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十二节 没有野心,何来动力?
    一句话就让在场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连郭泰一直在大相国寺闭关潜修的弟弟郭岳也要去固始?

    “此言当真?”忍不住有人问道。

    “当然是真的,昨日我和郭家九郎在集贤楼饮酒,他便说其兄已经在准备行囊,不日就要启程前往固始,郭家尚有三人与郭岳同行,……”

    如同在滚油中泼了一盆冷水,立即激起喧嚣无比。

    郭泰战死,郭家却还有四人要去固始,这如何解释?

    那郭岳可是与郭泰一样也是郭氏一族佼佼者,只是郭氏一族在大梁军中日渐式微,但郭岳也在苦修金刚不坏体之功,这两年未见其踪影,也不知其修行的金刚不坏体之功有无进境,据传大相国寺监寺与其乃忘年交,对其指点不少,或许有所突破。

    “小郭武技大成,已然修炼至天境,为固始一战而亡,江某以勋田相酬,倒也说得过去。”那黑袍高髻男子又插话道:“不过这江某倒是以此法把郭氏一族给收拢去了。”

    “过之此言差矣,我固始军倒非以谁之武技强横便能获此勋田,吴十二,过之知道吧?”李桐微微摇头。

    “知道啊,那丑鬼兄弟俩,成日靠阿满接济,吴十二女人被那西关田氏勾走,丢下一双儿女,前日里我还见那女人打扮得妖妖娆娆,招摇过市呢。”另外一人立即接上话,“怎样?”

    “吴十二亦在此役战亡,军指挥使大人亦是以特奖勋田十亩,就在固始城外浍水之畔,灌溉便利,盛产黍麦。”李桐不动声色的道。

    “哐当!”酒盅落地,满座皆惊。

    “十亩勋田?吴十二那丑鬼?”忍不住有人颤声问道:“那小郭获授勋田几何?”

    大梁勋田之赏一次从未超过十亩之限,像“四李”、“二张”、王、杨、刘等将门世数代人为大梁开国打死打生,每一家哪怕在汴州拥田数千上万亩,但其中勋田也不过数十亩。

    整个大梁境内,勋田过百亩的家族唯有葛、庞、敬三家,两武一文,就连杨堪所在杨氏一族所获勋田也不过八十亩,郭家之祖郭言因为过世甚早,甚至连一亩勋田都没有,没想到却被这郭泰因此而得。

    “五十亩。”李桐淡淡的回答道。

    五十亩?!

    在场所有人几乎再度石化,整个大梁十余家将门世家加上文臣勋贵,恐怕有超过五十亩勋田的不超过十家,没想到郭泰以一己之死却换得五十亩世代不易的勋田!

    虽说这固始的勋田和大梁勋田无法比,但是这毕竟是勋田啊,固始军敢以这般姿态来待将士,固始军何愁不兴?

    李桐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副情形,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对固始军来说,天境以上的高手要想从大梁招募来不容易,但是对正在急速扩编的固始军来说,大批中低级军官才是最重要的,像吴十二这种仅仅是通脉期的军官,在大梁境内就不可胜数了。

    而连吴十二这种角色都能在固始军获得勋田,那其他和他相似的人呢?

    这也是在李桐来之前江烽给他交待的方略,不必把目光放在那些个眼高于顶的天境高手上,而是要着眼于能够在军队中带兵打仗的军官。

    现在固始军更需要的是类似于都头、副都头、营指挥使和副指挥使这一类的中高级军官,低级军官可以打两场仗就能锻炼出来,但是中级军官却需要时间和经历,这恰恰是固始军最缺乏的。

    李桐周围多是广胜军的同僚,而朋友中也多是将门子弟,这个群体涵盖了从天境养息期到天境之下通脉期的各个层面,像今日来赴宴饮酒的这群人里大多在洗髓期和结体期之间,亦有触摸到了天境初阶静息期的角色。

    之所以造这么大声势,也就是要让大家都明白固始的前景光明,当然就目前来说,可能还有些难度,但是一当浍州设立这一构想启动,相信这些人都会为之意动。

    整个酒局中的人们都被李桐轻描淡写的勋田故事弄得心神不宁了。

    吴十二这种货色也能不捞到十亩勋田,若是在大梁,哪怕他全身活拆了也卖不到一亩勋田钱,现在居然用自己的命去搏了十亩勋田给子孙后代?!

    席终人散,大家各怀心思离去,只剩下黑袍高髻的男子留了下来,与李桐一起乘坐马车回家。

    “四郎,浍州之事当真?”黑袍高髻的男子显然对这件事情更看重。

    “当真,临行之前,军指挥使大人明确告知我,他和李鹤大人在之前就已经探讨过在固始重设浍州一事,大梁是乐见其成的。设立浍州可以在蔡州背后埋下一把刀,让其在无法专心对付大梁,同时这把刀也可以顶在淮北腰肋上,让其西向时不得不考虑侧翼会不会被捅一刀。”李桐沉声道。

    “嗯,设立浍州的确能起到这个效果,问题是你们这位江大人胃口很大啊,一口要把寿州的盛唐、霍山两县吞下去,不是说蚁贼在寿州肆虐么?就不怕蚁贼反咬一口?”黑袍高髻的男子漫不经心的道:“除非他能笃定蚁贼要离开寿州,或者就是蛮有把握把蚁贼逐出寿州。”

    李桐看了对方一眼,“过之,若是你真有意,不妨趁早。我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依你之能,到固始军起码也能弄个军指挥使,哪怕现在未必有这么合适的机会,我想安排你一个军都虞候是肯定的,何苦还要在这汴梁城里厮混?”

    李桐倒是真心希望自己这个关系一直最密切的朋友能去固始。

    这家伙除了性格冷了一点外,论武技在这群人中,也就只比杨堪稍逊,甚至比丁满都还要略强,踏入天境养息期也就是咫尺之间,而且论韬略,更是要胜过丁满等人,比起杨堪来丝毫不逊。

    只是这家伙一直有些心高气傲,等闲人根本不打上眼,就连杨堪和他之间也不过是点头之交,之前自己去固始时也曾力邀过他,但被对方拒绝了,理由是他绝不会为一个未经证明比自己更强的人效命,说那是对自己命运的不负责任。

    这个理由倒也相当强大,李桐也无言以对。

    不过这一次自己回来之后,这家伙倒是主动找上门来询问固始的情况,尤其是对固始军如何击退蔡州军的进攻十分感兴趣,大概是很对这一结果感到不解。

    在听完了自己的介绍之后,这家伙也是一直未曾多言,最后问了袭营的蚁贼情况,然后又了解了固始城防体系建设以及对浍州的构想,让李桐也是颇为好奇。

    看见对方再度摇头,李桐忍不住苦笑,“过之,怎么,你觉得他还是没有能证明自己?还是觉得他野心太大?”

    “四郎,你觉得他野心太大?”黑袍高髻男子反问道。

    “嗯,怎么说呢?还是有点儿觉得他步子迈得太大了,一县到一州之地,这中间差距太大,而且盛唐、霍山历来属于寿州,这么突兀的要设立一个浍州纳入进来,大家伙儿在兴奋之余,始终觉得有点儿不真实。”

    李桐忍不住耸耸肩,“包括七郎和阿满他们都一样,我们当然都希望固始军能越来越强大,地盘也越来越大,可就怕步子迈太大,稍不留意栽了筋斗,也许再没有机会爬起来了。”

    黑袍高髻男子脸上仍然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四郎,你说错了,没有野心,何来动力?说句不客气的话,没有浍州这个设想,今天在座的又有几个会动心?起码我就不会。没错,野心和实力是要匹配的,但是既然是野心,那也就意味着要比自身实力适度的超前一步,否则那就叫水到渠成,不叫野心了。我倒是觉得你这位上司把鼓点踩得很准,很不简单呐。”

    “过之,你动心了?”李桐一喜,他很希望自己这个密友能一道去固始打天下。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不过我打算去一趟固始,接触一下被你吹得天花乱坠的江烽江二郎,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黑袍高髻男子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神态,“不过我感觉,也许他能给我带来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我喜欢这种不寻常,比如像他能未卜先知的把杜家拉进来吓退袁无畏,我觉得相当不俗,起码我处在当时他的角度上,想不到。”

    “过之,也许你会失望也不一定,他的武技水准大概就在静息期和养息期之间,也许还不及你,……”

    “这不重要,武技不能决定一切,尤其是现在术法昌盛,我有一种感觉,术法的兴起,尤其是在固始的大行其道,也许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很大的变化,像你们在固始保卫战中邓龟年他们的所作所为,连大梁都还未曾做到,这一点上,江烽眼光很犀利,或者是他很擅长扬长避短。”黑袍高髻男子难得的笑了起来,“所以我对他有点儿兴趣了,愿意会一会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