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五节 后续
    鞠慎瞟了一眼许子清,沉声道:“对于咱们固始军来说,关键还是要固本培元,壮大自身实力。我个人意见,其实现在蔡州短期内已经不太可能再对我们固始发起进攻了,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是大梁,这个时候跟进掩杀意义不大,蔡州军还有两千骑军作为掩护,若是被其反噬一口,反为不美。”

    鞠慎的这个意见获得了常昆、丁满以及黄安锦的一致赞同。

    蔡州军如果真的撤军,那意味着今后一段时间固始军就会处于一个相对安定的发展期了。

    可以说从固始军分裂开始,一直到蚁贼来袭,再到现在蔡州军来犯,这几个月时间里固始军都一直处于一种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下,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进行自我调整巩固。

    分裂,招募光州旧军,重组,然后就是蚁贼围城,打生打死之后,只留给了固始军一个多月时间招募新兵,吸纳申州军和大梁老军,再重组,紧接着就是与蔡州军的这场恶战。

    这场本来在防御体系上固始军已经做到了极致的情况下,蔡州军不过两倍多于固始军,但是却给守城一方的固始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损失。

    其中主要原因就是虽然固始军有四千多人,但是其战斗力并未真正得到整合和提升,相反,新旧士卒混编没有得到多少时间来熟悉适应,只能靠这一场战争来催化成熟。

    这种方式固然可以加快一支军队的成长,但付出的代价却会更大。

    这一战的损失基本上已经统计下来了,堪称惨烈。

    固始军包括申州军两营在内,伤亡人数达到了二千四百多人,其中战死人数超过一千人,而且预计在几日内还会有两到三百人死去,总计目前固始军能保持战斗力士兵总数只有一个满编军,也就是二千五百人左右。

    预计在今后一个月内,会有部分伤兵伤势陆续痊愈恢复战斗力,但也会有部分就此丧失战斗力,这么一算下来,固始军如果再不招募新兵的情况下,只能达到三千人左右的总兵力。

    这几乎就是一个轮回,一个多月前,挺过了蚁贼围城这一战,好不容易招募、吸纳、整合,达到四千多兵力,结果一仗下来,又打回原形,对于固始军来说,这的确太残酷了一些。

    许子清在话一出口之后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江烽把自己招来商议,实际上也是履行他对许家的承诺,自己却还囿于许氏一族角色中不能自拔。

    自己这番意见很显然是带有很大的复仇味道在其中,而非从固始军全局利益出发,却被这鞠家子逮着机会不动声色给自己上了眼药。

    “白陵,你的意见?”江烽也注意到了鞠慎和许子清之间的针锋相对,好在语气还算平和,虽然有些矛盾无可避免,但他不希望这种时候就开始冒头。

    “唔,我赞同阿慎的意见。”崔尚抚摸着下颌,慢吞吞的道:“蔡州是我们的敌人,如果他们今晚真的撤兵,那么短期内就无力顾及我们了,我们现在去追击没有太大意义,或者说得不偿失了,由得它去和大梁打生打死吧。”

    崔尚的话一锤定音。

    “那下一步白陵你觉得我们固始现在该如何?”江烽觉得自己都有点儿像大唐狄仁杰里边的狄仁杰一样,随时都可以来一句元芳你怎么看了,只不过改成了白陵你怎么看了。

    “军指挥使大人,下一步我们固始军要做的事情就太多了,现在蔡州军这个威胁虽然可能暂时消退了,但是并非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崔尚知道今日这是临时军议,还但他也需要提醒一下在座众人,避免这帮人在蔡州军撤军之后就陷入放松状态,尤其是江烽本人。

    “白陵,我们知道,现在蔡州军尚未撤军,我们也不敢放松,就固始军现在被打成这副模样,你想让我们高枕无忧我们也睡不着觉啊。”江烽摊了摊手,一脸无奈,“今日还谈不到太远的安排,你先说说最紧要的事情吧。”

    “当下最紧要的还是整饬城防,三处城墙破损,城里老百姓睡不安枕,无论蔡州军也好,蚁贼也好,都可以轻易而举进来,这是当务之急。”

    崔尚早有准备,他在蔡州军退去之时就已经开考虑战后事宜了,自己也梳理了一个条陈,原本是准备在江烽明后日重开正式军议时拿出来,但现在先提出来几条亟待办理的也好。

    “城防体系还得要重新修复,比如护城河,恐怕要马上重新疏浚,城墙修复明日就要动工,另外恐怕我们固始军死伤人员的后续抚恤安排工作也要安排妥当。我听县令陈大人说前期蚁贼围城战时的后续抚恤事宜都尚未办好,这很不妥,这一次务必要一并处理好,否则日后对军心影响极大,军指挥使大人,这一点尤为值得重视。”

    对这一点崔尚是最不满意的。

    陈蔚明确告知崔尚,县里无力承担蚁贼围城一战战损士卒所需要抚恤,所以很多都是只能是以一纸文书来承诺。

    而固始军由于性质定位的模糊,对士卒的抚恤也无法和当时光州牙军以及州军来比对。

    要知道州军基本上是很少参与这种战事,而更多的承担防御敌方,对付盗匪这一类常规战事,像与外藩对阵战争这种高烈度的战事,州军基本不会参加,所以其抚恤条件和牙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而江烽执掌固始军时间甚短,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建立起一套属于固始军的军事体系,无法对位处置,所以也导致这些安抚措施拖延下来。

    当然这里边也还有县里士绅们对蔡州军可能来犯固始的担心,对固始军能扛过这一战的不看好,否则若是让士绅商贾们捐输,也起码能解决一些问题。

    崔尚的话让江烽也是一凛,先前他对这些方面的过问过于粗疏,很多后勤和保障上的事务,要么交给了贺德才,要么就是委托陈蔚办理,现在看来,这一点上有些失职,崔尚已经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

    之前还可以以要马上应对蔡州军一战来解释,但日后再是这般,恐怕就真的会对军队的建设有很大影响了。

    “白陵,这一点我有些疏忽了,明日你把此事列为头等要务,尽快解决。”江烽沉吟了一下,“蔡州兵若真是撤离,殷城那边我们要尽快接手,我相信蔡州军这一走,短期内便无力再来过问固始这边的事务,固始和殷城的田土山林,便要重新进行登记,若是无主山林田土要尽快收回,用以解决阵亡伤残士卒的后续事宜。”

    崔尚吃了一惊,而其他诸将则是颜色微动,丁满、黄安锦等人是满脸喜悦,而许子清和鞠慎则是表情复杂。

    涉及到田土山林的权属问题,历来是最为敏感的。

    除了本来就有主之土自然不说,无主之土的界定也是极为复杂而棘手。

    许多地方士绅望族实际上就是将本属于国家的田土山林占为己有,聪明的就和地方胥吏勾结,伪造田契文书,摇身一变化为己有,胆大者干脆就直接霸占,反正这么百十年来战乱不休,各地变动虽大,但士绅豪门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已经不是随便来几个外地官员就能扭转得了的了。

    可以说近百年来,除了黄巢之乱算是将地方士绅豪族的势力彻底扫荡了一圈造成了较大的变动和影响外,也就是近几年慢慢膨胀起来的蚁贼势力对地方士绅有较大的的冲击,但也只仅限于蚁贼所到之处,其他各地仍然是地方士绅牢牢把控着地方上的影响力。

    而藩阀们要么本身就是地方豪族士绅成长而来,要么就是从军头逐渐转化为地方豪门。

    哪怕像江烽这种新近崛起的军头,除非你动用军队将固始、殷城两地的士绅望族斩尽杀绝,否则你也不得不寻找和他们合作的方式。

    当然这也不是说这些士绅望族就看不清形势,非要和掌握刀把子的军头们过意不去,谁也不愿意和这些提着脑袋玩的军头们拼命,所以往往都能寻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之策。

    只不过要找到这个妥协之策却也不是三五日就能达到的,这本身也就是一种博弈,一方面要看你自身的实力,另一方面也要看你能够给这些地方士绅望族带来一些什么利益。

    但就目前来说,江烽已经表现出了让人期待的潜力,尤其是在击退了蔡州军之后,如果又能持续获得大梁以及南阳、鄂黄方面的支持,士绅们与江烽妥协的意愿就会大大增加了。

    当然,如果江烽还能够拿出一些让他们更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讲固始变为浍州,又比如将现在已经被蚁贼彻底洗劫一空的盛唐和霍山两县纳入浍州,让固始殷城两地士绅参与对这两县利益的分配,那么这就根本不是问题了,他们只会无比热切的向江烽贡献他们的忠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