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一节 内忧
    营寨内仍然是余烟袅袅,火已经被扑灭,但局面仍然很混乱。

    幸好来袭者点燃的是制造术法器械和攻城设施的木料和资材而非粮食,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本身此次南来所带的粮食就不多,原定计划是三天内就要破城,只要拿下固始城,城中粮食足以满足军队北返所需,但未曾料到这第一天攻城就遭遇了重挫。

    回到营中安排完一切,天色已经黑透了,袁无为知道自己还是犯了一个错误。

    满以为可以一鼓而下拿下固始,在留守营寨上就有些轻敌了,认为敌人没有骑兵可以偷营,有两千骑兵压阵可以随时应对,没想到竟然有奇兵从后方来袭,这的确大出他的意料。

    现在再去追查这支隐藏的奇兵从何而来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摆在袁无为面前的是下一步该怎么走。

    损失尚未完全清点出来,但是经验告诉袁无为,表面现象也许看上去很糟糕,但是真正算下来未必会有看到的那么恶劣。

    蔡州军是百战之师,袁无为还是有这份自信的,这一场恶战,固始军的确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尤其是层出不穷的术法防御体系,给蔡州军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和损失,但是这都不足以逆转战局。

    关键的是固始军表现出了极为坚韧而顽强的勇气,他们支撑到了奇兵袭营这一关键节点,而自己一直认为早就该破城了,但却迟迟未能踏过那一步。

    这半日战争给了袁无为很大的震动。

    他一直认为蔡州军现在的战力已经不输于梁军和晋军这两支举世公认的强军了,起码也是和泰宁军以及河朔三镇平起平坐,哪怕是感化军或者南阳军单论战力,都要逊色蔡州军一头了,而固始军根本不在话下。

    但现在看来,蔡州军距离一直真正的强军还有差距,袁无为感觉蔡州军仍然缺乏一种在关键时刻可以攻坚克难,可以遇强越强的悍劲和韧劲。

    在他的印象中,只有晋军和梁军有这种气质,哪怕是泰宁军,固然凶悍骁勇,但是却欠缺点儿韧性。

    固始军当然还远达不到这个境界,但是已经流露出了一点儿一支强军中所具备几要素中的韧劲儿架势,而蔡州军欠缺一点关键时刻悍勇的气势,这直接导致了这一战始终差那临门一脚实现突破。

    终究还是差那么一点儿,袁无为心中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该怎么来面对这个困局?

    脚步声惊醒了沉思中的袁无为。

    “三兄!”

    “九叔怎么样?”袁无为目光注视着袁无畏。

    对于袁怀德受创之重也让袁无为有些恼火。

    专门叮嘱对方要照顾好九叔,没想到竟然以这样一种情形回来,这让自己回去如何向家主交代?

    而且更让袁无为头疼甚至心焦的是赵榄的阵亡。

    赵榄是赵氏一族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甚至隐隐成为蔡州军体系中外姓年轻一辈的头羊,现在竟然折损在固始城下,而且与赵氏有着姻亲关系的袁怀德也同样重伤不起,这会给外界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这些外姓家族会怎么想?

    你袁无畏丝毫未损的回来了,袁怀德却险些丧命,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但袁无为也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情的时候。

    “不太好,生命无虞,但是……”袁无畏低垂下头。

    袁无畏也感受到了诸将对自己的些许不满,这里边既有攻城失利带来的情绪,也还有对自己未能在西面城墙实现突破的一些不满,亦有九叔受伤过重而自己却毫发无损的对比因素在里边,但这能怨得了自己么?

    谁曾料到许氏余孽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而且一来就是亡命一搏的架势?细作斥候在干什么去了?

    但这些话都只能憋在心里。

    袁无畏当然知道袁怀德在家族中素来对袁无为、袁无敌一系比较亲善的,这大概也是袁无为很不悦的主因吧,不过自己问心无愧,九叔也未死,倒也不虞说不清楚。

    “第五军情况怎么样?”

    蔡州军编制和大梁、大晋情况相若,都是按照左右厢来进行编制,左右两厢各有十军,但是和大梁大晋军队不一样的是蔡州军左右两厢二十军是满编的,左厢十军二万五千人,右厢十军二万五千人,均为蔡州军主力。

    家主袁怀河自领左厢厢主,右厢厢主则是赵宣。

    左厢第五军就是此次袁无畏带队进攻西面城墙的主力。

    “损失还是比较大。”袁无畏收拾起其他情绪,意态索然:“固始军为这一战所做的准备超出我们的想象,职方司在这方面所做的情报收集工作出现了很大的失误,固始军在术法防御上的投入极大,根本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做到的,我怀疑固始军从蚁贼一离开时候就开始做准备了。”

    袁无畏的这个判断也符合袁无为的认知,“嗯,的确有些出乎我们意料之外,除了投石机和蹶张弩上表现出来的强大外,那个能投射滚木的术法器械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还有附着于城墙上的木性术法,地系阵法,这固始军在术法一道上的运用走到了前面,层出不穷啊。”

    “哪怕是在武将对决中一样,赵榄之死也离不开江烽的设计!”袁无畏恨恨的道:“我早就说江烽这个家伙是个祸患,需要早日解决,……”

    “好了,老七,现在说这些没有多少意义了,解决,怎么解决?刺杀?”袁无为冷然打断对方的话头:“除非是家主亲来,以固始军现在的准备,他们肯定在防范上做足了准备,文榆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术法弩袭击,伤了经脉,至今全身发僵,起不了身,就说明固始军在这方面是早有应对之策的。”

    袁无畏想一想也是,自己在对方未曾准备之下实施刺杀,都险些为对方用术法强弩所乘,现在恐怕在经历了汴梁遇刺之后,就更加小心防范应对了。

    “家主亲来都未必能行。”袁无畏缓缓摇头,“此子狡诈如狐,手段极多,稍不留意,就会中其诡计。”

    听得袁无畏这么说,袁无为知道恐怕上一次打交道袁无畏感受太深,所以才会这般忌惮,“老七,你觉得今日袭我大营是何方神圣?”

    “定是蚁贼无疑!”袁无畏很肯定的道:“周遭各方,都不可能有这样强悍一支骑兵力量,从北面来,除了蚁贼还能是谁?”

    “可是老七你考虑过没有,这样一支精锐从颍州渡淮而来,难道说淮北方面就一无所知?现在淮北方面和蚁贼四处缠战,从颍州过来这么远,还要渡淮,没那么简单,骑兵渡淮,难道说没有步军策应?这样大的动作,淮北方面是熟视无睹呢,还是无动于衷呢?”

    袁无为的话让袁无畏目光一凝,迟疑的问道:“三兄怀疑这支军队是感化军?”

    “感化军倒是不至于,他们有无此心我不敢说,但现在蚁贼在颍亳二州肆虐,他们肯定无此力,但是这支蚁贼骑军一路南下渡淮而来,要说淮北一无所知,我却是不信。”袁无为负手转了一圈。

    “那淮北意欲何为?”袁无畏顿时觉得问题严重了。

    若是淮北这个蔡州最大的靠山都起了异心,那蔡州就真的危险了。

    这么些年来淮北除了不断策应协助蔡州应对大梁的军事压力外,最大的支持还是在军资方面。

    淮北富庶,在钱银、武器、甲胄甚至粮食和术法资材上都予以蔡州大力支持,这也是支撑蔡州敢于和大梁硬撼的最大底气。

    和大梁打生打死这么些年蔡州军不但没有削弱,反而越打越强,就在于淮北这么些年来持续对蔡州军的支持,当然,这也是合乎双方利益的合作。

    但现在难道说淮北有了异心?

    “现在还不好说,也许只是颍州这边主将的一些小动作吧。”袁无为摇摇头,面容却有些苦涩,“看样子颍亳二州这一次被蚁贼伤了元气,让淮北方面也有了点儿其他心思了,看到我们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也许他们是担心我们蔡州会趁着他们现在虚弱对颍州有所图谋吧?”

    袁无畏一怔之后,注意到了袁无为面色的异样,也慢慢反应过来了。

    袁氏在周遭的声誉不佳,哪怕是盟友大概都难以推心置腹,连续的背盟叛盟,固然让蔡州军收获颇丰,但是却也在周遭各藩阀中丧失了信誉。

    现在的合作都完全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一旦有风吹草动,别人便会起异心,这不能不说也是一种悲哀。

    两兄弟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淮北若是有了异心,对蔡州来说就相当危险了。

    梁蔡一战即将拉开序幕,纵然感化军那边无法在军事上予以支持,但是蔡州方面还是对淮北在其他方面给予支持报以很大希望的,毕竟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可现在淮北竟然有这样的态度,就不能不让人揪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