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十一节 重返
    江烽也知道自己走出这一步非常艰难,这严重的打乱了他最初预定的步伐。

    在最初他和崔尚、杨堪、张越、秦再道商议的构想中,目前固始军组建成两个完整的建制军再加上先把骨架搭起来的牙军和骑军,已经有一口吃个大胖子的嫌疑了。

    要知道半年前固始军分裂之后,固始军只有寥寥三营兵力,通过招募新兵、吸纳光州旧军才勉强凑够一个军。

    经历了蚁贼围城战之后,又是一次大规模的招募新兵和吸纳申州军、大梁老军的整军活动,将固始军扩张成为前所未有的一个军外带三个步营和一个骑营。

    这已经是一个极限了,也全靠归附的申州军较为完整,而大梁来的人中又有较多的军官和老卒,所以在勉强具备了一定战斗力。

    实际上从蔡州军来犯这一战就能看出一斑,固始军的战斗力堪忧,守城方和攻城方的战损比例不合理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除了蔡州军的确是百战精锐这个因素外,固始军成军时间太短,其间又不断的进行整合以至于始终未能形成像样的战斗力,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原因人人都明白,所以江烽在蔡州军退去之后才有意识的超前一步,一口气先设立两个完整军,再把两个牙军和骑军架子搭起来,这样考虑的是等待梁蔡大战会持续一段时间,可能到明年春耕时节看看能不能有个定论,这期间固始军可以有较为充裕的时间来对军队进行整训,让固始军真正成为一支可以打硬仗的军队。

    但计划始终没有变化快,陡然间固始军又被卷入了光州之争中,而且还是身处漩涡中心无法自拔,刘玄和关中李氏、鄂黄杜家都不允许固始军置身事外,那么选择哪支军队进驻光州也就相当考究了。

    人数要够,这是要做给李氏和杜家看的,哪怕是装样也得要装够,但是战斗力最好能让刘玄放心,让其不至于改变其伐蔡之后再来取光州的意图,所以安排一个屯军去是最合适的。

    原本只有一县之地,觉得陡然扩充到两个满编军已经绰绰有余,但是现在局势变化若斯,浍州还在上奏报请过程中,这光州控制权却又突兀的交还到了自己手中,这如何不让江烽感到焦头烂额。

    “终于回来了。”江烽轻轻催动着胯下健马,遥望着依然如故的光州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大人,以我之见,恐怕我们还是不宜进城。”张万山格外紧张,毕竟到现在为止,这里还是掌握在袁军手中,袁军将把光州城的控制权移交给固始军的消息还没有传开,知晓的人也仅仅是局限于己方高层寥寥数人罢了。

    “万山,你怕袁军对我不利?”江烽笑了起来。

    江家和张家都是土生土长的光州人,张家虽然算不上名门大户,但也算是庶族中的翘楚,像张越的一个叔叔张璜就是昔日光州刺史府的资深司法参军,张万山算是张越的堂侄,其父是张越堂兄,也是定城县衙一名佐官。

    而江家在光州就是纯粹的平民庶族了,算得上是一个郎中世家,只不过其父早丧,而其兄和母也有尽皆在江烽成年后陆续去世,江烽也未能继承家族事业,而是进了崇文书院中,所以现在江烽除了还有几个远房叔父和堂弟外,其余近亲反而没有什么人了。

    “大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袁氏在固始城下折戟,只怕仇视大人者甚众,加之现在他们要撤出光州的消息恐怕下边也还未得知,而且像那些从蔡州、南陈州过来鹊巢鸠占的家伙肯定也不愿意离开州,所以属下觉得还是谨慎一些好。”

    张万山犹豫了一下,“不如就由属下先进城打探一番,属下在城里人熟地熟,也方便许多,我叔祖父现在虽然赋闲在家,但是袁氏也未对其有什么,想必也能知晓许多情况,或者我把叔祖父邀约出城来。”

    袁氏接手光州时日尚短,统治力还很薄弱。

    由于许氏是被诛灭而非降服,所以除了少数提前就和袁氏勾搭在一起的大族外,绝大部分光州士绅望族都要么逃亡在外,要么就是被诛杀或者流放。

    其这些家族的田产宅邸基本上都被从蔡州过来的士绅大族所接管,也引起了很大的反抗之声,只是袁氏为了酬谢这么些年来蔡州士绅望族对其的支持,所以也是在光州推行了强行查没和检地之策,动辄以各种罪名来对付反对的士绅,所以在光州搞得也是鸡犬不宁,

    这固然赢得了蔡州士绅的一致支持,但是却也不可避免的使得袁氏的统治力缺乏基础,很大程度都还只能停留于城中,对乡间的控制力相当薄弱,许多乡村集镇还是被本土的乡绅所把控,袁氏的统治也还没渗透到这下边来。

    张氏虽然在光州算不上名门望族,但是在庶族中还是薄有名声,加之张氏族人中有几人都在州县衙门里,所以袁氏接掌光州之后也只是将张氏族人逐出了衙门,但却没有对张氏一族有什么其他动作,实在是因为像张氏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江烽也迟疑了一下,最终接受了张万山的建议。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去冒这种险,他来这一趟也就是想要实地了解一下光州目前的情形,直观感受一下,也为下一步怎么来和刘玄共掌光州做打算。

    从内心来说,江烽对光州并无太深的感情,相反固始才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真正成长起来的见证,两场恶战,再加上从固始军分裂开始,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也是江烽一力想要设立浍州的重要因素。

    当然,固始也的确有其优势,如同一把钥匙锁住了淮南,只要掌握住这把钥匙,固始就如同高屋建瓴,虎视淮南,随手可以插手淮南。

    ***************************************************

    “你说什么?袁氏要撤兵了?交给固始军,江二郎?”张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一点就把手中的茶盏给打了,双手微微发颤。

    “是的,叔祖,估计应该是十日之内的事情,届时固始军会进驻光州,不过估计南阳也会有部分军队进驻光州。”张万山在自己叔祖面前一样显得很沉着,“这是指挥使大人和刘玄达成的协议。”

    张璜有些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用力的摇了摇头。

    江烽江二郎将成为这座城市的主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之前他也知道蚁贼未能打下固始城,后来袁氏也要讨伐固始,大家都以为袁氏是手到擒来,但是后来很快袁军就从固始撤了回来,也没有谁提起讨伐固始的结果如何,然后袁军大部就直接北上返回了蔡州。

    城里城外也是各种谣言满天飞,有说固始已经被袁氏攻占屠城了,也有说袁氏在城下和固始军签了城下之盟,固始军归附了袁军,还有说袁军在固始城下没能讨好,铩羽而归,还有的说袁氏迫于杜家的压力没有去打固始,只是去和杜家对峙了一番。

    张万山也知道光州现在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外界的形势,像袁氏在固始战败,大梁与蔡州方面在三线大战,南阳即将出兵蔡州,光州这边都一无所知。

    蔡州方面为了防止光州生乱,也采取了严格的控制措施,禁止外来人口流动,虽说这无法起到彻底的断绝作用,但是传出来的各种消息也就是似是而非模糊不清了,让大家也不知道谁是真谁是假。

    张璜毕竟是在刺史府中打磨了多年的老手了,很快就搞清楚了整个情况,虽然还对一些具体关节不是很清楚,但是那也无关大局了,现在固始军将重返光州,用重返有些不太合适,进驻更准确,光州在经历了半年多时间的黑暗之后,又要迎来光明了,张璜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机会。

    “万山,你不用多说了,这是我们张家勃兴的机会,江大人需要我们做什么?”张璜忍不住站起身来,搓着手,来回走动,“现在城中袁军还有几千人,他们会自己离开?”

    “这是肯定的,具体要做些什么,我觉得叔祖你还是和我一道出城面见大人,大人可能要对你有一些交代。”张万山顿了一顿,“叔祖需要把其他几家主事人也叫上,大人要一并交代。”

    张璜脸色微变,显然有些不甘,他知道这个侄孙所说的那几家是指城内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几个家族,而张氏在他们面前还排不上号,“万山,必须要叫上他们么?”

    “叔祖,这是大人交代的,除了和袁氏勾搭在一起的可以不理会,其他几家要叫上,大人不希望在固始军接手光州时,再引起一轮震荡,现在光州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张万山也知道这位叔祖有些不愿意让别人来分羹,但现在条件却不允许,如果这几家被排除在外,那么一旦刘玄的大军进来,也许就会被刘玄给拉过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