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四十二节 成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际尚未露白。

    院内白霜覆地。

    坐在院内的磨盘上,两道淡淡的白雾从江烽的鼻腔中慢慢吞吐出来,时长时短,但是却能匀速的向外喷涌,冉冉生烟。

    从洗髓到结体,再步入天境静息期,仅仅是几个月间,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飞跃,但是江烽清楚自己的这种飞跃是建立在自己十多年的五禽功筑基基础之上的。

    对他来说,这是应有之意,并非什么拔苗助长,或者一蹴而就。

    这里边也还有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许静将三皇炮锤之术交与他,让他在元力玄气的凝聚之上更上了一层楼,实现了突破。

    三皇炮锤之术事实上上并非一种功法,而是一种锻体运力的技巧,也就是将体内元力玄气可以再瞬间情形下实现突然内敛或者外放。

    这种技巧对于循序渐进者意义不大,而一般说来武道修行都是循序渐进,有一分耕耘,便有一份收获,所以包括许氏族人更多的是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用这种功法来实现短暂爆发。

    而江烽由于家训,在五禽戏功法上更多的是苦修筑基,却没有在武道的内敛外放上真正获得多少实质性突破,所以这一次通过三皇炮锤之功能使江烽这种厚积薄发的功底迅速突破几个层级,实现跨越性突破。

    十多年的勤修苦练,一遭得以突破,也才让江烽有了这般境遇,在其他人眼中这似乎也成了江烽天纵奇才的表现。

    但江烽并不满足。

    若是要和袁无为、袁无敌这些人相比,江烽觉得也许别人会认为自己太过狂妄,但是江烽自认为自己自小修行五禽功,论理起码不应该输于袁无畏和杜立这些人才是,这些人早已经是天境养息期的水准,那么自己突破天境,也才是静息期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江烽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在短期内冲击养息期,自己也有这个实力。【www.AiQuXs.coM

    以自己对静息期的理解,其实就是在突破天境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来静默养气,以稳固自己的元力玄气,为进入养息期之后养精生息做准备。

    江烽觉得自己没有这个需要,自己相当于筑基十余年,基础打得格外牢靠,哪怕是在突破了天境门槛之后,也能够迅速调整过来,并没有像一般突破天境者都需要一两年甚至三五年的固守静养阶段。

    当然,江烽也知道每一次突破都会带来一段期间的不适应,像自己突破天境之后,本来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正巧又遇上了蔡州军来犯,与赵榄之间的这一场恶战也极大的砥砺了自己的进境,可以说这一场恶战对江烽渡过养息期帮助很大。

    像现在,江烽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推动元力玄气在体内周天循环运行,而一般刚进入静息期的武者,还只能小心翼翼的推动,甚至只能就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中的局部来运行,一直要到每一处经脉运用通畅圆润之后,方可尝试整体循环运行,要完成这一步,也才敢说挑战突破养息期。

    江烽现在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推动体内元力玄气运行周天,尤其是在三皇炮锤之术的引导之下,整个气脉经络运行更是顺畅无比,甚至丹田气海内更有一种昂扬欲发的震动感,这让江烽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如果他的体悟没错,这应该是从静息期向养息期突破跨越的先兆。

    每个人的体质和修行方式都不尽一致,在修行进境上的表现也就大相径庭,但是毫无疑问自我闭关苦修和通过游历与砥砺来实现突破都是不可或缺的手段。【www.AiQuXs.coM

    江湖门派或者名门望族子弟往往是通过游历奇山大泽,寻求与各种奇兽灵物的对决来实现突破,而藩阀子弟和军中武者则更喜欢通过战争来砥砺突破。

    应该说两种方式各有千秋。

    前者风险相对可供,毕竟奇山大泽中所产奇物在智慧程度上都无法和人类相比,那么只要准备充分,那么一般说来不至于有生死之险,甚至在成功之后还能从奇兽灵物身上获得天材地宝,无论是用于自身滋养还是武器盔甲的打磨,都大有裨益,当然你要寻求高阶段的突破,明知不可为而要挑战,那风险又另当别论。

    而战场中如果遭遇寻常角色自然无甚帮助,而旗鼓相当或者更胜自己一筹的敌人,因为对手智慧和自己一样,也会想方设法杀死自己,甚至可能遭遇术法武器这种超出想象之外的意外危险,所以固然可以最大限度的激发潜能,但是这种风险就完全不可控,生死之局往往都是五五之数,甚至更高。

    伴随着体内元力在三皇炮锤之术的引导之下运行越来越快,江烽只感觉一种奔腾跳跃的冲动在体内经脉中不断积蓄涌荡。

    嘿然一声,江烽双腿依然盘坐,身体却弹射升空,双臂轻动,如玄鸟画沙,悠然而起,两道淡淡的白气从手指尖溢出,柔若柳枝,但却利如钢刀,在空气中剖开,带起一阵轻啸声,这就是天境之威。

    身体陡然一个翻卷横滚,江烽猿臂轻舒,身体一长,如长虹卧波,已经从小院这一头御空飞行至小院另一头的院墙上了,稳稳立住,引来远处哨塔上两名持弩军士惊讶的目光。

    江烽没有理睬对方,足尖在院墙上一点,身体轰然冲天而起,手中已经多了一把狭锋斩马刀。

    飞行中一口气斩出六十四刀,青灰色的刀面在渐渐泛白的空气中化成一片青濛濛的光带,如流星掠过,直奔三十步外的一处木桩。

    “来得好!”一道银白色光柱从地面斜飞而来,与青濛濛的光带撞击在一起。

    如冰河解冻,银瓶乍裂,“哗啦”一声,青白两道光芒绽裂开来,激荡起两圈混杂的罡风向四周扩散开来,如同海潮飓风,让整个四周下方的物体都是一阵摇晃震荡。

    两道身影乍阖乍分,渊渟岳峙,屹立于空中。

    “二郎,你的进境简直让人无法置信!”吐气开声,冉冉落下,杨堪收起自己的冰王戟,一脸迷惑。

    “你和我第一次见面顶多也就是一个结体期的水准,甚至还没有到结体期!可之后几乎是每一战你都要跨越一个层面,如果是天境之前那也罢了,可现在你已经突破了天境门槛,这静息期的进境对你来说几乎毫无阻滞啊!”

    “怎么,就许你触摸到太息期的门槛,我连进养息期都不行?”江烽也收了斩马刀,踏步落下。

    杨堪这一戟挟势而来,气贯长虹,他也是全力一击方才招架住,全身气息又是一阵波动,若不是杨堪收住了手,只怕还真的够受。

    这过了天境关,每踏前一步都不一样,自己虽然进境很快,但是杨堪也没闲着,看样子袁无为从太息期跨入固息期对杨堪刺激很大,这家伙已经把袁无为列为了第一对手了。

    “话不是这么说,我可是用了两年半方才跨越这个阶段,而这个进境已经是汴梁城里可以排得上号的了,整个杨家除了我那位号称妖孽的嫡兄外,无人能比我更快渡过静息期!而我也是在养息期已经徘徊了整整四年了,如果不是和袁无敌那一战,如果不是那一战打得那么惨烈艰苦,我的潜能被全部激发出来,只怕我一两年都未必能有这样的突破呢!可你呢?”

    杨堪话语里充满了困惑不解和不服。

    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洗髓期、结体期一跃而过进入天境也就罢了,如果在天境中的进境也是如此之快,那江烽就真的比自己那位号称杨家数十年不出,甚至比祖父杨师厚更为出色的妖孽嫡兄更夸张了。

    “我?”江烽沉吟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的这番表现的确让很多人都接受不了,事实上他自己也是在摸索着自己的修行之道。

    正因为基础扎得太过厚实,使得他可以去冒一些一般人不敢冒的险,像直接把三皇炮锤之术嫁接到五禽功上,然后运用于实战中。

    这几乎就有一种几乎送死的举动,当然,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不冒险也是等死,与其那样,还不如冒险送死。

    但即便是这样,郭泰仍然在那一战中战死,这也让江烽一度内疚无比。

    他后来想过很多次那一战该如何搭配破,但是始终找不出更好的搭配策略来。

    可以说以杨堪、郭泰加鞠蕖已经是能够拿得出最强悍的组合了,而且也把鞠蕖的袭杀战术运用到了极致,奈何实力的确差太多,袁无为和袁无敌的组合真正是做到了心意相通,联手无敌,能够拖了那么久时间,已经是一次了不起的成功了。

    也正是用这种拖延战术,才使得其他几人,包括自己能够斩杀赵榄,让固始军成功拖到了常昆赶来,否则,固始军防线也早就崩溃了。

    “我的情况和你们有所不同。”江烽慢慢的道。

    他也在考虑自己的情况里边,有哪些可以运用移植于像杨堪、丁满、张越他们身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