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八节 动作
    军指挥使大人再给他们几个已经通过考察的几个人上的第一课就是斥候和细作的分工和合作。

    什么是斥候,什么是细作,斥候的工作是什么,重点是什么,细作的工作是什么,重点是什么,斥候和细作的分类,……,林林总总,娓娓道来。

    仅仅是分析探讨斥候和细作的分类以及每一个细分类的工作重心,就花了一个下午。

    而每一个细分类的工作目标、特点、方式,军指挥使大人又都专门做了讲解。

    给苏铁的感觉,军指挥使大人对斥候和细作工作的介绍,有些方面很细,很独到,很有造诣,但是有些方面又很粗疏,一笔带过,给人的感觉他是在随心所欲的介绍,虽然他力图让整个介绍变得更具系统化和规范化,但是却没有做到,苏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军指挥使大人怎么可能这么离谱?

    对军指挥使大人的绝对崇拜让苏铁觉得自己的怀疑都应该感到羞愧,他也从未敢问其他伙伴是否有同样的感觉,不过军指挥使大人的授课还是让他们都觉得就像是给自己开了一扇窗户,让自己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世界,原来斥候和细作应该这么做,而且可以做得这么好,获得的情报会如此重要。

    夜已经很深了,时间差不多该到了。

    但等的人还没有来,苏铁按捺下有些烦躁的心境,尽量让自己把持心情平静。

    不会有事的,盛唐和霍山已经没有大股的蚁贼了,小股蚁贼对于斥候来说,已经难以构成太大的威胁了,更何况自己这几个属下,苏铁还是有信心的。

    左前方传来的细微脚步身让苏铁瞬间就从畅想中回到了现实,身体微微下伏,小心的观察着四周,约好只有一人前来,若是有其他人就需要小心了。

    好在下属的身影很快就随着接头的鸟鸣声出现,倒是让苏铁放下心来。

    “大人,这是属下近期收集的盛唐南部情况,从目前来看,整个盛唐的情况都很糟糕,蚁贼已经席卷了整个盛唐和霍山两县,普通百姓要么就是被蚁贼裹挟着北上了,要么就是躲进了南边的山里,有时候走上几十里地都遇不上一个人。”

    来人是苏铁最看好的一个部下,苏铁也很重视他的情报。

    “整个盛唐南部士绅都被蚁贼灭杀了?我记得在驺虞城附近起码有十余处坞堡,都被蚁贼攻陷了?”苏铁有些讶然,一边接过纸卷,一边问道。

    虽然盛唐和霍山这边由于远离州治寿春所在,而且大多是丘陵地区,士绅大族力量素来不强,说起来也都是寻常大户。

    但是正因为偏处南部,担心山中盗匪袭击,所以除了县城驺虞城外,沿着驺虞城周围几十里地也还有十余处坞堡。

    这都是盛唐当地大户以联户自保的方式来建成的,主要为了抵御来自南部山区盗匪袭击,可以相互策应,每一处坞堡都能住上两三百人,而且坞堡建得也相当牢固结实,设有烽燧,一点有警就可点火示警。

    “全都被攻破了,蚁贼采取围点打援之策,连续伏击了几次前来增援的援兵,然后再无人赶来增援,所以蚁贼就这样利用优势兵力和攻城器械,一处一处拔掉,……”

    “到后来最后几个坞堡的大户呆不住想跑,结果被早就埋伏好的蚁贼全部抓获,蚁贼在盛唐这些坞堡中收获了大量粮食,基本上把整个盛唐都一扫而空了,……”

    “现在盛唐就只剩下一片白地,只有极少数头脑反应够快的大户在蚁贼刚来之前就逃跑到庐州和舒州的算是走运,但家产基本上都被蚁贼席卷一空了。”

    “据说现在江宁和江都教坊司里和花船上不少女子都是盛唐和霍山的大户的妻妾子女,都是被蚁贼玩腻了卖到那边去的,……”

    苏铁默默的倾听着。

    盛唐情况和霍山情况相似,甚至还要糟糕一些,毕竟霍山距离山区更近,大户们很多都是狡兔三窟,发现情况不妙就往山里躲,甚至翻过霍山躲到舒州或者庐州那边去,盛唐首当其冲,逃无可逃,反应慢一点就只有落入蚁贼手中了。

    “我们几个人在盛唐都基本上转了一大圈,驺虞城里不足千人,而且都是晚上才敢回去,就是怕蚁贼卷土重来,乡间也白地一片,要么躲在河汊子里,要么躲在树林子里,蚁贼威名算是在盛唐打响了,也难怪这些老百姓都往咱们固始这边跑。”

    没想到盛唐情况变得如此糟糕,苏铁也有些吃不准。

    寿州南部面积广大,人口却相对较少,盛唐和霍山两县原本均属于霍山县,后神龙年间霍山将县治移至驺虞城,更名为盛唐县,但随后在黄巢之乱后,各地行政区划紊乱,霍山重新设立县,县治仍然在霍山原县城所在。

    于是原霍山县一分为二,北部地区地势相对平坦,而且亦能享受到芍陂灌溉之利,较为富庶,为盛唐县,而南部则是丘陵山区为主,仍为霍山县。

    军指挥使大人只要求尽可能的收集两县各方面情况,山川河流、道路交通、人口村庄、士绅大户、山林沼泽、田土归属都要求分门别类的收罗起来,分别整理成册,以备日后需要。

    作为斥候队中的高级军官,苏铁当然知道军指挥使大人有意染指寿州,只是现在寿州南部已然成了一片白地,人口也基本上也丧失了,加上蚁贼随时可以从霍丘和安丰这一片南下,如果固始军要进军盛唐、霍山,就势必要和蚁贼一战。

    苏铁倒不是惧于和蚁贼一战,固始军连蔡州军都能打退,岂有惧怕蚁贼之理,问题是现在进军这两县,就得要陷入和蚁贼的缠战中去,这却不太划算了。

    苏铁牢记军指挥使大人所提到的一点,要敢于就自己不了解不理解的事宜提出疑问,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只有敢于质疑,才能有助于发现问题,避免损失。

    在苏铁看来,这个时候拿下盛唐、霍山无疑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既无人口,还要面对蚁贼的袭扰,固始军现在骑军单薄,根本无力应对四处肆虐的蚁贼,拿下这两县意义何在?

    回去之后倒是要好好向军指挥使大人提到盛唐和霍山现状,免得固始军踏入这个泥潭里不能自拔。

    “嗯,既然盛唐这边情况收集的差不多了,你们几个人留下两到三人继续在盛唐这边游动了解,看情况有无变化,尤其是要重点收集现在县里哪些地方还有人居住,大概数量和大户情况,蚁贼南下的主要路线和频率,另外几人你带着向北,重点在安丰和芍陂一线活动了解,……”

    交待完任务之后,苏铁和对方便迅速各行其道,各自离开。

    苏铁这一趟出来,不仅仅是指负责收集盛唐和霍山这边的情报,他还另有任务。

    另外还有人会在前面来接应自己,把下属收集来的情报带回固始,他自己还要北上霍丘,伺机进入正在霍丘活动的蚁贼内部。

    事实上苏铁也很惊讶于怎么连蚁贼内也有军指挥使大人的内线,但是军指挥使大人从未提起过,只是要求自己按照约定的办法去负责接头。

    虽然军指挥使大人未提及过,但是苏铁还是大略能猜出这应该是军指挥使大人执掌固始军之前在光州刺史府斥候队中时存留下来的伏笔。

    大人曾经谈及过他曾在蚁贼中混迹数月的经历,应该是那时候大人就已经开始在蚁贼中安排细作了。

    想到大人在光州刺史府下边担任斥候时居然就能有这般本事,从那时候就能开始布局设子,苏铁也不由得感慨,又有谁敢说军指挥使大人这番成就是靠运气来的?

    以大人对斥候队的重视,大人又把自己安排在斥候首领之一这个位置上,也是对自己寄予厚望,自己绝对不能让大人失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苏铁紧了紧身体上的武器和行囊,趁着夜色辨识了一下方向,消失在黑暗中。

    **********************************************

    苏铁的感觉没错,江烽的确对斥候队的作用非常重视,也对斥候队的建设超乎寻常的重视。

    在江烽看来,像固始军这样的小势力,日后要在这中原大地上和南阳、蔡州、淮北、鄂黄、淮南争雄生存,乃至还会牵扯到大梁、关中和大晋这些藩阀,实力不如人,那么就需要在情报的精准高效上来弥补。

    而自己之所以能准确及时的应对蚁贼围城,能先发制人做好蔡州军来犯的应对准备,很大程度上就是有效的运用了来自各方面的情报。

    江烽从光州刺史府下的斥候队担任时就开始琢磨当下这个时代的斥候运用,应该说现在各方藩阀在斥候细作的运用上还是比较粗糙和流于表面的,没有真正的发挥其潜力。

    对于别方,江烽当然不会去过问,甚至求之不得,但是对于固始,他却要从现在开始就要有意识的开始进行重点打造培养一支细作和斥候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