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三十节 权宜之计?
    得此承诺,许望侠目光一亮,然后渐渐黯淡下去,许子清和许宁、许静也都是一脸凄然。

    江烽也知道许望侠之死责任并非在己,但自己也得承认许望侠和许子清的助力的确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若非如此,西面城墙防线也许早就被袁无畏和和袁怀德打穿了,甚至整场战争的结果早已改变,想通这一点,江烽又觉得许望侠提出任何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

    毕竟人家是拿自己的命来替你换来了胜果,如果你还斤斤计较与这等婚约一事,就显得自己太过薄情寡义了。

    “参军大人,我江烽在此承诺,无论日后江某身居何位,只要许氏一族没有做出超越江某底线的事情,江某便愿意保许氏一族安宁。”

    许望侠原本已经黯淡下去的目光再度闪亮,撑起身体,注视着江烽:“此言当真?”

    和先前逼婚时的态度明显不一样,江烽这番话显然是发自肺腑,虽然比起许望侠期望的要让许氏一族参与进来分享荣华富贵还有相当距离,只是保许氏一族的平安,但是这却是江烽主动承诺,意义就不一样,这也就意味着只要许氏自己不作死,那么日后许氏家族至少不会担心遭到清算洗劫这一类事情了,在许望侠看来,像江烽这等心思诡谲精于手段的角色,能说出这番话,反而能证明他这番话出自本心,也算是相当难得了。

    “当真!参军大人,江某此时似乎也没有来撒这样一个谎吧?”

    江烽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月的巨大变化让许氏一族族人中除了许静外,只怕都觉得自己心机深沉,手腕心计更是超出他们想象无数倍了,所以才会有这般的疑问。

    其实自己并非他们想象的那种人,只是有时候身处这个位置,逼得自己也不得不向那个方向发展。

    “好,江烽,我许氏一族记得你这句话。”

    许望侠强撑起来的身体,又慢慢软了下去,目光在许子清、许宁、许静三人身上徘徊,江烽估计许望侠大概也还有话要单独和许氏三个晚辈交待,便主动告辞离开。

    许静把江烽送出来,神情寥落幽寂,丁满和苏铁、张万山等人都很知趣的走到了前面去等候。

    “小静,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娶你。”江烽知道今日之事恐怕对许静刺激也不小,但是作为许氏一族嫡女,她也很清楚对于一族之人的利益来说,个人幸福都要放在后面了。

    “二郎,其实阿姐嫁给你也是好事,阿姐比我漂亮,而且更聪慧,三叔只是觉得我太笨,嫁给你无法起到帮助族人的作用。”许静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三叔说得也没错,只是阿姐这样的人才能帮上你,也才能帮上我们许氏族人。”

    “小静,你说错了,你三叔更是大谬特缪,能帮你们许氏族人的只能是许氏一族自己,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江烽摇头,“而且你姐虽然聪明机敏,但是却要看用到什么地方,我倒是觉得如果你在我身边,也许会更有助于你们许家。”

    许静霞飞双颊,扭过头望向一边,嘤咛道:“我三叔不是说了么?只要你愿意,……”

    话虽然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江烽却早已听明白其中意思,心中情思也是荡漾,这样一个女孩子,你如何可以辜负人家的一番情意?

    大唐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但是并不意味着在婚姻上就可以自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仍然是一个不可逾越的规则。

    哪怕你再是情投意合,但一样需要过这两关,像这等私下的情意缠绵,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若是要成为正式婚姻之约,一样要过很多关。

    而之前许望侠斩钉截铁的已经明示了许宁要嫁给自己当平妻,那么许静就断无可能再做平妻,如果要和自己在一起,就只能是纳作妾了。

    正妻和平妻之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平妻和妾之间的却更是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平妻在正妻被休或者过世之后尚有可能扶正为正妻,但是妾要升为平妻的可能性都极小,要相当正妻更是绝无可能。

    妾在一个家庭中的地位相较于正妻和平妻要低许多,在大唐之前更甚。

    大唐风气开放,女性地位相对较高,但妾的地位高低仍然取决于其自身在家中受到男性主人宠爱程度而定,而不像正妻和平妻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身地位,哪怕是不得一家之主的欢心也能保持基本的生存空间。

    而妾一旦失宠,或者是男性主人过世,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扫地出门。

    许静流露出来的意思竟然有些不管不顾的意思在里边,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谓算是能表露出来的极致了,也难怪江烽为之感动。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烽碍于丁满等人就在前方不远处,倒也不好有太过亲密的举动和言语,只是看着对方的俏眸道:“小静,我现在可能还没有太多的精力和心思来考虑其他事情,但我……”

    “二郎,你不用说了。”许静也有些羞涩的转过身,“我知道,三叔的情况不好,我还有孝在身,现在固始方遭大战之难,你需要操心的事情更多,一定要自己小心安全,来日方长。”

    江烽心波荡漾,“你也要小心,你三叔也算是求仁得仁,许子清说袁怀德纵然不死,恐怕也不可能再登临天境了,总算是替你三叔出了一口恶气。”

    “嗯,我三叔也说了,他心愿既了,便无所牵挂了。”许静幽幽一叹,眉目间楚楚动人的气息更是让江烽忍不住想要揽住对方肩头,好好安慰一番。

    只是这种花前月下对江烽来说还只是一种奢望,城外蔡州大军未退,城内仍然在戒严,城墙的修补工作彻夜进行,同样,像投石车、蹶张弩、落木塔的修补更是要通宵达旦,以防明日蔡州军再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江烽判断现在蔡州军内部恐怕也是觉得两难。

    抽调一万三千大军来固始,固然大大出乎己方预料,打了己方一个措手不及,险些一举破城,但是对蔡州军来说,这样庞大一支军队南来,恐怕也是一个不可承受之重。

    固始这一战,一旦损失过大,梁蔡大战即将开打,本身兵力上就不足的蔡州军恐怕就更要捉襟见肘了。

    对于蔡州军来说,固始也许从癣疥之疾上升到了肘腋之患,的确需要尽早解决,但是真正危及到蔡州生存的永远是大梁。

    而现在大梁大军已经向蔡州推进,哪怕现在蔡州军攻破固始城,那又如何?

    今日损失便是如此之大,而且挫了锐气,明日再攻,就算是能拿下固始,付出代价一样不会小。

    对于兵力不足的蔡州来说,他们可能面临着来自大梁两线甚至三线的进攻压力,哪怕是一个军的兵力都是弥足宝贵的,现在折损如此之大,还有没有必要再打下去?

    可如果袁无为在这个时候退兵,也就意味着蔡州军摆开如此大阵仗的南犯竟然以这样一种狼狈的姿态离开,对于袁无为的威信,对于蔡州军的士气,恐怕都会有不小的打击,袁无为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而且从背后来袭的奇兵也给了蔡州军以很大的震动。

    这样一支游荡在背后的奇兵虽然一触即退,但是只要没有彻底消灭这支骑兵之前,蔡州军都无法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对固始城的攻击上来。

    而如果两千骑兵都用于去防范这支背后游荡的骑兵,那么固始城内的一营骑兵恐怕一样会让蔡州兵头疼。

    让蚁贼吃了大亏的突门,还有南门,这两道门固始骑兵都一样可以从容而出,这会更让蔡州兵无法全副身心投入到攻城战中来。

    想必这个时候袁无为也是为之头疼无比吧,无论哪个结果,对于他来说,都意味着这一次南下来错了。

    见江烽突然站在自己面前呆呆出神,许静也有些心疼。

    二郎自己受伤很重不说,现在还得要随时操心下一步的战事,现在杨堪、秦再道、张越等人重伤不起,他身边能帮他的人就更少,还得要随时放着城外蔡州军的高手来刺杀,这身体和心力上的操劳,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挺下来。

    “二郎,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明日还不知道情况怎样,你也得将息着一点儿,现在固始军可是离不得你。”

    良久,见江烽仍然没有从沉思中醒过来的模样,而丁满等人还在前边等候着,许静才小声提醒。

    “啊!”江烽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了一眼四周,点点头,“小静,你也保重,过了这一关,固始的前途会是一片光明,我相信我们可以挺过去!”

    轻轻咬着嘴唇点点头,许静看着江烽那尚存着沉思表情的脸颊,眉目间多了几分以前未曾注意的深沉和疲惫,许静一时间竟然看得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