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一塔激起千重血
    固始城北门以东的城墙只有那么长,一个军二千五百名士兵足以将这段城墙填满,袁无为将三个军轮番使用,实际上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考虑了固始军的顽强程度。  网

    在他看来,除开双方在武将高手的突破己方可以碾压对方外,在常规军阵的对决上,蔡州军更是可以彻底把固始军打爆在城头。

    哪怕固始军可能拥有层出不穷的防御手段甚至术法器械,但这改变不了军队实力决定胜负这一结果,一辰争从来就不是靠一些兄段或者某种器械就能改变的。

    五个松散开来的阵型紧随着前方的橹盾兵和持牌兵的前进而快推进,护城河已经被基本填平,前面就已经是一片坦途了。

    对于蔡州军来说,也就只有破城锤的由于自重原因,而原来护城河地面那一段过于松软,需要铺设木板,以便于自重太重的破城锤能顺利抵进城墙起破墙攻势,其他诸如云梯、飞梯、钩梯、尖头木驴则根本不是问题了。

    铺洒开来的五个攻击阵型一字排开,随着鼓声骤紧,士兵们持盾举刀,步伐也随之加快。

    他们将面临这床弩、投石车以及蹶张弩的洗礼,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先前被动挨打了,他们的尖头木驴、巢车、投石车、井栏也早已经跟进,弓弩手也一样随着跟进,要压制来自墙头的袭击了。

    战火骤燃,几乎没有经过什么过渡便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弓箭手和投石车率先进入阵地,由于地理位置高度上的差异,蔡州军的弓弩手和投石车不得不冒着危险,推进到更近的距离,以便于能对固始城墙上的敌军形成压制,而这同样加大了他们被对方攻击的危险性。

    战争从双方远程武器的对射开始爆,并迅进入到了短兵相接的夺城战上。

    一枚流矢从江烽耳际掠过,带起一抹劲风,射中了旁边的城门楼廊柱,箭矢嗡嗡作响。

    江烽有些漠然的瞥了一眼扎在廊柱上的箭矢,目光重新回到下方,左右两翼的战事几乎在同时全面爆,而且一上来就变得白热化。

    左翼的蔡州军辅兵和民夫一下子就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密密麻麻的民夫和辅兵将这个护城河边沿几乎要站满。

    他们顶着头顶上暴风骤雨般落下的箭矢和石块,惨叫声此起彼伏,但是却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前赴后继的涌来。

    雨点般的土袋落入护城河中,使得护城河水迅升高,但是很快又被更多的土袋所吞没,一段段护城河慢慢的就被铺天盖地的土袋填成了平地。

    不得不承认蔡州军哪怕是在辅兵和民夫的训练程度上都相当可观,起码在如此惨重的伤亡下,虽然队伍不断出现混乱,但是总会在较短的时间内被军官们呵斥着鞭策着恢复正常。

    这一点从西面城墙归来的江烽都不得不暗自赞叹,起码固始军使绝对组织不起这样一支拥有相当组织纪律性和操作规程的辅兵队伍来的,甚至连民夫这种程度都很难达到。

    如无意外,西面护城河被填满的时间恐怕比预料的还要短,一个时辰恐怕就会有多处护城河被填平,甚至要把整个西面护城河填平大概也不会过一个半时辰,而那时候西面也将变得和东面城墙一样,成为蔡州军可任意疡的攻击区域。

    对这个情况江烽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固始城作为一个县城,其护城河的确太窄太浅了。

    之前在蚁贼未曾来袭之前,固始城的护城河甚至早就被湮塞了多年,而护城河的基床还是数百年北周时代挖下的基脚,多年未曾清淤,自然就湮塞了。

    后来还是自己一流张将护城河重新清淤,重新引浍水支流灌入,才把这护城河利用起来。

    但这条老护城河的确根基太浅太窄,当时固始既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人力来进一步加深加宽护城河。

    现在看来的确算是一个失误,如果这护城河再宽上深上几尺,蔡州军起码要多花费半个时辰来填塞,而这半个时辰也许就意味着数百上千的辅兵和民夫要为此付出性命。

    如果固始军这一次真的能挺过去,如果自己设想的浍州真的有希望能新建起来,那固始城的护城河必须要进行重新疏浚开挖,深起码还要加深三到五尺,宽度最好能再加宽一丈,这样才能具备一个可抵御上万敌军围攻的底子。

    相比于左翼的胶着状态,东面城墙上下的战惩显得要惨烈火爆得多。

    除了一开始有少量辅兵和民夫继续在投掷土袋和铺设木板来确保护城河这一线可供重型破城锥通过外,这边一上来蔡州军就投入了整整一个军五个营二千五百人直接起了冲锋。

    上百部的云梯、钩梯、飞梯以及巢车、井栏和尖头木驴在投石车和强弩手的掩护下,以松散而有序的阵型向城墙如水银泻地一般漫卷而来,几息之间,整个东面城墙下密密麻麻如蚂蚁般的士兵就已经布满了整个战场。

    江烽从左翼赶回来的时候正赶上了这最令人紧张得窒息的时候。

    城墙下已经有蔡州兵开始抵进起攻击,不断有钩梯和云梯直接搭上了墙垛。

    而这种带着挂钩的钩梯和云梯一旦搭上了城墙垛口,粗大的铁质挂钩坚固异常,很难砍断,而无法砍断的话就只能通过滚木擂石这一类重物砸坏,或者就是浇油点火烧毁,要麻烦许多,尤其是在数十道云梯钩梯同时搭上来,而举着盾牌嘴咬钢刀的蔡州军士卒如猿猴般剽捷迅上攀,让防御方很容易被这种视觉冲击所震撼。

    还未等赶回来的江烽令,临时代行帅权的杨堪早已经紧握双拳,站在墙垛后,猛然一挥手,怒吼一声:“落木塔,左右翼,自由射!”

    伴随着无数徐旗挥下,早已经撕下了遮掩布幔的落木塔终于开始咆哮威了。

    不得不说杨堪把握时机相当精准到位,蔡州军的弓弩手均已经抵近到了五十步之内,这也是蔡州军居于不利地势之下弓弩手能够挥最大威力的距离。

    而同样像井栏这类攻城器械,要最大限度挥压制城墙上弓弩手的效果,也需要抵近这个距离。

    有了弓弩手、投石车和井栏这类远射武器的压制,这个时候就该是挥士兵蚁附登墙的最佳时机了,但这也成为落木塔这种出想象的术法器械威的最佳时机。

    伴随着红旗麾下,摆放在东面城墙的六具落木塔开始次第威。

    连续不断的滚木被抛射在空中,翻滚着,呼啸着,伴随着巨大的动能从空中袭来,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一切惊呆了。

    如此巨大一根滚木,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力士,能将其投出一丈之彝已经是了不得了,而这些看不出端倪的落木塔,竟然就轻而易举的将长六尺有余,直径在一尺开外,重达百余斤的滚木投射出三四十步开外。

    六具落木塔同时开始不断的吞吐抛射出滚木,一根刚来得及飞起向下坠落,另一根紧接着又升空,十余根滚木在空中翻滚飞腾,飞行出三十余步,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巨大的惯性动能当时就能在地面上砸扁无数堆肉饼,而落地之后的滚木却不会停止,凶狠蛮横的继续向前滚进,凡是敢于挡着它去路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挨着就死,碰着就烂。

    其中有两根滚木直接击中了一辆井栏,当惩将一具井栏半中拦腰支架撞断,紧接着第二根滚木又接踵而至,重重的撞击在井栏本身就已经饮坠的支撑处。

    整个井栏顿时断裂垮塌下来,上边七八名弓箭手顿时跌得头破血流,肢断身残。

    还有一根滚木更是被直接抛射进了密集的弓箭阵中,一路横行,瞬间就造成了二十余名弓箭手的伤亡,引起整个弓箭阵险些崩溃。

    这种堪称壮观的景象,简直让城墙上的固始军士兵血脉贲张,同时也让下边蔡州军的将官们睚眦欲裂!

    由于这六具落木塔均是采缺角斜线抛掷而出,滚木沿着一条斜线滚动,一根就足以横扫几列人马。

    这也给想要躲避的士兵们带来极大的困难,他们往往被周围的同伴遮挡了视线,当惨叫声传来时,那滚木也已经撞上了自己的身体。

    急于躲避的士兵此时更是顾不得许多,惊呼着四处奔行躲避,起的冲锋阵型就在这短短几息时间里被几十根滚木给搅得稀巴烂!

    而这对于城墙上的投石机、强弩手和弓箭手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失去了敌人弓箭手的压制,他们可以更肆无忌惮的集中力量打击已经逼近到城墙下十余丈内的士卒。

    同样失去了后续跟进士卒的支持,这些云梯、钩梯也很快就陷入了困境。

    劈头盖脑浇灌下来的热油,随着那火引子一点,便迅化为了一具具火焰梯,而无数士卒也是被这沾着就燃,挨着就伤的油火给烧得惨呼狂叫,欲死不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