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四节 缓兵之计?
    从养心斋出来的时候,江烽只觉得自己背上湿漉漉的说不出的难受。

    在尉迟无病这种老狐狸面前,你就是想玩点儿心思都得要百般小心。

    这家伙长期充当李氏的说客,四处奔走,一双火眼金睛,一颗七巧玲珑心,揣摩人心端的是恰到好处。

    寻常花招在他面前根本无所遁形,所以江烽干脆就摊开来说。

    固始军可以接替蔡州军进驻光州,但是可以再情况不利的情况下撤离光州,这是其一;关中和鄂黄要为固始军补充两个军的武器和甲胄,还有一批钱粮,这是其二;长安方面要尽快批复设立浍州,并任命江烽为浍州刺史,时间限定为两月之内。

    尉迟无病很爽快的应允了江烽第二、第三项条件,但是对第一项撤离光州这个条件作了约定。

    那就是一旦南阳军来袭,起码固始军要坚持守城两天以上,利用固始最优势的术法器械给予南阳军以狙击,至于南阳如果有强者来袭,则由尉迟无病和杜立他们来负责对付,在却是无力阻击南阳军的情况下,方可退出光州。

    江烽也不知道自己答应下来进驻光州是缓兵之计,还是权宜之计,到现在他也还没有考虑清楚。

    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下来,恐怕局面就会很糟糕,糟糕到什么程度,他不确定,但是从那薛明栋眼中露出来的灼灼凶光,江烽估计他们真是有心要斩杀自己的。

    哪怕是鞠蕖和四名藏有术法匣弩的亲卫就在屋外,江烽知道若是尉迟无病要想对付自己,自己一行人也是半点机会皆无的。

    尉迟无病起码都是固息期了,距离小天位也是半步之遥,斩杀自己和鞠蕖易如反掌。

    四名亲卫所携带的术法强弩,对付薛禅和杜立天境初阶静息期、养息期的角色还有些效果,但是对尉迟无病,那就如同小孩家的玩具了。

    连自己千年龙柏根炼制木系术法都能被对方一招破解,术法强弩就更不用提了。

    江烽很清楚像尉迟无病这样的人物是不会以个人感情来左右家族利益的,虽然他对自己印象颇好,但是现在关乎关中李氏利益,关乎整个中原大局,别说是杀自己,就算是杀刘玄,只要能做到,能解决问题,他也一样会毫不留情的下手。

    他们现在已经意识到了刘玄已经脱离了他们掌控的轨道,日益向着与大梁结盟的方向发展,而且似乎已经无法逆转。

    这对于关中来说绝对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局面,制止不行,那就要破坏,破坏不行,就要延缓,总而言之,他们要尽一切努力来避免这种局面的形成。

    江烽也想过如果自己是刘玄,会怎么选择,最终得出结论,他也会选择在吞并光州前提下出兵蔡州,但是出兵蔡州却不能停留于蔡州,而是要助大梁将袁氏打垮,解决这个后患。

    至于说蔡州,江烽觉得如果刘玄聪明,那就根本不要,大大方方送给大梁做个人情,而把主要精力放在图谋蕲黄二州上。

    以杜家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刘玄的进攻,蕲黄二州易手是迟早的事情,而当刘玄真正拥有随、安、申、光、黄、蕲六州之地之后,一个纵横于江南和中原之间的霸主就出现了,哪怕是大梁也要对刘玄礼遇三分了。

    届时,刘玄是要和大梁争霸中原,还是要继续南下图谋山南江南,那就要看情况变化和刘玄自己的考量了。

    想到这里江烽都忍不住羡慕刘玄手中一大把好牌,无论怎么打都能玩出一个漂亮局来,不过这个漂亮局却对自己对固始军很不利。

    出兵进驻光州不是好主意,可逃回固始一样不是高明之举。

    刘玄拿下光州,势必不会容忍什么狗屁浍州的出现,而无法获得长安的认可,这个浍州也就会成为一个笑话,所以自己必须要入局,却又不能被这个局所束缚。

    *********************************************************

    “前面就是南阳城了!”

    “好一座雄城!”

    “与汴梁城相比,还是略逊风骚啊,比之洛阳尚有不如呢!”

    “这如何能与两京比?但观这南阳城规制,竟然也与汴梁城相似,三孔城门,三层城门楼,若不是这城墙略低,门洞略小,还真以为又回到了汴梁城了。”

    “子腾这话有些矫情了,南阳与汴梁还是有相当差别的,一看便知。”其中一个声音有些高亢,“南阳虽然升格为府,但是依然是州治格局,汴梁几门,洛阳又有几门?”

    十余骑沿着北面官道疾驰而来,眼见得南阳城在望,十余骑都有意识的放慢了速度,开始谈论起南阳城来了。

    “刘氏颇识时务,居然也知道转向和大梁和解,进而一举拿下安州,否则若始终和大梁敌对,他哪来余力他顾?”

    “听说刘同和刘玄态度不一,主导安州和申州一战的都是刘玄,刘同是坐享其成,”

    “刘氏兄弟两位一体,纵然有些嫌隙,但在对外上怕也还是要携手共进退的吧?”

    李桐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群朋友,一个个策马扬鞭,兴致高昂,很想告诫一番,但是却又不好落了他们的面子,真还以为自己是出来踏青赏花不成?

    这是来投军,要打仗,要玩命的活计。

    似乎是看出了李桐内心的担心,倒是李桐旁边的黑袍高髻男子摇摇头:“不用担心,他们不是才出来的雏儿,最起码也是军中子弟,不过是在汴梁城里憋得太久,有些兴奋罢了,只要进入军队的环境内,他们自然就会融入。”

    李桐没有在汴梁待太久时间,他们一行八人虽然是一道返回汴梁,但是各自任务却不一样,也没有约定一道回固始的时间,都是各自按照自己的路子走。

    李桐回汴梁的任务相对简单,一方面要处理好郭泰和卢英峰二人这两位将门子弟的后事,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借势宣传,招揽吸引更多的人才来固始,尤其是军事人才。

    应该说这一次效果不错,厚待郭泰和卢英峰的家人这是最具有说服力的,郭泰获得了五十亩勋田,卢英峰也获得了三十亩勋田,虽说这勋田是在固始,但是这份激励仍然让人侧目。

    郭家在汴梁城里武将家族中已经排在十几位之后去了,郭言过世时三个子女,郭泰也是二房出来的,所以郭氏家族子弟历经三代,嫡出庶出,长房二房三房,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是好几十号人,得知郭泰获此殊遇,无不震动。

    “从方城直插泌州起码可以节约一天时间,若是你们那位江大人不在南阳,那咱们这一圈就绕亏了。”黑袍高髻男子目光中还有几分游移不定,“这个时候来南阳,他也不怕自己走不掉?四郎,你确定他会来南阳?”

    李桐不好明言这是常昆给他的消息。

    常昆重新回到了汴梁,已然过着和以往一样的醉生梦死的生活,甚至还更惬意,不过李桐作为军中高级军官,他是隐约知道常昆应该是和固始军之间有着某种默契或者说关系。

    自己离开汴梁时,常昆就来了和自己说了,说江烽可能要去南阳一行,让自己如果可以的话,不妨走南阳这一线,也许能遇上江烽。

    江烽去南阳自然是和南阳与蔡州战事有很大关系,南阳的转向也赢得了大梁的一片欢欣鼓舞,若是南阳这支力量能够化敌为友,对于大梁战略态势的转变简直就能起到胜负手的作用。

    不说南阳能对蔡州干什么,只需要南阳在边境地区减少驻军,都能给大梁莫大的支持,整个南面伊洛这一带就可以安全下来,龙骧左右厢都可以彻底解脱出来,投入到对蔡州的一战中来。

    “过之,你不是自诩天下大势尽入眼中么?如果军指挥使大人来了南阳,你说他目的何在?”李桐反问对方。

    “哼,目的何在?你不是说固始现在受到蚁贼战乱影响的灾民大量有涌入你们固始么?固始小县,肯定支撑不起那么多张口,到外边去化缘要粮自然就要去南阳了,南阳历来富庶,存粮丰足,只是你们军指挥使大人这一次去未必能如愿以偿啊。”

    黑袍高髻男子显得很云淡风轻的模样,李桐也大感兴趣,问道:“过之何出此言?刘玄若是要出兵蔡州,自然是和大梁有了默契,照说固始军也算是大梁的盟友,刘玄如何反而会不给粮?”

    噗嗤一笑,黑袍男子笑了起来,“四郎,帐可不是你这么算的,敌人的敌人也许是朋友,但是朋友的朋友却未必是朋友了。我问你,若是刘玄要出兵蔡州,光州归谁?”

    李桐被问得张口结舌,黑袍男子这才又道:“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刘玄和你们军指挥使大人反目成仇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没准儿咱们一去就能看到双方正在大打出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