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二节 赤火玄气,玄霜劲
    当落木塔喷射出第一轮滚木时,袁无为眼瞳都忍不住一缩。

    他努力控制住内心的情绪,但却很难做到,因为这种术法器械带来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不仅仅是这飞滚而来的滚木带来给士兵们带来的伤害,也不是这些滚木给攻城器械诸如井栏、尖头木驴这些东西带来的损毁,而在于这种突如其来难以控制的术法器械给整个局面带来的混乱。

    每一个滚木的飞出,都会给落地点带来巨大的伤亡,滚木横飞,甚至还会因为落地时角度变化和碰到石块这一类的东西而产生斜移,这都让茫然无措的士卒们难以应对,而军官们的呵斥和怒骂往往只会让情况更糟糕。

    无所适从的士卒们只能哭喊着四处奔逃,躲避着这不知来自何处,也不知道会想哪个方向席卷的索命阎罗。

    整个局势被彻底搅乱了,不但是袁文榆刚刚发起的进攻攻势被彻底打乱,甚至溃散,连带着辅助进行压制攻势的弓弩阵一样被波及。

    整个战场上一片鬼哭狼嚎,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来应对。

    对于一名主帅来说,局面失控变得混乱是最危险的,尤其是本来己方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他甚至已经准备在下一刻就要发出全面进攻的命令了,而袁文槐率领的第二军已经蓄势待发了。

    但这横空出世的术法器械给本来一边倒的局势来了一个逆击,瞬间就让局面倒转过来,甚至正在向着不可控的局面转化,假如自己不马上处理应对的话。

    难怪固始军这边胸有成竹,这个术法器械的确够厉害,而且从这些术法器械的架构规模上来看,单凭个人之力,三五两下想要毁损相当困难,但是固始军却小瞧了自己这边的实力,因此他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文極,不要管城门楼了,给我把几个术法楼塔给我毁了!”几乎从牙缝中挤出这一句话来,袁无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哪怕把你那把弓毁了,你也得给我把这几个术法楼塔给我烧了!”

    袁文極还是第一次见到袁无为这般不容置辩的下令,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怠慢,只是拱手一礼之后,便去掉弓囊,将这把用火魃毛发绞成为弓弦的炎阳赤焰弓拿了出来,然后从箭囊中掣出一枚浑身火红的箭杆。

    箭杆的前段并不尖,甚至还有些钝圆,但这个箭杆却被涂抹了一层光亮的釉色,看上去格外晶莹夺目。

    一个轻灵的飞跃,持弓引箭的袁文極便已经飘出了三丈开外,几个纵跃之后,便已经逼近了城墙。

    而此时袁无为也将龙焰天王刀持于手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九,云淮,该我们上了,交代下去,一旦文極得手,文榆、文槐立即跟上,把部队交给其他人,不要停留!”

    从那个火红的身影飞腾纵跃,如星飞电射般直奔着城墙而来时,江烽就知道危机来了。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崔尚口中所说的汝阳八柱中的袁文極,他手中所持的那柄大弓就应该是炎阳赤焰弓了。

    江烽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那道火红的身影突然向上一窜,身形陡然拔高,借势用足尖再一具巢车的顶端一点,身形倏然前移三丈,一道赤红色的光影瞬间爆射而出。

    暗叫一声不好,江烽却也无能为力,对方来势太快了,而且也没有给自己任何准备的时间,就在空中发出了第一箭。

    赤色光影在奔行出三丈之外开始缓缓扩散。

    千阳木箭杆在弓弦击发的最后一瞬间被袁文極用元力震碎成粉末并通过玄气暂时凝固,保持着箭矢状态向前飞行。

    一直到飞出一定距离之后,玄气松散,整个千阳木末散碎开来。

    随着凝聚的元力的趋势,按照惯性继续向前飞行,但是却慢慢扩散成一个巨大的网状,摩擦中陡然燃烧起来。

    具有强烈火性术法之力的千阳木末,瞬间就变成了一道密织的火网,并且不断扩大,向四周蔓延,包围住任何想要逃脱的目标。

    赤红色光影眨眼即逝,紧接着江烽只觉得自己心猛然抽紧,巨大的火网在空中伴随着“噗”的一声轻微响动冉冉浮出,迅速将前一刻还在奋勇突出一枚滚木的落木塔死死包围。

    三名装料的士卒惨叫着变成了几具火人,在料台上挣扎着想要往下跳,但是凶猛的火焰很快就让他们丧失了理智,奋不顾身的纵下了墙头,这个时候木质结构的落木塔顿时就变成了一个烈火中挣扎的巨人。

    一击得手,心中畅快无比的袁文極身形如鬼魅般的一闪,连续两个飞跃,身体早已横移出十丈开外,在空中一个极其漂亮甚至可以说是刻意炫耀般的空翻挽弓。

    “噗”的轻轻一声,眨眼之间,在城墙上无数固始军士卒瞠目结舌间,又是一具落木塔陷入了火海中。

    杨堪目光紧紧锁住了那个在空中如鬼魅般跳跃奔行的火红身形,手中冰王戟微微举起,元力玄气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正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毁了原本一片大好的局面,六具落木塔在转瞬之间就被这个家伙给毁了两具,他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这个家伙,否则蔡州军光靠士兵就能把固始城给淹没。

    当那道火红的身形再度在地面一点重新窜起来正欲引弓待发时,早已经按捺不住的杨堪一个飞鹰坠地,双足在城墙垛口上一蹬,又如疾飞扑击的金雕,猛扑向上窜起的火红身形。

    冰王戟在空中卷起漫天的风影,玄霜劲激荡起重重气浪,死死笼罩住了对方,杨堪鹰目如炬,气机锁定,他逃不掉了。

    正欲引弓而发的袁文極在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杀气,天境强者的直觉让瞬间就觉察到了自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来不及多想,身体骤然下沉,落地之后就是一个侧身横滚,甚至连炎阳赤焰弓都还来不及入袋,那铺天盖地的冰冷杀气便扑面而至。

    刺骨的森冷杀意几乎要冻僵在地上顾不得形象的袁文極,如果不是炎阳赤焰弓太过珍贵,他甚至都想要扔出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了,惊惧之下袁文極也是骇然,这是谁?

    周围的军士也早就发现了异常,兔起鹘落,己方的高手勇者瞬间就变成了狼狈不堪落荒而逃的丧家犬,不用多想,三名持矛军士便同声呐喊,三柄长矛同时扬起欲待要帮袁文極扛着一招。

    只不过未等三人长矛舞动,透体而入的玄霜劲一刹那间就将三人冻毙,高高扬起的长矛和呆滞伫立的身躯使得三人犹如北地冬夜里被冻成的冰雕,白色的霜雾在三人面部凝结,甚至连眼珠中的惊骇都还隐约可见,栩栩如生。

    轻盈的穿越了三具冰雕,杨堪双戟已然锁定对方,轰然劲气将三具冰雕撞开,长戟微扬,杀气凝霜!

    “可是杨家七郎?如有冒犯,袁某替文極道歉了。”

    低沉而清越的声音传过来,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凌空而至的阵阵热意,杨堪忍不住暗叹,就差一步,这袁无为若是晚来半步,汝阳八柱今天就要变成少一柱了。

    袁无为终归还是露面了。

    真的是袁无为!

    杨堪心中一阵悚然之后也涌起一番豪情和自信,终于要面对这个给大梁军造成巨大伤害的家伙了,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凭什么称霸蔡州。

    龙焰天王刀卷起一带红云横扫而来,整个空间似乎都笼罩在了灼热的空气中。

    红云舒卷开来,刹那间便要把杨堪吞没。

    赤火玄气!

    无尽天王杀!

    一上来袁无为便把自己拿手绝技催发到了极致,已然跨入天境初段太息期的他有笃定把握可以拿下这一局,但是他却不愿意拖延时间。

    杨堪的水准已经在养息后期,距离太息期也距离不远了,要解决他不是不行,但是要时间,如果要想在最短时间内解决他,就要兵行险招,甚至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袁无为觉得值得。

    从这一战一开始就给了他太多的意外和惊讶,他极其不喜欢这种意外和变数太多的局面,所以他宁肯冒险,更何况这个冒险尺度还在自己掌握之内。

    “赤火烧天!”

    “冰封王座!”

    逆势暴卷的白色霜雾如同一道混沌银带,莽莽浩浩,呼啸着,沿着杨堪猛然狂抡的冰王戟锋爆射而出。

    灼热无比的赤火元气与冰冷至极的玄霜劲终于撞击在一起,甚至两方的兵刃都还没有来得及实质性的接触,便迸发出无穷的罡风劲气。

    “轰!”

    两股性质截然相反的外放玄气在碰撞中炸裂开来,冉冉向四周扩散。

    这可就苦了四周的士卒,已经下意识要躲避两大高手决战的士卒们却奔逃无路。

    劲气炸裂开来,点点飞散,几名士卒当场被冻成了冰雕,而另外几名士兵却瞬间被赤火元气的三味真火烧成了外表无异但内腑早已经焦糊的尸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