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五节 扑朔迷离
    十余骑进入南阳城,这个风雨欲来的时节,立时又为整个南阳城平添了几分动荡的气息。

    李桐他们根本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南阳城里已经进入剑拔弩张的最紧张时候,任何一方的异常举动,都能为整个局面增添几分爆炸性的变数。

    张万山有些焦躁的在院门外来回踱步,等待着江烽的归来。

    南阳早就是固始斥候细作活动的重点区域,而在许望侠临去之前,总算是给了江烽一个礼物,那就是将原来他执掌光州刺史府录事参军室时的残存资源转交给了江烽。

    这也是江烽在正式应允了同意娶许宁为平妻之后,许望侠才交给他的。

    不得不说许望侠或许在其他方面乏善可陈,但是在细作刺探这一块上还是有些造诣的,起码像江烽、张越这些人都在他手底下打磨了几年,都学到了很多东西。

    而光州刺史府旗下斥候队的情报收集能力在这些小藩阀中绝对是第一流的。

    虽然无法和大梁、南阳、大晋这些大藩阀相比,但是比起诸如鄂黄、淮北、蔡州这些藩阀来,却丝毫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只不过当时光州自身的实力所限,限制了光州斥候队的发挥,但是即便是这样,光州在申州、寿州、黄州、颍州、南阳、蔡州、汴梁也都还是有较为完整的情报收集体系,可以说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

    江烽从许望侠手中接过这套情报体系之后也是大喜过望。

    只有他这个过来人才最清楚一套完整情报体系的建立需要花费多少心血,需要耗费多少时间,而固始最需要的恰恰就是时间。

    仅凭这一点,拿崔尚的话来说,就是让江烽娶许宁、许静两人为平妻都值得。

    对于固始军来说,一套完善的情报体系实在太重要了,哪怕是光州限于自身需求,只把触角伸向了周边州县,但是这却是一套完整体系,这是最重要的。

    也就是说只需要在现有体系架构下加大投入向外拓展,就可以迅速延伸开来,而无需从头开始一步一步来走了。

    江烽重设了整个情报体系,得名无闻堂,就是在光州原有情报体系上组建的。

    当然光州情报体系架构虽然健全,但是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情报侧重也过于均匀,缺乏特定重心和目标,在搜集的方向上过于狭窄,只注重军事情报,而忽略了社会、政治和经济情报。

    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情报搜集大多对非军事和政治情报十分迟钝,还没有意识到在各方势力的对峙竞争中,社会和经济情报一样可以发挥大作用,甚至起到关键作用。

    江烽在接手了许望侠移交过来的整个光州情报体系之后就一方面开始进行调整布局,另一方面有意识的加大投入,在固始军本来就不够强的情况下,依靠情报体系的灵通来支撑就格外重要了。

    调整布局江烽也分了两步走。

    一步加大对南阳、寿州、黄州三地的投入,这三地日后和固始日后发展息息相关,需要密切关注,并加大各方面情报搜集,另一方面着手从小开始培训情报人才,尤其是有意识的在寿州、颍州等地的流民中收罗孤儿,并且也专门派人到各地收罗孤儿,作为情报体系后备人才来进行培训。

    张万山就是江烽选中的日后会逐渐协助他来掌握情报体系的主管。

    情报体系不可假手外人,张万山乃是张越的亲戚,忠心无二,虽说在武道修行上并无太过突出的天赋,只能说是优秀,但是这个家伙头脑灵活,很多东西一学就会,一点就透。

    而且还有一个特长就是善于取长补短,像其武技上不如苏铁,但是却能很好的运用术法器具来弥补自己这方面的不足。

    江烽在告知了张万山南阳日后将会和固始军休戚相关之后,张万山也是有意加强了在南阳方面的人员布置,只是原来的格局尚未彻底变化过来,还只能一步一步来。

    张万山刚刚得到南阳这边情报人员传递过来的消息,大晋兵分两路越过太行山,一路在修武与梁军激战,另一路则越过了沁水,在武德、温县一带击破了梁军,梁军被迫退守怀州。

    但是在修武一线,梁军大将李崇高却出伏兵大败晋军铁骑,一举歼灭晋军铁骑三千余人,极大的震动了晋军,晋军另一路原本已经取得了优势,现在被迫收缩。

    泰宁军已经进行了动员,但是对是否马上加入战团,还有些疑虑,主要是顾忌北面魏博军蠢蠢欲动。

    在来南阳之前,张万山就专门进行了安排,要求固始那边一旦得到关于北面军情,要第一时间传递到南阳这边,以便于让江烽可以进行评判进行决策。

    这连续几份情报都非同小可,意味着北线战事可能会更加趋于复杂化,大晋已经出兵,而且是兵分两路,但是却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原本以为应该是最先出兵的泰宁军却还在磨磨蹭蹭,这无疑增添了大梁灭蔡的可能性,一旦刘玄出兵,恐怕蔡州也许就会是雪崩式的溃败了。

    可军指挥使大人又出门去了,甚至连蕖娘子和四名亲卫都被拉走了,只在门房上留了一句口信说到养心斋去了,张万山也不敢离开,因为他知道江烽还要去拜会刘玄,肯定要回驿馆,若是自己冒然出去错过了那就麻烦了,所以只能在这里等待。

    早知道该留下一名亲卫了,张万山忍不住以拳击掌。

    但是四名亲卫又都是专门为进行了术法弩阵的训练,就是为了防止江烽在遭遇高手刺杀时,四名亲卫能迅速结阵为江烽赢得逃跑时间机会,所以四人一般说来都是共同出行,这也是自己对亲卫的要求。

    正焦躁间,却见迎宾馆的门房来通报说,有一叫李桐的人来询问江大人是否在驿馆中。

    张万山喜出望外,连忙让门房把李桐他们带进来。

    没想到李桐等人居然是一群十来个人,张万山也顾不得许多,把李桐拉到一边,将情况告知对方。

    “你是说大人被杜立拉到尉迟无病那里去了?”李桐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难道会有什么意外不成,但是转念一想,既然是江烽主动去的,他也应该能判断有无危险才对,“万山,你是担心尉迟无病对大人不利?”

    “我也说不准。”张万山皱起眉头,“大人应该是和尉迟无病熟识,但是现在刘玄要对蔡州用兵,那杜立担心光州落入刘玄手中对他们鄂黄杜家不利,所以想要游说大人接手光州,但……”

    张万山虽然也能从杜立的来访猜到一些端倪,但是该不该接手光州,能不能接手光州,接手光州会不会是一个陷阱,他一时间也吃不准。

    “那万山你现在担心什么?”李桐也觉得头疼,如此扑朔迷离的局面让他也是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需要我做什么?”

    “大人去了尉迟无病那里,我有些担心尉迟无病和杜立他们会逼迫大人接手光州与刘玄对抗,而且我刚得到一些情报,大晋在北边怀州和大梁僵持,而泰宁军至今尚未决定出兵,估计南阳方面也应该得到这个消息了。”

    李桐想得头晕,形势对蔡州不利,那么南阳刘玄也许就要出兵蔡州,可出兵蔡州与光州得失和己方是否接手光州又有多大关系,这里边似乎有太多的牵绊,让人想不明白。

    “我该怎么做?”李桐吐出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还是别想太多,干脆问自己怎么做得了。

    “四郎可否去养心斋一行,告知大人这个情况,至于如何抉择,大人自有决断。”张万山沉声道:“我怕你们没能接上大人,大人可能还要去刘玄府上,所以准备去刘玄府门前堵截大人。”

    “好!”李桐也是一个果断之人,“我和他们几人交代一下,请他们在驿馆等候,我去养心斋,你去刘玄府前,这边留人,如果大人回来,就请他暂时留步。”

    李桐一去交代,立即就分头行动起来,张挺和郭岳二人见李桐心急如焚的模样也知道事情紧急,郭岳留在驿馆中等待江烽,他已经是打定主意要到固始的,所以李桐也比较放心。

    “四郎,这么忙不迭地干啥了?出事儿了?”李桐把张挺拉上也是考虑张挺武技在这群人中是最高的,一旦遭遇意外,也可以有个有力帮手。

    原本以为张挺还在天境初阶静息期,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时间张挺也突破了自我,进入养息期,可以说堪堪与杨堪相比了。

    “过之,你先回答我,是否真的打算要加入我们固始军?”李桐反问。

    黑袍高髻男子笑了起来,“四郎,我不是说了么?如果你们江大人野心够大,我会考虑,如果只想要守成当个富家翁,那就免了。”

    李桐也知道自己这个好友素来狂放,作为张氏一脉嫡子,文韬武略在家族中都无人能及,但却在家族中不太受欢迎,主要就是过于恃才傲物,目无余子。

    两度入军,一次入军在踏白都,一次入军在龙骧军,都是和主将无法相处,后来索性主动退出,李桐也是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太了解自己这个好友内心中的骄傲了。

    “那我暂时还不能告知你,等见了江大人之后再说吧。”李桐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暂时守秘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