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三卷 挥剑决浮云 第二十二节 火中取栗?
    热血涌上脑之后,江烽觉得自己呼吸都急促起来,两边太阳穴都在突突猛跳个不停。

    拿下光州之后的好处很多,这个立身之地可比浍州条件好太多,但危险和缺点一样巨大。

    刘玄会答应么?

    这是最关键的。

    袁氏转手把光州让给自己,而自己还在乐颠颠的向刘玄索要的援助物资,这出大戏演出来,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抽打刘玄的脸,若是刘玄一怒兴兵要强取光州,固始军何以应对?

    就凭那几千元气未复的军队?江烽没有把握。

    光是那刘玄麾下云集的天境高手,就足以让己方无力应对,尤其是若是刘玄亲来,谁能匹敌?

    以邓龟年和罗真、许静他们能制作出来的术法武器要对付刘玄这种小天位高手,显然还力有未逮,甚至连牵制都做不到,假以时日,也许能取得一些进展,但现在还差得远。

    蔡州军攻固始看似铩羽而归,但江烽和诸将都知道,若是袁氏大军坚持第二日继续进攻,现在固始已经属于袁氏了,只不过袁氏不愿意把有生力量折损在固始这个无关大局的县城上选择了放弃罢了。

    江烽努力让自己的心境慢慢沉静下来,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这算是干大事,还是见小利?貌似大事,但若是无视自己实力,也许就是忘命了。

    内心诸般思绪千回百转,江烽也难以做出决断。

    他知道杜立肯定还有后话,比如杜氏协防,甚至关中派出高手支持等等,但这能改变双方强弱悬殊的态势么?

    “杜兄,那你们杜家为何不取光州,你我互为犄角,唇齿相依,岂不更好?”江烽轻声道。

    “二郎,不瞒你说,刘玄夺取安州,给鄂黄蕲三州造成很大震动,我们被迫进兵沔州,虽然勉强稳定了形势,但是一方面刘玄仍然有两万大军驻扎在应城、云梦一线,而沔州地狭而平,对我们军队布置极为不利,我们承受压力很大,加之刘玄夺取安州之后,其斥候细作在蕲黄二州频频散布谣言,蕲黄形势也出现不稳迹象,我们不得不在蕲黄二州屯兵驻扎,以防不测,实在是没有余力来过问光州了。”

    杜立说这番话时也是咬牙切齿,显然是对刘玄一招接一招针对杜氏的狠手极为痛恨。

    长年处于和平时期的杜家显然已经有些香醉忘忧的感觉了,突然面对刘玄这样的强敌打击,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应对乏力了。

    江烽对蕲黄那边形势也很了解,牵一发动全身,刘玄的入主安州顿时动摇了整个杜氏诸州的统治,尤其是蕲黄二州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也难怪杜氏着忙,若是刘玄取了光州,这黄州就被安州、光州形成夹击之势,加上黄州地方士绅本来就对杜氏不满,只怕内外交困之下,易手就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这个时候要把自己推入光州,这是要让自己去替他杜氏当挡箭牌。

    虽然明白这其中道理,但是这光州摆在这里,任取任予,要说不动心,江烽还真做不到。

    火中取栗啊,稍不注意就得要把自己给烧死啊。

    见江烽面色变幻不定,杜立一咬牙:“二郎,若是还担心刘玄对你不利,我本人愿意率一千骑兵协防光州,另外杜家还可以赠予固始军一批武器甲胄,钱银粮食若是有需要,杜家也可以酌情予以支持。”

    江烽苦笑,杜家也是火烧眉毛才来着忙,之前干什么去了,若是早一步拿下安州,哪会如此窘迫?

    不过此时杜家越是这般需以重利,越是说明形势的危险,江烽哪敢轻易应允?

    正沉吟间,室外又传来亲卫声音:“大人,有人求见。”

    江烽一愣,这一来都来啊,“谁?”

    “那人只说尉迟大人邀您一见,您自然知晓。”亲卫恭声道。

    尉迟大人?江烽心中暗自叫苦,而杜立却是面泛红光,精神大振,“二郎,我与你一道去见尉迟无病,尉迟无病素有武中儒将之称,定有见教。”

    这个时候江烽还真不想去见尉迟无病,若是被刘玄得知,却又如何是好?没准儿刘玄就要在南阳城里直接斩杀自己这个祸患了。

    只是江烽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去也不行,连面都不见,自己来南阳为何?

    富贵险中求,一步一回头,走罢。

    ************************************************************

    “属下晚去了一步,那江烽已经被鄂州杜立陪同一道随薛禅薛大人带走了。”站在下首的男子轻声道。

    “尉迟无病这老儿动作倒是蛮快啊。”一身青衫的刘玄放下手中茶盏,微一皱眉,转过头问站在自己身旁的青年,“奎儿,你觉得现在当如何?”

    “父亲大人,尉迟叔叔的目的很明确,现在那薛明栋又和他在一起,听说薛明栋有意要当尉迟叔叔的东床快婿,估摸着尉迟叔叔也是要为蔡州与固始之间当和事佬,甚至可能要把光州交给江烽,有意来膈应我们,那杜立自不必说,深怕我们得了光州,他们黄州就不保了。”

    被唤作奎儿的青年二十出头,生得面如冠玉,一头秀发用一枚玉簪绾住,言语间双眸顾盼生辉,乃是刘玄三子刘奎。

    “若是那江烽知趣,自然不敢应允,一离开就会奔我们这里来,若是他仓皇离去,那说明此人已生异心,定不能让其离开南阳境内,到时候交给儿子就行。”

    刘玄却缓缓摇头,把目光转向坐在自己下首的儒者,“霆道,你觉得呢?”

    “尉迟无病这般急切,也是惧玄公要出兵蔡州了,有点儿病急乱投的感觉啊,那江烽敢接下光州么?”儒者摇头,“纵然有许氏一脉相助,都言这江二郎心思狡狯,岂有看不到这里边的危险?”

    “金银红人眼,财帛动人心,何况一州之地?”刘玄却不太认可自己这位首席谋士的观点,“这江二郎固然狡谲,但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赌性奇大,敢于下注,霆道你没注意到他在蚁贼围攻和蔡州军进攻固始时都是以小博大,以弱搏强么?这等胜果也势必会刺激其冒险的野心,何况这光州一地可比那小小固始强不知多少倍去了。”

    “玄公,那也未必,那江二郎是在别无选择之下方才这般冒险,但是现在他不是在谋求大梁为其奏请设立浍州么?我们南阳亦可助其一臂之力啊,这等情况下,他会再来冒这种险么?要知道他固始军那点实力,在我们南阳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一身灰色儒袍的男子摇头,显然也是对江烽的发迹史有所研究。

    “霆道,你怕是小瞧了关中李氏对我们的顾忌啊。”刘玄言语间既有自豪,也有些苦涩,“我敢说,若是尉迟无病此时有机会杀我,哪怕我和他四十年交情,只怕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我现在大概都成了关中诸位心目中最可恶的人了,为虎作伥啊,可你们看看关中李氏这么些年干了些什么?内部相互倾轧,不思进取,对外就知道四处游说,可大梁是靠嘴皮子就能说倒的?沙陀人就能俯首帖耳的为其所用?南阳有南阳自己的利益!”

    “既然李氏已经无力继统这大好江山,那就别怨我们为我们的子孙后代去争取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刘玄没有义务跟随他李氏的指挥棒旋转,也没有义务要按照谁的意图行事,谁也不行,包括我大哥在内!”

    刘玄有些激愤的话语在室内回响,听得侍立一旁的刘奎也是双目异彩绽放,显然是被自己父亲这番豪情壮志所震撼。

    而旁边的灰袍儒者则是微微颔首,这才是一个当主公的模样。

    当初自己之所以舍弃刘同而投入刘玄门下,也就是看准了刘同空有一身绝佳武技,麾下谋士武将云集,但是自己却庸碌,不值得为之效命,而刘玄虽然实力不如其兄,但是却锐意进取,定能有所作为。

    事实证明自己选择也是正确的,这么些年来,刘玄实力日增,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和刘同分庭抗礼了,若不是不愿意有背刘氏家训,免得兄弟反目,刘玄也不会出此策另立门户。

    现在刘同若再是不识趣的要来指手画脚干涉刘玄一方的行止,那就真的是有些不识时务了。

    “玄公说得是,南阳有南阳自己的利益,若是一味去屈从于别人意愿,那只会沦为附庸。”灰袍儒者接上话:“玄公是否有所决定?”

    灰袍儒者一句话又让本来有些激动的刘玄又安静了下来。

    说易行难,刘玄不是没有决断的人,但是要面临这等决断,依然让人难以取舍,出兵蔡州,兄弟必然反目,虽然大哥不至于对自己有什么动作,但若是再想回到以前便不可能,而关中李氏也必定会给自己处处设置障碍,日后再无有各方面的优容支持。

    若是能退一步,蔡州拱手送上光州,却不出兵蔡州,无疑是最划算之举,只是若是让那蔡州缓过气来,对方未必会善罢甘休,自己只怕便会一直被蔡州所困,难以大展拳脚,而大梁方面也绝不会再给自己半点援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