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八节 代守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为我代守三月?”刘玄哑然失笑,忍不住将身体靠在云柏木制作的大椅中,回首四顾,“这就是二郎给出的诚意?你觉得我该接受么?”

    “玄公都说了,光州不过是你囊中之物,任取任予,难道还担心会飞了不成?”江烽沉稳的一笑,“尉迟无病没有给我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您也知道我的心思在浍州,大梁已经将设立浍州之事报请长安,承诺我在三个月内会批复下来,我在这里也一样承诺,届时玄公只需一骑而来,余自当躬身而退,返回浍州。”

    “若是那时候二郎却改变了心意,觉得此间乐不思蜀了呢?”刘玄脸色不变,颇为玩味的看着江烽。

    “噢,这么说玄公是对伐蔡没有信心了么?”江烽灿然笑道:“若是对伐蔡没有信心,玄公何不放弃出兵,直接与尉迟无病和袁家谈妥,接手光州便可,某也懒得来掺这趟浑水,安安心心经营某的浍州去了。”

    被江烽的话语挤兑得一窒,刘玄倒没有怎么,刘奎却勃然大怒,“放肆!”

    “奎兄,某不是放肆,而是实话实说罢了,若玄公真的觉得伐蔡这一战无甚把握,不如就此止步,接手光州,安安稳稳当个富家翁便罢,玄公若是抹不下这颜面,便由某去和尉迟无病和袁氏交涉吧。”

    江烽笑意盈面,但这一句富家翁却极大的刺激了刘玄,若是只想当个富家翁,自己又何须花如此多心血,申州入囊,安州得手,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富家翁?

    厉芒闪动,刘玄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境,淡淡的笑道:“二郎,我若取了这光州,你那浍州还有甚设立必要?你就不怕我大军相逼,顺带连你固始也取了?”

    “呵呵,玄公不必如此苦苦相逼吧?固始军偏居一隅,我也就是想着趁蚁贼之乱打打寿州的主意,不至于让我手底下几千号人连容身之地都没有吧?”江烽大笑。【www.AiQuXs.coM

    “北面蔡州我不知道玄公和大梁怎么谈的,但南面的黄州、蕲州,还有与安州唇齿相邻的沔州,难道这么多地方都还不能满足玄公的胃口?”

    “玄公,拿下是一回事,消化也是一回事,玄公就不怕贪多嚼不烂?再说了,固始军和大梁好歹也算是盟友关系,如今玄公既然也与大梁结盟,我们本该携手合力,各取所需才对啊,大梁当它的中原霸主,玄公取你的山南淮南腹地,我安心向东为兄弟们谋个落足之处,何乐而不为呢?”

    江烽的话一句接一句的冲击着刘玄的心防,尤其是江烽提到的若是没有伐蔡必胜的信心,那还真不如就放弃伐蔡,直接接手光州就好,更是刺激着刘玄。

    但这个家伙现在却如此大模大样的提出来,真不怕自己放弃伐蔡转而接受光州?

    “玄公,我再说一句,恐怕南阳也得到消息,淮北那边局面目前很糟糕,徐州大军走一步停三步,畏惧那秦权如虎,泰宁军至今都未出兵,打蛇不死必被蛇咬,若是玄公真要出兵蔡州,那就全力以赴,若是没这份把握,那也早作打算,我这是由衷之言,望玄公体察。”

    江烽的话终于触动了刘玄,不过要让刘玄对江烽放心,这还不够。

    “二郎,光州可以让你代管,但我打算派兵在光州进驻,你意若何?”刘玄紧紧盯着江烽的眼睛。

    “可以,不过玄公最好需要考虑好怎样避开长安眼线,最起码我们不能做得太过于暴露。”江烽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不如这样玄公你看如何,我从袁氏接掌光州之后,只打算驻扎一个屯军意思意思,玄公可以择机派人进驻光州监督,数量由玄公自定,但我的意见可以先少一些,日后逐渐增加,待到三月期满,浍州设立批复下来,玄公接手便是。”

    刘玄眼中精芒闪动,意似不信,这江烽如此大方,难道说真的是不打算要光州,真的一门心思要向寿州发展?

    “当然,我这样配合玄公演戏,玄公也应当予以我固始军必要补偿才是。”江烽紧接着又补充道。

    刘玄心里这才一松。

    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江烽的风格,纯粹就是商贩格调,但刘玄也能理解,毕竟像固始那等小城偏居一隅,地狭人穷,根本无法养得起数千兵力。

    他也知道江烽这几个月里四处打秋风,大梁、鄂黄,以及自己这里,捞的好处不少,从粮食到钱银,从盔甲武器到术法资材,无所不包,啥都要,真有点儿吃四方的感觉。

    想到这里刘玄禁不住微笑了起来,只是那笑意里也自然就多了几分其他味道:“二郎,你胃口可别太大了,南阳也不是我一家人的,这马上我也有很大的开销,支应不小。”

    “呵呵,玄公,我知道南阳豪门大户甚多,他们都一力拥戴玄公,这蔡州十一县拿下来,哪怕玄公能得三分之一,那都不是小数目啊,再加上这个光州三县,难道说还不够填饱他们的胃口?现在拿点儿出来算什么,到时候这些补偿也足够他们赚的钵满盆满了吧?玄公,你说是不是?”

    刘玄也忍不住皱眉,这家伙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要狠狠敲自己一笔了,不过只要能妥善处置这桩事情,些许钱银粮秣倒也不是问题,南阳也支应得起。

    见刘玄皱起眉头,江烽趁势又道:“玄公别皱眉,我也不容易,几千号人的吃喝拉撒,固始城小,县里县外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加上你也知道,从颍州和寿州那边跑过来被蚁贼祸害的流民都聚集在固始,我也是迫不得己,日后浍州设立,盛唐、霍山又需要人口充实,所以我也是打落牙齿也得和着血往肚里吞啊,这些人从现在到明年夏收吃穿我都得要供着啊。”

    听得江烽说得恳切,刘玄虽然有些肉痛恐怕又要出一次血,但是心中却稍安。

    看样子这家伙也是打定主意要把这浍州搞起来了,一门心思要打寿州的主意,现在暂且不去理会他,待日后自然可以好好和他算一算这笔账。

    “二郎,此事还需要在商量,不过我本人倒是无甚异议,具体内容你可以让人去申州商议,我会安排人在那边来具体磋商,不过这驻军一事,……”

    “玄公,你怎么说,我便怎么办,总得要玄公安心放心才是,如何?”江烽立即接上话,“不过我也要提醒玄公,我这边若是接手了光州,那尉迟无病肯定会有各种手段出来,定要让玄公和我起龃龉,玄公心中倒是要有准备,莫让别人把你我当猴耍了,中了敌人诡计。”

    “唔,老夫知晓,只是二郎要谨记你我之言,莫要存着其他心思便好。”刘玄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对方,他也知道这家伙不是易与之辈,保不准与那尉迟无病还有什么勾勾搭搭。

    “也不怕玄公知晓,尉迟无病和杜家为了让某进光州,也是向某许了不少好处的,就请玄公装作不知便是。”江烽笑吟吟的道。

    果不其然!

    刘玄心中冷笑,这家伙果然是两边下手,半点不漏,倒也符合这家伙贪得无厌的脾性。

    ***************************************************

    从刘玄府中一出来,江烽几乎连上马鞍的力气几乎都要耗尽,踩蹬上马都险些滑下马来,让鞠蕖和李桐他们都吓了一大跳。

    张挺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面色惨白,大汗淋漓。

    在刘玄面前,先前种种充满信心的硬气都消失无踪,刘玄只用了一眼就让张挺深刻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

    他甚至怀疑刘玄如果一旦出手,自己是否能逃得出那间房,但他可以肯定,刘玄若是真的有意要留下二人,二人纵然倾尽全力也绝无可能走出这个大院。

    这就是小天位的实力。

    自己之前还在为自己突破了静息期踏入养息期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和杨堪一较高下,但现在看来,自己在武道修行上的跋涉还任重而道远,也许十年后自己能跨入小天位?

    江烽的表现要比自己好得多,这大大出乎张挺的意料,也让张挺羞耻无比,自以为自己可以在武技上压对方一头,对方拉上自己是为了自壮胆气,没想到对方能在刘玄面前表现得淡谈笑自若,甚至有理有据的争辩。

    相比之下,自己竟然被刘玄气势所慑,心神大乱,整个对话这一个时辰里,自己甚至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没有抖落完整,难道这就是上位者的底气?

    江烽也知道从二人一进入刘玄视线,刘玄就把他的气势提升到了极致,用这种气机锁定的方式来震慑二人心神,意图在与自己的谈话中占据先机。

    应该说这一招很厉害,起码好一阵都让自己的心境无法平复,难以进入状态。

    但刘玄也用这种方式暴露了他自己内心的迷茫,也给了自己可乘之机。

    自信者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展示自己,而刘玄走差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