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二十节 山雨欲来风满楼 2
    不得不承认南阳方面的确有值得诸藩重视的实力,众多的人口也为南阳军提供了充足的兵源,发达的经济也让南阳能够支撑得起这样庞大一支军队。

    尤其是在南阳这等并非最优产马地的地带,整个南阳军仍然保持着两万骑兵,这也意味着仅仅是南阳军就保有超过四万匹战马,而整个南阳地区的马匹数量也远远高于诸如同一纬度的诸如光申、淮北这些地方,这没有足够雄厚的经济实力是难以实现的。

    南阳军队掌握在二刘手中,几乎是对半均分,各自掌握在各自亲信大将手中,包括在武将高手、文臣谋士以及术法人才这些方面,经过这么多年大家心照不宣的发展,也逐渐形成了分别以刘同和刘玄为首的两大集团。

    不过在此之前两大集团仍然保持着较为密切的关系,同公和玄公在这些文臣武将口中仍然都是主公,只不过在内心中却早已经有了明确界限。

    可若是在面临外敌时,二刘仍然会毫不犹豫的携起手来,这一点似乎从二刘对宿仇萧家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薛明栋说得没错,若是蔡州将光州让出,四万多的兵力,尤其是在还有八千精骑的情况下,刘玄只需要保留三五千兵力留守光州,仍然可以抽出四万大军进攻蔡州。

    蔡州南面皆是平原,一马平川,根本就支撑不住这样大这样一支军队的进攻,以蔡州南部现在单薄的防御兵力,南阳军可以轻而易举的横扫整个南部蔡州。

    尉迟无病默默的点头,陷入了沉思,薛禅和薛明栋二人都不敢吭声,深怕打扰了尉迟无病的思考。

    “明栋,我问你,你们蔡州军当日进攻固始时,袁无为、袁无畏、袁无敌三人带兵,还有其他你们汝阳八柱中的诸人,以一万三千兵力进攻只有四五千人的固始军,都未能一举而克,你们自己作何解释?怎么总结的?”

    尉迟无病突然抬起头来,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来,“照理说,固始军几个月前还是一直不值一提的县军,就算是囊括了光州和申州残兵,也难以和你们蔡州精兵相提并论,而且袁氏三驹不是号称河南道上的翘楚人物么?为何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据我所知,固始军中并无什么值得一提的人物,除了一个杨堪,据说是持有汴梁十二名刃之一冰王戟,但是就是他一人就能力挽狂澜?我无法置信。”

    薛明栋也没想到尉迟无病怎么会突兀的问起这个事情来了,这本来是蔡州的一个伤疤,袁无为虽然在向袁怀河的信函中承担了主要责任,但是仍然在信函中谈及了固始军的不俗之处。

    汝阳八柱中赵榄阵亡,袁文柏、袁文榆重伤,损失兵力数千,这样大的挫败,不是一句话能够遮掩过去的,

    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在尉迟无病面前有半点虚言,尉迟无病不会无的放矢,这个时候问及这个问题自有其道理,所以薛明栋也是思考了一下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曾经和文極、文槐他们探讨过,也曾问过七哥,大致知道一些,不过他们的意见不尽一致。”

    “说来听听。”尉迟无病长眉又是一掀,“不要讳疾忌医,是什么就是什么!”

    “是,尉迟叔叔。”薛明栋赶紧点头:“文極和文槐觉得固始军能够击败我们蔡州军,主要是因为我们前期情报收集不到位,致使我们在应对布置上失当,没有发挥出我们蔡州军这边攻坚克难的优势,像三哥和十九哥都被对方三人缠住太久,而许氏突兀出现使得七哥和九伯未能在西面城墙上实现突破,加上固始军在术法器械力量的布置上超乎想象,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被动。”

    “情报不足?术法器械太强?”尉迟无病沉吟了一下,“那袁无畏又如何解释?”

    “七哥的看法要复杂一些,他认为固始军的成长速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最初固始军在分裂时,虽然在县州军中算是过得去,但远无法和我们蔡州军相提并论,所以他说他当初舍弃了固始军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而跟随他返回光州的固始军几个指挥也表现平平,应该是与蚁贼的一场恶战使得固始军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加上光州旧军和申州军的加入,以大批大梁军官老卒的充实,才使得固始军实力有了很大提升,……”

    “这个理由经不起推敲!”尉迟无病毫不客气的打断:“大梁军官老卒的加入才几日你们蔡州军就发起了对固始的进攻,短短十来日的磨合锤炼就能让固始军变得如此强悍?这话只能哄哄小孩子,照说这种临时纠合起来的军队战斗力反而会下降,打赢了对你们蔡州军这一仗,才可能使得他们的士气军心上升,战斗力才会提高一个层次才对!”

    被尉迟无病的话给驳得无言以对,薛明栋也只能说:“这是七哥的解释,但七哥还说了一点,他说那个江烽心思极其狡狯慎密,谋定而后动,可谓算无遗策,对我们蔡州军这一战应该是经过了多番考虑,做足了有针对性的布置,……”

    听得薛明栋这么说,尉迟无病捋了捋颌下的胡须,似乎在掂量这个判语的分量,“这个判断倒还比较靠谱,这个小子我早就知道非寻常之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啊。”

    薛禅和薛明栋听得尉迟无病居然用“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样的话语来形容江烽,都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不过就是运气够好,赶上了这个机遇罢了,就算是现在,固始军那几千兵力,在这片土地上也还排不上号。

    看到了薛禅和薛明栋不以为然的表情,尉迟无病也是心中暗自叹息,却没有理会二人:“薛禅,你马上去见江烽,就说我邀他一见。”

    ********************************************

    负手站在窗前,江烽也在思考着自己这一趟来南阳的目的。

    打秋风是主要目的,打秋风的对象是刘玄,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刘玄已经成了磨心,成了焦点,恐怕这几日里都是殚精竭虑的琢磨事情,还有没有心思理睬自己,是个问题。

    中原形势演变成这般模样,也超出了当初自己的预料,不过以现在固始军的实力,就是想要参与也还不够格,只能看着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了。

    实力啊,实力,还是实力不济啊,否则自己完全可以趁着中原大乱的时候一口吞下整个寿州,哪像现在还得要百般琢磨怎么来拿下寿州最贫瘠的盛唐、霍山两县而不至于让蚁贼反噬一口。

    说起来自己一下子就扩充了四个军的军队,现在又在杨堪的“煽动”下搞起了两个屯军,实力似乎也一下子膨胀了不少。

    自己走之前两个屯军都已经组建了起来,而且是完全按照满编军的编制来组建的,二千五百人一个军,只是现在甲胄、冬衣、武器等物事尚未配齐。

    贺德才已经让整个固始的工坊又全面运作起来,加紧生产甲胄,而武器却还只能从黄州或者南阳这边购买。

    南阳素来是冶铁中心,所产武器精良,若是能从刘玄这里化缘到一批武器,倒能节约不少。

    拜帖已经交到了刘玄府上,也不知道何时能获得一见。

    据张万山说刘玄这两天都是早出晚归,而且就算是回来要么就在商议事务,要么就是在会见客人,估摸着自己要见刘玄还得够等。

    不过刘玄府上管家也是一个机敏之人,张万山一送上拜帖便表示会尽快送到刘玄手中,一有消息马上就会到迎宾馆来通知。

    江烽知道自己目标太大,这南阳城里各方势力云集,张万山性子机敏,头脑灵活,安排他出去打探消息倒是相当合适。

    虽然没在迎宾馆里看见刘岚,但是若只是那薛明栋,量他也不敢来挑衅,若是袁无为亲来还差不多。

    “二郎,不如你先调息一番,这一趟来又得要忙活好几日,你把精力养足,也好应对。”鞠蕖仍然是一身素装打扮,除了在江烽和自己房间里外,平素哪怕是在跨院里也是斗篷帷帽在身。

    “哎,蕖娘,说来都惭愧,早就说要替你把这脸上伤治一治,却总是不巧,这白獭脂我已经安排人去扬州和杭州去买了,汴梁那边我也托常昆帮我看着,若是有,定要买下给我送来,届时就能炼制药膏替你疗伤了。”

    “不急,我这伤都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日。”

    鞠蕖心情不错,只要能和江烽单独在一起,鞠蕖发现自己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像这种与江烽独处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她也尤其讨厌别人来打扰。

    她也不知道自己对江烽的感情算是什么,但是她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很难在离开江烽了,就像藤萝离不开大树一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