秦权更是狡谲诡诈之辈,当然不可能遽下决断,他们也要核实情况。”江烽点头,“这也在情理之中。”

    “大概拖了八天作用,秦衡把我叫去,让我回来,他说我介绍的情况他知道了,我也没有逗留,直接回来,但安排接应的人沿着蚁贼主营和颍水一线进行布防观察,我刚回固始,就接到了回报,蚁贼主营骑军开始集结,规模数量不算小,三千骑左右,辎重草料也跟随不少,估计是要进行长途奔袭,……”

    一般说来骑军的长途奔袭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不像外行想象的那样,日行千里夜走八百,那只是只单匹骏马极端情况下的计算距离,而且也多半带有夸张成分在里边。

    大规模的马队行军速度虽然要比步军快得多,但是一日行两百里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当然训练有素的骑兵情况可以更好一些,但是这这种行军一般说来是不持久的。

    两三日就是一个界限,否则战马掉膘甚至因为疲劳患病死亡就会是非常正常的情形。

    从亳州到蔡州,距离在六百里左右,纵然是蚁贼最精锐的骑军,起码也要三五日,这也意味着只能是长途奔袭,而非短途奔袭。

    长途奔袭战马就需要携带必要的草料,而且前期还只能保持一种较快速度前进,只有在接近目标的时候,才会采取快速突袭战术。

    当然对于蚁贼来说,颍亳之间倒是不存在问题,虽然和感化军处于缠战状态,但是蚁贼可以轻而易举的在这期间行军获得当地蚁贼的辎重补给,当然携带必要的草料也是应有之意,否则一旦遇到意外,那就要出问题。

    “现在蚁贼主营在什么位置?”江烽沉吟着问道。

    “山桑县城西南大概八十里地左右,快要靠近夏淝水了。”张万山略一思考就回答道。山桑就在涡水畔,也就是现在的蒙城,地理位置也极其重要。

    江烽知道那里已经是颍亳边界地带了,那么从那里出击蔡州,距离也大概在五百里地左右。

    如果是蚁贼波斯女或者秦河部,那三日之内倒是很有可能就冲入蔡州,但江烽觉得五日时间应该是一个比较中肯的判断。

    毕竟前期蚁贼要养精蓄锐,你不是光行军,最后还要来一次突袭,也还需要和蚁贼的斥候进行对接配合。

    如果走北线,需要过夏淝水、颍水和小汝水,如果走南边,也还是要过夏淝水、颍水,但北面显然更适合一些,假如蚁贼真的如自己判断的那样是奔从陈州出击蔡州的梁军去的话。

    “万山,你在颍水一线安排有人?”江烽微微点头,现在就看蚁贼是否真的如自己所料的那样,与大梁这种特殊的关系会让他们爱恨交织了,那这一宝还有的押。

    “嗯,我安排三人在颍水一线,我估计如果蚁贼要进蔡州,只能从汝阴以北渡过颍水,那一线适宜渡河的位置不算多,脱不开那几处,可以及时发现。”张万山对这一线地理情况也很熟悉。

    一旦渡过颖水,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蚁贼是真的要奔梁军而去了,梁军大概做梦都没想到会遭遇蚁贼骑军精锐这个他们教出来的徒弟会从背后给他们凶猛一击吧。

    “好,你安排人随时掌握好,一旦得知蚁贼渡过颍水,以最快速度报告。”江烽见张万山也是疲倦不堪,挥手示意,“你赶紧回去抓紧时间休息,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待到张万山下去休息之后,江烽心境久久不能平息。

    大梁和南阳联手伐蔡在很多人看来其实已经是一个死局,虽然晋军也开始意识到问题出兵大梁北面,虽然泰宁军也终于摆脱了河朔那边的羁绊出兵了,但实事求是地说,已经有些晚了,大梁已经在北面和东北面都做好相当充分的准备来应对,尤其是泰宁军的迟缓是致命的。

    以往中原战局一旦开打,泰宁军都是首当其冲,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泰宁军迟迟未动,甚至比晋军还要慢上许多,这直接导致了整个蔡州从西到东三个战场遭遇了大梁极其凶猛的进攻。

    而以往蔡州的最大奥援淮北这一次又被蚁贼给拖住,使得从一开始淮北方面就显得捉襟见肘,根本没有多少精力来支援蔡州,即便是现在淮北也意识到了危险,但他们现在的确有心无力。

    大梁和南阳也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很笃定,因为他们认为此局已定,的确,再没有其他大的意外因素情况下,大局确实不可能有什么变化了。

    单单是鄂黄和固始骑军的袭扰,亦或是蚁贼骑军对大梁天兴军的偷袭,都难以改变大局,必须要两者皆成功,甚至还要加上晋军和泰宁军在随后对大梁的进攻取得进展的情况下,这个局才可能被扳回来。

    晋军和泰宁军那边江烽无力干涉,但是其余两方面,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了,而且似乎也看到了曙光,剩下的就看老天帮不帮袁氏了,也算是帮不帮固始军。

    这个时候,固始军居然和袁氏的命运绑在一起了,想来都觉得滑稽,要知道两个多月前,双方还在打生打死呢。

    现在固始军、蚁贼这些本来都是袁氏的死敌,居然都要为袁氏的生存尽一番力,世事难测,莫过于此。

    江烽对秦再道和杜立他们偷袭汶港栅南阳军还不太放心,一千八百骑军,对一万多人的南阳军袭击,其中风险之大自不必说,有个意外功败垂成也很正常,就算得手,能否达到效果?也不太好说。

    所以他准备有第二手方案,这同样是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的冒险,但有时候哪怕是明知道是冒险,你也得去干。

    “去请邓龟年、罗真和静娘子他们来一趟。”

    江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汶港栅是汝水上重要河防隘口,蔡州军驻扎于此,南阳军与之对峙,半个月前江烽就一直在琢磨这个位置是否可以值得冒一次险。

    冒这个险,同样也需要各方面条件凑成,现在似乎有了一丝曙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