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五节 大杀器
    杨堪上下打量了一下微微仰头的邓龟年,笑了起来,意似不屑,“龟年兄,这是阵前军议,非同儿戏,我们要面对的是百战之军蔡州军,夸口可以,但是不能过火,那会付出代价的。”

    一干武将见二人顶起牛来,都点头认可杨堪的意见。

    没错,术法的确尤其奥妙所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防反效果,但是这是要面对上万的蔡州军。

    固始城小墙矮,护城河窄而浅,可以说防御能力提升余地很小,真正一旦进入城池攻防战,纵然有投石车和蹶张弩,但那只能其辅助作用,更别说术法一道了。

    蔡州军不比蚁贼,有完善的攻城器械,有丰富的攻城经验,一样有强大的术法攻击手段,你邓龟年在这个时候口出狂言,贻误战机是要出大事的。

    在武将们看来,仗打到最后一步,终归还是要靠军官士卒们的身体去拼,战斗力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显现出来,良好的组织纪律性,过硬的军官素质,训练有素的士卒单兵能力,强悍的武将单战武力,这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什么时候轮到你术法一道也能改变战争结果了?

    “七郎,你没见过我们固始军术法一道的水准,就自侮过甚,是不是太不自信了?”邓龟年一声狂笑,毫不犹豫的顶上。

    杨堪真有些恼了,他不想和邓龟年发生冲突,这会给其他固始军将领一种不好的印象,都是汴梁来人,本身就应当齐心协力,共同融入到固始军中,提升群体的地位和影响力,怎么这邓龟年却和自己叫起板来?

    但这是阵前军议,容不得半点沙子,若是随意退让,那也真说明他杨堪不自信和软弱了,杨堪点点头:“龟年兄,这军指挥使大人也在,某观诸位同僚都不太认同龟年兄的看法,不知能否让龟年兄为我等解惑?”

    “有何不可?”邓龟年大方的一笑起身,躬身行礼,“军指挥使大人,可否请诸将一观固始城防体系的一些安排设置?”

    江烽笑了笑,“有何不可?在座都是固始军的中流砥柱,难道说还能泄露军中秘密不成?”

    “那好,就请军指挥使大人与诸位一道去那城墙上一观道藏所和材官所的成果吧。”邓龟年气定神闲的敦请道。

    一干武将们见邓龟年这般做派,而坐在一旁的罗真却只是含笑不语,都有些讶异。

    老固始军的将领们都知道这罗真是军指挥使的同窗好友,性子素来桀骜,今日却难得的不言语,让那邓龟年来打头阵。

    而汴梁来这几个却觉得这邓龟年眼高于顶,自命不凡,甚至还和自家人都顶了起来,也都有些懊恼,但这种时候却不是插话的好时机,都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表示支持。

    江烽也就顺从“民意”,示意大家一起到那城墙上去观摩前两日才成立的道藏所与材官所的“成果”。

    远远看去,三丈高的落木塔矗立在城墙凸出的马面处,显得格外刺眼。

    这里视野宽阔,但却是最危险的地方,乃是敌军进攻的重点,同时也是对攻城一方最具杀伤力的所在,无论是蹶张还是车弩还是投石车,往往都选择这里作为攻击点,可以最大限度的打击敌人。

    杨堪众将都围绕着落木塔绕行一圈,但都看不出有什么古怪,只是从旁边堆砌的滚木大略知晓,这应该是投掷滚木有一定关系。

    这滚木只能是士兵们抬起往下扔,对附墙而攻的士卒有相当杀伤力,但是滚木笨重,耗时耗力,且攻击距离近,范围狭窄,与滚油金汁这一类防御手段类似,效果有限得紧。

    这邓龟年专门把大家带到这里来看这玩意儿,总不成是觉得这檑木里能做出什么花样来了吧?

    看见江烽的两名贴身亲卫郑重其事的将周围士卒不布置开来,同时在城墙下早有士卒分散在百丈之外进行警戒,一干人武将们都有些惊疑不定起来,这难道还真是一具什么了不得的器械,能发出震天撼地的威能不成?

    “博山,龟年兄,那你们就给大家伙儿演示一番吧。”

    江烽也注意到了一身披甲戎装的许静居然也混在了一干从汴梁来的方术士和术法师里边,那份沉静温雅被那一身英气的披甲戎装衬托起来,竟然是格外的引人垂涎。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主角却不是许静,而是落木塔,对于武将们来说,什么都难以比得过和战争有关的东西,连秦再道和张越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这具落木塔上边去了,根本没有认出许静来。

    给许静了一个微笑,许静脸微微红起来,目光里却也有了几分柔媚,看得江烽都有些心痒痒。

    来这个时候半年了,自己竟然可耻的禁欲了,这可太不符合自己在原来那个时空中的表现了,只是现在的确没有太多心思和精力去想其他。

    说句实在话,也不是从来没想过,有时候夜深人静孤枕难眠的时候,一样会有某种需要,但他发现自己身旁的几个女人中,自己最感兴趣最想在床上占有的竟然不是鞠蕖,也不是许静,而是许宁,这种诡异的心理让江烽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几名操作士兵用木轮将堆放整齐的滚木一根一根的拉上了料台,随着开始进行最后的准备,随着两边小旗手的旗帜一挥,“左翼,放!”

    伴随着整个落木塔周遭的气机感应陡然剧变,在周围一丈之内的诸将都觉察到了落木塔就像是一个处于气流旋涡中心,猛然向外喷发出气流,如同两名天境高手的对决碰撞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向四周喷涌而出。

    一阵颤栗和刺耳的啸叫声中,那具由粗大的木铁结构搭建起来的木塔轻微的晃动之后,一个长六尺,海碗口粗细的滚木从那如棺材口一般的空口中猛然弹出,向着城墙外横滚而去。

    粗壮的滚木在空中保持着平衡,一直到落地之时才有些微微倾斜。

    巨大的惯性动能让滚木在落地一瞬间就将两株手腕粗的小树砸断,然后毫不停留的向前奔行,带起一阵黄尘。

    中间再度遇到了一块三尺高的石块阻击,撞击之下猛然颠起六尺高,然后再度向前奔行,只不过方向略微有些变化,这一路奔出了接近二十丈方才放缓,慢慢停了下来。

    没等一干武将们从目瞪口呆中惊醒过来,右边的小旗手又是猛地一挥小旗,怒吼道:“右翼,放!”

    先前那一幕再度重演,右边的匣口中再度喷吐出一根滚木,汹涌着向前弹射而出。

    落地一瞬间可以清晰地看见地面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印痕,滚木没有停留,疯狂的向前奔行。

    几根一字排开的白蜡大枪枪杆被这根滚木拦腰撞上,当场就有三根白蜡大枪的枪杆撞断成两截!

    而滚木继续前行,由于地势微微倾斜的缘故,这根滚木又继续奔行了十余丈,一直到两百步开外才停住。

    “左翼,放!”

    “右翼,放!”

    伴随着不断的命令声,连续七根滚木分别从左右两个匣口喷涌而出,将整个呈九十度直角的对角线一路几乎要砸成一片平地,其表现出来的凶猛动能威势,让一干武将们鸦雀无声。

    一直到最后,满脸不敢置信的郭泰才忍不住大叫一声:“****,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谁他妈还敢来攻城?谁敢挡其锋?”

    的确,所有武将们都在倒抽凉气,这具落木塔表现出来的强大杀伤力实在太威猛了,简直超出他们所有人想象的几倍。

    这种将滚木用巨大的术法之力进行抛掷的器械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滚木被抛出十丈开外,而且巨大的惯性还会在地面向前本性二三十丈距离,这之间距离的一切存在简直可以说是用横扫来形容。

    无论是士兵,还是寻常的巢车、木驴、箭塔这一类攻城器械,在滚木强大的冲击力面前都只有用悲惨来形容,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这种大杀器的席卷之力。

    江烽也是第一次看见落木塔的使用,但他之前就听罗真和邓龟年介绍过了,不过这种口述介绍和眼睛直接观感带来的冲击力完全不同,他同样被这玩意儿给吓住了。

    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江烽让自己的心境慢慢平复下来。

    自己有点儿草率了,这种大杀器必须要严格保密,比起投石车来说,这种术法器械更骇人。

    尤其是能够稳定的控制住滚木的投掷方向并让滚木在空中保持平衡,使得滚木的动能在落地之后得到最大释放,这不是一般器械能够做到的。

    也幸亏自己来之前还是有准备的做了一些安排,防止这样的大杀器被无关人员知晓,但是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大杀器的威力。

    虽说一旦使用就很难保密,但是只要能在这一次对蔡州之战之前实现保密,给蔡州军来一次“记忆深刻”的印象,目的也就达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