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三节 威逼利诱
    无数纷乱的场面和脸孔在刘玄脑海中交替出现,让刘玄一时间也难以取舍。

    悍然进兵蔡州?还是举手获得光州?

    刘玄很清楚,进兵蔡州风险无限扩大,但是却正是一次破局良机。

    而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光州,看似得益巨大却又毫无损伤,但是一旦蔡州扛过了大梁这一轮进攻,势必会重新对光州提出要求,这又会成一个冤怨不解之局,自己日后若是想要发展,便会随时受到蔡州的牵制。

    以刘玄对蔡州袁氏的了解,要么就得要一下子将蔡州打死,彻底斩草除根,让其永无翻身机会,而如果没有将其一下子打死的把握,就最好不要轻易去碰对方。

    蔡州十一县,土地肥沃,接近三百万人口,甚至比南阳府还要多数十万人口,袁氏经营数十年,根基深厚,否则其也不敢有与大梁对抗的胆量,

    按照大梁开出的条件,两家联手灭掉蔡州,蔡州南四县真阳、新息、褒信、新蔡四县归自己,而北蔡州七县郾城、上蔡、汝阳、平舆、西平、吴房、朗山归大梁,然后两家日后可以联手对颍亳二州发起进攻,颍州归南阳,亳州归大梁。

    而且大梁还隐约透露出来了和淮南方面也有已经有了计议,让吴军出兵渡淮,泗州、海州皆归淮南,力争彻底将淮北打垮瓜分。

    只是这等美好勾画也只能听听而已,淮南那边的局面混沌不清,能否出兵淮北也还是一个未知数,而拿下蔡州之后,要想彻底肃清蔡州袁氏影响,也是一件难事。

    看见主公时而面目狰狞欲待决断,时而又挣扎纠结,难以抉择,灰袍儒者也知道这个选择的确不好做出。

    主公是一个有大抱负的人,若是只是想当一个富家翁,又何须这般殚精竭虑的东进申州,南取安州?以南阳几州富饶之地,安稳了几十年,何等优哉游哉?

    现在态势这般良好,怕的就是小富即安的心态又起,老是想着等一等看一看,老是看到困难而看不到曙光,进而生出怠惰心思,在他看来,那才是最大的危险。

    只是为上者谨慎行事却也是应有之意,灰袍儒者也知道身份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不尽一致,所以他也能理解。

    “玄公。”

    “唔,霆道?”似乎被灰袍儒者从梦魇中惊醒一般,刘玄晃了晃脑袋,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旁边的刘奎也觉得自己父亲好像极为疲惫一般,赶紧奉上茶盏,刘玄端起一饮而尽。

    “玄公,我看不如这样,你不是极为看好那江烽么?既然此子心思狡狯,不如待其从尉迟无病那里离开之后,悄悄招其来玄公这里,问个究竟,再做决定。”灰袍儒者建议道。

    “也罢,就如此吧,奎儿,你带人去尉迟无病处守候,不要被人发觉,引江烽前来,注意不要和其发生冲突,只消报出我名字,他自然明白。”刘玄点头。

    “父亲大人,若是他意欲逃跑,那该如何?”刘奎对父亲表现出来对江烽的重视程度很是不理解,忍不住问道。

    在他看来,一个初入天境的小角色,一个运气较好的幸运儿罢了,若是要解决他,分分秒秒的事情,何须这般郑重其事?

    父亲招他来,也是看得起他,他如何敢拿大?

    “哼,那江烽若是这般角色,那他也不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了,去吧,结识一番,日后也许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刘玄皱眉只后也是一声喟叹,自己这个儿子要说文才武略都不差,唯独这性子却把自己年轻时候的狂傲学到了十足,不是一个好兆头。

    ******************************************************************

    此时的怀远堂内却是气氛凝重,宛如胶着。

    怀远堂是南阳经略使府刘同的一处私宅——养心斋的厅堂。

    养心斋距离经略使府不足三百步,地处关帝庙外广场斜对面的一条幽静巷子中,亭台高耸,回廊水榭绕行,古木森森,夏日里乃是绝佳的避暑胜地,非贵客不得入住。

    关中李氏来客一般都是选择入住这里,足见刘同对李氏的尊崇。

    “二郎,你还在担心什么?!”尉迟无病目光中多了几分凌厉,双手按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

    “光州本来就是许氏之地,交给你勉强可以称得上是完璧归赵吧?刘玄又能说什么?你惧怕他刘玄进攻光州,杜立愿意领骑军一千助你守城,我,还有薛禅,也都可以替你坐镇掠阵,你缺武器甲胄,黄州马上替你运来,钱银粮草,关中替你筹集,这等条件,你还在犹豫什么?”

    江烽在尉迟无病锋利的目光下显得有些招架不住,拱了拱手赧然道:“尉迟大人,非是小子拿捏矫情,而是固始军实力实在太弱,难扛大局啊。这位蔡州来使也在,想必也是知道那一战的惨状,蔡州军固然没讨好,但是我们固始军损失也很大,这才刚完成了新兵补齐,整训还刚开始,骤然要固始军进驻光州,太过草率唐突,一旦南阳军来犯,我们固始军根本无法应对啊。”

    尉迟无病目光流转,重重的顿了一顿,“二郎,你也别和我们绕圈子了,有什么要求,你提出来,只要我们能满足的,都可以尽量予以满足。”

    江烽也是一阵腹诽,这种赶鸭子上架的事情这关中李氏似乎玩得太顺溜了,自己压根儿没想过要接手光州来和刘玄硬杠,好不容攒下点儿家当,要对上刘玄大军,只怕立即就得要烟消云散。

    尉迟无病说得天花乱坠,他和薛禅加上杜立来协助守城,刘玄大军一来,守不住他们几人可以一走了之,杜立带的是骑军也可以拍马溜之乎,自己这固始军就只能撂在这里了,这等不智之事自己是绝对不会干的。

    只是今日在这里,自己若是不答应,怕是脱不了身,恶了尉迟无病,浍州怕是难得获得长安批准了,想到这里江烽就是一阵烦心,这趟浑水看来还真是趟错了不成?

    “尉迟大人,进驻光州会有什么后果,你我都心知肚明,我这边前脚刚从玄公那里接受了粮食和武器甲胄,后脚就要来和玄公打对台,这合适么?我江烽岂不成了恩将仇报之人?”江烽缓缓的道。

    “二郎这话不对,光州本来就和南阳没有任何瓜葛,何来和刘玄打对台一说?要说光州本是许氏之地,但现在许氏不复存在,而你本是出身许氏,接掌光州也是顺理成章才对,刘玄若是来犯光州,那也是他失了道义!”

    杜立是早有准备,立即反驳江烽的话语。

    “二郎,光州乃是你出身之地,据我所知,目前固始亦有大批光州士绅逗留,如今袁家愿意交还光州,包括原来一切房宅田地都原物奉还,我相信你可以马上获得光州士绅的拥戴,纵然刘玄来犯,你也有民心可用。”

    尉迟无病这个时候也显得格外温和而诚恳,让江烽都为之侧目。

    “至于说固始那边,你与蔡州握手言和,一切就都过去了,寿州那边蚁贼亦不可能重返固始吧?周边尽皆无敌人,那你固始军为何不能移驻光州?难道说你还留恋那盛唐和霍山两县白地?”

    “尉迟大人,那不一样。”江烽沉稳的道:“光州固然美好,但是我却无半点根基,固始虽然残破,却也它的城防体系却是我一手一脚打造出来的,我可以毫不夸大的说,哪怕蔡州军再来犯固始,我也一样可以让其铩羽而归,可光州呢?若是南阳来犯,我以何应敌?杜兄一千骑军,尉迟大人您带来的几员武将,那也只能勉强帮我应对南阳武道高手,但是攻城拔寨归根结底还是由士卒们来完成的,我这点兵力要守光州,太过危险了啊。”

    “二郎,你意如何?”尉迟无病沉声道,他也不愿意在和江烽绕圈子。

    “尉迟大人,你们要我固始军入光州的目的我很明白,无外乎就是让我固始军牵制玄公大军,可是我要问一句,固始军就算是进了光州,玄公就会受牵制,就不向蔡州进兵了么?”江烽好整以暇的反问:“我觉得恐怕达不到这个目的啊。”

    江烽直白的话语让尉迟无病老脸都是一热。

    不过他也是老于世故的老人了,对这种场面也是见惯不惊了,点了点头:“二郎这般坦率,倒是让老夫有些汗颜了。”

    “没错,固始军这点儿力量的确难以对刘玄数万大军起到多少牵制作用,刘玄如果决定要对蔡州用兵,一样会出兵,不过蔡州在光州驻扎五千兵力可以腾出手来转往蔡州本土防御,总能发挥一些作用,至于说刘玄若是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进兵蔡州,我想他会感受到众叛亲离四面受敌的滋味如何,也会让他明白,若是没有关中为其张目斡旋,他就什么也不是!”

    尉迟无病的最后一句话里恫吓之意表露无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