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二节 一朝风来千般变
    “三兄,我觉得节度使大人恐怕不会这么短视,蔡州和淮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尤其是在面对大梁这个最大敌人面前,我们携手都还不够,还需要拉上大晋和泰宁军,他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良久袁无畏才吐出一口粗气道。

    “节度使大人那边也许没啥,可淮北下边这些人呢?”袁无为嘴角浮起一抹哂笑,“那些家伙我们不是没有打过交道,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义,他们值得信赖么?”

    “三兄,若是我们始终抱着这种心态,恐怕情况就会更糟糕。”袁无畏摇头,“淮北诸将中虽然有短视之辈,但是我相信也是少数人,而且节度使大人对我们蔡州还是相当支持的,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今后我们蔡州一段时间的情势恐怕会相当严峻,我们对淮北的仰仗会更大,所以在这上边我们更需要小心应对,不能流露出我们对淮北的不满之意,不仅仅是你我,也包括其他人,尤其是文榆、文槐、文柏、文極他们。”

    袁无畏的提醒让袁无为心中也是暗自一震,不得不承认老七在大局观和观察力上有独到之处。

    袁无为知道同为袁氏三驹,但是袁无畏的地位有些尴尬。

    论在外的名声以及风采和履历远不及自己那么耀眼,武道修为更不用说,而论年龄,他比老十九长几岁,但是在武道天赋和进境上不如老十九,加之老十九又是家主嫡子,所以家族中对夹在自己和老十九之间的老七一直有意无意的轻忽了。

    再加上自己历来和老十九亲善,老十九性格本来就有些莽撞自负,所以对老七的言语态度中一直不怎么尊敬,所以老七对自己和老十九一直是保持着一种有些疏淡的距离。

    但袁无为却清楚,老七或许在武道修为上不及自己和老十九,但在谋略和眼界上却远胜于老十九,与自己比也不遑多让,而且老七性格素来隐忍沉稳且不乏果决,堪当大任,只是处于自己立场,自己却很难和他达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老七你说得是,我们眼下的形势不太好,更需要在这方面小心。”袁无为点点头,“今日局面不佳,你觉得我们眼下当如何?”

    袁无畏有些警觉,今日败势已现,但如何来处置应对这个局面,却让人进退两难,这不是自己能插上话的,他更不愿意去当什么替罪羊。

    摇摇头,袁无畏面色平静:“这就要看三兄的意见了,要打,我们也还能打下去,今日折损虽然不小,但真正丧失战斗力的也不过两军四五千人罢了,而固始军情况恐怕更糟糕,明日他们还能登城的有多少?更何况三处缺口也不是那么容易修复的,刀盾车只能当得一时,只要把投石车推上去,轰开砸烂不是难事。”

    “你的意思是明日我们继续攻城?”袁无为似乎是在征求袁无畏的意见。

    “不,我说了,这要看三兄的意见,打下去,固始肯定能拿下来,但我们的损失恐怕不会小,大梁对我们的战事会持续多久不好确定,每一个老卒都是宝贵的,用在固始这座小城上是否划算,还得要三兄自己斟酌。”

    袁无畏极其圆滑的只是提供一些选项和建议,却半点不肯表露自己的态度,这让袁无为也很无奈,老七对自己的成见颇深,要化解两人之间的嫌隙沟壑非一日之功了。

    但袁无畏的意见却相当中肯。

    大梁和蔡州这一战会打到什么程度,不好说,泰宁军和晋军会不会加入进来,如果会加入进来,介入度会有多深,这些都直接关乎蔡州生死存亡,这也就要求蔡州需要做好情况最坏的打算。

    这其实也是在暗示自己恐怕要在考虑下一步的战事准备。

    袁无畏陷入了沉思。

    除了兵力上的不足外,袁无为还要考虑武将上的损失。

    赵榄阵亡,让他痛彻骨髓,而且赵榄阵亡可能带来的震荡也会让蔡州军内部都会产生一些嫌隙,这一点袁无为已经预料到了,所以他必须要让九叔活着回去,否则老七便会受到攻讦,整个蔡州军内部都会掀起以前从未有过的波澜。

    袁怀德重伤,还有老十九和袁文柏、袁文榆都受创不浅,现在只剩下自己和老七、袁文極、袁文槐四人,如果明天强行攻城,又要面临一场恶战。

    想到这里,袁无为原本想要继续坚持把固始坚决拿下的心思又有些动摇了。

    诚如老七所说,拿下固始没有问题,但是拿下之后呢?固始军不可能为己所用,起码短期内如此,甚至还需要保留一定兵力来控制这里,那北线怎么办?西线怎么办?

    这两地都还需要抽兵回援,家主可从来没有考虑过会把这一万多兵力陷在这小小的固始城里。

    大帐外传来的脚步声,“三将军,治勋求见。”

    “请进。”

    进来的是薛治勋,袁文榆的副手。

    “治勋,情况怎么样?”袁无为沉声问道。

    “回三将军,基本上清点出来了,损失的主要是术法资材和部分攻城器械,粮食并未受损,目前粮食尚且能够支撑三到五日。”薛治勋抱拳一礼。

    “粮食未损?只是被焚毁了攻城器械和资材?嗯,那就好,那就好。”袁无为心中略定。

    若是粮食被毁,自己这支军队要撤回淮水以北才能获得补给了,否则就真的只有强行打下固始才能获得辎重补给了,现在粮食尚存,自己可供选择的余地就要大许多,只是攻城器械被毁了不少,还有术法资材,这就大大的削弱了明日一战的攻击能力。

    尚未再说什么,大帐外再度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连通报都未曾来得及,一人便闯了进来。

    闯进来的是袁文極,面色潮红,手中拿着几张信函,“三兄,家主和光州那边来的消息。”

    袁无为接过信函,一目十行,迅速浏览了一遍,脸色变得更加复杂莫测。

    袁无畏和薛治勋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北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大梁军兵分两路,一路过了大溵水,直扑溵水县城,现在家主已经率军接战;另一路进入郾城,围攻郾城。家主更担心西平、吴房一线梁军会有大动作。”

    袁无为将信函递给袁无畏,叹了一口气。

    “另外光州那边传来消息,申州南阳军在蠢蠢欲动。”

    袁无畏和薛治勋尽皆色变。

    略作思索之后袁无畏建言:“光州不足惧,南阳在申州的统治也尚未稳固,而且光州一线战线牵扯更长,刘玄未必有此魄力。家主所虑甚是,西平、吴房一线更可忧,昔日李愬雪夜入蔡州便是在这一线展开,……”

    袁无为微微摇头,手指在颌下轻轻摩挲:“老七,西平、吴房直至朗山这一线,战线更长,若是大梁和南阳秘密达成协议,两边同时出兵,如何应对?”

    从西平沿着冶炉城、嵖岈山、文城栅一直到朗山这一线,皆是蔡州战略要地,一旦这一线被大梁或者南阳击穿,整个蔡州腹地便全数暴露在敌人刀兵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南阳正在全力夺取安州,焉敢两边兴兵?”薛治勋忍不住道。

    袁无畏似乎也是在考虑袁无为的观点,沉吟了一下才道:“南阳刘玄野心极大,蓄谋已久,怕就怕他是真的和大梁达成了某些协议,那就很难说了,而且南阳这么多年厉兵秣马,未动刀枪,实力从未受损,会否有此意图,也不好判定,这要结合细作和斥候的情报方能判定。”

    “九叔曾说光州细作了解到近期申州那边的粮食、牛皮、牛筋、术法资材、生熟铁价格皆有一定程度上涨,会否是南阳正在积蓄战争所需军资?”薛治勋也有些紧张的问道。

    袁无为和袁无畏交换了一下目光,缓缓摇头:“未必,刘玄收购这些军资可能性很多,也许是为了支持固始,也许是要为申州日后与光州对抗所需,这不能一言以蔽之。”

    “但是西平、吴房一线的确很危险,大梁在郾城、南陈州那边同时兴兵,也许就是一个障眼法,声东击西,……”

    袁无畏也有些头疼,在没有足够情报的情况下,的确很难做出准确判断,而且大梁也的确有这个实力在三线甚至四线同时用兵,只要没有其他势力牵制的话,大梁也的确可以把蔡州彻底打垮。

    “家主信中也说了,已经提前向晋王、泰宁军和节度使大人那边请援了。”袁无为一字一句的道:“但是这三方什么时候出兵,却很难说,兴许泰宁军那边要快一些,可晋军那边……”

    蔡州历来的主要靠山是淮北,但是这一次淮北却被蚁贼所困,难以抽身,估计淮北方面也会迅速出兵支持蔡州,只是在力度上却很难让人满意了。

    而晋军那边,袁无为微微摇头,就是不知道晋军能否意识得到这一次战事对整个中原战局,对大晋的影响有多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