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三节 隐忧
    “三兄,这么说来刘玄势必要进攻我们蔡州了?我们怎么办?”袁文極也有些紧张。

    他们这些小字辈,战场上打生打死并不惧怕,但是涉及到整个蔡州整个家族的战略态势如此恶劣,就不由得他们不担心了。

    南阳的实力他们很清楚,当初和南阳设套把申州和光州一网打尽,然后各自瓜分了光申二州,蔡州就对南阳的实力进行过一次综合性的评判。

    得出的结论是,或许南阳军的战斗力不及蔡州军,但主要原因却是因为南阳军许久未经历过大型艰苦的战事,缺乏磨砺锤炼,但是南阳的综合实力却是大大强于蔡州的。

    人口数量、经济发达程度、术法一道的昌盛,这些都是南阳强于蔡州的,也就是说如果陷入长期作战,演变成消耗战,对蔡州会更不利。

    但从目前的局面来看,蔡州是处于被动防守的一方,大梁的进攻迫使蔡州不得不将主要兵力放在应对梁军身上。

    而刘玄大军一旦从申州开进蔡州南部,蔡州目前在南部是没有多少力量抵御的,只能是采取牵制战略,节节抵抗,以空间换时间,来等待晋军、泰宁军和感化军的进攻能够给整个局面带来变化,让才走能够从于大梁的纠缠中抽出部分力量来。

    这其实就是一种消耗战,对蔡州很不利,但蔡州却别无选择,只能以这种杀敌三千自伤八百的方式来拖延应对。

    但从目前反馈回来的情况来看,外部形势也很不好。

    晋军兵出两路,在怀州和梁军展开了缠战,并未实现突破,尤其是在修武一路甚至还遭遇了挫败,而泰宁军却是一反常态的没有出兵,要知道以往反梁联盟泰宁军往往都是急先锋,第一个跳出来对大梁展开攻势的,但这一次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兵,这太反常了,也不由得让人担心。

    感化军倒是一如既往的反应迟钝,这是感化军的习惯了。

    哪怕是在面临蚁贼在自己领地内肆虐,感化军仍然会不紧不慢的动员,出发,进击,不慌不忙,按部就班,很多时候感化军赶到时,局面都已经不可收拾了,这也是时家在淮北控制力相对较弱的一种表现。

    家主就曾经说过,如果让袁家来控制颍亳二州,根本没有蚁贼多少活动空间,三个月内就能够把蚁贼彻底撵出领地。

    哪像淮北这样拖泥带水,任凭蚁贼把整个颍亳二州局面搅得稀烂,这一仗纵然打赢了,光是这两州糜烂的局面都能让淮北几年都难以缓过气来。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袁无为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蚁贼把淮北拖住让袁无为很难理解,时家表现出来的老态龙钟让人扼腕,军队动员和调整部署极其缓慢,地方官吏反应迟钝,情报滞后。

    往往是蚁贼已经转移,感化军才赶到,始终慢一拍,就这样被蚁贼牵着鼻子走,这导致了感化军在颍亳二州虚耗时日,毫无建树,蚁贼在这两州的活动也是犹如后花园漫步一般,自由自在任我行。

    或许感化军那边也有些异样心思了?这一点是袁无为最不愿意见到的,袁家的靠山一直是时家,如果当时家都有了异心,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那袁家就真的危险了。

    袁无为细细的梳理着每一个消息,每一条线索,要得出一个结论。

    应该还不至于那么糟糕,时家或许对袁氏的迅猛发展有了一些忌惮之心了,尤其是其下属那些部将,但是时家也一样清楚,如果有点蔡州被大梁和南阳联手吞并,那么时家就会独自面对大梁和刘玄的压力,颍亳二州还能不能保有就真的很成问题了。

    “文極,恐怕我们要做好在吴房打一场恶战的准备了。”袁无为抚摸了一下自己身体各处:“十五叔那边消息送过去没有?”

    虽然通过周天调息恢复了一些,但是葛恒的小天位实力太过强悍,哪怕只是小天位的最初级,凶猛的刀气闯入自己的经脉中,撕裂了多处经络血脉,而且更严重的是震伤了自己的脉穴。

    袁无为清楚自己现在实际上就和一个普通战士差不多了,没有一两个月的休养,没有天材地宝的滋养调补,自己的伤势很难完全复原。

    自己无法扛起大局,就只能靠袁怀敬一个人了。

    好在袁怀敬性格沉稳,虽然进取心不足,但是主打防御却很擅长,龙骧军已经两度攻打吴房,都被自己从侧翼袭击牵制而功败垂成。

    今日之战葛恒明显是以围点打援之势来吸引自己,但自己却别无选择,明知道是个套都得要钻,否则吴房就可能失守了。

    还是实力不济,轻轻叹了一口气,袁无为只觉得内心又是一阵心悸,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他知道葛恒的刀气已经给自己元力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短期内自己恐怕都无法上战场了,也罢,就当一个摇扇指点的儒将吧。

    眼下吴房县城和袁无敌所立营寨遥遥相望,成掎角之势,相互策应,因为这西寨本身就是为了防范大梁进攻而建,所以选址和建造都相当考究,梁军屡屡来攻都未能得手。

    而如果进攻防范相对较难的吴房,西寨又要出兵策应,尤其是两千骑军的运用更是让梁军极为忌惮,所以这一战梁军也是打得极为被动,也让葛恒愤懑不已。

    “已经送过去了,今晚我们便合兵一处,这边都已经安排好了。”袁文極看袁无为的面色,心中也是忧心过甚,若是袁无为再无力支撑起大局,西线战事就危险了,西线一旦失守,那局势就真的失控了。

    似乎是觉察出了袁文極内心的担心,袁无为淡然一笑:“文極,无须担心,十五叔虽然野地浪战稍微方正了一些,但是在防守上却是优点,我们合兵一处,实际上也就是拖时间,要拖到大晋、泰宁军和感化军那边的变化,我现在是担心南边啊。”

    “南线有伯祖和十二叔,还有七兄,虽然兵力少了一点,但是家主已经要求各县都全面动员备战,也还是能够挤出一两万兵力,支撑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吧?”袁文極说这番话,自己内心都没有多少底气。

    “南线太宽了,刘玄可以选择的突破点太多,我们应对不过来,就看老七他们能不能把刘玄拖住,哪怕舍弃几个县给刘玄,也无关大局,关键在于不能让南阳军和梁军汇合,这是关键。”袁无为有些黯淡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阴郁,“我已经给老七去了信,十二叔性子太独,我就怕老七劝不住,本来我是希望家主让老七来当南线主帅的,但是……”

    袁无为的话袁文極也不好搭腔。

    十二叔袁怀志性子刚烈霸道,袁无畏虽然是袁氏三驹之一,但是却远不如袁无为和袁无敌那么受老一辈的看重,所以家主肯定不会同意让袁无畏担任主帅,而袁怀志本身就很自负,若是让他当袁无畏副手,那局面会更不好控制。

    话一出口之后袁无为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在袁文極这些小字辈面前说这些不太合适,但他的确有些担心,南线局面比这边更危险。

    这边虽然艰苦,但那是目的却很明确,以眼下的情势来说,就是坚决守住吴房,让其无法突破防线深入腹地。

    可以说到现在是基本上达到了这一目的,下一步直接和袁怀敬汇合之后,葛恒大军纵然可以围住吴房,但在没有打破吴房之前,他葛恒就永远不敢突进深入,袁无为有信心再在吴房守上两个月。

    但南线不一样,南阳大军一旦渡淮,可选择的方向实在太多了,向中线推进可以直扑汝阳,向西可以攻克朗山夹击吴房,向东则可以和已然西下的梁军李固集群对进,一旦实现会师,整个战略态势就将彻底改变,再要想扭转来,就很难了。

    所以这个时候南线怎么个打法就很讲究,需要把节奏把握住。

    既不能硬抗,因为南线军队战斗力显然无法和南阳蓄势已久的精锐相比,极有可能一仗打下来一旦失利就变成大溃败,但是又不能不接战让其轻松长驱直入,那样可能会使南阳军任意选择突破方向,。

    要采取的是一种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接触战,拖着对方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动,选择合适时机来打来撤,让其无法按照他自己的意图行动,这里边的分寸火候相当重要。

    袁无为很担心袁怀志能否做到这一点,在他看来也许只有袁无畏能够看清楚这里边的形势,能够把握好这一连续作战的节奏,但家主却让袁怀志担任主帅,而袁怀志却对袁无畏不怎么感冒,很难听得进袁无畏的意见,这是他最担心的。

    想到这里,袁无畏心中更是焦躁,也许自己该给袁怀志去一封信,提醒他一下?但以袁怀志的性格,一封信能让其改变态度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