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二十节 波斯女,白热化
    颍州州治,汝阴城。

    两骑飞驰而来,放慢速度,绕过门前拒马,丢给守门军士符令,迅速进城。

    两骑直奔刺史府,在府前飞身下马,疾步奔入府内。

    “参见将军。”两名骑士皆是汗流浃背,黄尘扑面,除了一双眼珠子外,面部其他部位基本上都看不清楚,一直到二人取下遮面黄布,这才勉强像个人样。

    “免礼,辛苦了。”

    端坐正上方的方面阔嘴男子关心的一挥手,“不急,要不先下去歇息一下?”

    “属下不敢。”知道上司是客套话,斥候首领接过旁边侍卫递过来的一碗水,猛地灌了下去。

    一阵急促咳嗽之后,面色也多了几分红晕,当先一人这才抹了抹嘴道:“情况正如将军所料,焰军波斯女的铁骑南渡淮水而去,属下几名兄弟尽皆目睹,均为波斯女麾下精锐铁骑,一骑双马。”

    “那秦河的骑军呢?”端坐在上首的方面阔嘴男子显然更关心这个问题。

    “秦河所部,仍然在下蔡一带活动,暂无渡淮的迹象,从亳州那边传来的消息,山桑县城已经被蚁贼攻破,目前徐州过来的大军已经过了檀公城。”

    “哼,还在檀公城?尚云溪这是在龟爬啊,龟爬也该爬过涡水了吧?他这是要等蚁贼把颍亳二州肆虐够才肯来?”方面阔嘴男子气哼哼的道:“节度使大人对他也是太优容了!”

    斥候首领不敢接这个话,都是节度使大人麾下的掌兵重将,诸将之间的龃龉嫌隙轮不到他这种角色去插话。

    “那波斯女所部渡淮,并未带步军?”沉吟了一下,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态度在下属面前发泄不妥,方面阔嘴男子转开话题。

    “未有步军,皆为骑军,数量也仅有五百骑左右,而且暂留有接近两千步军在淮水一线活动,看这个情况应该是要在这一线接应波斯女所部返回。”斥候首领介绍得很清楚。

    “唔,你说波斯女所部南下渡淮,意欲何为?”阔嘴男子眉峰深锁,“会不会是绕道与韩拔陵部围攻霍丘?”

    旁边一名披甲将领站起身来一礼,“将军,这种可能性不大,霍丘至今未沦陷,蚁贼疲态已现,这波斯女五百骑兵再是凶悍,又济得何事?”

    “那就只能是固始了。”阔嘴男子站起身来,点点头,走了一圈。

    之前他就一直怀疑蚁贼突然分出一部骑军南下,让他有些疑惑,但南边已经糜烂不堪,蚁贼怎么会突然又南下,他一度以为这是蚁贼的疑兵之计,但随着蔡州军大举向固始进发,他才反应过来,恐怕这蚁贼正是奔着那固始而去的。

    只是这蚁贼仅有五百骑,再是骁悍,却又能如何?意欲何为?

    紧接着大梁对蔡州开战的消息也传来,他才有些醒悟,只怕这支蚁贼是有阴谋的。

    蚁贼在梁地肆虐甚久,但是却始终无法被梁军剿灭,而后突然转到东下,更是把蔡州搅得一团糟,现在更是入侵了颍亳寿三州,淮水南北一片混乱,这支蚁贼究竟只是被大梁祸水东引,还是本身就和大梁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现在还真的很难说。

    而现在波斯女这支号称焰军双刺中的一部突兀的南下,只要看看这支力量的最终目标是哪里,结果是什么,就能大略知晓蚁贼和大梁之间的关系了,也能为日后淮北如何来应对蚁贼制定一个方略。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略的估计,波斯女这一部怕是要对蔡州军有所行动了,不过他却没有任何要向蔡州军这个盟友通报的意思。

    要通报几日前波斯女所部南下时他就可以通报了,不用等到现在。

    现在蔡州军越来越表现出其战斗力的强悍,连大梁军在他们面前都难以占到多少便宜了。

    对淮北来说,这个本来只是一个小兄弟的盟友,却越发显得凶狠霸道了,让淮北方面也不得不考虑被蚁贼搅乱阵脚的颍亳二州会不会引发蔡州这头恶狼的垂涎。

    毕竟袁氏的品行风格实在让人无法相信,淮北之所以支持袁氏,扶持袁氏,是希望让这只恶狼能够不断的撕咬大梁,可不希望这只恶狼会突然反口咬它背后的主人,尤其是在主人虚弱的时候,就更需要谨慎了。

    “那将军,我们怎么办?”旁边的披甲将领和另外一名文士模样的角色都异口同声的道。

    “静观其变吧,现在我们也没有更多的力量兼顾其他了,蚁贼狡狯,飘忽不定,我们也无法捕捉其行踪,奈何?”阔嘴男子摊摊手,“我们还得防着大梁在宋州那边发难呢,虽说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得小心一点,不是么?”

    厅堂内的其他人都会意的笑了起来,“将军说得是。”

    “派人去催一催尚云溪那边,再这样下去,颍州就真的只有拱手让给蚁贼了,让他务必尽快过涡水,我们这边做好准备,一旦尚云溪大军压过来,我们就过颍水对进!”阔嘴男子断然道:“其他我们感化军暂时就顾不到了。”

    *******************************************************

    固始城争夺战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生死阶段。

    汹涌而来的蔡州军在东西两翼城墙上都与坚守的固始军展开了生死决战。

    燃烧的落木塔冒起了滚滚浓烟,这个时候已经无人再去救火;铁件、木板、绳索散落一地的投石车,更是无人问津。

    士兵们的尸体随处可见,每一个城墙垛口雉堞之间都在爆发着激战,每一刻都有士兵从城墙上跌落,或者被杀死在雉堞边上。

    城墙上的蹶张弩和弓箭手仍然在和对面垒砌起来的高台以及井栏、箭塔上的弓弩手对射,双方都力求压制各方的远程武器发挥威力,其结果就是变成了相互之间的消耗战。

    军官们声嘶力竭的奔走高呼,下达着各种命令,而预备队早已经压上了投入了战斗。

    民夫队的夫子们不断将受伤不起的士卒抬下去,而将各种滚木、擂石、箭矢抬上来,这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循环模式。

    战事发展到了这一步,而且是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走到了这一步,恐怕是双方都始料不及的。

    蔡州军方面以为这个时候自己就已经该站在固始城头升起袁氏大旗了,而固始军方面则没想到蔡州军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从试探性的战斗演变成了全面生死战,让固始军不得不提前把所有一切都押上来。

    可以说,这个时候战事稍有对固始军不利的变化,固始军甚至再没有任何可以应对的预备手段,再无力拿出任何力量来应对。

    就在袁无为与袁无敌终于费尽艰辛的将郭泰、鞠蕖等人击倒时,城墙下另一头,江烽与赵榄的对决,丁满、鞠慎、葛晗和李桐对袁文極、袁文槐二人的围杀同样进入到了招招见血的阶段。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

    原本固始军方面是想要用李桐拖住袁文極,让丁满、鞠慎和葛晗三人集中优势力量在最短时间内围杀袁文槐,但这很快就被袁文極看出了端倪,而袁文槐也发现了固始军方面的用心。

    二袁迅速靠拢抱团,战局迅速演变成了丁满、鞠慎、葛晗、李桐四人对战袁文極、袁文槐二人这一局面,让丁满和鞠慎等人也是焦躁不安。

    二袁的合战产生的效果顿时就让丁满四人陷入了尴尬。

    每每击中力量猛攻一人时,另外一人必定要在一旁掣肘,而且二袁由于长期在一起修炼切磋,双方互知互通,很多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让双方的配合达到更加默契。

    反观这四人,丁满虽然和葛晗、李桐等人较为熟悉,但是在一起修炼和切磋的时候却也不算多,再加上一个完全不熟悉的鞠慎,可以说配合起来就显得格外生疏笨拙,完全达不到合力的目的。

    这个时候江烽才意识到有些东西自己过于想当然了。

    一支七零八碎拼凑起来的军队,只有通过真正的战争检验,你才能发现这支军队中有多少漏洞和不足,你才能发现自己之前的种种设想有多么离谱,只不过这些失误,往往就要用无数生命作为代价。

    对于别人,江烽无能为力,但是对于自己的对手,江烽却要用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来证明这一战自己并非毫无准备。

    玉吴钩掠过江烽右腿带起一抹血槽,喷溅而起的血浪由于吴钩速度太快,甚至卷起了一片血雾,江烽面不改色,目光清冷,身影一扭,欺身直进,仿佛先前那一钩并非削过自己的身体,而是落在了别人身上。

    赵榄也意识到了不对。

    这一战也是让赵榄出道以来最为憋闷的一战,眼前这个家伙分明就是初入天境静息前期的角色,与自己的实力差距相当明显,但是这个家伙爆发出来的实力却让自己始终感觉到缩手缩脚,难以最大限度的发挥。

    最让赵榄感到头疼的时这个家伙身上七零八碎的术法小玩意儿层出不穷,仅仅是这么几十回合的激战里,自己至少遭遇了对方三次术法器具的袭击,有两次都险之又险的避过,差点儿就栽在这个家伙手上。

    这让赵榄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防范对手的这种卑劣伎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