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一节 彼可取而代之
    虽然也知道江烽对自己很好,但是鞠蕖内心还是有一些自卑和不安,这源于她自己与其他女子不一样的外貌。

    鞠蕖肤若凝脂,胡汉混血特有的白皙肌肤让她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尤其是深凹的眼眶里一双浅绿色的眼眸,加上高耸的鼻梁和丰厚的嘴唇,总能带给男人一种特别的感受。

    知道自己这种外貌可能会很吸引男人,但是鞠蕖却害怕自己沦为只能通过外表来吸引江烽,她不愿意成为那样的女人,所以她极力想要通过其他方面来证明自己,让江烽接受自己。

    鞠蕖也和江烽谈及过她的出身。

    她母亲应该是波斯人,萨珊王朝之后阿拉伯人对波斯地区进行了征服,而大批波斯人为了躲避阿拉伯人的统治,开始通过海陆两路向大唐中土迁移。

    初步估算从公元651年萨珊王朝灭亡之后百余年间有超过三十万的波斯人迁移到了西域、长安、洛阳、广州、福州等地居住生活,后来他们开枝散叶,陆续迁徙到中原各地生活。

    而黄巢对广州胡商的掳掠北返也一路丢弃下了不少胡商,使得这些以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为主的胡商沿着广州、潭州、江陵、襄阳这一线落下不少,他们也就在这些城市重新定居下来。

    鞠蕖的母亲就是一个胡商的女儿,后来被鞠尚良纳为妾妇,生下了鞠蕖。

    “你是说你还有两个舅舅在西域那边?”江烽还是第一次听到鞠蕖提及她自己还有两个母舅,这让他颇为惊讶。

    鞠蕖摇摇头,语气很平淡,“我不确定,都是几年前我母亲尚在时,有一个舅舅来过骊山看望过我,后来我母亲去世之后,便再无联系,我只知道有一个舅舅是常年来往于长安和西域之间,主要是经营宝石、香料、马匹这一类东西,另外一个舅舅就定居在长安,只是我从未去找过他们。”

    胡商素以经商者居多,江烽之前也没想过鞠蕖的母系这边居然还是胡商家族,只是很显然鞠蕖母亲被鞠尚良纳为妾妇之后就与母系那边联系渐淡了。

    江烽倒也没想太多其他的,只是想到若是要谋这浍州设立一事,保不准还得要去跑一趟长安。

    自己对长安的情况一无所知,若是鞠蕖母舅这边真的是长安商贾,没准儿对长安的情况也能有一个大略了解,免得自己去了长安人地生疏,耽搁了时间。

    见江烽沉吟不语,鞠蕖犹豫了一下,“二郎,若是你真的要去长安,需要帮助,我可以陪你去一趟,顺带也看看我那两位舅舅,也许他们能帮得上一点儿忙呢。”

    “哦,陪我去长安那当然好,看你舅舅也是应有之意,至于说能不能帮我忙,那倒不重要,我要去长安办的事请,恐怕一般人也还真触摸不到。”

    江烽很自然的替鞠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

    鞠蕖的身体特征实在于太过突出了,加之外出充当保镖角色也让鞠蕖无法像这个时代寻常女性那样动辄穿襦裙半袖这类衣物,更多时候还是得穿紧身劲装,这也使得鞠蕖饱满的胸臀更为诱人,连江烽都坚决支持鞠蕖最好能随时把斗篷和帷帽穿上,免得太过于招人眼目。

    看着江烽手指在自己身上的斗篷衣衫处整理着,一股淡淡的温馨萦绕在鞠蕖心间,只盼得这般温情四溢的时光能久驻,只可惜往往就是这等时候就会有大煞风景之事来破坏。

    “大人,外边有人求见。”

    “哦?”江烽又是一惊,张万山外出打探消息尚未归来,竟然就有人找上自己门来,倒是大出意外,看来自己来南阳也引起了很多有心人的关注啊。

    鞠蕖见江烽惊讶,也顿时紧张起来。

    来南阳之前,崔尚就专门和鞠蕖交代过,说南阳目前风云际会,各方势力现在都敌友莫辨,也许这一刻是朋友,下一刻就会是敌人,一切都会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尤其是刘玄的态度将会决定着多方势力态度的转变,所以让鞠蕖务必要小心任何人。

    “是谁?”压抑住内心的震惊,江烽问道。

    “他自称是鄂州杜立。”门外的亲卫应答道。

    “杜立?”杜立也来南阳了?

    江烽一怔,杜立来南阳作甚?

    安州已入刘玄之手,难道说杜家还指望老虎吐出嘴里的肉?

    还是担心刘玄趁势进攻沔州,来摸底?

    再怎么也还是应该见一见杜立,好歹杜家也帮了固始军不少忙,哪怕是在最后自己都还从黄州弄回来不少粮食,替自己解决了大问题,现在固始城外粥棚里的粥都是来自黄州的稻麦。

    “快请。”江烽站起身来,鞠蕖有些懊恼打断了原本愉悦的好时光,只是这等正事她也知道耽搁不得,便有些悻悻的跟在江烽身后。

    一隔两月,江烽发现杜立似乎苍老了不少,眉宇间笼罩着的阴霾让杜立原本有些黝黑的面膛显得更加心事重重。

    “杜兄,两次到殷城都未能见到杜兄,让小弟很是遗憾,本来说这一趟回去之后,准备到黄州一行拜访杜兄的,没想到杜兄来了南阳,正好可以和杜兄好好叙叙一别之后衷肠。”江烽上前握手把臂,延请杜立入座。

    虽然道不同,但江烽对杜立并没有太大恶感,就算是对方索要过许氏双姝,但是在这个时代下那也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何况在自己拒绝之后,对方也未有其他过激言行。

    杜立内心也是万般感慨,现在的江烽身份大不一样了,只是这家伙似乎恍然未觉,仍然是以前那副模样,不管对方是有意如此,还是浑然不知,但总归让人心里愉悦。

    “二郎一战成名,蔡州军铩羽而归,连我在鄂州都有闻啊。”杜立努力让自己脸上笑容显得真诚一些。

    “侥幸而已,下次也许就没有这种好事了。”江烽亲自接过亲卫递过来的茶,放在杜立面前,“听闻南阳取了安州,你们取了沔州,你们和南阳已然达成一致了?”

    杜立苦笑中多了几分愤然,“安沔本来就是我们杜家的势力范围,刘玄狂悖,恣意妄为,终将会自食恶果!”

    江烽也是一脸遗憾,“杜兄,请恕我直言,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安沔二州既然早在你杜家手掌之内,却为何迟迟未取?这等时候来责怨他人,没有太大意义了,倒是现在安州已入南阳,你们杜家倒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如何与南阳相处。”

    被江烽有些直白的话说得脸色更加难看,几欲发作,但是杜立心念百转却化为了一声长叹,江烽所说没错,十多年间,无数机会,自己不取,怨得谁来?

    安州已失,这也罢了,但是局面似乎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凶险,所以杜立在得知江烽进了南阳城之后,便马不停蹄赶来,要抢在第一时间与江烽一晤。

    “二郎,刘氏阴险,只怕世人不察,这夺我安州才是第一步,日后只怕刘氏会变本加厉,一步一步暴露其枭獍之心。”杜立唏嘘了一阵,话锋一转,“二郎,固始军击退蔡州军,下一步有何打算?”

    江烽也不瞒对方,本身这也马上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我欲奏请长安,请设浍州,辖固始、殷城、盛唐、霍山四县。”

    杜立摇头,“不妥,盛唐、霍山历来属于寿州,且现在蚁贼在手中境内活动仍然猖獗,莫非二郎打算入寿州清剿蚁贼不成?韩拔陵部也就罢了,秦权麾下诸将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二郎须慎重啊。”

    “杜兄何以教我?”江烽有些讶异,目注对方,他感觉到杜立似乎是有为而来。

    “二郎不如重取光州。”杜立目光平视江烽,一字一句的道。

    “光州?!如何取之?”江烽心神剧震,“固始军方经恶战,杜兄不是不知。”

    “若是二郎有意,我愿去说服尉迟无病和袁氏来使!”杜立立即接上话。

    “尉迟大人也来南阳了?!”江烽又惊又喜。

    “嗯,尉迟大人来了有几日了,蔡州亦有人来南阳。”杜立语气有些急促,“无论刘玄是否出兵蔡州,袁氏都无力再保有光州,不如交给二郎你,你若能娶许氏双姝,这也算一份嫁妆吧。”

    杜立的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击打在江烽头顶上。

    光州交给自己?!这可能么?

    但话又说回来,这又有什么不可能?

    袁氏无力再保有,彼可取而代之!

    不得不说,这个诱惑超乎寻常,饶是江烽深知这个诱饵里边可能包裹着的是毒药,但他还是有些动心了。

    光州,若是能拿下光州,自己又何须煞费苦心的去搞这个浍州?

    若是能重返光州,只怕云集与固始那帮光州士绅砸锅卖铁都得要全力支持自己,而许氏也一样会发动一切力量来支持自己,光州的诸多资源都能为自己所用,哪像固始这种县城还得要一手一脚重新来打造?

    只是这光州,自己能拿下么?自己又敢去拿下么?拿下了自己又能保得住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