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二节 西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龙焰天王刀再度勃发,一抹赤红色光焰沿着刀刃旋转飞出,迅速浸入了那层层青色光波之中,一连串的细碎的噼啪声响起,两道身影再度纠结在一起,进而飞跃分开,站定。

    袁无为目光沉静清冷,看了一眼自己肋下那一击,肋骨估计又断了两匹,葛恒这个老匹夫,老而弥坚,如果不是文極发出那一箭,只怕自己就真的走不回来了。

    对面一身淡青色蝠王神甲的葛恒也有些惊讶,刚下的近距离连番肉搏,对方挨了自己一击蛇形刁手,这个家伙居然还能稳得住,无为天王的名声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这个家伙已经踏入了固息期了,距离自己的小天位境界也就是一线之遥,假以时日,这个家伙的武道水准绝对会超越自己,想到这里葛恒也是不由得生出要把对方留下的心思,哪怕自己付出一些代价。

    只是旁边那个虎视眈眈的家伙太过于招人讨厌,虽然不过是初阶静息期水准,但是那家伙手中的那把弓却非凡品,而且箭技惊人,每每箭矢都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袭来,让自己防不胜防,始终无法尽全力来解决袁无为。

    给自己的副手和另外两名武将使了一个眼色,葛恒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陌刀微微一扬:“袁无为,今天你走不了了!”

    “葛恒,哪天你不说这种废话,行么?我走不走得了,你说了不算,我自己说了才算!”

    袁无为也不断调息着气血,不得不承认这个正值壮年的家伙武技要高出一筹,小天位的实力不是自己能挑战的,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是极致了,再拖下去,自己恐怕就真的撑不住了。

    注意到葛恒背后三人悄然无声的向外扩展这包围圈,袁无为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哂笑。

    这帮家伙就只会玩这一招,他和袁文極早已经心意相通,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图。

    身形猛然拔空而起,龙焰天王刀再度幻化成三个赤红色的光轮,猛然绽放而出:“赤阳遮天!”

    三个赤红色光轮缓缓向外吐出,灼热的光轮渐渐扩大,将那三个正准备展开包围圈的家伙给笼罩了进去,最后一刻猛然炸裂开来,斑斑点点的赤红色光斑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毫无规则的向四周溅射。

    猝不及防之下,三个人忙不迭的舞动手中兵刃抵挡着来自袁无为倾尽全身元力爆发释放的这凌厉一击。

    一直在一旁的袁文極早已经和袁无为心意相通,在袁无为发动攻势的那一瞬间,早已经伏地连续滚动,手中宝弓不断扣弦。

    小指粗细,不到两尺长的无羽箭,十三支连环射出,没有半点声息,悄然掠过空中,甚至连一丝空气波动都没有激起。

    三个人的注意力都被袁无为轰然发动的凌厉一击所吸引,一直到十三枚快慢不一的无羽箭以一种毫无节奏和秩序的凌乱方式飞行袭到,抵近到三尺之内时,他们才骇然发现。

    两个人交错出刀,相互掩护,配合得天衣无缝,九枚无羽箭撞击在两人的刀锋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而袁无为发动的龙焰,在对方的防护圈外盘旋良久,也终于瞅准了机会,浸入了对方的防御圈,烧中了对方其中一人的小腿上,只见那人毫不犹豫的一刀掠过,连着燃烧的火焰和一大块血肉都凌空飞起。

    另外一个显然就没有这么走运了,手忙脚乱的躲开了如跗骨之蛆一般的龙焰和三枚无羽箭,另外一枚无羽箭却再也无法避开,无羽箭从其腰部一闪而逝。

    “宫寒!”

    从对方原本红润的脸膛骤然变黑,葛恒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狂吼声中,葛恒手中的陌刀幻化成一个直径丈余的光球,从空中一掠而过,直奔持刀屹立的袁无为。

    袁无为早已经有了防范,身形不断变换,意欲躲过对方正面的扑击,只不过对方也显然是预料到了这一点,光球骤然放大,变成三丈大小,席卷而来。

    避无可避,袁无为也就不再避,龙焰天王刀催发出最强悍的光焰同时,左手握拳,整个左臂犹如吹气一般,猛然膨胀了一圈,连甲胄都无法包裹得住,轰然发出惊天动地的天焰龙拳第一式——天龙伏魔!

    粗壮的小臂连同着旋转的拳头,瞬间化为了一头赤红色的龙形异兽,仿佛吸纳了周围空气中一切能量,猛然吐出,金色的战气密布充斥于整个空间。

    葛恒目不斜视,早已经晋入了古井不波的境界,手中沉重的陌刀早已经变成了一道雪亮的光轮,层层叠叠,光波如海,势不可挡的向前冉冉推进。

    凶猛无匹的天焰龙拳拳劲击打在陌刀泛起的光晕上,只是短暂的一阵摇动,光晕便继续向前涌进。

    而拳劲幻化出来的龙形异兽也没有消失,附着于陌刀刀柄上凶猛的向刀柄处不断吞噬撕咬,仿佛要把那持握的手掌彻底撕碎。

    两道身影终于再度交织在一起,整个方圆三丈的空间内再度引发了剧烈的震荡和冲击,周遭任何东西都被震飞,而地面更是刮掉厚厚的一层,裸露出新鲜的泥土。

    摇曳晃动的身躯终于拔空分离,各自向后飞跃开来,站定。

    落地的葛恒面色平静的打量着对面的袁无为,然后垂下眼睑,看了看自己粗壮的左臂上鼓起的一个气包,那个气包仍然还在蠕动,犹如一只活物,葛恒笑了笑:“无为天王,果然名不虚传啊,有点儿意思,难怪老寇都栽在你手上!”

    探手一点,那在皮肤下不断蠕动的气泡陡然炸裂开来,带起一阵血沫肉块,葛恒面色不变,点了点自己胳膊上的几处脉穴,这才目光落到袁无为身上:“我这三刀也不好受吧?”

    袁无为嘴角溢出一抹血沫,而更让人恐怖的是腰肋下鲜血汩汩溢出,将整个下半身衫裤都浸透了。

    “不过如此,见识了!”袁无为飞身一跃,纵身于空中,葛恒狰狞的一笑,身体同样飞起,御空而行:“你还想走?留下命来!”

    “哼!你以为你能留下我?!雷鸣!”袁无为嘴角掠过一抹诡异的微笑,身体诡异的翻转。

    一头翼展达三丈的雷鸟缓缓从袁无为身下掠过,而木鸟上早有四名持弩武士,瞄准了对面飞驰电射而来的葛恒。

    “啊也?!”葛恒一眼看见那头巨型雷鸟背上的四名持弩武士,圆筒设计和弩矢造型,一看就知道是术法武器。

    来不及多想,在空中一个灵活无比的空翻,堪堪躲过了第一轮攒射,紧接着第二轮攒射再度如暴雨梨花般袭来,硬生生将葛恒逼到死角,一枚弩矢射中了葛恒的大腿,痛得葛恒忍不住怒吼声中倒飞而回。

    “葛将军,后会有期!”袁无为喷出一口血沫,不在意的抹了抹嘴巴,“我会在吴房等你!”

    伴随着主将的撤退,袁军将士也在两翼骑兵的掩护下稳步后退,只不过梁军却也不是易与之辈,两边的掩杀紧随而来,一场缠战也是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两边才算是慢慢分开,各自脱离战场。

    回到营寨中的袁无为只来得及喝了一口汤水便陷入了打坐调息中。

    葛恒的小天位实力不是假的,虽然他强行用天焰龙拳破了对方的防御圈,也给对方造成了不轻的伤害,但是对方给自己的伤害更大。

    陌刀带起的刀气已经伤及了自己全身经脉,如果不是雷鸟来救,自己根本无法逃脱对方的追杀了。

    等到袁无为调息恢复一个大周天醒来之后,看到的是袁文極焦急的脸。

    “怎么了,文極,我没事。”袁无为安慰着对方,笑了笑。

    袁文極何尝不知道对方是在安慰自己,但是梁军的实力太强了,己方已经精锐全出,仍然无法抵挡得住梁军不计牺牲的冲击。

    “三兄,家主来的信。”递上信,但袁无为却不接,“不用看了,是不是光州丢了?是直接交给刘玄还是江烽?”

    “是交给了江烽。”袁文極脸上讶异之色一闪而过,看来三兄早就料到了光州不保。

    “不该交给江烽,该直接交给刘玄!”袁无为有些疲惫的靠在床头上,“交给江烽毫无意义,那个家伙狡谲如狐,岂会上这种当?尉迟无病嘴尖皮厚腹中空,看不清形势,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最大敌人就是南阳,哪怕能多拖一天时间都好,这么忙不迭的交给江烽,江烽必定会以此去向刘玄邀功,如果我是刘玄,根本就不会在光州驻一兵一卒,就交给江烽替我代守,我可以全力以赴进攻蔡州。”

    “可交给刘玄又有什么好处?”袁文極不解:“难道刘玄就会放弃进攻我们蔡州?”

    “当然不会,但是刘玄却需要安排军队驻守,而且起码我们可以在交接上做点儿文章,来拖延一下时间,又或者我们该让刘同来接管光州!”袁无为叹息不止,“也许刘同不愿意接,算了,已经于事无补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