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三节 来了
    看见许静喜悦中又夹杂这迷惘困惑和一抹担心害怕的表情,那张宜嗔宜喜的娇靥上复杂的神色和微微噘起的樱唇,以及那一头青丝和羊脂玉般的粉颈,江烽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般的伸出手去,想要去抚摸那一头如同墨染的青丝,还有那细腻如玉的粉颈。

    一惊之下,满脸通红的许静“啊呀”一声,犹如受惊的小鹿,惶然萌动的眼眸和惊颤的嘴唇,让江烽更增添了几分有些想要把对方抓住蹂躏的虐恋冲动。

    轰然发动的劲道瞬间就将江烽冲撞了一个大筋斗,猝不及防之下的江烽单手撑地一按,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撞倒了旁边一个工作木架。

    “啊!”许静也没想到会如此,忙不迭的要去扶江烽,但江烽早已经站稳了身体,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许静,“小静,你身上穿了什么?”

    手指刚来得及触及到对方肩头,本来是想要抚摸一把那油黑的秀发,没想到那肩头陡然传来汹涌的劲气,毫无防备的自己险些就要出一个大丑。

    许静脸色变得煞白,“二郎,你没啥吧?我,我不是有意的,……”

    “没事儿,你身上穿了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御法衣?不对啊,御法衣必须要有元力玄气触发才行,你这不是御法衣啊。”江烽大感兴趣。

    “嗯,和御法衣有些类似,我自己织的,在里边加了凤凰木棉纱,然后我自己又进行了加祝,能够通过意念主动启发。”许静抹了抹额际散落下来的乌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太紧张了,没注意,……”

    一句话倒是把江烽弄得有点儿尴尬,如果不是自己贸然伸手,怎么会弄成这幅德行,差点儿就要来个滚地葫芦了,不过由此知道许静居然自己制成了一件能主动发动术法力量的御法衣,这丫头的确有些不简单,日后汴梁的人来了,倒是可以把许静这张牌打出来,免得那帮家伙认为固始无人。

    见江烽若有所思,许静脸颊更红,嘤咛道:“我本来还打算做一件,只是我想自己先试试,觉得还行,所以那件还没有完全织好,到时候,若是你……”

    语声渐小,到后来几个字更是不可闻,许静更是羞得把头扭向一边,无法再说下去。

    江烽内心深处也是浮起一抹柔情,再度伸出手去,这一次许静身体虽然颤栗不止,但是却没有再发动术法之力,听凭江烽揽住自己的肩头,身体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在江烽替她解决了这个问题,拉近她的身体,但是却只是把鼻息放在她幽香的发际,并无其他出格行为。

    “小静,也许我这个人不算什么好人,但是我却是一个守信之人,我承诺过会永远保证你们一生的安全,我会尽我之力去做到,或许你姐姐对我这样那样的看法想法,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固始军,而就目前来说,固始军就是维系我们所有人生存的根基,失去了这一根基,我们就将如丧家之犬,一无所有。”

    江烽的话语里充满了疲惫和无奈,让半依偎在他怀里的许静也是惶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挺过这一关,蔡州军乃虎狼之师,此战的危险甚至比蚁贼围城时更大,所以我们必须要同心协力。”江烽搂了搂许静柔腻的香肩,然后放开,有些怅惘,但又决然的道:“小静你也要帮我一把。”

    *****************************************

    好消息几乎是和坏消息同时传来的。

    邓龟年携五名同道与丁满、郭泰他们带着招募的超过九百人老兵陆续在五天之后抵达了固始。

    这批老卒大部分是广胜军五年前裁撤时流落下来的,小部分是十几年前龙虎军裁撤残留的军士和一些在开封府和诸如郑州、许州的游侠儿,这些人和返乡的那些老卒们交好,此时得知这个消息,便也想要来固始寻个前程,丁满和郭泰自然是来者不拒,都一并拉了来。

    而在这批汴梁老卒来之前的两天,鞠蕖和其堂兄鞠慎带着一千余申州残军也抵达了固始。

    在这几天里,黄州方面的粮食也在陆续从阴山关那边运过来,这也会在江烽不断催促下杜家才勉为其难应允的事情。

    固始这边在申州也从刘玄那边收到了部分资材,这是最紧要的,甚至有一部分马上运回来就要直接上城墙安装使用,所以也是半点耽搁不得。

    这些军队一到,江烽甚至没有给他们喘息的几乎,就立即进行了整编。

    按照当初在会议上说好的,左营五百人和丁满郭泰他们带来的九百多人进行了打乱混编,以老带新。

    杨堪、丁满、郭泰分任左、右、后三营指挥使,三十多名汴梁子弟以及还有来自郑许二州的一些兵头也都按照杨堪、丁满等人的推荐出任这三营的副指挥使、都头、副都头以及队正这一击的军官和兵头。

    而让杨堪他们都颇为惊讶的是黄安锦主动提出了希望从汴梁来人中补充部分军官和兵头进入前营,对于杨堪他们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而且也让杨堪他们对黄安锦的看法也好了许多。

    在秦再道正式出任骑营指挥之后,江烽重新把斥候队的指挥权拿了回来。

    这是应有之意。

    事实上固始斥候队也从来没有完整的交给秦再道过。

    倒不是说不信任秦再道,而是江烽在之前布置在蚁贼中的细作,同时在蔡州方面安排的耳目,也不适合随意交给别人,交给秦再道的不过是针对固始内部的一些细作耳目。

    军议再开。

    气氛有些凝重。

    地图悬挂在厅堂正中央,江烽已经把一些原来时空中的地图图例和战斗示意借用在这个世界中来了,这让秦再道他们既感到惊讶,但是也觉得特别合用。

    对于杨堪、鞠慎等人来说,这种新鲜玩意儿就更让他们对江烽侧目而视了。

    图例和等高线等方法的使用,让整个地图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而地图虽然还无法像江烽希望的那样完全按照比例尺来描绘,但是也算是比以前那种完全没有大小远近直观感受的地图强了许多。

    这是江烽结合了原有的地图,自己亲手画制的。

    这的确有些措手不及。

    丁满和郭泰他们带来的老卒都刚到不到半天时间,甚至连扎营歇息都还没安顿好。

    只来得及把士卒打乱混编成为左右后三营,这边也只来得及把三营指挥使、副指挥使和都头、副都头明确下来,其他兵头还没有来得及安排,这边消息就传来了。

    江烽半闭着双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坐在江烽左侧靠后的是崔尚,他一边有条不紊的整理着江烽交给他的情报文档,一边也在根据情报资料对照着桌案上的地图进行分析判断。

    桌案上的地图要比挂在厅堂上的地图小许多,只有大地图的四分之一大小,但是这种协调的比例使得习惯了这个时代地图的崔尚大为惊讶。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但是江烽心中总还是存着那么一丝侥幸。

    万一大梁动作够快,力度够猛,使得蔡州军无暇南顾呢?

    万一梁军摆出的阵势太大,又或者蚁贼给蔡州造成的混乱和额损失太大,使得他们无法抽出足够的兵力来过问固始呢?

    只可惜设想永远是设想,甚至是幻想,事实往往都是让人不尽如意的。

    早就领教了崔尚思维的细腻慎密,所以江烽很大方的把自己所掌握的资料一股脑儿交给了崔尚,而在军议之前,崔尚已经花了一个整天来整理和研究了。

    崔尚来固始时间只比申州兵晚了半天,来之后江烽就直接把相当于录事参军的工作交给了他,崔尚也没有客气,立即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而且迅速和县令陈蔚打得火热。

    作为五姓七望的博陵崔氏子弟,他的到来还是让陈氏家族的代表陈蔚颇为兴奋,这可是五姓七望的嫡传子弟啊,能屈尊来固始这样的小县份里,对于固始本地大族的陈家来说也是一份荣耀。

    整个厅堂里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寂中,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崔尚把情报整理完。

    而崔尚似乎也毫无所觉,仍然是不紧不慢细细的查看着每一条情报,似乎要把它一一印在自己脑海中。

    终于,当崔尚把最后一份情报看完,大家以为该开始了,没想到崔尚又重新将那叠情报资料掀开,在里边寻找着什么,又折腾了一阵,这才收拾完毕。

    江烽这个时候似乎也才神游万里结束,瞥了一眼崔尚,似乎在征询崔尚的意见。

    “指挥使大人,可以开始了。耽搁了这么久,实在抱歉,也是事出突然,本来说打算就着这一两晚上来好好琢磨的,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只能临时耽搁一下了。”崔尚点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