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七节 斥候,细作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许子清面色慢慢阴了下来,目光里也多了几分阴鸷,“小宁,你的意思是江烽骨子里还是不信任我们?还是在处心积虑的提防我们?或者,他是想毁诺?”

    “不,我不这样认为。”许宁摇摇头,表情却更安详,“这只能说明江烽越来越成熟老练了,事实上这并非针对我们许家,而是针对所有人,无论是许家,鞠家,大梁,还是老固始军,这是一个上位者必须要采取的手段,只不过他做得相当精妙高明,”

    许子清一愣,慢慢品出味儿来,阴鸷表情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苦笑,“这么说江烽是根本没有把我们许家放在眼里了?”

    许宁的表情此时也多了几分落寞,她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她却不是那种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弱者懦夫。

    “大哥,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现实就是如此,江烽如此大方放手,是因为他现在又足够底气可以掌控一切,他认定我们无法翻盘。”

    “想想也是,我们凭什么翻盘?靠光州旧军这点力量?张越,还是秦再道?他们会站在我们这边么?显然不可能!”

    “至于说大梁子弟更是和我们半点关系皆无,而鞠家怕是恨不能把我们逐出固始军吧?这么一算,我们还有什么?难道靠固始城里那些光州士绅不成?”

    许宁话语里充满了嘲弄和揶揄,似乎早就把这一切看穿了。

    许子清默然无语,这位堂妹对问题的分析堪称精辟,对江烽心性的揣摩也是格外精准,难怪三叔死活不肯让小静替代她嫁给江烽,而非要小宁嫁给江烽。

    的确,也只有小宁这样冷静睿智的心性,嫁入江烽门中放才能真正为许家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么说来,我们许氏就只能牢牢的和江烽绑在一起,放才能让我们许家获得最大的利益?”许子清有些心有不甘的道:“我们就只能死心塌地的为其卖命?”

    “从目前来说,只要江烽不犯大的错误,我们许家就只能全力以赴支持他,这最符合我们许氏一族的利益。”

    咂着嘴,似乎在揣摩着什么,许子清沉吟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小宁,江烽欲行检地之策,你可曾得闻?”

    “嗯,大哥莫不是觉得则检地之策不对?”许宁反问。

    “不是不对,对江烽来说这检地之策所获土地是争取固始军将士之心的最佳奖励,他必须要走这一步,但是这检地之策各地推行多了去,其结果大家都知道,江烽这么做就是把他推到了士绅大族的对立面了。”许子清慢悠悠的道:“小宁,你不就觉得这风险有些大么?”

    “风险?风险在何处?”许宁再度反问。

    “固始殷城士绅大族群情激愤,坚决反对检地之策,陈蔚、谭正都找过江烽,表达士绅们的态度,殷城那边据说还表示如果江烽不停止检地之策,他们宁肯请蔡州或者黄州来接管。”许子清感觉许宁有些意似不屑。

    “可笑!荒谬!”许宁连连摇头,冷笑不已,“士绅大族,固始有士绅大族么?殷城有士绅大族么?如果陈家勉强算,那谭家也算?真以为江烽麾下军队都是做善事的不成?就不敢对殷城来一次不封刀,让他谭家就此灰飞烟灭?故作姿态,遮人耳目而已。”

    “遮人耳目?!”许子清大吃一惊,“小宁,你是说陈家和谭家……”

    “哼,他们有这个底气来和江烽对抗么?江烽是靠他们的支持才掌握这支军队的么?”许宁轻蔑的一笑,“陈蔚、陈固这些人都是老滑头了,演戏比谁都会,谭正一样,谁也不比谁傻,若是有些不开眼的人跳出来,江烽当然不介意来杀鸡儆猴。”

    许子清迟疑了,“小宁你的意思是陈家谭家是要打算执行江烽的检地之策喽?”

    “哼,陈家谭家肯定要向江烽表明态度,否则还不任由江烽宰割了?他们硬抗是肯定不会的,而会采取软磨或者阳奉阴违式的抵制,检地这样庞大一项工作,所需人手成百上千,人手从何处来?士绅们抵制,这些官吏只怕都要撂挑子不干了,这项工作怎么开展?”

    许宁一条条抽丝剥茧般的把当下固始军的情况辨析清楚,“我倒是觉得,这是我们许家的机会。”

    “许家的机会?”许子清有所悟,但是还是不敢肯定。

    “嗯,检地之策我估计还是会是一个面子活儿,肯定要做,但是要想指望能取到多好的效果,我不太看好。”许宁说得很直白,“江烽肯定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他要大张旗鼓的做,这是给这些士绅敲一记警钟,表明他江烽可以不依赖于任何人来操作这件事情,他依靠的是军队。”

    “那最终结果会是……?”许子清还是有些看不明白。

    “检地肯定会进行,但是肯定会有选择性和针对性,无外乎就是一个利益博弈,最后达成妥协罢了。”许宁淡淡的笑道:“江烽肯定也从未指望过要把这检地之策推行得淋漓尽致,那也不可能,但是他必须要有所获,否则何以来满足他手底下那帮虎狼将士?”

    “士绅们这一次如果交出土地来无论怎说都是损失惨重,岂会如此善罢甘休?”许子清还是有些担心。

    “江烽肯定会给他们一个诱饵的,打一巴掌,给块肉吃,江烽肯定会给这些士绅一些许诺,比如,把江烽设想中的浍州其他县土地拿出来作为交换呢?”

    许宁猜得非常准确,如果江烽在这里,也不得不承认此女在心思揣摩上无人能及。

    “你说我们许氏一族也要借此机会加入进来,嗯,是要把光州和在外边那些人召回来?”许子清抚摸着下颌,若有所思的道。

    “检地之策要行,但江烽和士绅们的妥协也会达成,这中间会有一个拉锯,我们许氏族人来操左此策,也算是尽快融入固始吧。”

    许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许氏也沦落到要融入固始军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变得太快。

    “这倒是一个办法,小宁,如你所说,我们许氏已经跌了一跤,再不能犯错误,如果我们看好固始,认定江烽,那就要不遗余力的坚持下去,若是三心二意,恐怕会被越来越被排挤到一边的。”

    许子清也叹了一口气,若有深意的看了许宁一眼。

    “我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击退蔡州军之后,大梁那边对江烽的看重程度还会提升,对其的支持力度会更大,而且大梁内部那些世家望族恐怕也会开始在他身上押宝下注,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尽快在他身边站稳脚跟。”

    许宁被许子清眼睛一睃看得脸有些发烫,堂兄这一眼含意颇深,她隐约能感觉出一点儿来,只是自尊却让她无法随意向那个男人低头,伸手抹了抹额际垂落下来的秀发,故作镇静的道:“的确如此,而且我还有些担心鞠家恐怕也会看到这一点,没准儿也会在检地上和我们争抢主动权。”

    “小宁,你明白就好,不过鞠家肯定没有我们许家这么多优势,毕竟在固始,我们还算是半个主场,那些士绅大族多少也还是要卖我们几分薄面,但这件事情恐怕还是要抓紧,必要的时候,小宁你可以主动一些表明我们许家的态度。”

    许宁脸色微红,默默点头。

    **************************************************

    苏铁有些焦急的守候在茅屋旁,静静的等待着部下的回来。

    夜色渐浓,深秋的寒意已然让人身体有些发僵,约好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但是还没有看到人。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苏铁皱眉,摇摇头。

    几个部下都是军指挥使大人精挑细选出来的,或许在武技上远不及自己,但是头脑灵活手脚敏捷却也在军中相当出色了,而且这些家伙在当兵之前都在外边晃荡过,见过世面。

    拿军指挥使大人的话来说,这尤为重要,尤其是在进入其他地方收集情报时,会更能适应融入。

    军指挥使大人对斥候队的重视程度无人能及,也许这和军指挥使大人发家之前就是斥候出身有很大关系。

    从蚁贼围城一战那之后指挥使大人就一直没有停过对斥候队扩建的努力,从汴梁回来之后更是亲自操作斥候队的人员招募和培训。

    这几个人员都是从盛唐、霍山流民中招募来的,在去汴梁之前的百忙中,军指挥使大人都专门花时间对这几人进行了好几次专门的培训,虽然培训时间不长,但是却是异常严格,苏铁也是参加了这种培训的。

    军指挥使大人对斥候和细作的培训非常独特,从语言语气、行为动作、穿着打扮、日常生活细节等方面都有很细致的要求。

    而最让苏铁感兴趣的还是军指挥使大人对情报收集内容的要求和收集方式,更是让苏铁叹为观止,完全颠覆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