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一百零一节 端倪初现
    崔尚也认同这一观点,袁文柏和袁文槐虽然属于新近崛起的蔡州小字辈新星——汝阳八柱中人物,但是年龄不过十六七岁,纵然在武道上有着绝佳天赋,但是在独领大军征战一方上威望还远远不足。

    像这等战事起码也需要像袁无畏这样的大将来领军,但是各方面情报都还没有刺探出从汝阳过来的蔡州主力军的领军大将究竟是谁。

    很大可能性是袁无畏,因为他和固始军打过交道,对江烽也比较了解熟悉。

    当然也不排除是袁无为,他一样和光州军交过手,而且还斩杀了光州军第一将许德威,在心理上对固始军这支和光州军有着很深渊源的军队有着莫大优势。

    “二郎,也不可小觑袁文柏和袁文槐这些小字辈啊,我听小郭说那袁文柏曾经在三年前游历关中,就曾经力战长安游侠儿,当时他才十四岁之龄,就已经是结体期水准,后来两年前他与汝阳八柱另外一个风云人物袁文極在朗陵山遭遇火魃,二人联手屠魃,双双晋位天境,后来蔡州一名道法师用火魃的毛发与金機木制作成了炎阳赤焰弓,再用千阳木制作了术法火箭,据说可一箭烧山!”

    崔尚的话语里也充满了唏嘘和向往,不过这倒是让江烽真的有些好奇了。

    “火魃?一箭烧山?火魃是啥玩意儿?”

    江烽这一问倒是把崔尚问得一愣一愣的,怔了一下才回答道:“二郎没听说过火魃?火魃据说是旱魃的变体,生性赤阳,它出现在哪里,哪里便是火灾肆虐,朗陵山据说在火魃出现那一年,连发山火,当地老百姓的房舍也是经常起火,后来才有袁文柏和袁文極在朗陵山屠魃,还了朗山一线的安宁。”

    江烽有些迷惑了。

    这世界还真有旱魃这类东西?

    他的知识体系里这玩意儿应该是封建迷信才对,没想到不但有,还真被人给遇上斩了,还用那玩意儿的毛发制作成了什么炎阳赤焰弓。

    这炎阳赤焰弓听起来似乎是一把很牛逼的术法武器,居然还有与之相配的千阳箭,能一箭烧山,那这玩意儿用在固始城上来,不是一箭就能把固始城给烧了,那还打个屁的仗?

    他不好直接质疑,只能半真半假的道:“白陵,这啥炎阳赤焰弓和千阳箭真的能一箭烧山,能不能一箭把固始城给烧了?”

    崔尚笑了起来,他就知道自己这位主帅对这种东西不太感冒,肯定要来找话说。

    “二郎,一箭烧山这说法稍稍有些夸张了,但是炎阳赤焰弓和千阳箭相配,的确有惊天动地之能,据说在蔡州有参加过试箭会的人看到袁文極一箭射出,方圆三丈就成了一片火海,……”

    方圆三丈一片火海,江烽点点头,这还稍微有些靠谱,否则袁家就靠这炎阳赤焰弓和千阳箭就能打天下了,随便走到那座城池面前,不投降就是一箭烧城,敌军营寨也是一箭烧营,大梁也早就该被袁家给灭了才对。

    “白陵,这宝弓神箭所向披靡,总有应对之策吧?”

    江烽虽然内心还有些不太信这种什么火魃毛发制作的宝弓,但是术法一道本身也就超出了他的想象认知范围,所以再不信也得要接受。

    如果这袁文極的炎阳赤焰弓和千阳箭真的如此厉害,在攻城之战时这家伙突发奇招,倒是真有可能造成局部局面崩坏,甚至影响到全局。

    别的不说,光是这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落木塔被这家伙一件就能给烧成灰烬,自己好不容易视为大杀器的东西岂不成了大傻器?

    “应对之策却不好说,不过此弓此箭也并非毫无缺陷,术法之物,有其强,便有其弱,有其优,便有其劣,这种至阳之物,在艳阳天气便能发挥其最强威力,但若是阴雨天气,便要大打折扣,尤其是那火魃毛发遇上潮湿便会发黏,强行引弓甚至可能会造成弓弦断裂,……”

    崔尚不愧是江湖,说起这术法之物来也是头头是道。

    “还有,这等术法之弓,射程有限,据传远不及十丈,……,还有发一矢之后,宝弓也需要相当时间凝聚术法之力,短时间内难以发出第二箭,否则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白陵,没想到你对这术法一道也是知晓如此之深啊,难得,难得,……”江烽忍不住夸赞。

    崔尚老脸一红,连连摆手,“我对此知之不多,也是因为情报显示袁文極出现,我记得当时龟年就说过了这袁文極手持的炎阳赤焰弓乃是术法大作,那蔡州庄国忠便是凭借制作这炎阳赤焰弓晋位道法匠师之称,所以我又去问了龟年兄,龟年兄向我介绍的。”

    “那龟年他们有无应对之策?”江烽原本还有些担心,但既然邓龟年他们知晓了,恐怕也应该琢磨出应对之策来才对。

    “没有,龟年兄说这等神物,纵然知晓其弱点,却很难有针对性的应对,因为这宝弓终究是由人来使用,而这袁文極若是四处游荡,除非直接派出高手斩杀对方,否则很难遏制对方。”崔尚摇头。

    得到这样一个回答,江烽也是一怔,看来这术法神物也的确有其神奥之处,否则这些人何须这般煞费苦心的去制作这术法兵器,像杨堪的冰王戟不也如此?

    若是这袁氏小辈都这般厉害,江烽觉得倒不可不防。

    从情报显示来看,袁文極和袁文槐这两个汝阳八柱中的角色出现了,假如再有袁氏三驹中的任何一人担纲,这来犯之敌的实力已经不可小觑了。

    袁文極和袁文槐都是天境静息期的高手,自己这边丁满、郭泰二人都可应对,袁氏三驹中只要不是据说已经踏入太息期的袁无为来,估计杨堪都能抵挡得住。

    若是袁无为亲来,江烽估计恐怕就只能是自己和杨堪联手接住了,但也不知道能否抵挡得住?

    最坏的打算莫过于袁无为和其中袁氏三驹中一人联袂同来,这就麻烦了。

    张越、秦再道他们都还在结体期徘徊,丁满、郭泰二人联手也未必能抵挡得住袁无畏或者袁无敌,再要让张越、秦再道去对阵袁文極和袁文槐,这就真的成了田忌赛马,上驷对中驷,中驷对下驷了,甚至自己的上驷都还未必能有必胜之局呢,这还没算袁文極的炎阳赤焰弓,另外还有另外从新息过来的五千蔡州兵带兵将领尚未算进去,这等情形之下,焉能不败?

    见江烽眉峰深锁,崔尚也知道固始军现在面临的局面有些危险了。

    大梁用兵还是太迟缓了一些,根本没有兑现当初大梁崇政院给固始军这边的承诺。

    蔡州军总兵力不过四万左右,能够让蔡州军一下子抽出一万三千兵力,而且精锐高手纷出,足以说明蔡州军方面有相当把握能够在解决固始问题之后再回师应对梁军的进攻,这对于固始军来说是最糟糕的。

    必须要有应对之策,否则这一仗会打得很艰难很危险。

    江烽并不知道情况可能会比他想象的更糟糕,甚至糟糕很多,他小觑了袁氏对他的忌惮之心,他只是下意识的要把问题考虑得更周全一些。

    ***********************************************

    “江烽来访?!”杜珅皱起眉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杜温,“二弟,你觉得这家伙这个时候又来,会是干什么?”

    “索要剩余的粮食吧。”杜温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这家伙锱铢必较,真把我们杜家当成什么人了?我们承诺的东西什么时候没兑现过?最后一批粮食刚刚出了阴山关了,三五天之内就能运进固始。”

    “二弟,你还不能小瞧这家伙,前两天斥候发现从南阳运过来大批物资过境殷城,也是南阳支援固始的,你说这南阳刚和蔡州联手瓜分了申光二州,这才多久?南阳就开始支援固始了,刘家胃口太大了。”

    兄长的话让杜温也是一怔,“大哥,你的意思是刘玄已经开始谋图光州了?”

    “哼,刘氏一直是高筑墙,广积粮,韬光养晦,但其实力摆在那里,一旦亮出獠牙,蔡州方面未必能占上风,尤其还有一个压在蔡州头上的大梁。”杜珅意态闲适,“看吧,我敢打赌,一旦蔡州与固始之战打起来,南阳肯定会有所动作,说不定就会突袭光州。”

    “蔡州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杜温不赞同自己兄长观点,“你看从新息过来的五千大军,就只有两千骑兵过了殷城,而那三千步军就没有动,依然驻扎在光州城里,明显就是防着南阳。”

    “那就要看战事发展情况了,另外也还有我们杜家军队驻扎在殷城这个因素在里边,也许蔡州兵就是担心我们和南阳刘氏联手了呢?”杜珅摇摇头,“算了,先把江烽这个瘟神打发走了再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