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九节 山雨欲来风满楼 1
    “大人,这么说来刘玄是打定主意要对蔡州动手了?那我们该怎么办?”薛禅也忍不住启口问道。

    如果刘玄决心已定,那么再呆在南阳就毫无意义,需要做的是尽力督促大晋和泰宁军以及淮北赶紧出兵,而且要全力以赴对大梁发起进攻,最大限度减轻蔡州东线、北线和西线压力,让蔡州能够尽快腾出手来,应对南阳的进攻。

    尉迟无病手指轻轻在胡椅的扶手上点了点,似乎在斟酌当下纷乱复杂的形势。

    刘玄的野心虽大,但是却也非不明时务之人,他也应该料到他一旦一意孤行的出兵蔡州,那么相当于整个原来的反大梁体系决裂了。

    关中李家、大晋、泰宁军、淮北,都会与之反目,加上他进军安州,结怨于鄂黄,本身就不睦的襄阳,可以说在他四周除了大梁之外,一下子就全都是敌人。

    这种从原来广受欢迎的战略态势一下子变成四面皆敌的剧烈转变,刘玄承受得了么?

    尤其是来自关中李氏正朔的巨大压力,他刘玄就真的敢不顾?

    他刘玄和大梁朱氏可不一样,现在关中和大梁之间的关系大家都还维系着一种极其微妙的默契。

    大梁不会主动去挑衅关中,甚至在一些细枝末节上都还要让关中几分,而关中也绝不轻易越线,比如公开斥责大梁,又或者直接要求谁都大梁出兵,避免撕破脸皮对各自都是一种无可挽回的损害。

    关中李氏的正朔地位虽然犹在,但是限于自身实力,加之又失去了中原汴洛之地,其影响力日渐式微,但正朔的身份又使得诸藩为使得自己身份和统治的正统性而不得不求得关中的认可。

    这种局面有些如同东周列国时的态势,周王虽然没有硬实力,却还有一定影响力,而大梁就像当初的秦国,对周王也是既恨一时间却又无可奈何,还得虚与委蛇。

    可刘玄若是以为他也可以像大梁那样就想错了,只要李氏一纸敕令,便能让他的身份合法性受到质疑。

    比如反对其吞并安州,将安州授予鄂黄,又甚至直接将申州交给别人,这种手法也许一时间不能让其马上受损,但是长久之后,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会体现出来。

    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尊崇正朔,而李唐的正朔除了北方那些蛮族胡人外,中原江淮,吴越河朔,山南剑南,这些地方百姓还是认同的。

    “不,还不一定,刘玄虽然野心勃勃,但是并非狂妄之人,有些事情他不想明白通透,他也不敢妄动。”尉迟无病缓缓摇头,说出自己的判断,“我估计这个时候他也应该在和各方接触,看来要好好衡量一下利弊得失才敢作出决定,不过也应该快了。”

    尉迟无病也在揣摩刘玄此时的心思。

    要说刘玄对蔡州毫无野心绝不可能,尉迟无病和刘氏兄弟认识几十年,以他对刘玄的了解,刘玄只怕早就有此意,只是碍于各方面条件尚不成熟,所以迟迟未做决定。

    长安李氏之外的九大望族,长孙、姚、宋、房为文官望族,徐、尉迟、薛、郭、韦为武将豪门,九家子弟均与南阳二刘交好,像跟随尉迟无病来的薛禅也是薛家庶出子弟,一样也早就认识刘同刘玄兄弟,而尉迟家族与刘氏更是世交,刘玄也需要考虑一旦违逆了关中李氏的态度,就相当于和整个关中豪门交恶,这样的代价他是否能承受?

    但是你要说刘玄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也未必尽然,大晋、泰宁军与南阳领地并不接壤,无甚影响,淮北纵然日后接壤,但也难以对其有太大影响,至于鄂黄杜氏,恐怕还是畏惧多一些。

    真正对刘玄能够有实质性影响的也就是关中和襄阳萧家。

    关中对其影响是全方位的,甚至还可能推动刘同对其的态度变化,而萧家则是实打实的威胁。

    从地形上就能看得出,如果刘玄失去了南阳府和泌州对其的庇护,隋州就随时面临东下襄阳军的进攻,其战略态势就会为之一变。

    而一当襄阳军真的对隋州构成威胁,那么原本不敢和刘玄叫板的鄂黄杜氏只怕态度也会发生变化了,再加上淮北,恐怕刘玄也就要处于一个受敌的可能局面了。

    一边是巨大的利益诱惑,一边是可能面临恶化的外部关系,这的确有些考验刘玄,但尉迟无病以自己对刘玄性格和心态的考量,觉得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因素的话,刘玄恐怕最终还是要选择出兵蔡州。

    无他,让自己子孙获得更大的领地和荣耀,而非屈从于自己兄长的子孙之下,这个诱惑是让一直不得不屈居于刘同之下深感束缚的刘玄难以拒绝的。

    他不愿意自己的儿子也像自己这样,而且他也深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如果刘玄不是选择对蔡州动手,而是选择对鄂黄,甚至对襄阳,关中李氏都会置身事外,甚至乐见其成的,二刘势力壮大了,始终会对大梁有所制约,但是唯独对蔡州,则是关中难以接受的。

    见尉迟无病脸色阴晴不定,薛明栋再也忍不住。

    这一次袁、薛两家的家主派自己来南阳见尉迟无病,就是想要接住尉迟无病的影响力来支持刘玄的异动,甚至也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条件,比如让出光州,但是不到万不得已,这个条件不会提出来。

    “尉迟叔叔,是否可以敦请萧家……”

    尉迟无病看了一眼薛明栋,微一沉吟:“明栋,我知道你的意思,萧家若是屯兵东线,的确能给刘玄以压力,但是你考虑过没有,萧家一动,也许就会让刘同和刘玄之间的矛盾骤然让位于对外的侵略压力,刘氏素来与萧家不睦,萧家这个时候妄动,只会授刘玄以口实,刘家内部也许就会团结起来,甚至刘同一系也会支持刘玄,刘玄可以更肆无忌惮的对蔡州出兵,而萧家若是敢出兵隋州,那南阳大军一样可以南下襄阳,萧家做姿态可以,要让他们真的出兵,恐怕他们还没有真正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薛明栋心中一阵冰冷,但他也知道尉迟无病的这番话属实。

    出兵南阳这样大一件事情,也不是尉迟无病随便给萧家某人打个招呼那么简单的。

    做姿态可以,但是真正要出兵,恐怕萧家就会慎重行事了,符合不符合当下萧家利益,这些都需要一一斟酌,等到考虑清楚,恐怕早就水过三秋了。

    目光掠过薛明栋纠结的脸上,这个小子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心中藏不住事,看来袁氏也的确是被逼得太紧了一些。,袁氏居然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来南阳,把这小子都派来了,难道就以为他是自己东床快婿的候选人之一?袁氏也太高看自己的影响力了,想到这里尉迟无病也有些自嘲。

    大梁这一次看样子也是真的动了真格,南陈州的屈辱恐怕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大梁武将心中,不拔除不后快,这一点尉迟无病还是有判断的。

    但是唯一没料到的是刘玄会卷入进来,看来申州的得手的确狠狠撩拨起了刘玄的野心,而安州易如反掌的纳入囊中更刺激了他的欲望,才会让他这般放肆了。

    “明栋,你给我一个准信,蔡州是不是有意交出光州来换取刘玄的止步?”沉吟了一下,尉迟无病终于问道。

    薛明栋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变幻不定,良久,才无比艰辛的一咬牙道:“尉迟叔叔,临来之前,二位家主的确和我说过,若是能让南阳给蔡州以鼎力支持,蔡州愿意将光州转让给南阳,但是最好是让给刘同,蔡州愿意上奏请任命刘鞅为光州刺史。”

    “刘鞅为申州刺史?”尉迟无病似笑非笑,瞥了一眼薛明栋,“这等离间之计,刘氏岂能中招?”

    刘鞅是刘同三子,而次子刘广则已经是泌州刺史了,虽然现在刘同本人还兼任着南阳府尹,但是谁都知道那是其长子刘翰的囊中物,若是把申州交给刘鞅,无疑会极大的刺激刘玄,让刘同和刘玄关系骤然紧张。

    “可若是直接让给刘玄,刘玄得手之后却又得寸进尺,那又当如何?”薛明栋反问:“让刘同一系接手,起码能在东面能牵制一下刘玄,让其无法为所欲为!”

    “不妥,刘同不会接受这种太过于明显的招数,这只能刺激刘玄。”尉迟无病站起身来,有些焦躁的来回走动。

    “可是交给刘玄就能保证他不出兵蔡州么?刘玄现在手中掌握大军超过八万,他在安州只屯兵两万,隋州只屯兵了一万五千,其余四万多兵力尽皆摆放在申州,而且八千骑兵全数从隋州调往申州,意欲何为已经昭然若揭,把光州让给他只能是负薪救火,毫无意义!”

    薛明栋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提高声音道。

    蔡州对南阳的情报收集也是极为精准,显然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个昔日在谋夺申光二州时还暗通款曲的盟友的危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