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七节 宁娘
    “怎么,我不该这么想么?”许宁把垂落在耳际的发丝轻轻拂弄到耳后,目光宁静,“是不是觉得我态度有些不一样?”

    江烽的确觉得许宁有些不一样了,上下打量着许宁,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探究,究竟是真的心态扭转过来了,还是以退为进,等待时机?

    “宁娘,光州对你我的意义都不一样,我也很想拿下来,但是现实不允许,起码现在我们还做不到。”江烽尽量客观的阐述着这个事实,无论许宁心态如何,他都要让对方知晓目前的真实情况,“我内心本意是不愿意接手光州的,你也清楚这只会激起刘玄对我们的敌意,但是我们不接下来也不行,关中李氏和鄂黄杜家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利用我们来牵制南阳,但我不打算让他们如愿。”

    “所以你就打算把光州这个包袱丢给南阳,换取钱粮武器?”许宁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绪,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道:“也许你有你的难处,但是光州毕竟是我们的家园所在,还有我们那么多族人,说句内心话,我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也知道你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们要接受现实,但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把光州拿回来,二郎,你能做到,是么?”

    江烽有些动容,心中也是一颤,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冷血了?对于一个女孩子也许就是一个单纯的希望总是用恶意去猜测,是这个世界的残酷改变了自己,还是自己本来就是不惮于用恶意去猜测别人?

    江烽一时间没有回答许宁的这个问题,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凝滞。

    “二郎,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看法和意见,我也承认之前我有些过于自我,我正在尝试进入我以后的角色,这一点请你相信,我会做到。”许宁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微笑。

    “我知道你可能更喜欢小静,我也想过是不是让小静嫁给你更合适一些,但小静的性子太单纯善良,正如我三叔所说,小静日后会是一个贤妻良母,但我更能为我们许氏争取更多的利益,……”

    “这听起来有些刺耳,但是对于一个家族存亡兴衰来说,这已经成了我的责任,三叔说,既然我是长房长女,那么我就不能那么自私,……”

    “我现在力图许氏族人和江家妇这两个角色能够平衡统一,起码我们许家会尽最大努力支持你,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我也会尽到我做为平妻的责任,……”

    理性而冷静的话语中隐藏着一丝凄然,这让江烽也有些心颤,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心硬情冷的人,江烽也扪心自问过,许宁究竟有哪些言行让自己厌恶她,或者说她哪些行为让自己无法接受,她做错了什么?

    站在许氏族人的角度,一个女孩子能扛起这份重担,难道不值得钦佩和赞许么?

    仅仅是因为她挑战了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自己会这么浅薄?

    一连串的问题让江烽忍不住扪心自问,或许几者兼有吧。

    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江烽想了一想才道:“小宁,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很不幸的是我们所处的固始军现在还处于弱小的境地中,我们不得不周旋于周遭强大的敌人之间,防止被他们吞噬,许氏其实也就是一个范例,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使我们强大起来,只有你强大了,你才有话语权,才有支配权,别人才会尊重你,光州我肯定会尽量拿到,就像你说的,那是你的家园,也是我的故土,但这需要时机,我们要有耐心。”

    江烽称呼上的变化也让许宁心中一暖,她能感受到江烽语气中感情的变化,她嫣然一笑,“二郎,或许我的确有些太心急了,请你理解,这半年多来的无数波折劫难,让我的确太渴望能给自己一些安慰的东西了。”

    “小宁,我们都还年轻,还有机会,有些时候退一步是为了更好的前进几步,现在我主动要把光州让给刘玄,并不仅仅只是换取一些钱粮那么简单,哪怕刘玄不给我们钱粮,我也一样会邀请他进驻光州,形势使然,否则他就会主动进攻光州。”

    回眸一笑百媚生!

    许宁的一笑让江烽一时间有些失神,忍不住舔舐了一下嘴唇,这个尤物,平素不苟言笑,总是清冷孤傲示人,但他没想到许宁这嫣然一笑竟有这般勾魂荡魄的魔力。

    努力的抛开一些遐想,江烽把目光转向窗外:“我主动邀请刘玄大军进光州,但是他未必就能在广州呆得住,也许到后来,他还会主动把光州交给我。”

    “真的?”许宁惊喜交加,“有这种可能?”

    “嗯,一切皆有可能。”连江烽自己都觉得自己还真的有些虚伪浅薄,怎么突然间觉得自己在许宁炫耀一番让对方惊喜万分,自己就有一种成就感满足感了呢?还是这本来就是人之本性?

    看见许宁还欲再问,江烽赶紧让对方打住:“小宁,别问可能性有多大,我只能说有此可能,一切需要看情势的变化。”

    许宁也是歉然一笑,点点头:“嗯,我明白了。对了,二郎,我方才说的检地之策,许氏族人中亦有不少原来在光州州县两级衙门中参操事务者,他们受我之招亦有部分来了固始,你不妨安排人考察一番,若是有合意者,也可一用,他们和这边固始本地士绅瓜葛不大,若是能有良法监督,短期内倒也不虞担心他们和本地士绅沆瀣一气。只是这检地之策关乎利益巨大,那本地士绅定要想方设法来阻遏此法推行,若是阻遏不了,不会不择手段贿赂操习吏员,你却不得不防。”

    看见江烽嘴角带笑,许宁也是坦然:“二郎你别笑,这些许氏族人大多是旁支远支,本身就是早衙门中操习杂务,对着这等检地之法并不陌生,也算精熟,唯一可虞的就是他们的品行德操,但你也知道哪里衙门中人都差不多,要指望他们清白无瑕也不现实,必须要有监督之策悬其头上,方能遏制贪墨之风,这倒需要你好生考虑。”

    江烽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许宁居然对检地之策和实施效果居然有这等深刻的认识,尤其是对官吏的本性认识和提出要用良法监督,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他发现自己以前对这许宁了解还是太少了一些,也难怪这许宁如此傲岸自负,若是腹中真这等本事,想要一展胸中抱负,倒也可以理解。

    “噢,小宁,你不看好我这检地之策?”江烽倒真有点儿兴趣了。

    他并不介意许宁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甚至还有点儿期待。

    说实话,他现在手中对这等政务治才还真的是欠缺,检地之策虽然已经提出来了,但是要推动却是困难。

    且不说各地士绅的抵触,单是你要把这几类土地的籍册清理都需要大量人力,这其中若无有效手段监督,必定有人在其中上下其手。

    尤其是这些本地吏员本身就和本土士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许多人本身就是这些士绅远支族人,利益纠葛甚深。

    自己有没有一帮忠于自己的人,如何来推行,强行推进的结果必定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甚至连地皮子都打不湿,顶多也就是能捣腾出点儿土地来满足自己抚慰将士的需要罢了,这显然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江烽也知道要想一下子就迫使这些本土士绅老老实实把这么百余年来各种手法吞没所得的土地交出来也不现实,这几乎就是和整个士绅阶层作对了。

    哪怕自己是想打造一个忠于自己的新的豪门望族阶层,但也不可能用这种激烈之法。

    这对地方的统治相当不利,甚至会危及到整个控制区内的稳定,自己手中也没有可以替代这些士绅的阶层群体,与其那样,还不如变通,比如改造、吸纳,让其为自己所用,而且这股力量用得好,也将是日后自己王霸之基。

    当然,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也是一个招揽、吸纳、充实、同化、依附和壮大的过程。

    “二郎,你要听实话?”许宁眼睛一亮,脸上的笑容更甚,犹如牡丹盛放,耀眼夺目。

    “当然听实话。”江烽一皱眉。

    “嗯,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如果你对这检地之策抱希望太大,恐怕就会失望了,但要说没有一点儿效果,肯定也不可能,毕竟你现在执掌固始军,没有谁敢拂逆你的意思,最终会有一个大家都过得去的结果。”许宁答道。

    江烽微微颔首,“那如果我希望这个结果更有利于我一些呢?我该怎么做?”

    “二郎,你不担心会引来这些本土士绅们的反弹?他们可能会给你制造很多麻烦,我不认为在这个骨节眼儿上这样做明智,或许你可以搁一搁,……”许宁皱起眉头:“你有的是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