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四节 危若累卵
    许宁发现自己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要把所有人都和江烽联系起来,要把他们和江烽做一个比较。

    从自己之前那个未婚夫周伦,杜立,许子清,甚至还有张越和秦再道,但是她越来越发现,江烽就像一个妖孽一样从固始这块土地上野蛮生长起来,而且是以一种势不可挡的速度上位,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无法相信。

    相比之下,无论是自己那位风度翩翩的前未婚夫周伦,还是武道已入天境一时间不可一世的杜立,还有这位性子清高阴郁的武道奇才堂兄,和江烽比起来都黯然失色,更不用说张越和秦再道之流了。

    “小宁回来了?街上是不是已经戒严封道了?”许子清把鼻尖杵在金桂枝头轻轻嗅了嗅,这才转过身来,“三叔呢?”

    “坊市街使已经把街道封了,摊贩归家,商铺关门,估计在这一战分出胜负之前都不会允许开市。”

    许宁一身雪白罗裙,肩头披着一件棉质披巾,油黑发亮的长发不像寻常女子那样挽成高髻,而是随意的在脑后梳理成一个发髻,剩下的发丝就垂落在颈后肩头,说不出的清泠幽若。

    “三叔还没有回来,但应该已经进了城了。”

    许子清皱了皱眉。

    三叔年龄不小了,在遭遇了袁氏反戈一击之后,精神也倍受打击,这几个月来一直奔走于光州和固始之间,操劳过甚,就是靠着一股子气撑着。

    许子清真担心一旦这股气泄了,三叔身体会不会就此垮下来。

    “三叔又出城去了?”许子清眉峰轻蹙,“现在蔡州军已经围城,他还出去干什么?”

    固始城墙肯定是挡不住许望侠的,但是现在形势如此紧张,固始城四面城墙上士卒都已经待命,而且也有武将坐镇,纵然许望侠对固始城墙十分熟悉,知晓从哪里飞越,但还是很容易被人发现。

    若是被视为蔡州军高手来袭,遭到围攻那就麻烦了。

    固始军一大倚仗就是术法器具和器械上,没想到那罗真居然还是一个术法匠师的料子,之前自己可没有看出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有这份天赋。

    而且汴梁据说也来了几个术法师,也在积极为固始城防准备术法器械,这几天连许静都回来很晚,一大早就出去,就是在全力以赴的为加强固始城防做最后的努力。

    “三叔还是有些不踏实,他担心蔡州军太强,我们的一切准备最终成了无本之木。”许宁也有些怔忡。

    许望侠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真的固始军扛不住蔡州军的进攻,固始沦陷,那三叔和这位堂兄以及自己这么就来准备的种种都成了泡影了,还不得不面临蔡州袁氏的追捕,也许那时候自己只能一死了之了。

    而且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蔡州军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越来越超出了之前的预料,这样许望侠越发焦躁起来了。

    二人正说间,一道身影已经从后院院墙上窜起倏落。

    “三叔,你回来了。”许子清和许宁同时见礼。

    “嗯,子清,小宁,小静呢?”许望侠比起几个月前已经苍老了不少,两鬓银丝缕缕,额际皱纹也越发明显,面色也不太好。

    “小静恐怕这两天不会回来,说要住在材官所那边,抓紧时间制作一些术法器具。”许宁赶紧解释。

    “哼,那些小玩意儿有用么?”许望侠气色不对,“子清,情况恐怕不太妙,袁家这一次几乎是倾巢而出了,虽然带队的是袁无畏,但是我看肯定,肯定还有比袁无畏更厉害的角色藏于其中,不是袁无为就是袁无敌!而且光州这边是袁家老一辈的袁怀德过来的,袁怀德我打过交道,虽然潜力无法和袁氏三驹比,年龄也大了一些,但是一样是养息期的高手!”

    “固始这边知道么?”许子清顿时觉得棘手。

    如果袁氏三驹来了两个,再加上一个略逊于袁氏三驹的老一辈袁怀德,还有几个小字辈的袁文極和袁文槐,一样都是静息期的高手,固始军这边如何能应对?

    固始军这边有术法器械和术法器具,难道说蔡州那边没有?只怕蔡州那边在这方面更强,想到这里许子清忍不住摇头:“三叔,那怎么办?江烽难道就这样束手无策?”

    “还不清楚江烽他们知道与否,但是以江烽的心智,应该瞒不了他,他手下除了杨堪、丁满和郭泰外,还有就是那个鞠家的鞠慎了。可丁满、郭泰和鞠慎都只有静息期水准,只能与袁氏几个小辈争锋,袁氏三驹中,杨堪顶多能堪堪接住袁无畏,若是袁无敌和袁无为来其中一个,这边就无人能接得住了,还有袁怀德呢?”

    许望侠扳着指头算了算,固始这边在天境以上的高手战力水准上的确差距不小,而且他最担心的还是袁氏会不会还隐藏有其他手段,又或者自己对袁氏诸将的实力判断有误,那就真的稍有差池就跌入万劫不复了。

    想一想也是憋气,自己恨不能立时宰了江烽这个家伙,可现在还不得不苦心孤诣的替江烽谋划,免得这个家伙被袁氏一下子给灭了。

    “三叔,这还只是一方面,我更担心的是固始军整体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许子清摇摇头。

    许望侠脸色更黯淡,但是却无法否认许子清的观点。

    “蔡州军一万三千人,均为百战强军,三倍于固始军,而固始军呢?与蚁贼一战之后重建,据我所知仅有两个营算是比较完整的,而剩余的,骑营是原光州旧军骑兵与申州残军骑兵重组起来的,战斗力堪忧;还有黄安锦的前营,也是彻底重建;剩下汴梁老卒与原固始新兵混合打乱重编,若是假以时日,以杨堪和丁满这些人来训练打磨,也许能雕琢出来,但现在时间这么紧,不过区区十日时间,济得了什么事?”

    许子清收回目光,“三叔,也许我们该做一些其他准备才行,否则事到临头,……”

    许望侠脸色变幻不定,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最后再是叹了一口气,狠狠的一跺脚,不语而出。

    **************************************************

    没有人看好固始军,包括固始军内部。

    随着袁无畏将旗展开,陆续出现的袁文槐和袁文極,以及另外两个新出现的汝阳八柱人物——袁文榆和赵榄的出现,这也就意味着汝阳八柱几乎有半数的角色都出现在讨伐固始的第一线,很显然袁家是要把固始作为蔡州新一代将星的磨刀石。

    如果所料不差,袁氏三驹应该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角色隐藏在已经露脸的袁无畏身后,只是不知道是袁无敌还是袁无为。

    但无论是哪一个,如果再加上从光州过来的论实力并不逊于袁无畏的老一辈袁怀德,可以说蔡州军这一次是精锐尽出,打定主意要一战定乾坤,要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打垮固始军,解决固始问题。

    “二郎,我考虑了一下,从蔡州军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气势来看,恐怕他们不会和我们缠战,顶多两到三天,这一战可能就要分出胜负。”

    杨堪已经换上了一袭滚边蛟皮甲,显然这也是一副术法甲胄,比起山文甲这类金属铠甲来轻许多,灵活度更高,只是价格就更不能比了。

    毕竟是将门出来的,虽然是庶出,但既然送杨堪来固始,家族中好歹也要有一身好行头来赠给子弟,万一这个子弟日后就真的能出人头地广大门楣了呢?

    “嗯,七郎,你觉得该怎样?”江烽已经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超乎想象的严峻。

    汝阳八柱已经出现了四个,袁文槐和袁文極不说了,新出现的赵榄是赵氏一族中年青一代的翘楚人物,据说实力甚至比其他袁氏一族的俊彦更强,已然逼近了养息期水准,除了八柱中的袁文樑外,其他年轻一辈袁氏诸子均不及他。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自己这边除了杨堪和自己外,恐怕连鞠慎、丁满和小郭都要略逊一筹,现在袁氏这样放缓节奏,甚至不惜耽搁时间来准备,明显就是要想一举而下,而不给固始任何机会。

    只不过这个一举而下是真的一上来就不管不顾全力猛攻,还是先试探一下,摸清虚实之后再来一鼓而下?

    杨堪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有考虑。

    “二郎,我看蔡州军现在是在蓄势,可能明日会有一场试探战,掂量我们固始军的分量,但是我估计就算是试探战,我们能不能接下来都够呛。”杨堪脸色有些沉郁,“我们还是小瞧了袁氏的决心,或者说低估了袁氏的智慧,他们意识到了固始对他们的威胁,不灭掉固始,日后固始就会成为大患。”

    江烽也苦笑,“我也高估了大梁军队的效率,这么多天了,梁军还在干什么?连南阳军的作用都比梁军强,起码申州那边还帮我们拖住了光州袁军几天吧?可梁军呢?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