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一节 恶战 3
    江烽的身体奇妙的反转过来,在让过了赵榄玉吴钩的直杀之后,两只袖甲下的袖弩再度弹射出长若手指细若钢针的弩矢。

    “又来了!”轻蔑无比的撇撇嘴,赵榄身形猛然腾飞。

    一个极其优美的飞越,从紧邻城墙墙壁处凌空飞度,间不容发的躲过了飞射而来的两枚弩针,这个家伙手段也不过如此了,雕虫小技却屡屡故技重施,真还以为这等手段可以在这种场合下得逞?

    江烽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微笑,看在赵榄眼中却是说不出可恶,只是他不知道这个家伙还有什么可笑的,对方身上起码已经被自己的吴钩留下了三处伤势,流血不止,他就不信对方还能强撑多久。

    手指中一枚木弹猛然弹出,江烽将三皇之力催发到极致,手中的镔铁斩马刀泛起重重刀芒,乌练如带,划破空气,发出凄厉的啸叫。

    木弹是一枚术法媒引,准确的说木弹中存有一丝木系术法之力,本身却不具备杀伤力,但却具有极强媒引之力,可以引发特定的木系术法爆发。

    赵榄身体横空飞行,距离城墙墙面尚有六尺,异变陡生。

    木弹撞击在了城墙上,城墙上缝隙里突然喷射出无数幽绿色的藤蔓,如地狱中无声无息生长的腐藤,转瞬之间就幻化成枝蔓牵缠的藤萝,无比凶猛的覆盖了方圆一丈之内,将它所能触碰到一切都死死缠住。

    赵榄完全没有想到会在空中遭遇这样的“奇遇”,这种完全颠覆了他认知的袭击没有任何气机感应,就这样横空出世般的一下子就缠上了他的腿、腰和颈项。

    “千鬼之藤!”

    每一根缠绕上身的藤蔓犹如恶鬼附身,迅速沿着身上甲胄衣衫的每一次缝隙向里攀援钻爬,一旦接触到肌肤,就开始刺入吸食血液。

    而且一旦吸食了血液,这种藤蔓植物会变得更加有力,生长速度更快,甚至不再需要术法之力的激发。

    这也是与邓龟年一行来人中的唯一一位方术师——陈逢所培育设计的木系术法植物,这种由恶鬼藤经过专门培育,又通过了特殊的术法刺激,不但藤蔓的韧度耐性极高,而且具有很强的自发攻击能力,比如吸附、吸血、自生等。

    一旦被其缠上,等闲之下你根本就挣扎不开,除非用刀剑斩断或者用元力强行震断。

    当然,这种东西总的来说对于天境高手实际上是没有太大用处的。

    天境高手一旦被其缠住,可以提聚元力强行震断,或者刀剑直接斩断,但这种东西如果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环境下突然爆发释放,那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现在。

    猝不及防之下,惊惶不已的赵榄猛地一横身体,元力全力外放,顿时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所有藤蔓全数震成数十段碎块,只不过江烽全力施为的镔铁斩马刀挟带着无穷的刀芒也在这一刻席卷而至。

    千鬼之藤终究还是给赵榄的身形带来了一丝阻滞,而惊惶之下为了摆脱这些恶鬼藤的攀附吸血,赵榄又在那一瞬间将元力彻底外放到了极致。

    盛极衰生,江烽几乎将全副元力催发的三皇之力关注到刀芒上,猛然撞击而上,饶是赵榄连连挥舞玉吴钩抵挡住江烽这一突袭,仍然不可避免的有三刀穿透了他舞动的钩网。

    没等赵榄从连续三刀的穿刺中挣扎出来,江烽早已经丢开了手中的斩马刀,迎面扑上,一口气连续十七拳,拳拳都将三皇之力运用到了极致。

    打蛇不死必被蛇咬这是江烽一直信奉的原则,像赵榄这种狠角色,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才营造出来的机会,如果还不能置对方于死地,那就真的是命该绝我了。

    三刀其实并没有给赵榄造成致命的伤害,只不过是破坏了赵榄的元力防护体系,而接踵而至的这十七拳才是真正收买人命的阎王拳。

    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赵榄也被激发起了生命最后时刻的爆发,虽然难以抵挡江烽这霸气四溢的十七拳,但是作为天境高手,将全副元力汇聚到反震之上,同样是可断金破石。

    十七拳后,江烽已经被反震出一丈开外,缓缓落地。

    整个双臂经脉骨骼都都已经酥麻,血液更是有一种倒流入心让人要燃烧起来的感觉,这一刻他甚至连举起双手都做不到。

    震惊之余,他也不得不承认能够成为汝阳八柱次席人物的角色,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有其过人之处,这般情况下都能做到这一步。

    只不过,这一次,他必须死!

    他也必死无疑!

    没有谁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承受自己这三皇炮锤十七拳,哪怕是养息期的杨堪也不行,更不用说赵榄还只是静息后期。

    他这十七拳中,起码有十拳突破了对方的招架,毫无花巧的给了对方致命一击,哪怕对方有御法衣护体,但是在自己全力以赴之下,一样不可能求活。

    凶猛无匹的拳力几乎全数印在了赵榄的身上,血沫喷洒间,赵榄的身体重重的撞击在身后的城墙上,似乎像是印在了城墙上,停滞了一下,这才缓缓从城墙上滑落,委顿倒在了城墙基脚下。

    这一刻城上城下依然是杀声震天,箭如雨下,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蔡州新一代中的领军人物之一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倒在了城墙下。

    一直注意着城墙下形势变化的邓龟年和罗真看到千鬼之藤释放之后将赵榄缠住那一刻,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战事走到这一步,可以说一炷香时间也许就可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

    密布整个城墙的蔡州军士兵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密集的钩梯、云梯搭满了每一处,每一个钩梯和云梯上都有蔡州军士兵在发起冲锋。

    蔡州军后续跟进的攻城锤已经连续击破了两处城墙,其中有一处城墙已经溃烂为一个缺口,只不过这个缺口被以一群僧俗弟子率队的固始军艰难的堵住了,一时间难以突破,但是另外一处垮塌的城墙也在慢慢变成溃口,尤其是当一个都的龙雀尾再度蜂拥而上时,这种局面就变得更加岌岌可危了。

    在邓龟年和罗真周围起码已经有十多处被蔡州军士兵攀爬上了城墙,也许转瞬之间整个城墙就有可能易手。

    邓龟年和罗真二人此时都已经紧张得全身发抖。

    按照当初江烽与他们的约定,务必要等到他们安设在城墙上的千鬼之藤术法发动,解决对方的天境高手之后才能全面发动各处城墙上的木系术法。

    否则就算是这些木系术法能购达到奇兵突出的作用,但是在天境高手上的巨大差距仍然可能会让这一战功亏一篑,所以他二人也是不得不躲藏在城门楼这边观察着下边的战事发展。

    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的到来,虽然丁满四人与二袁的对战已经脱离了当初的安排,但是现在也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江烽已经向城头上发出了可以发动术法的信号,现在就该术法扬威了。

    伴随着数十粒木弹次第在城墙上砸下,虽然这些士卒们不知道自己手中持握的木弹究竟有何用处,但是投掷而出也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等待了这么久,也就是为了这一刻,他们当然不会怠慢。

    整个东西两端的城墙都像是突然变成了一片墨绿色的沼泽之海,无数从城墙缝隙中攀援而出的藤蔓真的如同恶魔之手一般缠住了紧紧靠在城墙上的云梯、钩梯和飞梯上,连带着正在蚁附攀爬向上的士兵们也一样迅速沦为这些藤蔓的猎物。

    惊骇之下的士卒们慌乱不堪的挣扎着,不是被藤蔓死死缠住,就是从云梯上跌落地面,摔个半死,而这一片接一片的藤蔓之海,顿时化为了城墙上一道保护屏障,让随后赶到的士兵根本不敢再往上攀爬。

    目睹这一切的袁文榆睚眦欲裂,一边抵挡着对面的白马寺和尚水磨禅杖的疯狂攻击,一边高声怒吼:“弓箭手,火箭覆盖!”

    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的弓箭手们这才手忙脚乱的从特制箭囊里抽出火箭,纷纷引弓撘箭向城墙上射出这一轮火箭。

    火箭都是有专用火油浸泡过,对于弓箭手们来说这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点火,引弓,射出,一气呵成,箭矢化为一道密集的火网,迅速覆盖了整个城墙面,但是效果却不是很好。

    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张牙舞爪的藤蔓虽然在连续几轮的火箭袭击之下损伤了不少,但仍然有不少残存的藤蔓还在熊熊燃烧的云梯、飞梯和钩梯上吱吱作响,滴下的青色汁液腥臭无比,仿佛真的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体液。

    原本气势正盛的蔡州军攻势为之一挫。

    尤其是本来已经有近百蔡州军士卒攻上了城墙,在城墙上与固始军展开殊死搏斗,但是这时候后续人马却无法跟上,局面顿时反转。

    红着眼嗷嗷叫着的固始军在军官们的带领下重新反扑过来,一点一点的利用自身的数量优势将这帮以龙雀尾为主的突击队斩杀在城墙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