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四节 心机男女
    拿下光州也一度是江烽的奢望,但是冷静下来思考,打崩了蔡州,光州也轮不到自己,那是大梁要用来酬谢刘玄的,现在自己要去拿下光州,哪怕蔡州军就只在光州摆上三五千预备兵,都得要让自己吐血,即便是有许家策应,恐怕也不行。

    深刻意识到自己实力的不济,江烽也就放弃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老老实实的图谋如何壮大自己才是正理。

    杨堪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比预料的要快,张越和秦再道的恢复状态也不错,这让江烽也有些沾沾自喜。

    《青囊书辑要》中的一些妙方终于还是展现出了水准,江烽一度也对这份丹药师的职业感兴趣起来,只不过要常年泡在这些药丸丹散里边,又不是江烽愿意接受的了,也许这就是只能是一个爱好。

    送行的人不多,这也是江烽特意要求的。

    除了杨堪、崔尚和陈蔚,也就只有许氏姊妹了。

    鞠蕖是要跟随江烽一并去的,原本江烽不愿意让鞠蕖去,毕竟鞠蕖身体也刚康复,甚至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鞠蕖坚持要去,江烽也是无奈,只能应允。

    事实上杨堪和崔尚他们要希望鞠蕖能跟随江烽而去,虽说南阳目前和固始军之间的关系还处于蜜月期,但这种事情瞬息万变,如果南阳军真的要对蔡州用兵,或者就要直接进攻光州,那固始军日后的地位就很尴尬了,而江烽甚至就可能成为刘玄心目中的敌人。

    还有这个时候肯定是各方势力的使者都云集于南阳,关中,大梁、蔡州、鄂黄,甚至大晋、淮北这些势力都有可能派人到南阳了解动静,可以说南阳此时形势是牵一发动全身。

    诸多势力代表云集于此,稍有差池,也许就是刀兵相见,以江烽现在的武技,的确还有些逊色,有鞠蕖在一旁,起码也能有个照应。

    “那就拜托鞠家妹子了。”许宁微笑着福了一福。

    鞠蕖脸色依然是冷冰冰的,因为伤势尚未彻底康复的缘故,脸色显得更加白皙,回了一礼之后淡声道:“姐姐不必多礼,这也是妹子应做的本分。”

    许静站在许宁身后,目光里也多了几分期盼,“鞠家姐姐自己也要保重,我听二郎说鞠家姐姐身子也还没有痊愈,自己也一定要小心。”

    听得许静这么一说,鞠蕖脸色也多了几分颜色,“谢谢许家妹子了,我已经无大碍了,你别听二郎瞎说。”

    三人在一起也有些尴尬,只是江烽还在那边和杨堪、崔尚以及陈蔚交代事情,她们三人也不好过去,只能在这边苦等。

    “这边事情就拜托你们三位了,七郎,军务上你多操些心,第一军是未来浍州军主力,我已经安排老贺那边,武器甲胄要优先保障,务必要在最短时间达到最佳状态,第二军那边你也要督促,子清离开军队有些时日,好在几个营指挥使也都是大梁老军出身,你要帮子清尽快把这支军队掌握起来,……”

    “白陵,陈大人,其他我不多说,检地之策你二人还要和各家再好好谈一谈,天下没有只想吃肉却不出力的事儿,盛唐、霍山那边的情况我也和盘托出了,再说一句了,这么多土地,却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来保卫,又有何意义?难道说真的希望盛唐、霍山之事在我们固始重演?你们把话带到,请他们好好想一想,我相信聪明人都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二郎,你就放心吧,军队的事情有我和老秦、子跃以及子清他们,保管不会耽搁下来,这帮天天都能吃上干饭的乡巴佬,我得把他们身上每一丝力气都得榨干,得让他们明白,现在累死累活,比战场上寻死觅活强!”杨堪一笑,“那边许家两位小娘子都在等着送你呢,赶紧过去吧。”

    崔尚也是笑着打趣:“是啊,难得许家两位小娘子都来送行,要我说二郎你年龄也老大不小了,若是没有合适的婚姻,不妨可以先纳妾,静娘子我看也是心甘情愿,让子清当长辈就行,……”

    陈蔚倒是没有岔开话题,略作犹豫,小声道:“江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江烽深深的看了陈蔚一眼,点点头,杨堪和崔尚也是会意的含笑道:“那我们先过去那边。”

    待到杨堪和崔尚二人离开,陈蔚才吁了一口气,“江大人,不瞒您说,这段时间我都没睡好,这两个角色身份让我也是左右为难,站在固始县令这个角度上来说,我明白检地之策必须要推行,否则难以维系固始军这支军队,可我又是陈家嫡子,我兄长整日里责骂我吃里扒外,不为陈家说话,我也难啊。”

    江烽不吭声,只是静候对方后话。

    “这几日里我和兄长、谭公最后也摊了牌,告诉他们这检地之策必须要推行,若是我们自己不办,那么就有别的人来替我们办,到时候结果如何自己明白,他们有些意动。”陈蔚叹了一口气,“但我想从江大人这里得一个准信儿,若是那盛唐、霍山之地,我陈家愿意出钱出力去垦荒,但日后那旧日地主寻来,又当如何?”

    “这事简单,我知道你是担心着浍州之事长安批不下来,我也就给你一个承诺,浍州若是设立不下来,检地之策就按我们当初约定的定量而出,若是浍州批下来,那么检地就当切实推行,但若是超越了我们约定的数量,那么自当在盛唐、霍山那边按照相应数量予以弥补,我会以浍州刺史府名义发布文告要求原主须得在规定时限内携带原有田契到县州重新换契登记,若是不在规定时间内来换契登记的,那浍州刺史府便不会承认。”

    江烽也明白陈氏一族虽然已经知道检地是大势所趋无可阻挡,但是他们却对浍州是否会设立,而浍州对盛唐、霍山两县能否实现实质性的管理抱有怀疑。

    毕竟盛唐、霍山两县自古就属于寿州,现在寿州虽然被蚁贼攻掠大半,但是霍丘和寿春都还在本地士绅手中,而且寿州背后还牵扯淮北和淮南两大势力,这个新设的浍州就能把手伸到寿州地盘上去?

    对这个问题江烽必须要给一个明确答复,这也是应有之意,若是连盛唐和霍山都无法纳入构想中的浍州管治,那这个浍州只管固始和殷城,又有多大意义?

    见江烽回答得斩钉截铁,陈蔚也就放下心来。

    这么一来他对陈家和谭家也就算是有了一个交代,通过检地这种方式交出一部分熟地,同时把更多的土地通过交换的方式换到盛唐和霍山。

    实际上盛唐县内土地并不贫瘠,相反由于可以借芍陂灌溉,不少地方土地相当肥沃,比固始这边更甚。

    只是越是肥沃之地越是容易被人惦记上,这蚁贼东来不也就直接冲着盛唐和安丰两县而来,就是看准了这里士绅大户存粮甚多,可供取用。

    若是浍州真的能设立,而江烽也能承诺做到确保浍州之地安全,那么陈家纵然暂时性的吃一点儿亏也是值得的,起码通过检地把土地合法化,另外交好了江烽,也扩大了陈氏一族在未来浍州地盘上的影响力。

    “既是如此,那我便敦请我兄长和谭公尽早与崔大人协商,尽早敲定检地之策。”陈蔚也终于做出了决定。

    “陈大人,放心好了,等到三五年后,你们陈氏就会发现现在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盛唐也好,霍山也好,这些土地丝毫不比你们交出来的土地差多少。”江烽意态闲适,“我保证!”

    *********************************************************

    “二郎,是不是对我们这种身份和关系有些不太适应?”许宁一身素白襦裙,半袖用淡青色的花线绣成,目光沉静,注视着江烽。

    “怎么说呢?还是有些意外吧,我一直以为参军大人会遵从我的意愿,把小静嫁给我呢。”江烽已非昔日那个懵懂青年了,这几个月来所经历的种种,加上前世带来的记忆,已经让他突飞猛进的成熟起来了。

    “你很喜欢小静?但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一日在光州大狱里,我和小静来看你,你的眼光暴露出来的意愿是更喜欢我。”许宁脸色微红,但是话语里却仍然半点不掩饰。

    江烽窒了一窒,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不屑于撒谎,而且他也承认许宁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是有些吸引力的,但是这和喜欢或者说爱不是一回事,应该说这女人性格和**对一个野心欲*望很强的男人具有很强的吸引力,无关爱情,也许就是一种征服欲,征服之后能够获得一种满足感。

    “嗯,那时候你的确很吸引我,不过后来你也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江烽耸了耸肩。

    这个动作在许宁看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自如,她愣了一愣,她好像还从未意识到这个男人居然能给自己这样的感觉,在自己心目中,这个家伙更多的还是心机深沉老谋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