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烽皇 > 第九十一节 完全不明就里
    江烽又问了一些罗真和贺德才关于材官所现在的情况。

    贺德才虽然话语语气里还有些唯唯诺诺,但是江烽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询问的好几个关于材官所所备材料和半成品等问题贺德才都能够清楚的回答上来,相反罗真却是一问三不知。

    每每提及材官所进货的数量、种类、规格、价格、产地等等,贺德才都是应答如流,罗真对于种类、规格和品质这些问题很敏感,但是明显对于价格、产地和运输这些问题就有些结结巴巴说不上来了。

    江烽在心中轻叹,这个家伙看来也真的只能是一个术法匠师的命。

    让他当术法师,他修炼玄神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连罗真自己都在说他和许静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了,倒是对这些术法器具和术法器械的设计制作罗真是充满了兴趣,哪怕是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都心甘情愿。

    也许这就是每个人的命,罗真从来就对官职和武道修行这些世人万般青睐的东西无动于衷,瞧瞧这个材官所,本来江烽是有意让罗真来掌管的,可就他现在的表现,根本就不胜任。

    反倒是一直觉得庸庸碌碌的贺德才表现让人惊艳,也让江烽有了一些其他想法。

    贺德才虽然在军事上表现平庸,但是却能感觉出他在后勤保障的日常管理上的作风有条不紊,谨慎细致,这尤其适合固始军的总务后勤保障工作。

    而且江烽也感觉得出来,贺德才的确对这方面也更感兴趣,而他本人性格相对温和,和各方面都能良好相处,像罗真这种头角峥嵘的牛脾气都能与贺德才相处融洽,这说明贺德才还真的很适合这一块的工作。

    只是现在还不好就这个问题深谈,好在贺德才目前的工作也属于军队后勤这一块,只是想涉及到财务和保障这些事务他还没有接触,日后倒是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注意到罗真并无意离开的模样,贺德才也是颇为知趣,主动告辞,不过江烽倒是没有马上让对方离开,而是和对方约了时间叙谈,这才让贺德才离去。

    “怎么了,博山,还有话和我说?我说了,道藏所恐怕要建起来,但你这半吊子水准,相当道藏所执事,有点儿难啊。”贺德才走了,只剩下二人,江烽显得更放松,戏谑道。

    罗真牛眼珠子又瞪了起来,“我有自知之明,术法玄神我天赋不够,你不是从汴梁招募了人来么?就让他们那帮人来办吧?我参加切磋,总可以了吧?要说静小姐的玄神天赋未必比汴梁那些人差,只是静小姐顿悟晚了点儿,要不,哼哼,即便是这样,那些汴梁来的家伙也未必压得住静小姐的光芒。”

    来了,又来了,江烽有些头疼,这话题一带,就直奔许静那边去了,不用说,罗真又要扭着自己说许静的事情了。

    江烽也是无奈,自己对许静印象很好,一篇三皇炮锤术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可罗真这家伙咋就非要在这里边来掺和呢?

    没等罗真开口,江烽已经主动发招:“博山,我打算下午去看看宁娘和静娘,你要去么?”

    一句话把罗真问得张口结舌,吞了一口唾沫之后,罗真才有些古怪的看着江烽,“你说的当真?”

    “当真。”江烽一字一句的道。

    “那我当然不去了,不过宁小姐也在家,你……”罗真忍不住想要抓耳挠腮,“要不这样吧,静小姐下午一般要到坊里来,你到坊里来看看,顺带……”

    江烽真的有点儿无语了,博山,你可真是体贴啊,这种事情怎么心思这么细腻来着,直勾勾的看着罗真,一直把罗真看得都有点儿恼羞成怒了,江烽才点点头:“也行,到时候你会主动离开?为我和静娘创造机会?”

    罗真脸红脖子粗,呐呐道:“二郎,静小姐真的很好,和你很般配,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好歹也是指挥使了,呃,是不是真的觉得你身份现在和静小姐不般配了?或者,你喜欢宁小姐了?”

    江烽摇摇头,很是郁闷的看了一眼对方:“博山,拜托了,我和静娘之间的事情,你插不了手,明白么?至于宁娘,这又是谁嚼的舌头?”

    罗真脸色尴尬。

    说江烽也许喜欢许宁是许静无意间说出来的,但罗真根本不相信。

    他不相信江烽会喜欢许宁那种太有心计的女孩子,他一直觉得江烽和许静才是最般配的,只不过现在许家覆灭,使得许静的身份和江烽有些倒转来了,原来是江烽配不上许静,现在却成了许静有些配不上江烽了。

    见罗真尴尬不语,江烽也不难为他,难得有这样一个不把自己当成指挥使的朋友这么直来直去的说话,他不想失去,“行了,下午未时我过来,顺带看看你们做的术法器械。”

    ****************************************************

    “这就是我们设计制作的落木塔。”罗真有些得意的插着腰站在二人面前,指着刚刚被拉去布幔的一具木制楼台,“台架都是用最好的松木制作,浸润了防火泥,这些不重要,关键是这个台的结构设计,嗯,还有静小姐的玄神加祝,……”

    “噢,我还以为是博山一个人独立完成呢,结果静娘还是出了那么一丝丝儿力气啊。”江烽笑着点点头,语气里充满了揶揄,顺带也看着脸色微红的许静。

    罗真瞪了一眼江烽,“二郎,你少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我是那种贪占成绩的人么?这个落木塔的制作,关键在两点,一是设计构思,二是玄神加祝,缺一不可,静小姐当然是除了大力,但我也贡献了巨大智慧。”

    许静也微微红着脸嘟着嘴道:“二郎,你别这样说博山,这个落木塔的构思真的很精妙,一般人根本想不出来,博山虽然在玄神修炼上比我差了一点儿,但是他主要还是在这方面的心思投入太多了,也是因为现在蔡州军入侵在即,他这段时间也很辛苦,殚精竭虑……”

    落木塔从外表上看去很粗糙,这大概也是过于赶工的缘故。

    接近一丈的高度,三角形的巨大支架,两条巨大铺木斜道呈锐角架成,中间有一个大型的平台,两个类似于漏斗的器具置于上方,大概是用来注入檑木的所在。

    一般人是绝对看不懂这玩意儿的制作工艺,单凭这外表你也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南方用来打米吹壳的风柜放大版。

    “二郎,瞧瞧,关键就在这一块了,这是一块客商从广州带回来的天晶石,具有很强的风性术法能力,我把它分解成了八块,再与这个用风磨铜的绞丝搭在一起,看看这里,这是静小姐用玄神加祝之后的黑云母和金機木,这几样东西巧妙的融合在一起,就成了这个落木塔的核心。”

    罗真讲得头头是道,但是江烽却是听得一头雾水。

    这其中的原理是他完全不能理解的,但他却只有接受。

    这个时空毕竟还是和原来的那个世界不是一个世界了,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从某个节点开始分岔出来的平行时空。

    历史从三国时就已经走偏,没有了大隋朝,李唐盛世倒是出现了,黄巢之乱也来了,但朱氏却没有灭唐,这似是而非的一切好像还勉强可以用蝴蝶翅膀来解释,那武道呢?术法呢?

    原来时空中也有国术武功,但是却根本不是自己现在修行的武道这么玄奥神秘,而这术法道藏一脉更是完全脱离了科学的范畴,真正成为了一门可以改变世界的力量了。

    “呃,博山,静娘,能不能解释解释,这玩意儿的原理,呃,太深奥了,我不懂,简单一点儿。”江烽还是试图去理解一下。

    “很简单啊,天晶石是具有很强风性术法之力的原矿物,如果能够用冶炼术提纯的话,它的力量还可以提升,用它做原引,”罗真说得无比自然轻松,“你看,檑木顺着风斗进入,风性术法之力被激荡,加上风磨铜绞丝的金性弹力,将其抛洒出来,……”

    “这是我用玄神加祝的黑云母和金機木组合,因为属性的搭配,本身就对木性物质具有很强的排斥力,这样檑木一出来撞击在风斗里,在多种力量作用下,会被猛烈的投射出去,其效果预计可以达到十丈开外,而且这个还应该有改进的余地……”许静虽然声音很轻细,但是语气里还是有一丝自豪。

    “而且你看,这风磨铜绞丝用这个拉锁控制,可是适当调整方位,我设计的,也就是说,抛射的力度虽然无法控制,但是方向却可以调整,我算了一下,如果在城墙上摆放一具落木塔,方圆六十丈之内都在其打击范围内,……”罗真还觉得不够,忍不住继续补充:“虽然价格上贵了一点,但是绝对值得,只要蔡州军敢来,我定要让其尝尝我这落木塔的厉害!”

    被罗真和许静这么一说,江烽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明白了其中道理,但是仔细一琢磨,却又完全不明就里,他意识到自己这方面恐怕就是这个时空离自己最大的短板了,好在这无关大局,自己知道有什么效用就行。(未完待续。)