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一十节 铺天盖地
    杨堪本来想法是由丁满与黄安锦带前营单扛左翼,但是江烽认为如果把丁满放在左翼,一旦袁无畏和袁氏三驹以及汝阳八柱中几人出现,这边根本无法抵挡袁军攻势,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局面甚至可能一下子就被打破。网

    所以他宁肯疡左翼承担更大压力,让秦再道和黄安锦带领前营负责左翼,以密集术法强弩来协同,但术法强弩受限很大,能不能挥出预想中的效果还很难说。

    两种方案都同样面对着不可预测的风险。

    左翼以秦再道和黄安锦搭配固始军前营来应对,的确略显单薄,一旦左翼护城河被填平,蔡州军起攻击,以秦再道和黄安锦的实力,只要袁氏三驹或者同样已经达到天境初阶静息期的袁怀德中任何一个人率军从左翼突破,恐怕都会造成左翼崩盘。

    密集术法强弩能不能挥作用很难说,毕竟这是在城墙,而不是像那一日在江烽居所那种泻的狭窄环境下,宽敞的地形下,武道高手可以轻而易举利用自身强的移动度和攻击能力来破这种密集术法强弩。

    而单一的术法器具对于像已经是武道天境初阶养息期的高手来说已经很难真正产生威胁了,除非是宗师级的杰作。

    但如果把丁满和黄安锦搭配守左翼,倒是加强了左翼,哪怕是袁氏三驹来一人,丁满和黄安锦搭手也能勉强支持一会儿,如果再有术法强弩策应,也许就能支撑到从右翼赶过去接应的人。

    这样安排倒是确保了左翼的稳固,但是右翼的风险却凸显了。

    袁氏双驹中最起码会有一人要从右翼突破,按照最初的安排,如果袁氏双驹加上袁怀德三个均已经是天境养息期的家伙中有两个从右翼上来,那么杨堪、江烽外加鞠尥要承担起对抗袁氏双驹的重任,具体如何来应对,只能根据现澄势而定了。

    而丁满、郭泰、鞠慎、张越四人加上另外从汴梁过来的卢英峰、李桐、葛晗等三个已经是洗髓期到结体期之间的角色则要集中力量应对汝阳八柱中的人物,同时还要利用术法器具来给汝阳八柱这些角色制造杀伤。

    若是单论个人武技,丁满和郭泰用是要略强于汝阳八柱中除了赵榄之外的其他几个,只是这中间的差距估计也很细微,更多的还要根据临秤,所以这就是术法器具威的时候了,江烽只能把宝压在这上边。

    “那就这么定下来了Y道,你和安锦率前营守左翼,另外让卢英峰带左营作左翼的预备队!”在最终决定之前,江烽还是略微变了一下安排。

    的确,杨堪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左翼太弱,一旦蔡州军真的疡从左翼强势突破,若然突破度过快带动整个左翼崩溃,这边来反应都来不及作出,就那就真的要出大乱子了。

    所以他最终还是作了一个折中,把武技同样也蹿结体期,只比秦再道略逊一线的卢英峰安排了过去,让其带左营来作为预备队,以防不测。

    ********************************************

    “文極,你押后,我估计固始军肯定还有什么术法器械作为杀手锏没有拿出来。”

    袁无为已经在亲卫的帮助下穿上了一袭圆领莲叶甲。

    这是北海以北的极北地区极为罕见的巨猛犸之臀皮通过术法鞣制之后精致而成,轻灵柔软,寻常刀剑不入,尤其可以抗御元力玄气的侵袭。

    寻常时候袁无为基本不会穿此物,但是今日之战非比寻常,尤其是固始军素以术法强弩著称,他不得不防。

    “我对江烽的风格做过一番了解,此子善出奇兵,而且每每有压阵后着作为杀手锏,上次蚁贼围城,他便是用突门出骑兵一举击溃了蚁贼的围城之势,今日之战关乎固始存亡,我料他也必藏有杀招。”

    袁无为一边紧了紧身上的圆领莲叶甲,一边叮嘱着袁文極:“战事已开,你先行把固始城门楼烧毁,然后再来看其他,”

    “三哥,我这炎阳赤焰弓估计最多能支持三箭,”袁文極迟疑了一下。

    三箭已经是极限了,而且第三箭恐怕效果都要受影响,这炎阳赤焰弓威力虽大,但是要求更多,术法之力要激出来,需要诸多因素配合。

    而且这等箭矢一就会消耗大量术法之力,短时间内要弥补回复不易,所以顶多也就能支撑三箭,他怕袁无为对自己期待太高,到时候误了事就麻烦了。

    袁无为也略感惊讶,只能支撑三箭?他虽然也知道这等术法之物本身就有诸多限制,他自己对术法一道也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也没有过多了解,但是也觉得这既然是斩杀火魃这种奇物而得其身上的资材所制,肯定不同凡响,以为起码能支撑十箭八箭的,没想到居然只能支撑三箭。

    沉吟了一下,袁无为还是一点头:“第一箭还是要把固始城门楼给毁了,这也算是给固始军一个士气上的打击,很有必要,至于后边两箭,你择机而,特别是他们的大型术法器械。”

    “明白了。”袁文極这才放下心来,将宝弓背负在背后,顺手提起插在泥地中的凌月刀,“三哥,差不多了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袁无为瞅了一眼还挂在帐壁上的龙焰天王刀,点点头:“差不多了,估计老七、老十九他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是该有个了断的时候了,且看我们蔡州军如何破城!”

    从帐篷一出来,袁无畏就看到了从帐中出来的袁无为,一拱手行礼,“三兄,那我就去了。”

    “嗯,九叔年龄不小了,你看顾着点儿,虽说固始军无甚特别的高手,但是他们的术法器具也要不可酗,你是有过感受的。”

    袁无为瞥了一眼袁无畏背后的一双乌金铁戟已经脱掉了套袋,戟锋上的月牙露出森冷的寒意,这才点点头。

    “如果固始军在左翼那边无甚高手,你就战决,不惜一切代价,填平护城河之后,别留手,眷突破,不必管我们这边,只管向下,沿着城墙突击,力争让他们从城墙下先乱起来。”

    “放心,我知道。”袁无畏心中有一丝淡淡的不满,但是却不露于色,点头应允。

    袁无畏和袁怀德带走了从光州过来的三千士卒,另外袁无为将绝大部分辅兵和民夫也划缠了左翼。

    他相信一旦东部城墙争夺战一旦打响,固始军便不可能有太多精力去兼顾左翼的西面城墙了,左翼军便可迅填平护城河攻城,届时,他倒是要看看固始军究竟要顾哪边。

    随着袁无畏和袁怀德率军出阵向西,袁无为也终于出阵了,这一战没有什么好回避的了,就是要一战而下。

    龙焰天王刀的刀身已经隐隐有殷红色的热流涌动,这是他的元力玄气提升时的自然反应。

    而他身旁的袁无敌一身青色铠甲,同样已经将一支粗若儿臂的长戈持于手中,暗黑的枪身和微微泛青的戈头让人一望之下就下意识的生出一股子浸人的寒意。

    大将军戈。

    据说此戈即为西楚霸王项羽所持长戈。

    项羽自刎乌江后,这柄戈被船夫所得带过江东,后来便湮无声息,最后怎么落到袁无敌手中,是否就是所谓的项羽所遗留的长戈,也无从得知,但是这具大将军戈却是在袁无敌身上大放异彩。

    袁无敌以此戈在与梁军大战期间,曾经创下了率一都之兵连闯梁军七阵的威名,大将军戈之名也是名震一时。

    当然后来也有梁军将领称袁无敌所闯七阵不过是不足千人的辎重营,既无主将坐镇,也无高手护营,纯粹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捏,但不管怎么说,袁无敌以一都之兵敢闯梁军一军之营,也算是一个壮举了。

    随着袁无为和袁无敌二人出营,紧随在袁无为身后的袁文極、赵榄、袁文槐等人也都跟上,而在更前方,袁文榆已经在整装待,就等袁无为下令,便要动最凶猛的攻势了。

    伴随着鼓声咚咚响起,三台巨大的攻城锤也被辅兵和民夫们嘿着嘿着的推了出来。

    粗大的黑铁巨锤锤柄已经被蛟筋牢牢的捆绑在了与攻城车中间机关相连处,曲柄、连杆、转轮,还有粗大的筋索,一看就知道这同样是一具术法器械。

    很快三具破城锤已经被一字排开摆放在了阵前,一个军二千五百人的阵型也同样在固始城北门东城墙面前展开,士兵们犹如雕像一般伫立在城墙前方,而在这一个军阵背后还有两个军阵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

    橹盾兵和持牌兵照旧是排在最前方,而尖头木驴、巢车、云梯、飞梯、钩梯均已经准备到位,一旦命令起,便要起冲锋,在空中,两具驭风鹏鸟也从巢车上缓缓放飞,冉冉升起。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了,该亮出来的都该亮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