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九节 愿效犬马之劳!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战争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刘玄固然在武道修行上无与伦比,但是战争结果却不是个人武力能改变的,江烽无意间窥测到了刘玄内心的一丝虚弱。

    若无决胜之心,便无决胜之果,尚未出战,刘玄就暴露出了些许不自信,这更坚定了江烽的信心,那就是大梁和刘玄联手伐蔡一战堪忧,更不用说还有关中李氏这根搅屎棒在其中不断的搅和了。

    这对于固始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机会。

    一行人赶紧回驿馆,一路上江烽和张挺都在不断的调息着自己气血运行,尽量让自身状态恢复到正常。

    这一次面见刘玄,几乎有如经历了一场恶战,让二人都有精疲力竭的感觉,小天位的高手的确名不虚传,也不知道传说中的大天位高手,又当是如何。

    回到驿馆中,江烽稍作休息之后就决定尽快返回固始。

    现在局势已经明朗化,事实上关中李氏、杜家和袁家都已经意识到了刘玄出兵蔡州恐怕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大家云集于南阳也就是要商量出一个如何最大限度将这件事情带来的冲击力降到最低的方略。

    哪怕江烽不接手,袁氏也要舍弃光州,因为一旦蔡州根本有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光州孤悬于淮水之南,掌握在袁氏手中也就毫无意义了。

    还不如大大方方丢给江烽,起码也能膈应一下刘玄,江烽和刘玄的关系起些龃龉。

    在这一方面上,尉迟无病无疑是个中高手,玩这种掺沙子打楔子的手腕比谁都高明。

    不过在离开之前,江烽也知道需要和尉迟无病、杜立和袁氏那边把相关情况交代清楚。

    自己去刘玄府上是瞒不住人的,至于说个中细节内幕,江烽觉得可能也需要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透露给尉迟无病他们知晓一些,否则只会引来他们更多的怀疑。【www.AiQuXs.coM

    另外,李氏和杜家承诺的钱银、武器、盔甲和物资也需要尽快拿到,这才是目前最实惠的东西,只不过现在关中那边距离太远,还只能让杜氏代付,好在杜氏也算富庶,这方面也很愿意先行垫付。

    “江大人,你真打算让刘玄驻军光州?”张挺已经从先前的震撼中慢慢恢复过来,思维也渐渐冷静清晰下来。

    “过之,你觉得我能拒绝么?”江烽反问,“刘玄手中现在有四万多大军可供支配,我感觉得到他对出兵蔡州仍然不够自信,他认为光州是他的囊中物,但如果我进入光州让他感觉到了危险,我担心他会放弃蔡州攻略而先来接管光州,我们这点力量根本无力对抗,所以我必须要打消他的疑虑,让其可以放心大胆的与大梁联手解决蔡州。”

    张挺目光注视着江烽,“你很不看好刘玄和大梁的联手伐蔡?为什么?”

    “过之,你注意到没有,天兴左厢军在攻克了项城之后,收回南陈州已经成为定局,蔡州军正在有条不紊的撤回蔡州,南顿已经成为空城一座,南陈州三县算是完璧归赵了,这个时候你看梁军的进军速度呢?”

    江烽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哂笑:“李固将军现在大概正在项城大开庆功宴吧?这种情形下,你觉得大梁军队继续发动攻势进攻蔡州军的动力会有多大?”

    “但是对刘玄来说动力却足够大!”张挺反驳,“蔡州南部腹地几乎没有驻扎多少兵力,别说四万大军,就是给我三万大军,我可以横扫整个蔡州南部!从真阳和新息出发,一个月内我就可以拿下整个包括汝阳在内的半个蔡州,只要梁军能够保持现在的攻势拖住蔡州军就行!现在的蔡州已经把所有能动员的力量动员起来了,它就像一个快被压垮的骆驼,只需要最厚一袋草,就能彻底把它压趴下!”

    “而且,如果我是刘玄,我会在对蔡州发动攻势之后告诉刘同,蔡州已经彻底完蛋了,问问他刘同愿意不愿意来分一勺羹,只需要他从泌州出兵东进,西平、吴房、朗山,整个西部蔡州划归泌州!”

    “我就不信在蔡州已经彻底无救的情况下,举手之劳就可以取三县之地,刘同会不动心?!他刘同也一样有好几个儿子,难道就没打算为他其他儿子准备一份家当?”

    “再说了,刘玄拿下半个蔡州,无数拥戴他的士绅大族会因此而获益,他刘同如果无动于衷,放在嘴边上的肥肉都不知道吃下,怎么能让那些依附于刘同的世家望族满意?真要那样,他众叛亲离也就为时不远了!”

    “在蔡州袁氏终结已成定局的时候,我相信刘同再是矜持守礼,也不可能拒绝这份厚礼,这种情况下,李氏也不可能苛责刘同,落入刘同手中,总比落入大梁或者刘玄手中好!”

    一连串的话也让江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家伙可真是够狠,居然能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的确,谁都没有考虑过刘同,因为大家下意识的都认为刘同因为李氏的愿意而不愿意支持刘玄出兵蔡州,怎么可能他自己还要出兵蔡州?

    但是你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发现,刘同只是不愿意交恶李氏,或者说觉得对一举吞掉蔡州没信心,而并非他对出兵蔡州不感兴趣。

    而李氏在意的也是蔡州存在能够起到的牵制大梁的作用,而非对蔡州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在蔡州袁氏溃灭成定局的情况下,李氏当然不会介意刘同出兵。

    甚至他还会希望刘同获得的利益更大一些,起码亲近李氏的刘同实力获得增长要比这几县之地落入大梁或者刘玄手中更符合李氏的利益。

    “过之,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这其中也还有一个关键,那就是刘玄能不能势如破竹般的击溃袁氏的防线!”江烽微微点头。

    “如你所说,李氏现在竭力压制刘同不让其与刘玄合流,同时他们也会从各方面给大梁和刘玄制造障碍,大梁那边我们不去说,无外乎就是大晋、泰宁军以及感化军,那么刘玄这边呢?固始军算一个,但是固始军太弱,我也不怎么配合,那还有谁?”

    “鄂黄杜氏?襄阳萧家?”张挺瞳孔一缩。

    “我可以断言,尉迟无病的信使已经在去往襄阳的路上了,襄阳或许要真正进攻刘玄不可能,但是做做动作牵制一下刘玄还是有可能的,鄂黄杜氏也一样,沔州和安州紧邻,杜家在沔州也驻扎有大军,演演戏,配合萧家,我想也不是难事,刘玄你信不信,不信,也许就可以假戏真做,信,那你就得要留一手,你就无法全力以赴去进攻蔡州,这种情况下蔡州只要能顶住刘玄的攻势,让刘玄不能一举横扫击溃他们,只要能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拖下去,那就有机会等待变局,而在无法确信大梁和刘玄能灭蔡的情况下,有李氏的游说,以刘同的性格,他很难出兵。”

    一番抽丝剥茧的精妙分析,张挺和江烽的推断理由都是那么充分客观,让坐在一旁静听二人辩论的李桐和张万山等人也是叹为观止。

    “我之所以不愿意配合,一方面是因为过于配合的话,我担心让刘玄心生顾忌,他反而不愿意入局了,他不出兵蔡州,那就势必要拿下光州,我连代管的机会都没有,遑论其他。”

    江烽也有意识的要培养张挺、张万山和李桐他们几人的大局观,讲得很细。

    “另一方面,这种僵持之局对于我们固始军来说才是最符合利益的,只有当他们双方长时间的打下去,谁也奈何不了谁,我们固始军才有在夹缝中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所以我们要叫尽可能的促使这种局面的出现和维系下去,这也是我们这种小势力的存亡之道。”

    张挺脸上浮动着一种复杂的表情,他一直以自己的心智韬略为傲,自幼熟读兵书战册,《孙子兵法》,《战国策》,《尉缭子》,烂熟于胸,尤喜应对这种混乱复杂的局面。

    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冷眼观察的江烽江二郎竟然有着不输于自己的冷静理性分析能力,甚至比自己看得更准更远。

    “那江大人,你这一次进驻光州,你觉得你能得偿所愿么?”张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

    张挺还要考对方一次,看看对方究竟能否判断正确。

    “五五开吧,如果刘玄能一举击溃蔡州军防线,那么光州自然我坐不稳,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如果刘玄在攻击未达到效果的情况下就能迅速抽身撤退,这光州我也只能拱手交给他,但如果他发起进攻一时间未能得手,却又不能立即抽身,或者陷入泥潭,我想他需要考虑的就不是光州他还要不要,而是该考虑申州能不能保住了。”江烽悠悠的道。

    张挺目光闪动,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终于站起身来,躬身拱手一礼,“张挺愿加入大人麾下,效犬马之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