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六节 蚁贼 2
    嚼了几口有些涩口的麦饼,张万山从腰间取下水囊喝了一口,坐在石板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漫无目的的掠过匆匆而过的一队士兵,面无表情的吞噎下去。

    蚁贼的军队部署很混乱,或者说是有意布置成为这种杂乱无章的格局。

    除了最高层的武将外,哪怕是统兵数千的首领,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向哪里去,。

    也许就是深更半夜把你叫醒,一个命令下来,你就得立即动员起来,按照规定时间出发。

    这也对蚁贼的动员行军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好在蚁贼不像其他军队那样对后勤保障更高,他们可以像蝗虫一样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如果吃不够,自然会向四周蔓延,一直到寻找到够吃的东西为止。

    只有正军和精锐才能有补给保障,有时候甚至连正军都不得不四处就食。

    远处几名儒者打扮模样的角色衣衫褴褛面带颓色的乘坐着牛车从五十步开外经过,数十骑兵簇拥着。

    张万山低垂着头,似若无觉,但是眼睛的余光却早已经把这一切收入眼底。

    他知道虽然看似无人看管自己,但是他可以肯定起码有三到五名专人一直在暗中观察和监视自己,斥候出身让他天生具备了比其他人更敏锐的洞察力和感知力。

    大人让自己这一趟来颍亳二州见蚁贼首领固然有其他有意,但是这一趟也是对自己的一次极为重要的打磨洗礼,可以让自己作为斥候更为深刻直观的观察了解蚁贼的架构和表现。

    蚁贼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专职术法队,而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张万山默默的记着。

    看得出来蚁贼对术法队的重视程度也在与日俱增,这应该和他们前段时间击破山桑城有很大关系。

    山桑城驻扎有感化军一部两个军,但是却被蚁贼里应外合攻破,张万山也对蚁贼的渗透能力极为震惊。

    要知道山桑县城位于涡水下游,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感化军在山桑城也是做了极为周密的准备,甚至派出了专职的术法队伍来确保城池,却未曾想到蚁贼早已经在山桑县城中安排有大量内应,趁夜里应外合烧了城门一举破城。

    这对张万山也是一个极大警醒。

    蚁贼可以提前几个月就已经把细作和接应人员安排到山桑城,而那时候蚁贼甚至还刚进颍州,亳州甚至还没有意识到蚁贼会一路横扫打进来,可蚁贼就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安排人在这些重要城池中布置内应了。

    想到这里张万山也有些不寒而栗,固始军第三军以及安排驻屯殷城的屯军士兵大多都是从颍州、寿州的流民中招募而来,这里边有没有蚁贼特意安排进来的内应?值得深思。

    山桑城被攻破之后,五千感化军中被斩杀两千余人,剩下两千多大半被纳入仆军,而且其中有三四名方术士和术法师被俘获,刚才这几人应该就是从山桑一战中俘虏的方术士和术法师。

    张万山也忍不住慨叹淮北的奢侈,居然敢在一个县城中安排三四名方术士和术法师协助驻军守城。

    久闻淮北淮南以及吴越等地术法昌盛,人才如云,看样子的确不假。

    整个固始军的术法人才也不过区区几人,可淮北感化军就舍得将几名术法人才放在山桑城中。

    纵然山桑城再重要,这样把术法人才分散使用有没有完善保护措施的做法,还是太草率了,当然这大概也是和淮北在术法人才上有厚实积累有关。

    想到这里张万山也有些惋惜,若是有机会他真想把这几名方术士和术法师给劫持回固始,只可惜这只能想想而已,若是在固始周边,倒是不妨冒这样一次险,而这里是亳州,就不太现实了。

    应该说自己在蚁贼军中这一段时间里还是收获匪浅,张万山能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了解蚁贼各方面运作情况,这本身就能为固始军下一步调整方略提供依据。

    但自己这一次的主要任务还是面见秦权,至今未曾达到,这也让张万山有些烦躁。

    就在张万山为任务未能完成心烦意乱是,就在张万山三十步之遥的一间帐篷里三个人正在商量着。

    “山桑城获得粮食足够我们正军吃上两个月了,运气太好,正巧遇上山桑城准备运粮,五千士卒,还有几个术法师,看样子时家是真的想把我们钉在这里。”

    矮壮汉子光头短颈,浓眉大眼,阔嘴塌鼻,看上去很有些不协调,但脚边倚着的一柄粗大陌刀,尤其是陌刀比寻常陌刀更粗大一圈,刀面上有大量符箓花纹,却让人明白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老尚,攻打县城对于我们现在来说还是有些冒险了,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内应起哄,我们没那么容易攻破,甚至铩羽而归。”秦衡摇头,“对于我们焰军来说,最紧要的是不断的获得胜利,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凝聚士气,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我们,而大唐就给我们提供了这个舞台。”

    “这我也知道,但是下边孩儿们也不是吃素的,这样几个月东奔西跑,若是没有一点儿想头,大家伙儿心气就有些低落了,阿衡,你也得注意一下你下边那帮人,甭以为都靠身先士卒就能让人家都和你一样,老大,我觉得恐怕还是得给兄弟们许一个愿,让大家伙儿得有个念想,否则这样持续下去,总归有一天我们若是败一场两场,人心就要动摇,多败两场,也许就要出问题了。”

    秃眉干瘦汉子有些满意的看了一眼阔嘴塌鼻的男子,几个月下来,这个家伙的见识眼光还是增长了不少,听说专门请了几个策士儒者给他当幕僚,整日里除了打仗,就是让这些家伙给他讲兵书战册,看样子还是挺有效的,也知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个道理了。

    “大哥,老尚说得也不无道理,我们老是在这颍亳之地兜圈子,感化军那帮家伙已经意识到了,再这样下去,他们淮北就过不了明年了,所以动作也越来越大,追击速度也赶上来了,我怕有一天总会被他们咬住。”

    也是一脸秃眉,但是却要生得顺眼许多的男子也不无忧虑的看了一眼一直低垂着眼睑的大兄,叹了一口气道:“韩拔陵他们在寿州那边也有些不耐烦了,打寿州他们觉得硬啃有点儿难,但是只要咱们这边支持一下,也没有问题,霍丘那边已经被他们拿下了,收获不少,估计过这个冬春是没问题,可他们不想老在寿州这个圈子里打旋儿了,他们觉得除了寿春外,其他地方没啥油水可捞了。”

    秃眉男子抚摸了一下额头,微微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见秃眉男子终于说话,秦衡和尚科都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哥(老大),那我们究竟要在这颍亳之地耗到啥时候啊?阿道和阿儒都有些不耐烦了,我们究竟在等什么?”

    秃眉男子暗黄的重瞳闪过一抹厉芒,目光也望向了东方。

    他何尝不知道颍亳之地现在已经没有太大油水了。

    乡间士绅们稍微有点儿资产的都已经逃到了诸如彭城、符离、谯县、永城这些要么州治所在,要么就是交通要隘驻扎有感化大军的县城里,可自己手底下这一二十万人,人吃马嚼,这两个州已经养不活了。

    还有韩拔陵那边也是好几万人,这家伙在寿州折腾的更厉害,势力膨胀更大,隐隐有点儿尾大不掉的味道了,对自己这边的命令也是越来越不耐烦。

    时家已经有觉察了,但是彭城那边大军始终未出徐州,这就是一个祸患。

    另外更为关键的是淮南那边始终还没有消息过来,这才是最重要的,不等到那个节点,过于草率,操之过急,也许就会功亏一篑。

    大梁那边也应该有些起疑了,不过还在他们接受范围之内,这中间错综复杂的关节,连自己都想得头疼。

    可有些事情却又决不能对外人说,哪怕是阿衡和尚科也不行,不是怕他们不忠,而是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多一个人知晓,就多一分泄露的危险,他们只需要服从命令就行。

    时机未到,但是眼前困局又如何破解?

    秃眉男子若有所思,“让阿道他们进泗州罢。”

    秦衡和尚科都是一喜,大兄终于算是开了金口了,只是单单一个泗州却也难以满足现在这么大一帮人的胃口,而且韩拔陵那边也越来越表现出了不满意,不给韩拔陵那边一个交代,也恐怕不行。

    “大哥,那韩拔陵那边呢?是否同意他们进庐州?”

    “不行,决不允许踏入庐州半步!”秃眉男子断然道。

    “可是韩拔陵他们限现在好几万人了,寿州养不活了。”秦衡委婉的解释道:“你总得让他们有个去处吧?”

    秃眉男子阴冷之色一掠而过,冷冷的扫了一眼自己这个有些不省心的弟弟,“阿衡,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同意,他现在就准备自行其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