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八节 变数,白马寺
    “大和尚是出家人,恐怕还是少管这些俗家事,否则就是自招祸端了。网”袁文榆目光中多了几分冷峻,嘴角挂着一抹哂笑,“莫非是大和尚凡心动了,也想要在红尘里来谋个前程?”

    粗壮僧人却没有和袁文榆打嘴巴仗的意思,他来固始本来就不是做善事的,手中水磨镔铁禅杖一挥,话语里却不客气:“施主,得罪了,上!”

    一丈多长的水磨镔铁禅杖顿时刮起一阵旋风将袁文榆笼罩了进去,粗壮僧人脸上也露出一抹狰狞,一边喊道:“你们去协助士卒守城,一旦有人上来,就放手度他们!”

    “喏!”一干随行而来的僧侣和俗家子,也是大吼一声,立即就投入了战斗中,手中禅杖、戒刀、邯刀各类武器也是纷乱驳杂,看不出端倪来。

    甚至还有一人也来把张越扶了起来,替他灌下一枚丹丸,明显是疗伤之药。

    张越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阎罗殿里走了一圈回来,来不及多想:“多谢了,不知诸位是来自”

    “我们是洛阳白马寺一脉,受偿师兄安排,来固始寻黄安锦师兄,今日刚到就遇上了,所以正赶上这辰事,带队的是慈忍师兄。”

    扶起张越的用是一名俗家弟子,不过二十来岁,满脸兴奋,显然是为自己赶上了这场大战而感到高兴。

    张越恍然大悟。

    之前江烽就曾提到过说黄安锦出身的大别山白马尖多云寺属于洛阳白马寺一脉下院,而黄安锦那位师兄偿就曾经在大梁广胜军中担任军职,江烽去汴梁也就和偿会过面,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黄安锦的这位师兄却没有来固始,也许是嫌固始庙太挟太浅吧,没想到这个时候却突然来了一个意外惊喜。

    大梁境内佛道两宗兴盛,但在大梁体系中都各有倚仗,像大梁军中佛门一道就是汴梁大相国寺一门颇受重用,而曾在李唐时代盛极一时的洛阳白马寺则显得曲高和寡,受到排斥。

    也正因为如此,白马寺在梁地的影响力这几十年里也一直呈现出缓慢衰落的迹象,这也是白马寺一脉最为揪心的。

    而由于白马寺地处大梁腹地,白马寺一脉又不太可能和大梁敌对势列公开的合作,那只会授人以柄,招来大梁更为严厉的打压,所以白马寺一脉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来突破。

    大梁军中也还是有不少白马寺一脉的,但是却很难主导或者说改变这种局面,哪怕是偿也难以免俗,所以在获知固始军已经成为大梁准盟友之后,偿就迅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白马寺,甚至明确告知寺中高层,可以在这个时候押宝固始军,让固始军成为白马寺一脉日后的一个展渠道,甚至成为白马寺一脉的展根基所在。

    用说白马寺一脉对于这个机会还是相当重视的,在获悉偿提供的这一消息之后,立即就安排了一批弟子前往固始。

    白马寺一脉在大梁军中已经被大相国寺一脉挤压得没有多少机会,现在固始军这个大梁盟友刚刚出现,大相国寺甚至都还没有打上眼,白马寺一脉当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遇。

    但由于固始军的实力太过孱弱,白马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派出太过庞大的力量,所以这一次也就有寺中僧职慈忍带领了几名僧俗弟子前来打前站了解情况,正好遇上这等时机,自然不会放过。

    既然有了这等助力,张越也不是拘泥之人,自然要把力量用足。

    他观察了一下来这十多名僧俗弟子的实力,除了那位慈忍的实力已经突破了天境外,其他僧俗弟子大多也就在通脉期到洗髓期阶段,连结体期的弟子也只有一人。

    看来白马寺方面今日来人也只是一个试探性的举措,并未真正对固始军日后前景有多么看好,否则堂堂中原梁地两大寺之一,怎么可能只派来一名天境高手?而且还只有天境静息期水准。

    所以张越也就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不客气的分派了几名白马僧俗弟子的任务,让他们择机来破坏正在城墙下肆虐的攻城锤,自己就赶紧运行调息疗伤,馏最快恢复部分伤情。

    不得不说这十来名白马寺弟子的加入堪称雪中送炭,一下子就扭转了袁文榆率领蔡州龙雀尾突击冲锋带来的危机。

    这十多名弟子虽然数量不多,论实力也多在通脉期到洗髓期之间,但是却要比龙雀尾军士的实吝出一大截了。

    一番截杀下来,连袁文榆都不得不在慈忍和另外一名结体期俗家弟子的联手围杀之下,含恨跳下城墙。

    东面城墙上的一番变化同样也落入了城墙下进入生死搏杀阶段的一干人眼中。

    袁无为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问题的复杂化了。

    眼见得袁文榆已经取得了致命的突破,率领龙雀尾攻上了城墙,以他的了解,现在固始军方面根本就无人能抵挡得赚文榆,而龙雀尾也可以借势彻底击溃对方城头的防御力量。

    事实上他也看到了一个洗髓期角色被袁文榆击倒,但却在最后一刻冒出来十来个僧俗弟子,而且其中两人一下子就把袁文榆给拦下,反倒是围攻起袁文榆来了。

    龙雀尾的攻势瞬间就被打垮了,命运的天平本来在朝向蔡州军方面倾斜了,但现在又被扳正了。

    这种僵持的局面让袁无为很不放心,虽然蔡州军在攻势上仍然保持着绝对优势,破城锤的猛烈轰击已经在固始城墙上形成了两处大洞,甚至连带着部分城墙已经有坍塌的迹象,但是敌人新加入的生力军却又对攻城锤起了进攻,显然是要想遏制租个攻势,好在每一辆攻城锤边上都留有充裕的护卫力量,倒是不担心敌人就能得手。

    一种没来由的心悸感让袁无为觉得再这样下去恐怕还会有各种自己预想不到的意外生。

    这一次己方出动了如此大规模的力量,堪称三年前对大梁一战之后的最大一次动作,甚至连反戈一击袭击光州军都未曾动员如此大力量,尤其是高战力武将方面,更是远远出了当初对光州一战时的数量和质量。

    在战前,无论是袁无为自己,还是袁无敌以其他几个兄辈,甚至包括素来老陈持重的九叔袁怀德都认为这一战毫无悬念,尤其是在前期藏匿了包括自己和老十九以及几个兄辈的角色,用说在各方面都做足了功夫,目的就是要一战而下。

    但现在,战事局面变化竟然是如此诡异,固始军层出不穷的各种手段花巧,还有乎想象的战斗力,以及慎密周全的应对之策,就像一道道纤细而坚韧的蛛网把蔡州军这个庞然大物手足缠绑在一起,竟然有动惮不得的感觉,这让袁无为很是心悸。

    躲过那道诡异身影凌厉的伏地一刺,袁无为有些焦躁起来,他不能容忍这种局面再度继续下去,必须要有改变了。

    瞥了一眼那个状若疯女般的身影,散落下来的黑根处竟然有一抹奇异的玫红,这个明显有胡人血统的女子竟然习得如此高深诡奇的刺杀术。

    梨山派这些该死的家伙,竟然培养出这等可怖的刺客,虽然正面对决不值一提,但是用于这种牵制却是将其优势挥得淋漓韭,竟然让自己和老十九面对一个天境初阶养息期和一个天境初阶静息期的角色都束手无策。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必须要终结这种局面,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赤云万重!”

    默运赤火玄气到极致,袁无为身体猛然间飘葛来,左手握掌诡异的一击右掌,一抹清晰可见的赤红光斑沿着右掌手指迅传递到刀柄,再延伸到龙焰天王刀上,刀刃上的赤红光带陡然暴涨三尺,冉冉腐。

    杨堪眼角一跳,知道这恐怕是要见出分晓的时候到了,身体微微一伏,脚步奇异的踩踏着地面,双戟一前一后,猛然向前一吐,全身元力透入玄霜劲中,冰王戟法第七式:“冰河铁马入梦来!”

    “嘿!”化掌为拳,袁无为身体犹如羽毛缥缈,倏地长身而起,三丈距离转瞬而至,天焰龙拳全爆:“刹那芳华!”

    杨堪头都要竖立起来了,龙焰天王刀刀刃上爆出来的赤火玄气轰然喷涌而出,形成一道强劲无比的离体刀芒,向前推送而出,在与杨堪双戟喷射出来的乳白色光芒撞击在一起,炸裂开来。

    这已经是天境初阶太息期的极高展示了,甚至可以说半步踏入了固息期,该死!

    杨堪有些骇然的现这才是真正的太息期高手的实力展示,因为这只是一刀而已,不但彻底把自己的戟芒封死,甚至击退,自己用尽全力动的玄霜劲竟然在对方的赤火玄气面前毫无寸进!

    更重要的这个家伙的目的根本不是在自己身上,而是瞄准了那鞠蕖!

    鞠蕖危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