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五节 节点
    袁文柏与几名龙雀尾的术法火弹终究还是对缺口处的固始军产生了一些影响。

    没有哪个士兵能够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火焰燃烧无动于衷,尤其是这种火焰一旦沾身似乎就无法自行扑灭,不得不通过滚地压灭这种方式来解决,而在战场上这种方式无疑就是自杀。

    本来就已经岌岌可危的防线经此一波冲击,立时就有崩塌的迹象,尤其是数十名士兵被术法火弹释放出来的火焰波及,四处蔓延的火焰,痛苦的嚎叫声和倒地挣扎翻腾让后续防线出现了巨大的窟窿。

    “不行,静小姐,太危险了,你不能靠近!”苏铁满头大汗,想要制止这个固执的女孩。

    “我不去,一旦防线崩塌,最终结果又有什么不同?!”许静冷静的摇摇头,态度坚决。

    此时的她已然穿上了盔甲袍服,从外表看来和寻常士兵无异,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她手中没有武器,而是拿着一具造型怪异的尖角。

    龙角!

    崔尚在一旁看着这个貌似柔弱却又无比坚强的女孩子,心中也是一叹。

    许氏一族终究还是有些人才,只不过钟灵独秀,一脉灵气都汇聚到了女子身上,委实有些让人遗憾,不过对军指挥使大人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

    “苏铁,你去保护静小姐!”崔尚最终作出决定,“她说的没错,如果防线失守,那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啊?那崔先生你……”苏铁吃了一惊。

    “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保护了,敌人的攻击重心都放在了下边,城墙上不太可能有太大变化了。”

    崔尚对局面变化了然于胸,事实上从第三段城墙被攻城锤击破垮塌之后,大家就明白战争的焦点就在于能不能堵住这几个缺口,所以双方的争夺就放在了缺口上了,而城墙上的攻防更多的成为了牵制。

    见崔尚已经做了决定,苏铁也就点头示意,“静小姐小心一些,跟在我后边。”

    另外两个士兵也紧随苏铁一同护卫着许静从侧面靠近断墙处。

    此时的断墙下正是战事激烈,两端的弓弩手都在密集向下方攒射,而同样几具井栏也已经逼近了缺口,弩矢如雨,虽然有盾牌护卫,但是仍然不断有流矢射中士卒们,不时有士卒倒下。

    袁文柏和几个龙雀尾投掷出的术法火弹,在缺口后方引起了一阵混乱。

    虽然立即分出了一部分士卒的来扑火,但是很显然这种术法火弹引起的火不时那么容易扑灭的,寻常扑打根本不起效果,而一旦沾身更是附体而燃,不死不休。

    燃烧并没有真正造成多大的伤害,关键是带来了混乱,谁也不愿意自己背后一片火海,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很容易让人分心而导致正面战场的失手。

    许静站在断墙缺口处,双手紧握龙角,心中玄神催动,缓缓凝聚。

    气机感应之下,玄神与龙角本身蕴藏的水性术法之力相互感应激荡,淡淡的水雾慢慢萦绕在空中。

    猛地的一吸气,迅速在空气中凝聚起来的水汽变成一股浓郁的乳白色水雾,进而凝结成状如冰珠般的雾带,倏然向前盘旋飞舞。

    就像是飞蛾扑火,乳白色的雾带迅速将火焰笼罩其中,原本一直燃而不灭的火焰在遭遇了白色雾带的萦绕之后,迅速黯淡下来,几息之间就熄灭无形。

    这个时候许静才忍不住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小心的把龙角藏入腰际的囊袋中,伸手拿出丝绢擦拭掉额际渗出的细微汗珠。

    许静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尝试能不能起到作用,之所以将龙角带在身上,也是听到江烽提到对方可能有火性术法器具,所以她也就带着龙角这种水性术法神物以防不测。

    但这龙角还只是一件单纯的水性术法神物,未经雕琢和加工,难以真正将其神力释放出来,今日也是迫于无奈之下才这么冒险一搏,幸运的是效果还不错。

    许静的及时施法终于平息了固始军士卒们的混乱,这种近乎神术的表演对于士气的鼓舞也是巨大的,这让本来摇摇欲坠的防线又稍微稳定了一些。

    但是随着蔡州军进一步加强了攻势,这种局面也维系不了多久了。

    振作精神的张越一个飞跃,手中的马槊连环刺出,这一刺,他已经调息蛰伏了许久。

    当敌人从后方御空飞行而来时,他就知道后边出问题了,术法火弹造成了后方的混乱,好在许静的及时出现避免了事态的恶化。

    这个家伙明显是天境之上的水准,但却受创匪浅,尤其是与那吴十二之间惊心动魄的绝杀,更是让人肝颤。

    明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最后疯狂,但他还是不能容忍对方这般狂放无忌的任来任去。

    他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所以当对方纵身御空飞行穿越敌我战阵时,一直悄然无声的埋伏在士兵中的张越出手了。

    马槊挟带起的千重气浪瞬间就把以为已经飞临己方阵营上空的袁文柏给锁住了,这是张越竭尽了全身元力的最后一击。

    惊骇之下的袁文柏手中戮仙剑幻化成一道亮丽的扇形光屏,层层叠叠的遮掩住自己的身形,只要避过这一击,袁文柏便有把握反戈一击。

    “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金属交击脆响浸人肺腑,让人下意识的汗毛倒立。

    一口逆血从肺腑里反冲上来,让张越忍不住从鼻腔里喷涌出来,但是张越仍然死死咬紧牙关,又是十三刺爆发而出!

    雄劲的刺芒终于在最后三刺突破了袁文柏费尽心思舞动的防线,重重的撞击在他的大腿上。

    剧烈的刺痛让袁文柏爆发出最后的潜力,身体悍然在空中一个横滚,躲开了对方还欲给自己最后一击的突刺,戮仙剑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一朵剑芒透过剑尖而出,轻轻的印在了悍不畏死扑上来的张越肩头。

    无比遗憾的倒飞而出,张越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天境上下的差距竟然是如此巨大,饶是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仍然能给自己凌厉一击,竟然让自己无法躲避。

    “可恶!”

    袁文榆眼珠子都红了。

    看见家族里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袁文柏在空中被那个家伙凶狠的一刺击中,他控制不住情绪甩开面前的敌人,一式优美的长虹卧波凌空飞至,他要活剐了这个躲藏在人堆中偷袭的家伙!

    张万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个手势之下,七名仅存的术法强弩手早已经待命。

    “嘣!嘣!嘣!嘣!”一连串充满玄奥气息的击发声,四枚弩矢呈菱形破空而至。

    袁文榆并没有太在意,陌刀狂舞,带起的凌厉刀气重重涌荡,寻常弩矢早已经被震飞,但是这几枚弩矢却只是滞了一滞,继续飞行而至。

    讶然的一推陌刀,陌刀刀刃连续变幻,弩矢撞击在陌刀宽大的刀面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而随之附着而来的巨大震力才让袁文榆意识到这是术法强弩。

    “嘣!嘣!嘣!”

    又是两前一后,又是三枚弩矢悄无声息的一闪而现。

    刚刚来得及挡掉几枚弩矢的袁文榆忙不迭的推刀划过一道漂亮的圆弧,银白色的刀芒扫过面前,两枚弩矢再度撞击在刀刃上,震动起一道细微的缝隙。

    “嗖!”隐藏在最后的一枚弩矢终于寻机突破了重重阻碍,一头闯进了袁文榆的视线。

    “啊!”

    最后一枚弩矢很小,仅有两寸不到,细若钢针,这也是术法强弩阵中专门布设安排的一击。

    冰冷的寒意沿着胳膊上的钢针迅速布满了整个经脉,袁文榆用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猛然翻身回飞,只可惜只来得及飞出三丈,便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重重的从空中跌落下来。

    飞跃而起的几道身影显然都是冲着从空中跌落的袁文榆而去,也幸亏袁文榆在最后一刻的猛然回首倒飞,这三丈距离拯救了他,使得蔡州军中腾空而起的几人能够抢先一步接住袁文榆的身体,并阻挡住固始军这边的截杀。

    不过他们的奋不顾身也为张万山带领的的术法强弩提供了最好的目标。

    又是一轮术法强弩的攒射,几个飞纵在空中身影都是闷哼出声,能够飞身而起,要么就是都头这一类的军官,要么就是龙雀尾的精锐,术法强弩伺候他们也不算亏欠。

    左右到了这一步,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了,只要有机会,那便要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

    又是一波蔡州军的生力军排成密集的阵型猛冲了上来,固始军的预备队已经全数押上了,后营和申州军的一个后背营都以都为单位,不惜一切代价的顶上去。

    谁都知道,也许下一刻就是城陷身死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指望杀红了眼的蔡州军能对己方放下屠刀,不用想都知道绝无可能。

    付出了超乎寻常的惨重代价,如果不用固始军民的人头来祭奠战友袍泽,只怕袁无为都无法向下边蔡州军士卒们交代。

    左右都是死,那就还不如在战场上死,总还能有几个垫背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