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三节 另寻他途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江烽知道自己的根基深厚,并非完全是五禽功的功效,否则像杨堪、丁满他们也是自小修炼家传上乘功法,哪怕是天赋有些差异,但也不可能有这么明显的差别。【www.AiQuXs.coM

    具体到自己身上,还有自己从小开始的药物浸泡蒸浴以及熬炼的丹药伐骨洗髓,这种后天的滋补浸润同样对一个武者的根基有相当效果。

    事实上像杨堪、丁满乃至鞠慎、许子清他们这些有些家学渊源的,自小也一样受过这方面的滋养浸润,只不过根据各自家族对这方面的重视程度和有无渊源有所差别罢了。

    比如对药学术法这一道较为重视或者有传统,自然会在这方面要重视一些,而没有这方面传统的,就自然只能按照寻常水准来打磨了。

    而像秦再道、张越、黄安锦以及诸如江烽的亲卫们这些庶族出身的武人,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和机会了。

    他们或许因为家传武技,或者是年幼时获得一些江湖门派或者游侠子弟的传授得以自小习练武技,但是却很难在耗费不小或者有相当条件约束的这一类药物滋养上获得打磨和关照,所以他们更多的只能靠自己的勤学苦练或者天赋养成来提升自己的武技。

    江烽这具身体之所以能有不一样的天资体质,那是因为江氏本身就是医药世家,加上母亲华氏又是华佗家族传人,所以才能自小获得这般机遇,而华氏在药物配置方面更有自己特有的方剂丹法,这都是别人无法企及的。

    目前固始军在普通士兵兵员上并不缺,大量来自颍州、寿州的流民为固始军提供了充足的兵源,在一般军官上虽然也有缺额,但是这一次自己安排回大梁的招募行动由于固始军成功击败了蔡州军来犯而名声大噪,所以也吸引到了不少军官老卒来投,所以也勉强能够把架子搭起来了,但唯独在中高层的军官乃至武将上就显得底气不足了。

    以南阳刘玄势力为例,刘玄本人已经是小天位凝丹后期的强者,其两个同父异母弟弟,也就是风林火山中的崩动如山刘岚,和号称烈火焚城的刘灿,也均为小天位凝丹前期的强者。

    哪怕是刘玄另外一个堂弟刘广,也是小天位潤丹前期的强者。

    加上其三个儿子也都是天境养息期到固息期的高手,可以说单单是这种强者武力上就足以碾压固始军三次有余。

    像蔡州袁氏所用有的强者一样不输于南阳,其家主袁怀河早就是小天位凝丹期的猛人,而且袁怀河一辈中拥有的小天位高手除开袁怀河外也还有不下于三人,虽然大多都是在潤丹期,但是毕竟也是踏入了小天位,像赵薛两家家主也都是小天位的强者。

    而且更为让袁氏值得骄傲的就是袁氏以及其主要支持者赵氏、薛氏家族均已经培养起了梯次人才,现在领军人物袁无为已经是天境固息期角色,以袁无为的表现来看,两三年,甚至也许就是一年半载内踏入小天位都有可能,袁无敌同样也已经晋入太息期,再加上一大批汝阳八柱这个层面的青年新锐崛起,可以说未来十到十五年内,会有相当一批天资绝佳的蔡州武者会踏入或者接近小天位水准,这些都将成为蔡州军的中流砥柱。

    从这个角度来说,像光州、申州这样的小藩阀的确和蔡州、南阳这些藩阀比差距太大,像许氏家族的家主许望亭也不过就是固息期的高手,甚至还未踏入小天位,鞠氏家族家主鞠尚良也同样只是固息期的角色,整个家族中也没有太优秀和突出的弟子,这样的水准如何能与之争锋?所以遭遇突袭一日而亡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对许氏、鞠氏的灭族可以理解,并不代表江烽也能接受某一日自己也会变成许望侠或者鞠尚良,许氏和鞠氏在没有防备之下被人突袭身亡,现在固始军已经是处于战争状态下,自己也已经遭遇过几次刺杀,都还没有思想准备,那就太失败了。

    不但自己要尽快提升自己的武道战力,同样自己的这些麾下诸将也一样需要尽快提升,自己不是世家望族中人,没有族人子弟相助,那么就只能依靠这些武将们,如果无法在武技上立即提升到一个可以和南阳、蔡州诸藩强者对抗的水准上,那么也要通过其他手段来弥补,确保己方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被对手利用,所以江烽才会督促着邓龟年、罗真以及许静在术法上有所准备。

    如果能够拿出像当日赵千山对付杜立攻击时发出的“天光冰轮斩”甚至更高层面的术法或者术法武器来弥补,那江烽相信自己也一样也可以不惧于与高于自己一个甚至两个水准的角色一战。

    杨堪也很好奇江烽想要说的不同是指哪方面的不同,在他看来,江烽出身庶族,之前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表现,或者可以说他在原来担任光州刺史府下的斥候时表现上佳,但是也仅仅是表现上佳而已,在武技上并未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天赋才华,甚至他比他最要好的朋友张越也要逊色不少。

    但是从到固始军任职之后,他就开始如一枚从沙堆中露出来的金子一样熠熠发光,而且越来越闪亮,后来的种种就不需多说,如果说他在智谋韬略方面还可以用大智若愚重剑无锋来形容,但是他在武道修行上突飞猛进就真的无法解释了。

    像他在光州刺史府担任斥候乃至后来在对阵蚁贼围城一战时的表现,都足以证明他并非是藏拙,而是真实水平的体现,但为何却能在后来极短时间内开始爆发式的飞跃呢?

    这或许就是他的不同?

    看见杨堪将冰王戟杵在地上,很认真的看着自己,江烽也斟酌了一下言辞。

    “七郎,恐怕你不知道,我们江家是医药世家,在整个光州世代行医采药,而母亲姓华,祖籍亳州,恐怕你应该明白亳州华氏的含义。”

    江烽话语一出,杨堪讶然,“亳州华氏,可是华佗家族的华氏?”

    “正是,我自幼由家母教授养息之功,筑基甚固,家母又用各色方剂丹法为我滋养浸润,所以我虽然在十八岁之前未尝有所表现,但若是获得机会之后,便会有所突破。”

    江烽这番话也是半真半假,但却无懈可击。

    “原来如此!若是这般,二郎你倒是可以好好抓住时机自我砥砺,力求尽快能有更好的提升。”杨堪深以为然。

    他自小也一样经历了如江烽所说的各色丹药滋养,各色方剂药物浸泡,方才打下良好基础,再有自己天资聪颖,加上自身的苦修明悟,所以才能在诸多庶出子弟中脱颖而出,最后一举夺得冰王戟,扬威汴梁。

    “七郎,我自己的情形我自己清楚,目下我现在还处于静息期,但是我感觉突破养息期门槛应当也就是须臾之间的事情。”江烽对这一点倒是极有自信,“但你我就算是有所突破又能怎样?若是刘玄大军在蔡州作战不利,见势不妙而主动回撤,我们可能就会在光州城的得失上有一番纠结了,是战还是不战?”

    杨堪一时间也无言以对。

    南阳军显然是固始军现在还无法抗衡的存在。

    不说军队数量战力,仅仅是高阶武者的碾压姿态就能让人绝望。

    就算是刘玄不出手,仅仅是刘玄系的刘岚、刘灿,还有刘广,三个小天位强者,固始军就无人能抗衡,哪怕有术法武器助阵,但也很难抗御几位小天位强者齐刷刷的到场。

    “二郎,若只是那刘广,甚至刘岚刘灿中一人,邓龟年答应给我制作一副术法器甲,另外还准备为我冰王戟进行一次术法加祝,如果再有一两样术法器具来作为后盾,我还是敢和他们其中一人玩一阵的,但终归不是敌手,这改变不了。”

    杨堪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这是现实,不容否认,讳疾忌医掩耳盗铃只会带来更大麻烦。

    “我可以尽快让我自己提升到养息期,但也仅此而已。”江烽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狭锋斩马刀,“我对刀枪都能适用,但是我更喜欢这种刀,可惜还没有趁手的武器,否则我也敢尝试挑战一下太息期甚至是固息期的高手。”

    “郭岳也修炼成了金刚不坏体之功的第一重,但是距离第二重亦有相当距离,但其武道修行也处于养息后期,正在寻找机会砥砺,以求尽快进入太息期,如果能尽快进入太息期,他的第二重金刚不坏体就要点儿人来破了。”杨堪咂了咂嘴,“阿满这段时间也成天扎在静室里自我修悟,他对上一次与蔡州军一战未能拿到战果很是懊恼,尤其是看到我和秦再道、张越都有突破,所以也是有些着忙,这一次他也是志在必得。”

    江烽终于下定决心:“所以我打算用我家传一些药方熬制丹药散剂,来为你们滋补根基,可以让你们在与交锋时,挖掘出更大的潜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