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六节 双簧戏
    对于所有武将们来说,邓龟年和罗真的这具落木塔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强了。

    都是在战场上久经厮杀过的汉子,都清楚在城市攻防战中防御一方如何利用城防设施来给敌人制造杀伤的手段。

    什么滚木礌石,什么滚油金汁,什么床弩砲车,见得多了,哪怕是之前谈到的固始军擅长的石砲车,也就是投石车,还有那蹶张弩,大家也都经历过,并不太在意,但是眼前这玩意儿,就真的有点儿颠覆大家的认知了。

    能把一根重达百斤的滚木按照既定方位投掷出数十丈,并且还能保持平衡使之动能最大化,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这还是双向并进,此地抛射,可以同时打击两个方向的敌人。

    像杨堪、秦再道、谷明海这些久经战阵的宿将马上就看出了这样器械的威力,杨堪和谷明海更是在落木塔停止下来之后一个箭步就窜到了落木塔边,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其他几人也都纷纷围上来,寻摸着看这落木塔究竟是怎样工作的,竟然能这样不间歇的投射滚木,其工作原理究竟是怎样的。

    邓龟年和罗真二人倒是站在外圈,一脸不屑。

    若是这玩意儿都能被这帮兵头粗汉们看出道理来了,那还要这帮方术士和道法师干啥?干脆就回家抱着老婆孩子混吃等死好了。

    精巧玄妙的设计工艺和原理的确不是这帮武人们能理解的。

    他们怎么也无法想象一根滚木从料台里滚下去,经历了中间那一段料仓就会发生这样巨大的变化,从匣口出来时就会变得那样狂暴凶猛力道十足。

    就像方术士和术法师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同样两个人,人家举手投足就能开碑裂石,人家身体一跃就能飞行几丈开外一样。

    杨堪目光锐利,在确定了自己无法弄明白这具落木塔的原理之后,他就开始琢磨这种器械的优势和弱点。

    “龟年兄,这玩意儿之所以设计成两个投射口,而且成这样一个角度,是不是有意为之?”

    杨堪的头脑的确厉害,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奥妙,这一点连罗真和邓龟年都不得不服。

    “嗯,的确有这方面的考量,博山兄设计时就考虑如果是正面投射,覆盖面相对狭窄,容易被敌人避开,而这样设计,两个角度都是从侧翼发起进攻,斜插横过,敌人进攻阵型很难防范,而且哪怕是知道也很难做出应对,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阵型被搅乱。”邓龟年也对罗真的这一设计理念相当佩服。

    杨堪微微点头,的确这样一来,落木塔不但可以打击两个方向,而且这种侧翼袭击覆盖范围大了许多,对敌军的攻击阵型破坏力也大了几倍,相当厉害。

    “这种东西如果是以术法资材来催动,不知道耐久力如何?”杨堪又问道另外一个关键问题。

    如果只能投射一二十根滚木,那也意义就不大了,敌人完全可以通过松散阵型来拖垮这种有效力限制的术法器械。

    “七郎看来是专门挑刺儿啊,不过的确也问得在理。这玩意儿的耐久力有限,主要还是术法资材通过这种方式消耗太快,我们也通过了一些手段进行辅助强化,但是预计顶多也就能透彻一百五十根到一百八十根左右的滚木,另外由于术法力量的反冲力太强,这种铁木结构的装置也难以支撑,这还需要我们以后来改进。”

    邓龟年也没有回避这种术法器械的短处,“另外这种东西需要提前安设,无法移动,受限比较大。”

    在场众将都在默默的估算着落木塔的实际战力。

    像这样的落木塔如果沿着固始城墙安设四到五座,基本上就可以把一面城墙的攻击范围全部覆盖了。

    当然单凭一个落木塔自然无法支撑起整个防线,但是对于城防体系的攻击武器却不少。

    床弩、投石车、蹶张弩,再加上弓箭手,这样可以形成阶梯层次的打击面,这种落木塔弥补了蹶张、床弩和投石车这一类远程打击武器与像蹶张、弓箭这一类武器之间的空白。

    同时其不择方向的攻击角度不但可以对进攻方的阵型造成极大破坏,而且还可以对各种攻城武器形成毁灭性的打击,这一点尤为重要。

    秦再道和谷明海都能从对方眼睛中看到各自的震惊和喜悦,光凭这一样武器,起码就能让固始城城防体系强上几分,再加上军指挥使大人设计的投石车也得到了改进,还有那蹶张弩的制作工艺也日益完善,可以说固始城的防御能力比起一个月前蚁贼围城时又强了何止一倍?

    蔡州军纵然在战斗力比蚁贼强了很多,但是固始军也一样在迅速的成长强大。

    固始军现在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五千人,抛开五百骑军,也有四千五百人的步军,就算是再除去后来组建的左、右、后三营,固始军的牙营、中营和前营,已经具备了相当战斗力,再加上经过几天调整适应的申州军两个营,可以说现在的固始军战斗力比起当初的固始军起码翻了一倍有多。

    这种情形下,纵然蔡州军来袭,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了。

    “还有,落木塔目标太过明显,很容易成为敌军巢车、箭塔的打击目标,另外,这种书法器械制作精妙,但有点被损坏关键部位,就会丧失功能,所以敌军若是有高手来袭,也很容易达到破坏目的。”

    丁满也一直在琢磨这个落木塔,不过他是在想如果自己是蔡州军,应该怎么来应对这个玩意儿,这一会儿他就已经想出了几个应对之策。

    “没错,落木塔的确有这样那样的短板和缺陷,也很容易被毁坏,但是它的威力大家也有目共睹,至于说怎么来弥补短板,尤其是有针对性的发挥其长处,避免其被敌人毁坏,我想该是你们这些指挥们考虑的问题了。”

    邓龟年话语里充满了骄傲和得意。

    “而且我们也考虑到落木塔一出,恐怕敌人就会把破坏它作为首要目标,诸位可能也看到了这里我们设立了两张皮幌,用于防范箭矢、砲石对其的进攻,另外静小姐和博山兄也正在改良和制作一种术法强弩,专门用于攻击天境强者,这种术法强弩有很多弊病,但是却很适合这种守株待兔式的伏击,……”

    罗真一招手,八名强弩手又演示了经过改装的天焰强弩攒射,也一样让杨堪、丁满和郭泰几人毛骨悚然。

    这种术法强弩使用不便,射程短,但是在这种狭窄范围内的高密度集中使用,却杀伤力极大。

    尤其是如果按照邓龟年所说,以落木塔为目标,专门设置这种术法强弩阵,用八到十二名甚至十六名术法强弩手来埋伏攒射,恐怕就是一两名天境高手来袭,都要中招吧。

    **************************************

    所有人都在一种震撼中回城了,术法师们甚至还在野地里为这些武将们准备了一场地系阵法的盛宴,但是这个盛宴却被江烽断然制止了。

    已经够了,没有必要再把更多的东西展示出来。

    有些时候留有一些余地,效果会更好。

    事实上武将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固始军在各种准备方面,比他们想象的更充足,这让他们既惊喜兴奋,也感到压力。

    术法师们能做得这么好这么多,那么他们这些守土有责当之无愧的武将呢?

    江烽很满意这一次示范的效果。

    这其实是他和罗真、邓龟年演的一出双簧。

    在得知蔡州军超出预料很大的规模来袭时,江烽就意识到肯定会对整个固始军的高层心态造成巨大冲击和压力。

    秦再道、谷明海和黄安锦也罢,杨堪、丁满和郭泰也罢,以及鞠慎也一样,都不可避免的要衡量在这种优劣十分明显情况下,固始军能否打得赢这一仗。

    单单以固始军现有实际战斗力,是肯定无法支撑起对百战之军的蔡州军一战的,蔡州军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经验,甚至还有实际战斗力,都要强于固始军不少,那么固始军凭什么来赢得这一仗?

    必须要有一些让这些高层军官们都觉得震撼和触动的东西,要让他们意识到固始军并非毫无反击之力,一样有蔡州军所不具备的优势所在,一样可以给蔡州军造成巨大伤害,甚至可能让蔡州军接受不了的伤害,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树立起打赢这一仗的信心。

    信心加上实力,才是赢得一场战争的基本保证,而之前,固始军其实已经具备了一战的实力,但是在信心上,三股力量纠合在一起的新固始军实际上还不及之前与蚁贼一战之后的老固始军,但是在这一次示范之后,新固始军之间的缝隙又再度被粘合起来了。

    不过江烽也知道,这只是被暂时性的粘合起来,而非真正的熔成了一块铁板,要让他们成为一块铁板,还需要通过这一场固始攻防战来反复捶打砥砺这块还有缝隙和杂质的铁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