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九节 乱战
    “还记得我们在和蔡州军苦战时,是谁突袭蔡州军营寨,造成蔡州军军心混乱,士气跌落么?”江烽反问。

    “大人,您是在担心蚁贼?”问话的是崔尚,他的眉头也已经紧锁起来。

    关于是谁突袭了蔡州军营寨这个情况事后固始军方面也专门进行了探讨,结果其实并不难猜到,除了蚁贼军,没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

    而且事后从蔡州军方面传来的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应该是蚁贼波斯女部的精锐骑兵突袭了蔡州营寨。

    由于蔡州军完全没有想到蚁贼会不远千里从颍州横渡淮水而来,所以在营寨防范上没有做好足够的防范,所以直接导致了营寨被蚁贼击破。

    蚁贼的突袭,烧毁了大量攻城器械和资材,但粮草却未被影响,这也使得蔡州军没有因为粮草缺乏无法返回蔡州而必须要拿下固始的压力,这种恰到好处的尺度把握,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大梁太强大了,但是强大到我们都无法看清楚,有时候看起来大梁似乎臃肿而迟钝,让人担心它是不是会稍不留意就倒下爬不起来,有时候你又会发现,它庞大得就算是捅上它三五刀似乎也难以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它照样会生龙活虎的按照它自己的节奏行事。”江烽有些感慨,“我不知道大梁和蚁贼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想必诸位也未必能搞明白,但我觉得要说蚁贼绝对听从大梁的指令不太可能,但或许大梁能够让蚁贼在不影响蚁贼自身的情况下为其所用倒是很有可能。”

    大梁和蚁贼之间存在某种关系在对蔡州军一战之后已经不是秘密了,蔡州军知道,固始军方面也知道,同样现在被蚁贼搅得一团糟的淮北方面也知道。

    蚁贼并非只有数量庞大这一优势,它同样有着像他们自己号称的焰军双刺这样的精锐骑兵,同样也有诸如林儒孙道这样的强悍野战步兵。

    淮北感化军这么久来和蚁贼缠战未能取得多少胜果,并非说感化军就真的是酒囊饭袋了,几番鏖战也证明了蚁贼已经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种只靠人多来拼消耗战术那么简单了。

    秦权的蚁贼军通过这么久的砥砺打磨,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直不容小觑的强军,如果他们能够寻找到合适的落足地生根发芽,也许这就是另外一个诸如潭岳马氏或者荆州高氏一般的存在。

    “如果大梁真的下了决心要解决蔡州,那么秦权也许真的会被大梁调动起来也未可知。”鞠慎摸着下颌有若所思的道。

    “不,如果我是秦权,我可以接受大梁指令让我袭击蔡州军来为固始解围,但是绝不会接受大梁现在要我对蔡州军致命一击,那对蚁贼并无好处,一旦大梁和南阳瓜分蔡州,颍亳二州就极有可能也被大梁和南阳所分,蚁贼向何处去?那时候也许就是他们的末日了”杨堪缓缓摇头。

    鞠慎一怔之后,仔细思索,好一阵后才道:“七郎言之有理,我想差了,如果大梁现在要求蚁贼袭击蔡州军,蚁贼恐怕不会答应。”

    “非但不会答应,没准儿蚁贼还会助蔡州军一臂之力。”江烽接上话。

    “助蔡州军一臂之力?”众将皆惊,有些难以置信,包括杨堪亦然。

    “对,大家想一想,对于蚁贼来说,只有各方保持均势才对他们最有利,他们才能游刃有余的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利用他们的矛盾和分歧来求生存,一旦这个区域内只剩下一两家大势力,他们还怎么混?”江烽悠悠的道。

    “大人,我觉得这个道理似乎也好像适用于我们固始军?”许子清若有所悟的插上话。

    江烽微笑不语,而其他诸将似乎也都若有所思,杨堪更是不客气的道:“子清说的没错,对于我们固始军来说,南阳伐蔡,最好的结局就是大梁和南阳把袁氏打得半死不活,蔡州依靠晋军、泰宁军的帮助苟活下来,而南阳军被拖入泥潭,难以自拔,这才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

    “助弱打强,锄强扶弱?”刚刚赶到的丁满,也忍不住似笑非笑的搭上话,“我们固始军要当游侠儿?”

    “游侠儿不是最高境界,最高境界是仲裁者。”江烽嘿然一笑,游目四顾,“我们说谁不对,那谁就该受到惩罚,我们说谁好,谁就该受到支持,这才是最高境界,愿我与诸君努力,共同追求这个最高境界吧。”

    ************************************

    景泰四年十月廿五,南阳大军四万五千大军兵出申州,兵分两路渡淮。

    一路大军在刘森率领下与廿八抵达白苟城下,与驻守在白苟城下的袁军展开激战;廿九,另一路南阳军攻占新息。

    与此同时,泰宁军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在战场上,十一月初三,泰宁军从金乡攻入宋州境内,梁军在单父和楚丘一线与泰宁军交战,随即泰宁军一部突然转道向北,攻入曹州境内,占领成武,威胁曹州州治济阴。

    另一路泰宁军则从寿张攻入濮州,连克范县、鄄城,濮州失守。

    整个大梁北部局面骤然转紧。

    濮州、曹州是大梁东北门户,由于历来是泰宁军的重点进攻区域,所以大梁军在这一线的布防一直较为严密,但是没想到这一次泰宁军先是从宋州突破,紧接着转道向北突破了成武,而濮州一线泰宁军集中了精锐与南面的曹州一线泰宁军形成了钳形攻势,试图一举要在濮州和曹州对这一线的梁军实施包围。

    似乎是要和泰宁军遥相呼应,晋军从阳武、酸枣一线攻入滑州,连克胙城、灵昌、匡城,于濮州的泰宁军对滑州形成了夹击之势。

    一连串的消息如流水一般不断的传入到固始城中。

    整个地图都已经被挂在了厅堂中,这一段时日里,除了练兵之外,诸将几乎都准时的来到江烽的指挥使府中了解各线战报情况,为了及时掌握南北两线的情报,江烽也把能够动用的斥候队几乎都用上了,甚至也专门还让常昆把在大梁那边的驿报也用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化了,大梁在北面的情况不佳,但是我看晋军和泰宁军未必能够一下子就把北面梁军解决掉,而南边梁军陈州一战已经结束,李固的天兴左厢军已经攻入了平舆,但是步伐明显放慢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抵达汝阳城下,……”

    “南阳军的进度太慢了,白苟城就浪费了七天时间,而且根本没有对蔡州军造成太大的损失,现在蔡州军退入了真阳县城,汶港栅有蔡州军三千兵力,南阳军一万兵力已经抵达,估计双方会在汶港栅有一场会战,……”

    “看样子南阳军是打算放弃褒信和新蔡了,直接要与天兴左厢军在汝阳城下汇合了,刘玄还是看到了问题的症结,只要拿下汝阳,褒信、新蔡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了,而北边郾城、西平、吴房就会不战自溃。”江烽的手指在地图上慢慢的移动着,目光也有些阴沉,“蔡州军如果再这样下去,就没有悬念了。”

    “大人,也怨不得蔡州军,大梁军队在郾城攻势极其凶猛,三郎从汴梁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据说郾城攻城战异常激烈,赵氏家主赵宣亲自上阵,现在重伤不起,袁家增援兵力也主要放在郾城,每一个城头都是几易其手,大梁军队据说在郾城脚下至少损失了五个军!”

    杨堪的话语里也充满了唏嘘感慨,“据说崇政院已经责令龙骧军必须在十五日之内突破吴房,一个月内抵达郾城脚下和北线实现会师,负责就对葛恒军法从事了。”

    “控鹤军出京多久了?”江烽转头问道。

    崔尚翻了翻信函,“七日了,应该已经到了许州境内了,估计再有十日就会抵达郾城脚下。”

    江烽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小看了梁王殿下的魄力,我以为北边形势这么紧张,控鹤军这支生力军应该去北面,没想到梁王殿下和崇政院居然还是把控鹤军压向了郾城,这样一来袁氏就危险了,郾城和汝阳,这两座城池只要任何一座丢失,袁家就没有翻身机会了。”

    “如果蔡州西线军退守上蔡,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杨堪目光盯着地图:“他们可以增援郾城。”

    “那谁来抵挡西线梁军?”江烽反问。

    “大人,你不是就等着这个时候么?”杨堪笑了起来,江烽也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张万山这一趟走的情况怎么样。”

    “如果秦权聪明就应该看得到局面的微妙。”崔尚沉吟着道:“不管秦权那边如何,我们都该动身了。”

    秦再道眼神复杂,他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出击,居然是要去为袁氏解难,真是难以想象袁氏的大战伤势尚未完全恢复,现在竟然就要为袁氏解难了,想想都难以理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